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与白的繁星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9日

《黑与白的繁星异闻录》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T黑炭T小说

黑与白的繁星异闻录

作者:T黑炭T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争

人类、魔物、亚人、龙───在这个各种生物一同活着的世界裡,战乱在几万世纪以来不停重複地上演着。生活在这战乱年代中的冒险者少年「哈米尔‧夏菲尔」,在森林中巧遇了神秘的狼族女孩「露西亚」由此做为开端,19岁冒险者的浑乱旅途就此展开!警告: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再度张开了眼睛,「头───痛死了───」迎面而来的强烈的晕眩及疼痛感,这样日復一日果然还是很不舒……

「咕───呜───」

「……」

柔软的身躯窝在我身旁,一个有着狼耳的女孩依偎在我的手臂上……对了,昨天我把这傢呼带回家了。虽然从头到尾都没对我有好脸色,但看着我身上的毛毯就知道她还真是个好孩子。

小心的让她在沙发上躺好,并且把不知何时盖在我身上的毛毯帮她盖上,把酒完后便跟往常一样走向厨房开始做饭。说起来昨天只有把早餐带去吃,中餐、晚餐什麽的因为被魔物追杀而耽误了……

打开水龙头看到清澈的水流出来时,就会觉得魔法道具还真是方便的东西。家中还有很多类似这种的魔法道具,听说是以其他世界的技术来改良所製造出来的,具体的原理非常的有趣呢~

听到了「趴搭、趴搭」的脚步声,而那个小女孩正躲在牆后,探出头观望着我。

「早安。」只用馀光瞄了一下继续着手边的事情,虽然想再好好的跟她在说些什麽,但目前我实在没多少的閒情逸致,至少我知道自己目前的精神状况非常的糟糕。

当她还在观察我的过程中,那个小妹妹传出了「咕───」的饿肚声,而她也红着脸低下了头,「对、对不起……」口中含煳的念着,注意到现在是寄人篱下了吧?

身姿消瘦又全身都是伤,衣服已经不能称之为衣物,就只是些破布缝在一起罢了。倒底是从哪裡逃出来的奴隶呢?在这个溷乱的世道上也算是很正常的,像我这样至少有家的人还能算是───幸福吗?

打算做跟昨天早上类似的汤,将食材加好打开了火炉,为了能更饱足准备了麵包,最后就是等待了……

「过来。」

「……唉?」

「过来这。」

稍为的加重了语气,她有些害怕的走到了我旁边,并且紧抓着破烂的裙襬发抖着,能听到咬牙切齿的细小声音。

手伸向了她的脸,她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咦?」然而那害怕的反应停顿了下来,面对我轻拍她的头时她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将装备中的药品拿出来,小心的把药涂抹在她伤口上,随手把放在桌面上的绷带包裹在她的伤口上。

当她在注视到我的手腕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趁势往她的头敲了一下,把手套往后拉了遮挡住了手腕上的伤口,我实在不喜欢有人对我的过去有太多深入。

「呜呜呜……」她留着眼泪啜泣着,虽然还是对我有些害怕,但已经平静了不少。帮她包扎好后,把乾淨的衬衫交给了她手上,「请、请问?」直接无视了她,我把精神放回了锅子上。

听到了稀稀疏疏的换衣服声音,我安心的继续了手边的事情。虽然说一个女孩子在我身后换衣服,但说实话实在没有看的价值,要看就要看成熟前凸后翘───话题偏了……

馀光看了身后的她,就跟我想的一样那个衬衫完全的不符合她的体型,但是总比那一大块破布好很多。

「哈米尔‧夏菲尔……妳呢?」不知道名子叫起来很麻烦,姑且就问一下了……

「露、露西亚,我是露西亚……」她扭扭捏捏的回应着我,感觉像是在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打开了锅盖,锅内传出了阵阵香气,而她的尾巴也因此晃动了起来。看着她甩动着尾巴吞嚥了口水,我把装满着汤料的浓汤的碗放到了她眼前。

对于我的举动让她疑惑的望向我「这、这是……?」,有些不安的她再度低下了头。

「愣住干什麽?吃饭囉。」

「是、是的……」

坐到了椅子上,我开始想用自己的那份早餐,那浓郁的味道实在是很美味。自从只有我一个人住之后,就只有吃好吃的东西这件事能开心了。

观望着我动作的露西亚,看着我吃了之后也接着拿起了我是先摆好的餐具,然后也吃了自己的那份,「呜……啊呜……唉呜……」她开始狼吞虎嚥的掠夺着自己的早餐,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好好吃───」

「……」

看到了她那纯真的样子,脑海中闪过了「他」的笑容,总是笑着的他也对我展露出了那样的笑容,并且也对我说过了那样子的话。即便没有血缘关西,他也像是我的家人一般,他是我活下去的意义更是我活下去的动力,但───已经无所谓了……

「谢、谢谢你……」在我发呆时,她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微微红着脸的她再度的看向了我「一开始虽然感觉很恐怖,但……你真的很善良呢……人家很久没被这样温柔的对待过了,所以───真的很谢谢你。」

露西亚给了我甜美的笑容,并且带着安心继续吃着早餐。

吃饭后先让露西亚坐在客厅等待着,我到地下室寻找以前小时候的衣服,虽然都有些男孩的衣服……但至少都还能穿。

「嗯?」找到旧衣服后看着地下室的牆壁,牆上好像有什麽在上面。

试着用手掰开了牆上斑驳的油漆,在油漆后出现的是小孩子般的涂鸦,虽然我小时候很爱恶作剧或做些蠢事,但脑中没有关于这个涂鸦的印象。

涂鸦上有一个小孩正被两个大人牵着,小孩的头上方写着「繁星」两个字。金色的头髮的话大概是我,黑色头髮的大人大概是老爸,白色头髮的大人应该是───是谁啊?以尖尖的耳朵来看因该是精灵族的人───

「乓!」一个巨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地下室整个都因此而震盪了起来。

拿着衣服走了上去,看到的是被杂物压在最下方的露西亚……对了,那个橱柜说起来推了不少东西,正好被露西亚翻出来了就顺便处理一下好了。

伸手将露西亚从杂物堆中拉起来,「对、对不起!」她则是一副像做错事的小孩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发抖。

「拿好,挑自己喜欢的。」

「呜、呜……?」

将衣服丢给露西亚后开始整理散一地的杂物,大部分都是用不到的物品了……喔?吉他?原来我放来这了───「为什麽───要对我这麽好?你到底是谁?」再次打断了我,露西亚抓住了我的衣角,那清澈的双眼对上了我的眼睛。

这是很正常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眼前有的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换作是我也没有去相信眼前这个人的理由。真的说起来我对她好只有一个原因───「一时兴起而已。」我用力的捏了她的鼻子,她对此吓了一跳往后跌去。

「呜……」她流着眼泪呜着自己的鼻子,并且像是要威吓我一样露出了自己的尖牙。我放下了刚翻出来的老旧剪刀,把手伸向了她那金色的头髮,轻抚着她的髮丝,她对我的举动逐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要不要相信我随便妳,妳觉得我是谁就是谁~」打从心裡的说了出来,我啊───也不过是个连活下去的目的都还找不到的游魂罢了,在我生命道尽头前就算一直一个人也无所谓。

她轻轻的把我手拨了开来走回了房间内,而我就这样整理完了橱柜,并且在客厅做着临时想到的礼物。中午跟晚上她都没出房间,把餐点放在门口后没多久在去看时就也只剩空碗放在了门外……

入夜后点燃了蜡烛,跟往常一样喝起了酒,在微微的灯光下我继续着手中的工作。打着哈欠我慢慢的缝着衣服,随着时间视野渐渐显得模煳,最终我陷入了梦境当中……

张开眼睛自己不知何时躺在草地上,身体感觉轻飘飘的,完全不像每天宿醉醒来的样子。

「这裡是?」坐起了身子看了四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有着稀疏的树木,同时高挂天空的太阳正温和的照亮的大地。

「哥哥又在偷懒啦?」一个不可能会出现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了出来,转过身来一个银髮的少年站在我的后方,印象中病恹恹的他如今感觉充满着活力。「你睡昏头了吗?没有发烧吧?」他拨开自己的头髮,用自己的额头顶着我的额头来彻量我的体温。

并不像在作梦,这个体温是如此的真实……「利亚姆……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罢了~」带着苦笑轻轻推开了他,摸了摸他柔顺的髮丝,更确定了现在不是在作梦。

「哥哥今天还真怪,平常可没有这麽温柔,老是喜欢用乱我头髮。」利亚姆虽然嘟着嘴向我抱怨,但是并没有拨开我的手。「所以说做了什麽样的梦啊?」他坐到了我旁边,并且躺在了草地上暸望着天空。

摸索了一下噩梦,说实话还真的是很惨的梦境「麻……一个你已经死掉的世界,然后我又浑浑噩噩的过着堕落的日子,然后一时兴起救了一个有狼耳朵的小女孩。」说着的同时,我也躺了下来,然后翘着脚看着天上逐渐变化的云朵。

「为什麽要救那个小女孩?」他平静的问了问我,而他那充满好奇心的蓝色眼睛,正像是期待着我的回答一样的停在了我的脸上。

「大概……就是不爽吧?至少在这浑浑噩噩的一生中做一件能让自己安心度日的善事,来证明自己不是大家口中那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沉思了那漫长梦境中的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反抗时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

我在那漫长的场梦境之中杀了非常多的人,惨忍的虐杀周遭的一切,直到没有任何人阻挡住我的道路前方……

生命不该是如此轻易糟蹋的东西,即便是在梦境中但我仍然轻易的做出那样的事情,也许连我自己都无法轻易原谅自己吧?

「麻~还真像哥哥会说的话───哥哥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利亚姆拍了拍裤子站了起来,然后用着像是释怀般的表情看着我。

「记得啊……你说你也要成为冒险者,治好病后跟我一起来场惊天动地的大冒险~所以───一定要治好病喔~我一定会在这等你到病治好的,我保证~」闭上眼睛,我第一次感觉到心情是能够如此的祥和……

「……哥哥你一定要过的幸福喔~」

「突然间说这个干嘛?真噁心。」

「因为啊───还有人在等哥哥你不是吗?她现在比我还需要哥哥你不是吗?抱歉啊哥哥,我已经没办法遵守跟你的约定了……所以说啊~哥哥一定要活得比我还久,更要过的比我幸福知道吗?请代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听到这些不详的话语,我不安的张开眼睛爬了起来看向利亚姆的方向───然而如今的我处在的是早已夜深人静的家中……

「……」无力的摊开了手,我看着桌上的照片任由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着……

强烈的晕眩感慢慢涌现,意识逐渐清醒的我感受到了强烈的疼痛,对于长期的不良生活习惯上,这点不适是如此的稀鬆平常且可悲……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梦境之神跟我开了巨大的玩笑,要不是心已经痛习惯了我大概已经崩溃了……

好不容易伸手找到了酒瓶,打开酒罐准备喝下时,脑中却想起了梦境当中「请好好代替我活下去」的话语……

「就算死了也不放弃我是吗……」我将酒整罐丢进了垃圾桶当中,不管如何这个梦的性质都是如此的恶劣。

「……」听到了细微的声响,我擦掉了眼角的眼泪顺着声音来到了房间前,我小心的转开了门把。

「好痛又好累───主人你到底在哪裡───人家真的好想念你───」讲些许吵杂的碎念,那孩子坐在我的床上啜泣不停的擦着眼泪重複着一样的话。

虽然不知道露西亚的过去,但也能理解她有多喜欢自己的主人,也能知道她的心灵已经有多疲累了……

在这样战乱频传的时代这样悲哀的事情已经见多了,在这短短的十九年人生中也见尽了人间冷暖,也看过了无数的人死在了我眼前……

从后方伸手拍了她的头,这孩子跟以前的我真的很像,对陌生人总是展现着利牙不露出弱点,一但独自一人时便会把自己脆弱的心情解放开来懦弱的哭泣。

父亲遗体被送回家乡,只有头颅没被一併送回时的场景,那是我人生最害怕的时刻。唯一的家人就这样离开人世,只剩下自己一人回在世间……

「……不必再害怕了……已经没有甚麽好怕的了……」我将轻轻地把她抱着,让她靠在我肩膀上任由她哭泣。听她崩溃的哭泣声充满着我这山中小屋中,直到我们两的意识逐渐进入梦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