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超感觉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0日

《超感觉》精彩章节目录_bin7329小说在线阅读

超感觉

作者:bin7329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我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与两个朋友过着”普通“的日常生活。有一天随着转学生的到来,和平的日常逐渐崩坏了。七年前,三年前,现在,我所认识的世界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我到底怎么办呢?废话,我的人生目的始终没有变化——自虐吧。★ 请清除缓存再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夜深人静

岚的住所离我家不远,隔一个街区罢了。

简陋的公寓,一室一厅,比我家要小得多。房间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装饰和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桌椅,两个衣柜,一台冰箱,一台小电视机,就没有了。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女生的房间,而且还是一个人独居的女孩子。然而当我看到时,却一点也没有心动,因为实在无法想象这是一个高中女生的家。

我非常冷静地进入家中,我闻到了一点晒衣服的味道,看向窗台那边,发现阳台是开着的,一些衣服挂在晒衣杆上。

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硬地板让我有点难受,但是可以让我休息休息就不错了。现在我双腿的肌肉从极度紧张的状态突然放松后就一直抽搐不断,只要按摩按摩就能好一点,但是我是不会去按摩的

岚从厨房角落里拿出一张小桌子,掰开桌腿后放在我面前,然后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凉水,带着两杯水,放到桌子上,并坐了下来。

“来喝点。”

岚给我的杯子倒水,说道。

“哦哦,谢谢……”

我兢兢业业地接过杯子,就像被上司赐酒的新人一样,一口气把水喝光了。

冰凉的液体滑过我的口腔和食道,胃里一阵凉爽感,令人愉悦。

“咔啊~~好舒服啊!”我一边感叹一边说。“太感谢你了岚,要不是没有你的话,我说不定就挂了呢。”

“……”

“这就是你的家吗?看起来还行呢,看这干净的程度应该是你来到这里后暂时租的房子吧,一个月多点?”

“……”

但是岚依旧板着脸,对我投出冰冷的视线。

虽然我知道总有一天会面临这个问题,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岚发现了。不,也许昨天晚上,皮埃斯早就用她的异能知道了吧。

本来想尽可能不暴露我的“秘密”的,但是事到如今也不能再藏下去了吧。

“你有话想说吗?岚。”

我直视着岚,主动推进话题。

她沉默一会儿,凝视着我的眼神中充斥着某种情感。

“……你原本就打算藏到最后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藏什么啊?”

我决定故意装蒜。

“不觉得我们应该先谈谈火焰女性的事情嘛?”

“……不打算否定吗……?”

岚的表情变得更加黯淡,她的视线微微动摇,仿佛受到了心灵打击一般。

“之前……离开你的家后,皮埃斯部长告诉过我,她用异能读到了你的内心,但是她发现了非常奇怪的东西。”

果然……

“本来我们并没有完全理解为什么你会那么想,甚至满脑子都在想着那些,影响到自己的一切——性格、行为、语言等。我们未能理解,因为我们对你不是很了解。”

“毕竟才见一两天了嘛。”

她无视我继续说。

“不过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也明白部长看到的你的内心了。”

岚双手握着小水杯,视线朝着我,宛如想看穿我,把我暴露无遗。

“我们再三再四地祝福你不要轻举妄动,你还是做了。我千叮万嘱,看到可疑的人就告诉我们,你还是没做。好像自己刻意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一样,自己愿意去寻找危险一样。”

——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

“那只扑向火焰的‘飞蛾’就是你吧。”

自取灭亡的飞蛾,喜爱火焰的飞蛾。

“中坂。”

她问我。

“你是受虐狂吗?”

我立刻回答道。

“不。”

告诉她我的真实、我的秘密。

“我是‘自虐狂’。”

所谓的受虐心理,指的是自己遭受到某种虐待、非人的**和摧残可以得到性兴奋和乐趣的心理状态。

可以是心理上的折磨,也可以是肉体上的折磨。

性变态范畴的受虐癖也是出自于这里。

人们为了得到**而虐待自己,拘束自己,牢牢绑住自己,来达到心理满足,获得**般的**。

但是我并不是受虐狂。

我绝不是为了得到**而虐待自己。

这一点也不愉悦,没有任何**可言。

剩下的只有无尽的自我厌恶和恶心的罪恶感罢了。

那么我是虐待狂吗?

不,不完全准确。

因为我是一个根本没资格也没权利虐待他人的垃圾废物,这种事绝不可能会发生。

要我说的话就是我是一个“自虐狂”。

虐待自己,折磨自己。

让自己更痛苦,让自己更绝望。

为了获得原谅,为了得到惩罚。

为了赎罪,为了负罪。

因为我所犯下的罪孽是永远也无法偿还的。

“七年前,横岛事件发生的时候,在那个机场,我……杀死了我的妹妹。”

“——”

我静静地对岚说出我只对三个人说过的事实。

“也许你们调查我的时候早就知道了吧,我的妹妹,她是一个天才。她给我们家带来了很多名誉和财富,所以她很受爸爸妈妈的喜爱——但我并没有。”

孤儿院院长和夏目由佳里和苍美讶,只有他们知道我的“本源”。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也不打算大大宣传我的过去,然而我无法对岚再隐瞒下去了,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爸爸妈妈开始不把我当做儿子,而是一个垃圾,一个废物。不允许我随便碰妹妹,不允许我做影响妹妹的事情,不允许我打扰到妹妹,总之我所做的一切都让他们不顺眼,所以他们就体罚我、教训我。因此我对妹妹越来越恨之入骨……”

我的舌头就像刹不住的暴走列车一样,不停地蠕动着。

“恨不得想杀了她,恨不得让她消失掉,但愿她没有出生就好了,我就像偏执狂一样反反复复地这么想。于是横岛机场开始崩塌的时候,我放开了那幼小的手。”

明明她没有任何错,明明她是无辜的,明明她是纯洁的。

“我甩开了她那紧紧抓住我的小手,让她在我的眼前,被碾碎,被压死,被我——杀死。”

爸爸妈妈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是垃圾、废物、人渣。

明明最该死的人应当是我才对。

“这就是我的‘罪孽’,岚,我早就应该在那个机场死了。和那片废墟、和成堆的尸体一起埋在地下。但是我活了下来,不知道是什么在作孽,阴差阳错地,我活了下来。”

明明存活的人应该是妹妹才对。

“我不配活下去,我不配当一个人,我没有资格生活,我没有权利作为一个人活着。没错,我是一个垃圾,我是一个废物,我是一个人渣。我每天早上都会让我铭记这一点,牢牢刻印在脑海里。”

每天早上对着镜子里的我说那些宛如咒语般的话已经变成了日常习惯,应该说是每天必须做的义务。

我是杀死妹妹的杀人犯,我是抛弃妹妹的渣滓,置人于死地的冷血混蛋。

“所以我寻求痛苦和绝望,追求折磨和虐待,渴望惩罚和鞭挞。”

几乎每天晚上出去寻找火焰女性也是这个原因。

像飞蛾一样想扑火烧死自己也是这个原因。

——赎罪。

这一切,我都是故意的。

不听岚和皮埃斯的劝阻和警告,故意自寻死路,刻意轻举妄动,都是为了能够自虐。

“……那你为什么没有自杀呢?”

岚凝视着我问道。

“我试过了,试过了很多很多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都会侥幸地活了下来,总是有人来妨碍我。但是现在我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自暴自弃地自我虐待了,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我苦笑着对她说道。

她问:“……是什么改变了你?中坂。”

“由佳里和美讶。”

我的两个好朋友。

“他们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是他们开导了我。”

三年前,初中二年级,我们在同一所初中。

“我和他们约好了。”

在那场毕业典礼上,他们对我说道。

“‘……不是为了赎罪而去死,而是为了赎罪而活下去……’”

所以我停止了过度的自虐行为。

“‘想自残的话就自己自残去,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好吗!’”

于是我停住了影响他人的自害行为,尽可能装作一个普通人。

就这样,我们变成好朋友之后,偶然来到了同一所高中,再一次见面了。于是我们作为普通高中生,在神阳高中过着普通的日常生活。

我不会说谎,我的确很享受这种普通生活。

但是我绝不会忘记我的罪孽,绝对不可能忘记。

“当我从电视上听到连续纵火事件后我想到,如果是火焰女性的话,一定能给予我非常赞的痛苦吧。不过我没能见到她,我觉得非常可惜,但是或许没有见到才更好呢,因为我没有信心能从她身边逃出来。”

毕竟死亡并不是我的目的。

痛苦才是。

“若早知道她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人,那我肯定会更加小心,但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说实话火焰女性满足了我的期待——”

“中坂。”

岚突然打断了我的话。

我抬起头,笔直地注视着岚,她欲哭的扭曲表情让我尤其震惊。

岚?为什么?为什么想哭啊?为什么要为我哭泣啊?

“由佳里和美讶是你的朋友吧?”

“……”

我不由自主地点头,但嘴巴像冻僵了一样无法开口。

“那我呢?”

她情绪稍微激动地说道。

“今天在屋顶上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吗?你对我撒谎了吗?”

“不,不,我没有……”

我心意丝毫不假,那个时候说的话也不是谎言。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岚带着哭腔对我说道。

我怔住了。

“你应该有很多机会告诉我吧?”

她并没有感到愤怒,忍耐着满溢的悲伤,只是用尽全力来制止身体的颤抖,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哑口无言地看着岚。

岚她说的没错,其实我有很多机会向她说出一切。

更何况如果是朋友的话,真的当做是朋友的话,应该会早点告诉她的吧?

也许,我心里某一处没有把岚视为朋友。

也许,我是故意没有告诉她的。

我也搞不清楚我的心里想法,但是我很清楚现在我应该做什么。

“对不起。”

我猛地低下头,头磕到桌子上,发出“咚”的声响,诚恳地道歉。

……感觉今天我道歉了好多次啊。

我让岚伤心了,因此这全都是我的错。不管如何,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就是垃圾,无可救药的垃圾。

内心充满了罪恶感,就像翻滚的浪涛一样,不停地打击着我的心田。我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一边感受着极度的内疚,一边对她道歉。

“真的对不起。”

心中充斥着愧疚,让我非常反胃,恶心的感觉不断从胸口冒出来。我很想在岚面前好好吐一口,以此博得他的同情心。说笑的。

羁绊总是带来各种影响。

关系总是带来各种伤害。

岚因为相信我们之间的友情,所以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而我因为伤害到了岚,所以受到了莫大的心理痛苦。

可以说我达到目的了吗?不知道。

我不清楚这是不是我原先就期望的结果。

“我没有把你当做外人,只是我…………”

但是唯一确定的是,我的的确确地为香月岚感到抱歉。

就像屋顶上那一次一样,这一次我也丝毫没有作假。

“不,够了,我明白了。”

岚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对我投出冷淡的眼神。但是我知道,她正在竭力隐瞒心中的动摇。

我本来还想对岚继续说些什么,但是我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

“你先冲个澡吧,我出去给你买点要换的衣服。”

岚自顾自地对我说完后就站了起来,大步走向玄关。

“等等……岚!”

我没能阻止岚离开,就那样呆若木鸡地目送岚走出家门。

“哐!”

门被狠狠地关上。

到最后,我还是给别人添麻烦了。

到最后,我还是只想着自己了。

我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自欺欺人的,自私自利的人。

“我真是太垃圾了……”

我倚着墙壁,仰视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着。

岚的房子里的浴室有一个浴缸。

灌满热水后,浴室里充满了水蒸气,洗手台前的镜子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从浴缸里不断地冒出浓厚的蒸汽,有点像催泪弹的烟雾,但是比那个要温和得多。

全身泡在热水中,感觉自己身体每一个角落都被洗净了,好像有一个水之女神在帮我刷净身体表面的污垢,想象一下有点色色的,于是我就不再想了。

“哈啊~~”

禁不住感叹一声。

全身上下都放松了起来。

我必须好好作息,恢复体力,才能准备下一波自虐。俗话说的话,凡事都需要体力支撑。

随便用手划一划水表面,一波波水纹荡漾起来。

只要我不动,水面就会再次平静下来。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从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看来是岚从外面买完衣服回来了。

她的脚步声在浴室门前戛然而止,随后传来岚的嗓音。

“你在洗澡吗?中坂?”

“啊,嗯,我在泡澡呢。”

“在第一次拜访的别人家里泡澡,你也真是不要脸呢。”

“啊啊,抱,抱歉……”

我听出来她的语气比刚才缓和多了,大概是出门后一个人冷静地思考了一阵子吧。

“不用再那么恭维地道歉了,中坂。”

岚在浴室的门外对我说道。

“刚才是我自己太激动了……”

我正在光着身子泡澡,另一个人隔着门跟我说话,感觉怪怪的,但我无视这种感觉继续交谈。

“没有的事,你有理由对我生气,我能理解。”

“不,你没有理解。”

岚一语道破我的谦辞,让我有点不自在。

“衣服我放在门边上,没关系吧?”

“哦,好,好……”

听见岚把某种东西放在了门下,我猜那就是我的新衣服。

岚忽然问我:“你还记得我转学第而天,你跟我说过的桂花树吗?”

活了将近一百年的老桂花树,我们神阳学校的象征与骄傲。

我曾经向她简单介绍过,那棵树怎么了?

“当我知道只有那棵树扎根在那里,与它同辈的树木都已经被砍掉,而周围的都是新种植的花草树木的时候,我不禁觉得——它好孤独。”

作为学校的名物,创校以来孤零零地活了50年。

那应该是多么寂寞啊……

“我想我很像那棵树,很孤独,非常孤独。自己认识的人全都不在了,自己熟悉的人全都消失了。一切都变成了过去,而自己一个人活在新的环境,新的人群里。”

“……”

我静静地倾听着岚柔软的话语,虽然隔着一扇门,但是此时此刻我听得非常清楚。

“七年前,我本来是要去国外留学的。”

那个时候她才十岁左右,但是她的父母为了孩子的未来,她们决定把孩子送到国外的寄宿制学校。

他们家不是一个富裕的家庭,这次出国留学也是他们凑齐了一生的储备才办到的。

那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名校,小学初中高中三合一,保送大学的学校规章制度,严格的学生管理,尽管不是很自由,但是他们相信这是为她好。

正好那边有他们的远方亲戚在,所以他们就更放心了。

“那时候我太小,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到了机场后发现,我要跟着一个陌生的姑姑一起坐飞机,而父母却不跟着一起去。我就开始哭啊哭……哭得非常厉害,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们。”

“那肯定很羞耻吧。”

“哈哈……对,姑姑的脸红彤彤的,立刻和我们保持了距离。但是呢,爸爸妈妈他们温柔地抱住了我,对我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对不起。’‘我们会多去看看你的。’……明明只要能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她别无所求,也没希望过任何事情。

和家人在一起,那便是她的祈望。

“不过在那之前,横岛事件发生了。”

灾难,灾厄,灾祸。

夺走了五万人左右的性命的事件。

“那之后的事情你也能猜到……所有人死了。只有我活了下来。”

亲戚们不再联系她,也没有人愿意领养她。

就这样过了一年,GPC找到了她。

“我在那里刻苦训练,学习如何控制异能,了解这个世界的真相,背住各个组织的关系图……直到成为正式人员又花了三年。”

新的环境,新的关系,新的地方。

不停地换来换去,没有形成完整的人际关系就又被分配到另一个地方,无法维持正常的人与人的关系。

岚一直沉浸在孤独之中。

“我被转到第十六分支部后,情况好了点,但是异能者只有我、部长、副部长和岩田四个人。而其他人都是一般人员,在后勤工作。所以我和别人根本谈不上什么亲近,大家都是工作上的关系罢了。”

说的也是,皮埃斯那个人是上司,所以要排除;岩田大叔是个笨蛋,所以也要排除;副部长那个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人吧。

“但是我遇到了你。”

话题突然转向了我。

“我?”

我有点摸不着头绪。

“不,是你们。由佳里、美讶还有你。”

——所以我想和你们成为朋友,这个心情一点也不假。

“我觉得如果是你们的话,解开我的心结。”

渴望友情,渴望羁绊,渴望关系。

她的这份心情是真实可贵的。

“但是就像你一开始以为我装出来的形象就是我本人——”

她仿佛是说给自己听一样,用悲凉的语气说道。

“我也以为那个‘普通的你’就是你本人。”

和由佳里、美讶两人嘻嘻闹闹的我,过着普通日常生活的我,都是我故意做出来的形象——就和香月岚的美少女转学生形象一样。

但是这算是欺骗吗?不,人生就是一场谎言。每个人在生活中无时无刻都在演戏着,隐藏自己的本心。

这才是正常的人类。

“……是吗。”

岚以为真的能和我们成为“普通正常”的朋友关系吧。

可是她搞错了。

她自己自作多情,最后自己失望之极。

“所以我才这么失望吧……这么痛心,这么生气……”

要不是一开始期待值很高,那么也不会失望得那么深。

“就算你早点告诉我,我也会和刚才一样激动吧。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或许吧。”

我现在能做的安慰,也只有这句话了。

“那个……中坂。”

从门外传来岚不安的询问的声音。

“你真的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当然了。”

因为羁绊越深伤害越大啊。

“那么我就不把你看做‘普通人中坂时空’或者‘潜藏者中坂时空’——”

她声音比刚才明朗许多,这让我倍感欣慰,看来她已经摆脱失落感了啊,这是个好征兆。

接着,岚说出了她独自思考后

“以后我就把你当做‘变态自虐狂’了!”

“为什么结论会变成那样啊!”

我猛地站了起来,水花四溅,波涛汹涌的泡水“哗啦哗啦”地溢出浴缸。

“哎哎哎!中坂,你站起来了吧!你在干嘛啊!快回到浴缸里!”

“不对!你不是看不到我吗,有什么害羞的啊?”

“看不到就没关系了吗……真是可怕,不愧是变态……”

“不不不,所以说,为什么结论突然会变成那样啊?!”

“不对吗?”

“不,也不是说不对,你说的很正确,但是……”

总觉得无法接受啊!

“但是什么?无话可说了吧?”

“……切。”

可恶,她绝对是在报复我。

“还有,现在我们是孤男寡女在一个房子独处的状况啊,你想说就算是‘看不到,有什么害羞的啊?’也无所谓是吗?你这禽兽!”

“——!”

无,无法反驳!

说的也是啊!因为火焰女性的事情脑子太混乱了所以就没考虑到那个地步,仔细一想,这个房子里只有我和岚两个人啊!而且还是正值青春期的17岁!

等等,作为一个大男子汉,我是不是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呢?难道不是是时候展现真正的男人吗?要不然就要被人嘲笑了不是吗?!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我从浴缸里跳出来,身上的水掉在地上,发出“哗啦啦”“滴答滴答”的声音。

在门旁的岚听到巨大的声响后,好像吓了一大跳,对我大喊。

“你,你想干什么!”

我来到浴室门前,我和岚之间只隔着一扇厚度约为5厘米的门,只要我一打开,这个故事即将变成同人志,只能线上出售。

“这可是你说的啊岚!我只是照你说的去做了而已!”

“别胡说八道了!变态!”

岚早已远离门前,好像躲在了什么地方,传来的声音比较遥远。

“你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故意招惹我的吧?!好!你成功了,所以不要出来啊!”

岚语无伦次地对我怒喊。

……是不是有点闹过头了呢?

“开玩笑的啦,岚,我是一名绅士好吗?绝不会做出让女生讨厌的事情来。”

“你已经做了很多次了!”她吐槽道。

为了和她妥协,我在浴室里继续交涉。

“我围着一条浴巾出来可以吗?”

“不行!”

“那你把衣服送进来可以吗?”

“不要!”

“那我直接出去取一下我的衣服再回来穿上去,这总得可以吧?”

“不可以!”

“那你想让我干嘛?”

“永远活在那里面不要出来!”

“你是要监禁我吗?!”

“这是为了全女性考虑的安全隔离!”

“我是女性公敌?!”

这么严重?!

在浴室里我都已经擦完身体了,一直光着身体会感冒的。为了能快点穿上衣服,我主动缓解岚的抵触心理。

“好了好了,别闹了,岚我从门缝里拿走门边的衣服可以吗?如果你觉得还不行的话就麻烦你出去一下……”

“……你确定不会突然跑出来吧?”

“我向你保证。”

“上次保证完了后不到一天就违反了。”

“只要你在外面准备给我射一些‘风弹’之类的东西,那我肯定不会出去的。”

“…………”

原来真的在准备啊!?

吓死了……差一点就要出去被岚的异能射死了,不小心打中我的命根子也是有可能的。

我看了看我的下体,说实话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欲无求的僧人了。

微微打开门,只把手探出来摸索我的衣服。

摸到了衣服的质感后立刻拿了回来,在浴室里展开一看,果然是普通的短裤和T恤,好像是从优○库买来的。

穿好衣服后,我从浴室里出来了。

看到岚在墙角做出决斗的姿势,依旧保持着警惕。

“……你在干嘛?”

“防备禽兽突袭我。”

“都说了我不是那种变态啦……”

变态也分好多种好吗?不要有偏见啊。

“这里有吹风机,可以吹一吹头发。”

我接过吹风机,看见岚还是穿着同样的便服,对她说道。

“你不洗澡吗?”

“……你想干什么?”

突然被怀疑了!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样,虽说是有点爽啦!

“没干什么啊?!只是普通地关心你一下而已!”

一直穿着同样的衣服应该很不方便吧,再说刚才一定流了不少汗……

“我刚才并没有流很多汗所以没关系的,谢谢你的关心,中坂。”

她以冷眼相待,似乎看穿了我的内心想法。

“哦哦……”

我才不觉得好可惜呢!

“再说,只要确定火焰女性的行踪,确保你的人身安全,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咦?”

我一边吹着头发一边困惑地歪头。

她回答说:“由于刚才你的‘有勇无谋’的行动,我们终于抓到了火焰女性的尾巴,GPC第十六分支部的所有成员都在全力寻找那个人。虽然很不甘心……不过你的行为的确对我们有了帮助。”

“那真是太好了啊……”

既能虐待自己,又能帮助别人。

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只要能快点抓到那个火焰女性,我也就可以早点回家,美讶也今早安安全全的…………啊!

我骤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对了,岚!”

“怎么了?”

“我知道火焰女性是谁了!”

“哈啊?”

每年三月份,也就是新的一学年开始的时候,神阳学校的学生们会举办一个秘密活动。

那就是选美大赛。

学生们通过投票分别选出,三个王、三个神、三个帝。

被选上的每一位少女的名字后面会加上了与之符合的另类称号。

冰之女神——苍美讶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此外还有“花之女神”啦,“双子女帝”啦,“平板女王”什么的这些就不用讨论了。

“这个跟火焰女性有什么关系啊。”

岚深思不解地喃喃道。

“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特别是关于美少女……?”

不对,那根本就是很清楚我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变态的眼神。

“这都是由佳里告诉我的!和我没有关系!”

说实话,他才是最变态的好吗?是人妖耶!啊,不是说我有性别歧视,只是我认识他是男生的时候的样子,所以无法适应现在的美少女样子罢了。

“别分神,你能快点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侦探先生?”

“别那么句句带刺嘛……我没有侦探那么厉害啦,这都是我的个人推测而已。”

“但都是有事实根据的吧。”

“算是吧……”

不愧是GPC的特工,脑瓜真好使。

如此一来我在宁静的深夜,在安静的女生房间里,银色的月光通过窗户照射进来,我和一位美丽的女孩子单独相处,互相轻声细语。

我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她只有自己晓得的秘密……

“别想奇怪的东西了,快说。”

回过神,我已经开始饶舌,灵活地转动腐烂的脑袋。

“只要想一下就行了,火焰女性是从一个多月前开始纵火的,却恰恰和神阳高中的开学时期一样。那么两个月前开学时发生了什么呢?”

“那是我转学过来之前的事情,我怎么能知道呢。”

意思是说,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别问我,你自己说去吧。

所以我自问自答:“答案是苍美讶。”

“…………依然不懂,这和苍美讶有什么联系?”

“美讶是开学后被当上‘冰之女神’的,三女神之一。”

“………………啊……!”

“所以说嫌疑犯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时被美讶换下来的另一个女神。”

“这样啊!的确,这种情报只有神阳学校的学生知道,中途转学的我根本没办法知道呢。这样的话就学校的疑问就解开了,为什么美讶被当做目标也就能说明了。美讶被选为‘冰之女神’后,被淘汰的火焰女性心怀憎恨,所以攻击了她。但是还是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不直接攻击美讶……”

——对了,把和她亲密的人都给杀了就行了。

——这样,她就会明白我的痛苦了!!

“……我想火焰女性只是想让美讶感受到和她一样的痛苦。”

“痛苦?”

“首先火焰女性肯定不知道美讶住在哪里,毕竟我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呢。于是她就开始在女生通常喜欢的地方放火,认为同为女性的美讶会觉得难受吧,就算一丁点也可以,她想看到的是美讶愁眉苦脸的表情。”

但她失算了。

美讶反而一点也不在乎似的冷静的过着平常的生活,本来她就是对周遭的事情事不关己一样的冷淡性格,冰之女神这个称号可不是白来的啊。

也许这反而激起了她的强烈的敌意,接着火焰女性想把选美大赛的仇直接亲手报给美讶,就开始找机会。

然后她终于抓准了美讶独自留在教室的瞬间。

尽管美讶没有得到致命的一击,但从结果上火焰女性达到了目的——让美讶痛苦。

我说着说着自己的感情也受到了负面的影响,心情变得格外低沉。

“但她没有因此得到满足,美讶只是昏迷不醒其他外伤也没有,反而更多的人对美讶关心起来。这反过来刺激了火焰女性,就在今天,忍不住冲动才再一次想烧掉美讶的病房,不幸的是她遇到了我。”

当然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

这就是我的推测,垃圾侦探的垃圾推理,毫无根据的胡思乱想。

岚思考了一段时间,沉默不语。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火焰女性是学生了。”

“咦?”

“我们整理了她的犯案时间,发现都是学校放学后发生的事情,上午到下午四点之前都不会发生纵火事件。但是我们不知道她是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也不知道是小学生、初中生还是高中生,也有可能是大学生。我们能做的就是检查学校的每一名学生,其中一所学校就是神阳学校。”

“检查每一名学生吗……?”

光是我们神阳学校就已经是900人左右啊……

“是啊,所以我才会跟你说大概需要几天的时间,我们就能找到火焰女性了。就像我们找到你一样。”

——我们已经找到了火焰女性的蛛丝马迹,过不了几天,我们就能踩住他的尾巴了。

这句话原来是那个意思吗……火焰女性的行动开始激进起来,应该露出了不少马脚吧。所以有句话说得好“欲速则不达”。

不过GPC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中坂,快告诉我,火焰女性到底是谁?”

因为答案就在我身上。

“火焰女性的真实身份就是……”

水户野子。

“………………”

“…………”

“那是谁?”

“就是火焰女性啊?”

“不对不对,你应该多加说明吧?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啊。”

“啊,你不早说。”

“这还需要跟你解释吗……”

“水户野子……是我们学校的二年级学姐,前‘三女神’之一,人称‘火之女神’。”

“噗……火,火之女神是吗?”

“对对。其实我也很想吐槽来着,这么明显也没关系吗?”

“这些事情也是你从由佳里听来的吗?”

“当然了。”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她。

岚紧盯着我,我若无其事地和她对视,过了数秒钟,岚的脸颊稍微泛出红晕,她先别开了视线。

“……知道了。总之你现在这里等一等,我出去给部长打个电话。”

她拿起手机拨了几个号码,边走边放到耳边。

“水户野子……两个异能……危险人物……精神不稳定……”

她一边自言自语,关上了玄关的大门。

岚出去了,我又变成了一个人。

我不清楚岚要打多长时间的电话,火焰女性是水户野子学姐的事情,她疑似拥有两个异能的事情,还有我留宿在岚家里的事情……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好多啊……

接下来水户野子将被GPC人员关起来,再也不能犯罪了吧。虽然这才是可喜可贺的,众人希望的结局,但是我还是心中有些无法释怀,仿佛有块石头卡在心头一般。

我到底期望的是什么结局呢?我也想不明白。

我从七年前就不明白我是怎么想的。

“先休息会儿吧……”

感到头痛的我躺了下来,稍微闭上眼睛。

过了几分钟呢?

半睡半醒的我忽然觉得有点热。

……岚还没有回来吗?

我站了起来,在朦朦胧胧的视野中,慢步走向阳台,想开窗通风换气。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觉得热呢?”

明明都洗完澡了啊?

刚说完,我发现窗户的下方正发出耀眼的光芒,金红色的灯光大半夜的照亮公寓,到底是谁这么没素质,在外面玩篝火?

火?

刚想到这里,我已经打开了阳台。

强烈的热风一刹那迎面吹来,灼热的空气吹干了身上的冷汗,嘴唇也变得干巴巴的。

猛然间,不详的预感袭来。

俯视一下,发现公寓下方已经着火了。

一想到“放火”“着火”“纵火”“火灾”,你会想到谁呢?

“废话,当然是‘火焰女性’吧?”

——红色雨衣轻飘飘地落下

“嘻——”

笑声响起。

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火焰女性来到我面前,踩下阳台的铁杆,栏杆被她踩扁了。

她的雨衣和身体挡住了我的视野。

拳头与火焰

冲过来

哗!!!!!!!!!!

一击强力的拳头迅速突进我的肚皮。

“嘎啊——”

其实,我是希望事情发展成这样的吧?

陷入昏阙。

一片黑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