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守护甜心:前线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9日

《守护甜心:前线》精彩章节目录_堕落的三叉戟小说在线阅读

守护甜心:前线

作者:堕落的三叉戟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愉快的小学生活转眼就过去了,亚梦等人升入初中后,一切都看似恢复了平静,不过这表面上的平静却被一个凭空出现自称陶德的士兵打破了,大家被迫要面对枪林弹雨,和更强大的敌人展开前所未有的血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不是玩大了,还是玩脱了?!”我大声喊到,“暗杀还没完就来绑架?!明天他们就军火走私,后天就政变,大后天还不把地球拆了?”

璃茉淡定的喝了一口热可可:“我觉得他们还没动手前,地球已经被你拆了几十次了。”

我摊了摊手:“对啊,我把诺基亚掉地上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说的事就是昨天晚上复活社的绑架杀人事件,昨天晚上,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拿着枪闯进了复活社的总部,杀了保安后绑架了3名工作人员,还偷走了一部分资料,据说他们的手法很专业,而且还很暴力,看起来像是受过军事训练的人做的。

现在复活社上上下下乱成一锅粥了,一之宫光也因为这个原因没来学校。不知道这一次复活社能不能度过危机。

“上一次是差不多一年前,我们和复活社决战的时候,后来复活社在决战完后就裁员了一些人,然后业务也缩小了一些。”海里补充到。

不过我算是搞清了一些东西了,跟据他们的描述,我是2013年4月7日来到这里的,不过我的手表上那天的时间是2073年4月7日,也就是说——我回到了60年前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也许是因为我太落后的原因吧。

我揉了揉头:“看样子这个复活社在这60年间破产了。我印象中没有关于这个公司的任何消息,我更愿意相信这里可能会爆发三战。”

弥耶倒是跳了出来:“那么,‘防止复活社破产大作战行动’,现在开始!”

“你是想让我们每个人去考MBA吗?”我冷嘲热讽的反问她。

“MBA是什么?”亚梦一脸茫然的问到。唯世耐心的解释到:“MBA就是工商管理硕士,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说完,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想了想,说:“反正就是对你的经济学,管理学的一次考验,而且考过之后你就有资格成为复活社的CEO了,或着是在复活社工作,然后你就凭你的才干阻止复活社破产吧。”随后我看了看天花板:“那个都是英语的,而且离我们也太远了。”

立花抗议道:“可是,复活社会破产啊!”

“如果破产是不可避免的话,那么我们谁也阻止不了,考MBA然后进工作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我立即反驳了她的想法。

亚梦叫到:“如果那是特战队呢?如果那不是复活社,是你的彩虹特战队呢?你不心疼吗?就因为那是复活社而不是特战队吗?”

我急的跳了起来:“特战队可不是说散就散的。。。!Holy shit!”我一不小心把伤口弄疼了,伤口的疼痛刺激的我的大脑蹦出来了一句不文明用语。不过也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会不会在有一天,特战队就真的不存在了?

虽然我们说过,彩虹特战队是真正的“never fall down”,但——如果真的不存在了,那么,又会怎么样呢?我连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照片去看,还是那不变的8个人。戴雅飘到了我的面前:“你,没办法接受吗?”

我愣愣的盯着照片:“那是跟我一起在腥风血雨里混过的兄弟,我甚至想不起来,有多少人和我们并肩作战,但是没有出现在照片上的。”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空海拍了一下我的背:“你会踢足球吗?”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会,不过。。。”“那你还等什么?下午就来吧!”

“。。。我如果加入球队的话,我吃的红牌绝对可以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了。”我把后面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而在另一边,也是风平浪静的。

“哗!”“哗!”“哗!”三个头套从九十九,千千丸,万田的头上扯了下来,他们三个面前只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摊着一些文件,桌子后面是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他手上正拿着一张图纸,饶有兴趣的注视着。

胆子稍大一点的九十九先开了口:“那个。。。”

“shut up!”加里顿怒吼着在九十九后面用枪托砸了一下他。

“别大喊大叫的。”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很抱歉,我不得不用一些极端的手段来这么做。”他从桌子后面走到前面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Sam,你们以后就这么称呼我就行。那么,你们就是。。。”他一一指着这3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白大褂:“复活社的研发人员,九十九,千千丸,万田吧。”

“对。。。。” 九十九胆战心惊的回答着。

Sam拿起桌上的一张纸:“这些都是你们设计的?没错吧。”

“对对对!”3个人连忙点头应和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激怒了面前的这个人。

Sam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给你们条件,你们能复原这东西吗?”

九十九和啄木鸟一样的点头:“可以可以!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Sam看了看他们3个,随后给后面的冈坂使了个眼色。冈坂点了一下头,抽出刺刀,一下割断了千千丸的塑料手铐。同时,加里顿和Bob也割断了九十九和万田的塑料手铐。

“那么,你们就要听我的指挥了。”Sam把手一挥,“我比你们原来那位老总要难对付一点,而且我对你们也很了解。你们在哪的待遇不怎么样吧,不过我这就好多了,但是——”Sam故意停了片刻:“我也不能容忍你们因为一点点成绩就太得意忘形了。毕竟我们研究的项目虽然是你们的长项,但性质要危险的多。”

“那么,我们是在哪?”千千丸小声的问到。

Sam指着背后的墙:“欢迎光临‘神圣杀手’HolyKiller。”

而在这时,我也有些进退两难了。

我手上拿的是一份请柬,唯世告诉我说这上面是让我下午放学后到足球场上去到足球部报到。我差点没气的头撞墙:“这是明摆着嫌我的伤好过头了吧?!”虽然我不想说出事实,但是:我的迷彩服底下还扎着绷带,表面上看起来我不过是左手插兜里,什么事也没有罢了,因为我不想太让别人关心我。不过,如果我不说的话。。。

“在想什么呢?”唯世微笑着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说:“我不知道,我要不要去?”

“去吧,毕竟是说好的。”

我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可不想被一个足球打成残废。”“不过,这是跟相马约好的吧。”唯世认真的说。“没错。”我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随即转头自言自语的问到:“我这算是单刀赴会吗?”

“你觉得呢?”

奇迹甩了一下自己的披风:“中士,我认为你该勇往直前一些。”

我揉了揉额头:“但我来了这之后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原因也变的细皮嫩肉了?抗打击能力些不如以前那么好了?”

到了足球场旁我才注意到空海已经开始了练习了,不过我是准点到达的,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所以我就呆呆的站在足球场边上看着他们。

足球场上热火朝天,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熟悉,我突然感觉眼前的景像有些似曾相识。同样是足球场,只不过不是这么正规的绿茵场,而是很多草坪有些泛黄的,有的地方已经漏出了黄色的土地,球场上只有4个人,足球也只有5成新了,但他们踢的兴致勃勃,好像恶劣的条件没有影响他们的兴趣。其中一个男孩振臂高呼指挥着,而另一个男孩气喘吁吁地拼命前后跑动。

明天我们又要分开了。没事,已经放假了,补完课我们会见面的。那两个男孩互相告别。

“陶德!”唯世轻轻地推了我一下,示意我给空海打个招呼,我连忙抬头看到向我挥手的空海,就向他招一下手。

“想起什么了吗?”唯世问我。

我耸了耸肩:“我好像也踢过足球,不过技术不怎么样。”然后,我补充了一句:“猫咪好像踢的不错,不过我印象中他好像自从到了特战队以后就不怎么踢球了。”

“足球嘛,还是庶民运动,本王是不屑一顾的。”奇迹高傲的转向一边。

我提高了声音:“你有钱怎么不去打高尔夫啊,那是贵族土豪的运动。”唯世尴尬的解释着:“没那会事啦,我们都是普通人的。”

“同意。”我立即赞同了他的观点:“运动本身是不应该有歧视的,它应该面向每一个人,所以我觉得有廉价的高尔夫就不错,平民老百姓都能玩。”

唯世突然问我:“你喜欢什么体育运动啊?”“射击算吗?”

“嗯。。。”唯世若有所思道:“算吧,我也不是很了解,你还有别的兴趣爱好吗?”

我想了想,好像我就喜欢打枪,然后就是看电影,翻书,歌听来听去就是那么几首。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我的生活真是单调的。

“我好像比较喜欢看电影。。。。”我说了一个自己的爱好。

唯世若有所思道:“我猜你看的都是枪战片动作片吧。”

“没错。。。像第一滴血或虎胆龙威之类的”

“好像这些电影我们还没到年龄啊。。。”

我挠了挠头:“我看的时候也就和你们差不多大。”

接下来,我就等伤好了一些的时候,又到修司的蛋糕店去了,我每天干的事就是等一辆货车来,然后把上面的面粉之类的原料帮忙搬下来,然后就是把做好的蛋糕送到学校。这种工作很简单,因为都有小兰她们那些甜心帮我带路,而且他们一直谈天论地,所以并没有使我感到无聊,因为我一直在想一件事,确切的说,是等一件事——我的伤什么时候好!用右手太不方便了!

过了几天,我扛一箱蛋糕走进了学园,这次是小莹,不过我们刚走了没几步就碰上了麻烦,有几个黑色的带白叉的蛋,也就是守护者说的坏蛋。它们挡住了我们的路。

我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左手,又根小莹面面相觑道:“能绕道而行吗?”

“我去叫亚梦!”小莹撇下这句话就飞走了。

“所以我就只能像个二逼一样在这里傻站着等着被群殴后扒了裤子然后塞上**爆菊吗?”我愤愤的对着小莹背影自言自语道。

“嗯呜。。。。。”坏蛋发出了一些叫声。我转头看了看,说:“我是不是该买一包爆米花然后搬个小板凳在这里边吃边等?”

“嗯。。。”它在空中飘着。

我挠了挠头:“也许在加一张桌子,添上碗筷,两个死面馍,等她回来了,我们就可以是羊肉泡馍了。”

“呜。。。。。”

“再不来我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没过一会,亚梦和立花还有小莹她们就赶来了。亚梦一看到我身后的坏蛋就提高了警惕,马上使用了变身:“我的心,unlock!”

随后,她和立花身上闪出色彩斑斓的光茫,光线将她们笼罩起来,小兰和小莹都缩回了各自的守护蛋里,然后融进了她们的身体里。“变身,Amulet Heart!”,“变身,Pure feeling!”

我在一旁歪着头反问道:“是不是换身衣服打架就能赢?”

不过她们没有留给我反应的时间,那个坏蛋一看到亚梦和立花就本能的向后一躲,随即爆发出一阵强大的黑色的气流。我连忙甩掉纸箱一个侧滚翻躲开了那股冲击“啊!”不小心压到了伤口上,等我扭过头的时候,发现亚梦和立花已经跟坏蛋开始战斗了,也许,用我的话说就是“交火”或者“接敌”之类的。

亚梦甩出自己的心之杖:“心之回旋!”心之杖划出一条粉色的弧线飞向了坏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坏蛋四周的气流瞬间向四面八方射了出去,将心之杖弹的偏离了原来的轨道,随后,周围一下出现了一大堆的坏蛋。

我一看到坏蛋的数量增多了就下意识的喊到:“敌袭!炮火支援!”可是我忽略一个基本事实——别说是火炮了,我们连鞭炮也没有啊,喊也是没用,我这个伤兵员还是先闪人再说吧,说不定也许还能叫到支援。不过我刚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唯世他们赶来了,奇迹飘到我面前:“你打算临阵脱逃吗?中士?”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的质问惊了一下,不知所措的注视着他,一瞬间大脑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我该做什么?我受了伤,而且即使我没受伤也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只能围观。体育馆的事已经说明了,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去净化坏甜心和坏蛋。不过唯世还是温柔的拍了拍我肩膀:“小心些,别伤着了。”

我点了点头,唯世对奇迹说:“奇迹,我们上!”“知道!”

“我的心,unlock!”“变身,Platinum Royal!”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唯世的变身了,不过看到全过程的我还是愣愣的说:“Holy shit,that is so motherfucking cool。”随即转头对身边的人说:“我以后打架的时候也要换一件衣服。”

“神圣王冠!”唯世的权杖挡在了亚梦和坏蛋之间,不过仅仅只是挡住了一部分,另一部分从旁边冒了出来。我急的连忙喊到:“右边阵地!快!”不过还是晚了一步,一个坏蛋击中了亚梦,虽然亚梦手上的啦啦球扛了下来,不过自己也被攻击打倒了。

“Man down!Man down!Get cover!”我挥舞着拳头喊着。不过空海跟凪彦正忙于和另外几个飞得快的坏蛋玩空中追逐,看起来没有空来管亚梦了。

我当然没去看空海跟凪彦上演的绝密飞行,而是选择一跃而出挡在了亚梦的身前,把右手搭在嘴边扯着嗓子吼到:“Hold fire!Hold you fire!Everyone hold you fire!Stop shooting!Hold the fire——!”最后还拖了个长音出来:“Hold the fire——!。。。。。。”随后我感觉自己破音了,吼咙一下火辣辣的疼痛的历害。我连忙用手本能的去按压自己的喉咙,希望能稍微缓过来那么一下。

一瞬间,全场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注视着我。我张着嘴用手按着自己的喉咙小心的吸气,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明白我给破音了。

“陶德,你这是。。。”亚梦问到,我连忙用手指了指树林方向,示意我们都过去。

立花歪着头看着我:“树林?”我手向树林方向一挥,小跑向了树林,同时用手势告诉他们跟上来。

等他们到了树林,我也缓的差不多了,我勉强用微弱嘶哑的声音吃力说到:“能。。。。谈判。。。。吗?”

“大喊大叫了半天你就为了这个啊?!”亚梦大声抱怨道。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同时用下巴指了一下坏蛋,示意让它们先发表意见。那些坏蛋看了看我——虽然它们没有眼睛,不过我感觉它们是在看我的,然后就面面相觑的小声争论着什么。

“这些孩子想说希望自己能成为制造珠宝的人。”立花给我说到,我点了点头,对那些坏蛋树起了大拇指,表示赞成想法:“虽然,我不适合,穿金戴银。但,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我还是知道的。”我吃力的说了出来。

那些坏蛋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就围了过来。

“就是现在,亚梦!”

亚梦一下跳到我的正对面:“迷途的心!lock on!”“open heart!”

我眼前闪过一到粉色的光线,它从亚梦的面前射出,直直的射中了那些坏蛋,随后穿透射中了我,就在那一秒,我的大脑里瞬间闪过了一些片段,虽然只是一些碎片一样的画面,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些东西。

那是一个人,正拿着枪,然后就是枪响,“砰!”那枪响几乎和炸雷一样,然后他的身子一抖,血从枪眼里喷了出来,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No——!!!!!”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好像就是从地狱传来的一样,我抓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那个身影倒下去的样子,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在我的眼前崩塌了一样的震撼。我的文字已经没办法去描述那个场面。

他是谁?他对我很重要吗?如果他对我很重要,那么我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我又是谁?

我就那么愣愣的看着那些变白了的心灵之蛋都飞走了,直到唯世轻轻地推了推我:“陶德?你还好吧?”

我过了一会才点了点头;“没事。。”不过唯世追问到:“是想起来什么了吗?”

“。。。。对”

珠宝,我还真的是不穿金戴银啊,不过我的脖子上应该是弹链,而不是项链,我手上戴的,应该是手套,而不是手镯,我的耳朵上,应该挂着无线电耳麦,而不是耳环。反正,那些不适合我。应该说,我适应不了。

很快我把那些蛋糕送到了,我揉了揉自己喉咙,然后在皇室花园喝了5杯冷水才把嗓子里那如同刀割火燎的疼痛减轻了一些。

同时,在一间没什么摆设的公寓里,一个大概35岁左右的,黑色头发的人正在对着这间公寓里的厕所墙上的镜子,观察着抹在自己褐色胡子上的刮胡膏,随后用手抹的更均匀一些,然后拿起刮胡刀刮了下去。

“!”Bob一不小心,脸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锋利的刮胡刀在左脸上开了一道半厘米长的口子,Bob连忙随手拽了一张卫生纸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接着迅速刮完了胡子,也许是因为伤口很浅的原因,血很快的就止住了。

眼前的那个留着拉碴的胡茬的家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略显英俊的美日混血儿,他看了看摆在外面的照片,照片里的那个锅盖头的小伙子和现在头上的黑色短发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不过下面那对蓝色的眼睛和高鼻梁在一张黄皮肤的脸上却还是那样的不伦不类,只是不能被呆板苛刻的审美水平所接受而已。

他拉开衣柜,从里面抽出了熟悉的511狼棕色的执法者长裤,不过没有穿那件海军蓝的POLO衫,而是换了一件淡黄色的T恤,随后,他看了看装枪的旅行袋,就出了门。

“亚梦,你听说这里开了一家西餐馆吗?”唯世叫住了正在收拾书包的亚梦。

亚梦摇了摇头:“没有。”

唯世微笑着对她说:“要不然去看看?”亚梦点了点头:“没问题。”

我把最后一个箱子从车上搬进了店里,唯世和亚梦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陶德,现在很忙吗?”我愣了一下,茫然的看了看修司。修司点了点头。我说:“不忙。”

“那,跟我们一起来吧。”

Bob进了餐馆,坐在角落里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请问你点什么?”

Bob指了指菜单上的牛排。那个服务员看了看,说到:“请稍等。”Bob点了点头,向后靠在了椅子背上。

店里的人不是很多,不过还是有顾客来了,进来的是3个人。

最先进来的是个粉色披肩发的女孩,她黄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然后是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虽然他葡萄酒红色的眼眸里还带着一丝稚气,不过也显示出了一点优雅,帅气的面容和礼貌的举止让Bob都不禁赞叹他的家教和血统。

最后进来的人好像更值得一提,他有着高大的身板,宽阔的肩膀,在欧美人里面都可能不算矮,不过他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眼睛表明了他是一个亚洲人,宽额头和大鼻子在这张黄种人脸上略显格格不入,看起来就向一个奇怪的异族,Bob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不是日本人,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国人。

他穿着一件迷彩服,那迷彩的款式Bob很面熟但一时半会没想起来,正当他回忆的时候,这3个人已经坐在了自己旁边的桌子上。

唯世和亚梦并排坐着,唯世问到:“这家餐馆,亚梦喜欢吗?”

亚梦笑了一下:“嗯嗯!”

“陶德对这里还满意吧?”

我点了点头,无意中扫了坐在邻桌的人一眼,那个人虽然专心致志的看着前面,不过眼角的余光好像一直盯着我看,他穿着一件黄色的T恤,腿上是一条狼棕色的裤子。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的身材非常强壮但不迟钝。黑色的头发配上蓝色的眼眸看起来像是一个混血儿,也许就是吧。我想起来了露露。他脸上的高鼻梁和方下巴表示了他的欧美血统,脸颊上是刚刚精心修剪过的胡须,如果不是眼角的一些细纹的话,我甚至怀疑他只有20岁。

“唯世,那个人好像一直盯着我们看啊”亚梦小声给唯世说到。唯世看了看那个人,这时,小兰飞了过去。

“加油!加油!”小兰在他的面前挥舞着啦啦球叫到,亚梦连忙手忙脚乱的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小兰。

Bob对这个粉色头发的女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连忙问到:“What happened ,girl?”亚梦慌忙的起身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唯世也连忙用英语说到:“sorry,sorry。”

“Does not matter,Nothing happened.”我用英语回答到。

坐在旁边桌子上的那个男人摆了摆手:“NoNoNo,I do not care。”

亚梦握着小兰坐了回去,我也向椅背上靠了靠,不过,那个人确把椅子拉过来,坐在了我们这边。

“Excuse me。”他环视着我们说到,“我们之前在哪见过吗?”

Bob看着眼前的这3个人,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鬼使神差的举动。他隐约还记得,在演唱会上,瞄准镜里似乎闪过一片粉红色。

“perhaps,”我抬起了手指,“I never saw you before。”

他看着我们3个人,随后问到:“你们是不是。。。去看过一个女初中生明星的演唱会?”

亚梦和唯世对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月咏歌呗?!”

Bob点了点头:“对对,我说的就是她。”

亚梦摇了摇头:“可是我没见到你啊?”

“我坐在你后面的几排,而且我到的时候你已经坐在位置上了。”他无奈的解释到。随后又转向了我:“你是陆军,对吗?”

“算是吧。。。。那么,你。。。”

他恍然大悟道:“哦,我叫Bob.Smith,前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E7军士长。”

“陶德,新约彩虹特战队队长,中士。”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是陆军吧?”

“这个,不算是。。。”我挠了挠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彩虹特战队似乎没有明确说明是陆海空三军中的某一种。特战队是独立于陆海空之外的。

Bob向后靠了靠:“你确定你的军队不是Tom.Clancy的小说吧。”他脸上带着一点鄙夷的神情,好像我说的都是编的一样。

我不甘示弱的反问他:“难到说你的部队就像太阳泪里面Bruce.Willis带的队伍那样?”

他微微一笑:“你看起来连20岁都不到。”

“你刮了胡子以后最多比我大5岁。”我向前倾了一点。

他怔了一下,然后又带上了那副戏虐的表情:“真男人就要上点.45口径的。”

你是以为我没打过.45ACP口径吗?我心里真是一脸黑线啊,但我若无其事的说道:“没吃过意大利的钢,你就不是海豹队员。”

这下轮到他傻眼了,我推测Bob可能很少接触伯莱塔92F手枪,看起来他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美国大兵。不过正当我洋洋得意的时候,他突然反问到我:“你好像也没吃过哦?”

我只能摇了摇头:“我还真没有。”

他又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该不会是。。。”然后又一脸戏虐的看着我:“那个从直升机上掉下来的是同一个人吧?”问完,他脸上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容注视着我。

我摇了摇头,试着让自己严肃一些,然后一本正经握住了他的手,对他说道:“不,我是一个有着特殊口味的喜欢用刮胡刀抹别人脖子的变态杀人狂。”

Bob听到我的回答后,眼睛迅速眯了一下,一把把手抽了回去:“你该不会是。。。真的吧?!”

我看到他的神态,强忍了1秒后就笑喷了出来:“哈哈。。。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我笑的肚子都疼了,只能捂着肚子趴在了桌子上。不过Bob好像有些不满:“Hey!我是认真的!”我只好直起身子摊了摊手表示歉意:“抱歉,我真的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了。”他也点了点头表示接受。

亚梦和唯世听的一头雾水,然后亚梦一脸疑惑的问我:“你们两个到底讲了些什么?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看了看Bob,Bob也和我面面相觑着,我想了想,对亚梦说到:“我们就是问了一下对方的姓名,年龄,军队,还有就是当兵的一点小小的趣事。”随后我补充到:“他叫Bob.Smith,是前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E7军士长。”随后Bob问我:“那么,你的这些朋友是什么人呢?”

我只能如数翻译到:“Bob想知道你们是谁。”

唯世礼貌的对Bob说:“我叫边里唯世,圣夜学园初中生。”然后亚梦顿了一下,说到:“我叫。。日奈森亚梦,也是圣夜学园的初中生。”

我连忙翻译到:“这位是边里唯世,这位是日奈森亚梦,他们都是圣夜学园的学生。”

他接受了我们的自我介绍,随后问道:“那么,你们要来点不带糖和牛奶的咖啡吗?”

我把这句话翻译了过去,唯世微笑着回答:“我喝红茶就行了,给亚梦来点热牛奶吧。”亚梦正惊讶于唯世的回答时,我已经给Bob翻译到:“唯世需要一杯红茶,亚梦是热牛奶。”Bob又问我:“那么你呢?”我摊了摊手:“嗯,凉开水就行了。”

“没想到你还喜欢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Bob对我笑了笑。

我耸了耸肩:“毕竟我是喝这个长大的。”

“难到说。。。你还没到喝酒的年龄?”他突然问到。

“酒精对肝脏不好,所以我的朋友建议我最好别喝酒,包括含酒精的饮料,别的饮料也少喝。”我如实的回答他。

他的眼睛眯了一下:“你的生活习惯好的和布鲁斯.韦恩有一拼了。”

我点了点头,碰巧这个时候,服务员也端着盘子走了过来,上面是我们的饮料,以及我们点的菜。那个服务员小心翼翼的把盘子端到桌子上:“请慢用。”

“You are welcome.”我本能的回答到。

等服务员走后,亚梦和唯世双手合十道:“我开动了!”

我怔了一下,就拿起了刀叉,这时,唯世突然问我:“你们中国人难到不说‘我们开动了’吗?”。

我只好放下刀叉,看了看Bob,Bob拿刀叉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似乎也是犹豫不决的样子。我挠了挠头,道:“这是西餐,对吧?”

“对。”“没错。”

然后,我稍微的举起了双手:“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按照西餐的礼节来进行?”

Bob点了点头:“嗯,我同意。”

“那么,是不是在开始之前,我们应该做个祷告?”我看着Bob。Bob问道:“你是。。。基督教徒?”

我摇了摇头。他又问到:“那么,是天主教?”

我摇了摇头,并且补充道:“我不过是想让这看起来,比较正式一些。”

“Well”他同意了我的观点。不过并不是所有有人都同意了,奇迹就不满的说到:“庶民吃个饭,还要折腾半天。”说完他就把披风一抖,转过了身背对着我们。

我差点没气的吐血,这也太胡来了吧?!我几乎就想跳起来一拳把他揍到天花板上。我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斜盯着背对着我的奇迹。一字一顿的张开了嘴:“在我的印象中,无论是庶民,还是国王,在就餐前都会进行祈祷,而且这是一项十分正式并且庄严的事,而且这项仪式无论任何国家的任何时代,都会进行,所以,请各位支持我这冗长的祷告词。”说完,我看着浮在空中的小兰美琪。她们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小丝已经过去劝奇迹了。

戴雅飞到了我的耳边:“你。。。没问题吗?”我点了点头,虽然我心里知道,自己没有看过圣经,不过我还是有点底的。

奇迹好像接受了我的看法,他转过身来:“那么,陶德中士,开始吧。”

我说:“也许我们应该拉住手吧。”说完,我用左手拉住了Bob的右手,然后唯世的左手拉住了我的右手,就这样,我们绕成了一个圈。

我清了清嗓子,用尽量庄严的声音讲了出来:“主啊,感谢你赐予我们丰盛的佳肴,让我们摆脱饥渴之苦,感谢你保佑我们在异国他乡也能感受到亲人的温暖和真诚的友谊,愿你的光辉能笼罩着我们,成为我们的指路明灯,照耀着我们前行的路,愿你能保佑我们,不被邪恶所诱惑,能战胜前方的荆棘。以圣父,圣子,和圣灵之名,阿门!”

“阿门!”“阿门!”“阿门!”。。。

随后我们举起了杯子:“为了友谊干杯!”杯子碰到了一起。

过了快1个小时,我们结束了用餐。随后在门口说了再见就回了。

刚等Bob的背影一消失,我就长叹了一口气:“唉——”随后看着奇迹,唯世好像察觉到我的异样,就拉了拉我的衣角:“算了算了,回去我来说吧。”我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希望你能劝一下他,毕竟这真的很让我难受,奇迹是个好国王,但我不希望他成为一个暴君,我希望他能成为一个。。。”

他反驳道:“你不是也一样吗?在体育馆那次,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没有一点事,你不是也让打趴下了吗?”

“我说过,我们赤手空拳的和那些东西打根本没有用!”我指着奇迹的头叫到,“而且,我已经没别的办法了!”

“你们两个够了!!”亚梦对我们吼道,我和他都闭了嘴。小兰和美琪已经去劝奇迹了,我只好一个人坐在了路边,低着头叹气。

“陶德!”亚梦厉声叫我,我抬起头来看着她,她说:“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但,你知道吗?大家都不喜欢你,因为。”

“因为我太粗俗野蛮,对吗?”

“亏你还有自知之明!”

没想到这个时候,奇迹飞了过来:“陶德中士,这是我的错。。”

我也被亚梦训的消了些气:“没事,奇迹国王。”说完,我和奇迹碰了一下拳头,这事就算和平解决了。

“难道说,今天晚上,陶德要露宿街头了?”小丝突然问道。

我摆了摆手:“不用担心我,我自己可以管好自己。”

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不过亚梦还是叫我到她家去,原因是因为,我在修司那里打工,她的父母想见一下我,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快到了亚梦家,刚一开门,就有一个小女孩跑了出来:“姐姐回来了!”然后她抱住了亚梦。

“这是我妹妹。”亚梦给我介绍道,“等会我给你再写我家人的名字。”我点了点头。随后,屋子里走出来了一男一女,看来应该是亚梦的父母了。不过接下来的事是我始料未及的。

那个男的刚和我四目相对,脸上的表情就充满了震惊和恐慌,好像他看到了本拉登或着萨达姆一样。他大叫着向后方跑去,不过女的是一脸不屑了,她推了推眼镜,向我走了过来。开口问到:“你是在修司的店里打工的陶德?”

“没错。”我点了点头,同时抬手指着那个男的:“我没有。。。吓到他吧,他会有事吗?”

“没事,他以为你是亚梦的男朋友。”她回答我。我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我不是。我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的人罢了。”

她打量了我一下:“我看你也不像是亚梦的男朋友,你应该才和她认识没多久吧。”我连忙回答:“也就一周左右。”这个时候,我注意到桌子上有一些照片,看起来是亚梦她妹妹的。同时,亚梦的妈妈也注意到了我的异样:“嗯,我们刚刚在照相。。。。”

“这位摄影师应该很优秀吧。”我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我对摄影是一无所知,但我只能这么说了。

她把照片收到了一起,然后又问到我:“亚梦说你失忆了,是这样吗?”

我连忙摇了摇头摊了摊手:“没,我现在记得很多了。”

“那你都记得什么?”她的身子向这边倾了倾。

我挠了挠头:“我还记得我们特战队的全部队员。。。还有我的一些信息。”然后我从衣兜里掏出了照片,指着上面的4男4女说到:“这就是我们特战队的队员了。”

她点了点头,我连忙把照片装在了口袋里。她又问我:“那么,你今年应该是,多少岁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记得我是2055年7月1日出生的,但现在是2013年。”

“你要知道,你如果是未成年的话,就会很麻烦的。”她推了一下眼镜。同时声音也变的严肃了很多。

我皱了皱眉头,又把照片拿了出来,指着上面一个身材比我高一点的眯眯眼的男生,说到:“你认为他成年了吗?”

她迟疑了一下:“我不确定,看起来像是吧。”

“这是CJ,他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他比我小了19天,也就是说,他是2055年7月20日出生的,而且这张照片是我来这里之前拍的。”随后,我又把缝在口袋里的尼龙布翻了出来给她看。

她点了点头:“嗯,看起来你是认真的。”这个时候,亚梦的父亲也过来了,他问我:“你,和亚梦是。。。。”

亚梦的妈妈帮我解释了一下,随后他问我:“怎么,你不喜欢茶吗?”

我这时才注意到手边的茶杯,连忙解释:“嗯,我喜欢,我等会就喝。。。”随即我端起了茶杯,突然亚梦从楼上跑下来叫到:“陶德,我觉得你有必要来一下。”

我看了看亚梦的父母,他们点了点头:“去看看吧。”

我回应到:“一定是一些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随后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跟着亚梦从楼梯上去。接下来,眼前的一幕让我哭笑不得。

几斗坐在亚梦的床上专心致志的研究着那把原本属于我的SG554S,直到我们开门的时候他都没有停下来手里的事。

只见他拉动拉机柄,要不然就是扣扳机,不过因为保险关着,所以拉机柄和扳机是锁死的。亚梦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害怕的问我:“里面,有子弹吗?”

我想了想,说:“我当时给你的时候我检查了,没有。不过他有没有往里面装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犹豫了一下。“毕竟什么?”小兰连忙追问我。

“毕竟7.62mmX51mmNATO弹是最常见的弹药之一,商业上的.308win弹也可以用在这上面,而且不需要考虑膛压的限制。”我说到。然后我走了过去,这个时候,几斗才抬起头来:“看起来很难啊,而且好重啊。。。你的手没断吗?”

我伸手示意让他把枪给我,他把枪交到我的手上,我扫了一眼保险,保险还是关着的随后我扳开保险,然后拉了一下拉机柄“咔,咔啦。”枪膛是空的。然后我对着地上扣了一下扳机“咔!”传来了击针空击的声音。

“你就会这些吗?”几斗一脸不屑的问我,“我以为你会更多。”

“谁给我帮忙拿个铅笔?”我抬头问到。小丝从旁边拿了个铅笔:“给!”

“thanks。”我拿铅笔尖把机匣上面的两个分解销捅开,一下把枪拆成了上机匣和下机匣两部分,然后我把前面的导气箍前面的气体调节器拧到“分解”上面,小心的把活塞从前面取出来:“可以了,一般保养拆到这个程度就差不多了,再拆就要螺丝刀了。”我看了看几斗和亚梦:“我要装回去吗?”

亚梦和几斗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我就把活塞装了回去,然后把气体调节器拧上,把上机匣和下机匣合上,最后把分解销推回去:“好了。”

几斗突然说到:“话说,你的这把枪还没用过呢。”

“如果你找了个什么地方比较安静的话,我伤好后,我们就带上人去打靶。”我说到。

他看了看天花板,想了想:“我还真知道这么一个地方。”

我说:“看起来,万事俱备,只欠痊愈了。”

终于等到了机会了,我的枪伤也差不多了,这一天是5月25日,碰巧是弥耶的生日,几斗帮我们找了一个处理废旧汽车的地方,那里比较偏僻,没有多少人来往,而且去的都是把报废汽车送到那里的货车,同时在那的也就是操作机器的工人,那里刚好有一块地方,长度差不多100米,周围有报废汽车挡着,虽然我知道MK316MOD1弹是轻松可以打穿汽车车身的,但是汽车的发动机和轮子都是实心的,而且如果有好几辆汽车的话还是有可能挡住子弹的,至于跳弹的可能,我估计100米外应该是比较保险了,虽然这种钨合金弹芯的子弹在近距离更容易跳弹,但是我又不用它射击门锁,普通的铅芯弹就可以打穿汽车的车身了,不过我不知道这些被压扁的汽车会怎么样。

总而言之,我们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先说天时,嗯,今天是个好日子,天气不冷不热,而且有几朵白云。太热,估计我们都晒成腊肉干了,而且枪管在高热情况下会受热变形,影响精度,有时候地面也会有向上的热气影响子弹的弹道,不过100米应该不影响吧,谁也说不准。太冷,估计我们都想呆在被窝里搂着热水袋了,谁会跑出来去射击校枪啊,而且冷的时候气压大,也会影响子弹的弹道,可能会让子弹向下飘。

至于地利,嗯,我说过,校枪的地方是一个人少而且会掩盖枪声的地方,而且也不用担心流弹误伤,唯一担心的是枪响造成的听力伤害。对此,我们每个人耳朵里都塞了一副橡胶耳塞,这样就不用担心了。

最后是人和,去的人都是我在这认识的人,无关人员一概没有出现。不过一想到会有10个人去打一把枪,怎么说呢?百感交集吧,这么土豪的武器也会被各种人拿去射,不管怎么说,我们通过步行已经出发了。

我看了看我们的装备和人数,亚梦先从自己家里拎出我那杆SG554S,用旧床单包好后扔给我让我背着,自己拿了一个手持激光测距仪,我记得她说她爸是摄影师,所以就有这么一个东西,这玩意可以精确的测量200米左右的距离,对于校枪而言是重要的,同时还有一盒图钉。唯世带上了我的瞄准镜和弹匣包,不过没有拿上我给他的P210手枪。凪彦和空海从学园各搬了一张课桌,打算用来做架枪的平台,不过海里拎了一把椅子。歌呗带了一些用废旧乐谱做的靶纸,上面用圆规画上了一些同心圆,不过这些同心圆的线条太细了,幸好她带了一支记号笔。璃茉拿了一个气压计,可以同时测出气压和高度。弥耶带了一个手持风速仪,上面还带了温度计。我看了看被闷的有气无力的弥耶,摇了摇头,把自己的奔尼帽摘下来扣在了她头上:“好些了吗?”

弥耶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几斗略带不满的看了看我:“你和唯世一样,但却学我,像个小孩子。”

我看了看他背着小提琴盒的样子,无意中发现我背枪的样子和他一样,都是垂直的挂在右肩上,平时我都是枪口像右下方斜背在左肩上的,不过这会是为减少左肩的压力我才换了个方法背枪的。我默不作声的把挂在肩上的枪取下来,右手握着导轨提在手上。

似乎好像是专门和我做对一样,几斗也把自己的小提琴盒取下来拎在右手上。然后带着和刚才一样的表情看着我。

“。。。。。”我傻傻的看了他得意自满的样子片刻,同时把枪举起到胸前,然后左手握着握把,左手食指伸直放在下机匣上,右手托着导轨,脖子上挂着背带,枪口向右下方持枪。然后我装出一脸傻笑的样子看着几斗。心想:来来来,你给我这样子拿小提琴。能做到算你有本事。

“像个傻瓜一样。”璃茉在后面不满的吐槽着。

“得了吧,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也喜欢查理?卓别林。”我回应着。

吵吵嚷嚷的到了废旧车厂,“咣!”一声,凪彦和空海把桌子放到地上,看着前面堆的差不多10米高的废旧汽车,空海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那么,现在开始吧!”

首先,把旧床单扯下来,为了保证枪不乱晃,我把床单折成了一个厚厚的方块然后垫在了枪下面,准确的说是导气箍那里的导轨下面,接着又要把椅子和枪垫高一点,让枪口朝下指向100米左右外的地面那里,这样子弹就不会飞出去或跳弹伤人,所以要确保子弹能够都打在100米外的废旧汽车或地上。为此,我们在这里四下搜索了一番,最后找了一些遮阳板,然后叠到一起垫在握把的下面。最后是椅子,碰巧我们拆了几个汽车座位,当做椅子的座垫,最后还用一些散落的电线固定好,这样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射击平台。

看到大家都有些累了,我想了想,然后对众人说道:“我先打两个弹匣,一个弹匣半自动,一个弹匣全自动,都是10发,你们看着,然后每个人也和我一样,打10发半自动和10发全自动,怎么样?有异议吗?”

没有人回应,我坐在了椅子上,然后从弹匣包里拿出来了一个10发弹匣。“咔嚓!”装到了枪上,然后左手握着握把,左手大拇指“咔!”扳开保险到半自动上,右手拉动枪右边的拉机柄“咔啦!”把子弹顶上枪膛,右手托在导轨下面,让枪托顶紧在左肩窝里面,虽然枪上没有机械瞄准具,不过因为长枪管和上机匣的导轨让我可以勉强判断出子弹的走向,那就是——不会飞过报废汽车误伤人。虽然这对一支能在200米把4发子弹打进10毫米散布的变态武器,不过如果仅仅是拿来做为锻炼克服后坐力和枪响,也太大材小用了。不过我们也没别的枪了。想到着,我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砰!”一枚11克弹头以1008米每秒的速度飞向了报废汽车。同时我的左肩上也被钛合金枪托狠狠的推了一下,看起来枪伤愈和的不错,没有对我的射击造成影响。

“砰!砰!”这一次我连扣了两下扳机,我想知道自己的还能不能适应这个扳机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把枪的扳机行程是4毫米,前2毫米的扳机力是700克,后2毫米的扳机力是1400克,而且没有多余的扳机行程。

“怎么样?”我回过头问到。

亚梦在后面抱怨:“你个左撇子让我们怎么打啊?!”

擦,把这事忘了,我只能换成右手握枪,左手托在导轨下面。不过这个姿势对我而言真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我的右手食指向里面抽了一下,一下搭在了扳机上,差点走火。我连忙喊到:“我开枪了!”

然后就是“砰!砰!砰!。。。砰!”一阵枪响,没几下就把子弹全泼出去了。我的右肩上没什么感觉,没有什么被撞的酸痛的,大概是因为我把枪托顶的紧吧。

没子弹了,我退下空弹匣,然后又翻开弹匣包的盖子,果然不出我所料,里面有一个装满的弹匣,我小声自言自语到:“这一定是薛定谔牌弹匣包,也好,我看看能有多少子弹。”然后看了看地上的弹壳,那些金色的铜制弹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色,因为上面长出了绿色的铜锈,那个空弹匣也一样,然后开始被腐蚀、破坏,最后就和地上的尘土一模一样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会事,但我觉得,可能和我的某些经历有关,我没说什么,只是快速的拉了两下拉机柄,扣了下扳机,击针的空击声传了出来,确定空枪后,我装上了弹匣,同是把快慢机扳到最前面,也就是全自动上。我想用切身体会来说明我们是可以承受这种口径的全自动射击的,不过应该只是短点射而已,我要做的是,扣下扳机,然后赶快松开。

“嗒嗒!”第一下就打出去了两发子弹,不过和我猜的一样,没有什么枪口上跳,有的只是单纯的向后的后坐力,可能是因为重枪管的原因,让枪的重心很靠前,同时枪托和活塞也是同一直线上的,所以后坐力是向后的。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很快,10发子弹也被我打空了,我退掉弹匣,拉了两下枪栓,扣了一下扳机,确定枪膛空了以后,我关上了保险,让抛壳窗朝上,然后向周围的人高声到:“有谁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来感受一下7.62mmX51mmNATO弹的后坐力的?”

还是没人来,我又补充了一句:“没有装瞄准镜,所以不用担心被瞄准镜把眼睛砸肿,如果你姿势正确的话,最多就是被推一下,不会有事的。”

“我先来!”空海第一个站了出来。

我把手一挥:“可以,来吧!”然后离开了座位,让空海坐了上去,空海和我一样用右手握枪,左手托导轨,不过——他有金手指!

我高声提醒到:“如果不打算开枪的话,手指就不要碰扳机!,要伸直了,可以放在下机匣上。还有,随时注意枪口的指向,不要把枪口指向你不想摧毁的目标。”说完我还竖起左手和右手的食指:“就想这样。”

然后我走到空海旁边,把他的手指掰直了:“你该明白我说的了。”然后从弹匣包里取了一个10发弹匣放到他旁边:“知道该怎么做吗?”

空海拿起弹匣就往弹匣座上插,不过他好像并不知道怎么样对付这个弹匣座,我上去帮他把弹匣装好,然后他就去伸手拉拉机柄了,我提醒到:“开保险。”

这时他才想起来,把保险扳到半自动上面,然后“咔啦”拉动拉机柄,上了膛。随后和我一样,右手握抢,左手托导轨,不过看起来要舒服的多了,空海没什么犹豫就扣下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传进了众人的耳朵,空海的身体猛的向后退了一下。随后,是第2声枪响“砰!”。没几下,那个弹匣就打完了。

“注意验枪。”我提醒了一下,不过没有上手。

他抬头问到:“怎么验枪?”

“退掉弹匣,把拉机柄拉到底,然后扣一下扳机。拉机柄要拉两次。”我说到。

他按下弹匣卡榫,退掉弹匣,然后用力拉动拉机柄,一直拉到了底,拉了两次以后,扣了下扳机,“咔!”枪里传来了击针的空击声。这时,我把另一个10发弹匣拿出来放到他旁边:“这次你试一试全自动的,先装弹匣。”

他装上弹匣,然后拉动拉机柄,上膛,问我:“全自动是怎么办?”

“把保险扳到最前面,用你的大拇指就行了。”

他用大拇指把保险扳倒了最前面,然后扣下了扳机。

“嗒嗒嗒嗒!”果然这种后坐力还是有点大了,空海的身子往后退了一大截。我提醒到:“试着控制扳机,打短点射。”

他也照做了“嗒嗒!”“嗒嗒!”没过一会,10发子弹也打完了,他也验了枪关上保险,离开了座位:“喂!好像不错啊,比玩具枪有意思多了,你们来试试吧。”

看到空海没事后,众人也跃跃欲试了,弥耶小跑了过来:“弥耶要来试试!”

“知道怎么做吗?”我问到。虽然弥耶可能是我们中目前唯一一个开枪杀过人的,不过好像演唱会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不知道为什么,她很熟悉流程,拿过弹匣轻松的装到了枪上,然后扳开保险,上膛,扣下扳机。

“砰!”“哎!”随着枪响,她发出了一声惨叫。

“结木同学!”“弥耶!”我连忙把枪拿开去检查,唯世也跑过来帮忙。

我一下就看出来是怎么会事了,她太心急了,枪托顶到肩膀上了,我连忙问道:“还好吧,肩膀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没事,就是被撞了一下。”

“你把手伸直了,然后把枪托放到肩膀里面,这样就可以了。”我把她的手臂拉直,然后把枪托顶到了她的肩窝里:“顶紧了吗,不能有缝隙的。”

“嗯!”她憋着哭腔应声到,然后又和刚才一样,右手握枪左手托导轨,扣下扳机。“砰!”,这一次,她的身体向后靠了一下,不过没有喊疼了,没过一会,10发子弹就打完了。她和空海一样,验枪,拿弹匣,上膛,全自动射击。

弥耶是顺利通过了,接下来是凪彦了,他也没什么大碍就轻轻松松的打完了20发子弹,不过璃茉就有点让大家不放心了,因为她的个子很低,手臂也没那么长,所以她是托着弹匣的,不过事实证明,虽然她不会被和弥耶一样被后坐力打痛,不过后坐力对她的影响也是最大的。海里就没什么让我担心的,他也若无其事的打完了20发子弹。歌呗也平平常常的打完了20发子弹,不过她打完后揉了揉肩膀,表示后坐力还是有点大了。

现在没有打的就是几斗,亚梦和唯世了,我说:“就剩你们3个了,谁想来的?”

“亚梦,不去吗?”唯世微笑着问他。

“那个。。。。我有点怕。”亚梦双腿发颤的说着。。。同时看了看小兰。似乎是想要形象改造的然后来打枪的。

“没必要动用你的朋友,毕竟打枪又不是打针。”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不过亚梦还是使用了形象改造。

“Hop! Step! Jump!”亚梦头上的两个红叉造型的发卡变成了两个桃心,随后她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了座位边,然后据枪,瞄准。

“。。。。。。怎么没动静?”

“你忘了开保险,装弹,上膛。”我手里举着那个刚刚掏出来的弹匣。

“噗。。。。。”

没办法,和前面一样,大家一起过来帮亚梦,最后她算是明白一点点了。解除了形象改造把20发子弹也打完了。然后她一脸傲气的看着两个没打的男生:“就差你们两个了。”

“几斗哥,你先吧。”唯世说到。几斗看了看唯世,又看了看我,他眼神里好像有点不屑一顾,好像在说:这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

他走了过来,开保险,装弹,上膛,瞄准,扣扳机。

“砰!”“!”枪响过后,他吓的缩了一下手:“这是怎么回事?”

我揉了揉额头:“什么怎么回事,你都扣下去了。”

“我明明没感觉到有扳机的。”他解释到。同时一脸无辜的摊着手。

我本来想说:是你自己大惊小怪吧,不过我扫到那只手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了。

几斗的手上,尤其是手指部分,都是厚厚的老茧。我问到:“你连小提琴多长时间了?说实话啊。”

“嗯,大概10年吧。我从很小的时候,差不多5岁左右就开始练了。”

我点了点头:“我有点佩服你了。”

“为什么?”他问到

“我打第1枪的时候也过了10岁了,之前我连真枪见都没见过。”我回答到。然后示意他把剩下的都打完。

几斗也很快打完了,最后是唯世了,唯世自言自语到:“就剩我一个了吗?说实话,我还有点怕呢?”

“没关系,你打就是了。”

唯世打的和海里一样,不过我们没有准备什么靶纸,我的想法也只是想让大家克服对枪响和后坐力的恐惧而已,至少这个想法我是达到了。唯世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后,趁他验枪的时候,空海给我耳语到:“知道吗?唯世一听到‘王子’就会形象改造。”

“然后呢?”

“给他来点不一样的,你还有子弹吗?”

我想了想,一脸邪笑道:“有,我有更好的。”然后我对唯世说:“你是最后一个,多奖励100发子弹,怎么样?”

“这个就不用了吧。。。”唯世尴尬的挠了挠头。不过我从长弹匣包里抽出了那个100发的SureFire的4排弹匣,对唯世说:“你自己来吧,就当是放松身心缓解压力了。”

唯世接过那个沉甸甸的弹匣,费力的装到了枪上,然后扳开保险,拉动拉机柄上了膛,我上前调到了“全自动”上。然后拽住了枪背带向下拉着,确保枪口不上跳。同是空海和凪彦也在背后扶住了唯世的背。

“bingo!”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凪彦和空海齐声叫到:“王子!”

唯世头上突然变出来一顶金色的王冠,然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狂妄的笑声几乎同时被暴雨般的枪声盖住了,弹壳接二连三的从抛壳窗里飞出来,像冰雹一样的洒向地面。

“。。嗒嗒嗒!”最后一发子弹打完了,我看了看枪管因为持续射击的热气和发射药燃烧完的白烟,肯定的点了点头:“嗯,这确实是一种放松身心的运动。”

然后就是校枪了,首先,要等这把足矣烤培根的枪的枪管凉下来,这会我取出了唯世带的瞄准镜,这是一个亨索尔特3-12x50mmpolicemarksman型瞄准镜,它可以在最低3倍和最高12倍之间变换放大倍率,同时它的物镜直径是50mm,可以保证我有足够大的视野。同时这个瞄准镜可以调整风偏,距离,焦距。

趁这个时候,我打算准备一下校枪的工具,我们有温度计,气压计,手持风速仪,手持激光测距仪,靶纸。首先,我用歌呗的记号笔把被圆规戳出来的孔点了一下做为靶心,然后沿着那个孔把周围大约直径1厘米左右的圆涂成了黑色,又把她画的同心圆的半径3厘米、4厘米、5厘米的圆圈用笔加粗了一下,因为她只画了半径2、3、4、5厘米的。接下来我们找了一块旧塑料板,这个塑料板可能是某家人的切菜板,它虽然不需要承受菜刀的刀砍斧剁,但要迎接的是SG554S发射的MK316MOD1弹的枪林弹雨。

然后我把一张靶纸用图钉按到塑料板上,又去掉了课桌和椅子上的垫子,调整了一下课桌的位置,给亚梦说:“你用激光测距仪量一下从这到我那个塑料板的距离,然后调整一下课桌的位置,要确保是100米整,不能有误差。”

“那你怎么办?”弥耶问我。

我回答:“我要把塑料板挂在那个地方,确保枪口离塑料板的距离为100米。”然后我背起枪,拿着塑料板就走了过去。那边我注意到最底下报废车上和地上有很多的弹孔,看起来没有跳弹伤人。我看了看课桌的高度,然后回忆了一下双脚架的高度,这个枪自带的双脚架高度是210mm,然后我把塑料板想办法挂在了和这个课桌差不多同一高度的位置上,让枪口尽量和靶心处在同一水平面上,当然是实际上上把塑料板固定到一辆车的车门上,让它不会因为子弹的原因被打掉。

亚梦也测出来了距离,她和唯世在调整课桌的位置。确保课桌离塑料板的距离是100米,弥耶也在测量温度和风速,不过看起来没有风,气温也没有太大变化,璃茉用气压计在测气压和海拔,这里的海拔不算很高。

等一切就续之后,我就走了回去,用瞄准镜包里带的工具把那个瞄准镜装在了枪的导轨上面,这下它看起来像是一支货真价实的狙击枪了。然后我把双脚架从前导轨两侧拉出来,卡在导气箍那端旁边的卡槽上固定好,把枪放到课桌上,又把那个旧床单折的垫子垫到枪托底下,自己也坐好。最后,我拿出一个10发弹匣,装到了枪上,扳开保险拉动拉机柄,把子弹顶上了膛。然后关上了保险,问了一遍:“现在距离上多少?”

“100米。”亚梦回答,我说:“你让我看看。”

她给我看了看,虽然我不知道日语是什么,但测距仪上显示了一个“100”。

我又问弥耶:“风速?”

弥耶叫到:“报告!没有风!”我揉了揉额头:“你应该说风速为零。”

然后我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枪管,枪管是冷冰冰的,看来应该是凉下来了。瞄准镜上的距离,高低,风偏我也没动过,我问了一次唯世:“你动过瞄准镜吗?”

“没有没有。”他连忙说到。其实这也没什么意义,就算没动我也要调零。我说:“反正也没意义,我也要调的。”然后,我扳开保险,深吸了一口气后,扣下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传来。

子弹稳稳的落在了靶心。我随即伸直食指,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又扣下了扳机。

“砰!”子弹又一次击中了靶心,和上一个弹孔重叠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弹孔。随后的几发子弹因为枪管的升温而变大了散布,不过还是很小。

“看起来,这把枪还是和以前一样准。”我自言自语道,“没有因为换了个瞄准镜就变差了,而且瞄准镜已经调过了。”然后,我换上了一个新弹匣:“有谁想看看自己的枪法的?”

然后,每个人又上去打了10发子弹,把我身上带的子弹全打完了。出人意料的是,唯世的10发子弹散布只比我大了一点,看起来是最准的一个了。然后凪彦以及海里,几乎是并列第二。歌呗和空海以及璃茉并列第三。

亚梦,弥耶和几斗是最差的,但还是在靶纸说留下来10个洞,我猜是亚梦和弥耶把扳机扣的有点狠了,所以总是让枪身晃动,虽然这杆笨重的武器已经非常稳了。几斗应该也是一样,他几乎感觉不到这种比赛扳机,也许他去打ARX160步枪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扳机的存在,那种只会有意大利人想的出来的扳机几乎要用牛车才能扯动。

最后一发子弹打完,我就把靶纸收起来,然后打着了一个燃烧棒,把靶纸烧成了灰。看着纸灰一点点散去,我起身道:“走人,各回各家吧。”

注:标题上的“泼水党”是指那些射击的时候不管精度,只管大把烧子弹的家伙。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