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小乞丐的人生观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9日

《小乞丐的人生观》精彩章节目录_不掷骰子的上帝小说在线阅读

小乞丐的人生观

作者:不掷骰子的上帝分类:古风小说类型:致郁

三年前,少女冒着暴雨,背着小乞丐逃离那场雨夜。弥留之际他听到少女的呼唤。呼唤他,叫他不要死,求他不要死。暴雨中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呼唤,将他从死寂的黑暗中拉了回来。小乞丐曾以为,幸福是两文钱的包子,快乐是每天开心的笑脸,满足是商队给的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沿着灯火通明的街市直走,可以看到一条清澈的水道,水道穿过忆锦镇流向镇外的莲心湖,莲心湖湖中栽满荷花,七月荷花盛放,绿色的莲叶莲蓬与嫣红的荷花交错相映,拱卫着湖心一座凉亭,离水面尺余处,两条水廊从岸两边起再几经横折穿过莲花丛到达湖心凉亭。

李成手提着灯笼,领着柳如眉走过其中一条水廊来到湖心亭。

灯光照亮漆黑的湖面,李成将灯笼挂在一旁,手指向平静如镜的湖面,只见站在湖心亭里眺望,平静的水面宛如一卷画卷,画上不止有清新优雅的荷花,还有岸边灯彩璀璨的城镇以及天上的玲珑明月,三者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好美。”

柳如眉不由感慨。

李成微笑望着柳如眉,在这灯火阑珊处,他牵起柳如眉的手凝望着她。

“如眉,你闭上眼。”

柳如眉疑惑看着李成,突然想起今天在书上看的七夕故事,而书上关于七夕的故事都是男女之间的故事,男子会在七夕夜赠送心仪的女子礼物,甚至会在花前月下亲吻对方。并且书上都写了,在这之前男子会让女子先闭上眼睛,难道李成也要这样吗?

柳如眉低垂下脑袋越想越羞,一颗芳心万千绪,最后她看了看眼前的大男孩,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那灿烂如阳光的笑脸,不同的是他如今的身高却高过自己许多了,并且许久没叫我漂亮姐姐了,原来这就是你不肯再叫我姐姐的原因吗?

柳如眉抬头凝望着李成的眼睛,李成的眼里似乎永远带着让人安心的笑意,似乎和他在一起就永远不会感受到痛苦难过。

或许,就这样也很好。

柳如眉面对李成微微抬起头,轻轻的闭上眼。

李成看着眼前佳人任君采撷的模样,不由得心跳加速,李成长长的吸一口气,然后拿出早就藏在衣袖里的凤钗。虽说是木雕的凤钗,但是钗身却泛着金色的光泽,拿在手中还能感到一丝丝暖意传来,雕刻在上的凤鸟展翅翱翔,每一处都栩栩如生,宛如一只真凤栖身钗上。

虽然李成没亲眼见过凤鸟长什么样,但李成凭借自己多年乞讨察颜观色的本事,肯定这支凤钗绝非凡物,只是他只有口袋里就九文钱,于是就抱着反正砍价很爽的心理试着喊几下,结果万万没想到那个奸商竟然同意了。

明明以前一本烂大街的《蹒跚境手记》都敢卖我十两银子!

没去再想太多,李成牵起柳如眉的手,握着摊开她的手心,将凤钗放进她手心里。

“睁开眼吧。”

柳如眉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是手心里的凤钗,凤钗很美,但是她的眼神以及那颗芳心却都只在眼前那张笑脸上。

对她而言,礼物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他送的。

“好看吗?”

“好看。”柳如眉眼神迷离的望着李成。

李成哭笑不得的拿起凤钗在柳如眉眼前晃了晃。

“我不是问你我好看吗,我是问你这支凤钗好看吗?”

“都好看,你更好看。”

柳如眉掩嘴轻笑,笑靥如花。

李成一瞬间脸红至耳根子,以前都是他调戏害羞的她,结果今天还反过来了。

柳如眉哪里看过李成这副不知所措的害羞模样,顿时觉得原来看别人害羞是一件这么有趣的事,怪不得以前李成天天逗我玩,哼哼,不能轻易放过你。

“成。”

柳如眉抓住李成那无处安放的双手,漂亮的眼睛看着李成的眼睛。

“要不,你帮我戴上吧。”

李成被柳如眉这一改平常腼腆害羞的做派给镇住了,虽然他本来就打算亲手帮柳如眉戴上,但是柳如眉自己开口后反而给了李成极大的心理压力。

李成微颤着手,慎重的拿着凤钗,慢慢的就要帮柳如眉戴上。

然而在这时,平静如镜的湖水泛起了涟漪,一颗,两颗,三颗,越来越多,湖水被涟漪撕碎,画卷被撕的支离破碎,城镇里的人急忙躲进屋檐下,嘴里还咒骂着突如其来的雨水,天上的明月也被乌云遮蔽不再明亮。

柳如眉惊恐的后退两步,她双手紧紧握着,她捂着自己胸口,她听着渐下渐大的雨声,神情越发惊恐。

李成还拿着那支凤钗,他立在原地,看着柳如眉惊恐不安的模样心中一阵绞痛,李成伸出一只手轻轻向柳如眉跨出一步。

然而这好像吓到柳如眉了,她又惊恐的后退两步。柳如眉望着李成,眼神里已没有刚才的柔情,充满了恐惧和痛苦。

“对不起。”

柳如眉抛下这句话后就跑进雨里,李成正想追,钟叔就落下挡在水廊上。

“不要勉强小姐。”

大颗的雨水落在钟叔的肩上弹起变成一颗颗小雨滴,钟叔深深的看着李成,见李成停下脚步后便顺着柳如眉离开的方向追去。

李成停在原地,手中紧紧握着那支凤钗。

柳如眉无法逃离那个雨夜,李成想尽办法依然无能为力,他无法带她逃离那场雨夜,每当雨声响起,她就仿佛又置身那个雨夜,惊恐和痛苦折磨着她,她内心深处有个地方,一直在下着雨,延续下着那晚的暴雨,漆黑,冰冷,无情。

李成咬着牙,他恨,他恨自己,恨自己无法带她逃离那个冰冷无情的雨夜。

明明是她,让那个小乞丐逃离了那场雨夜。

……

三年前,少女冒着暴雨,娇弱的后背背着小乞丐逃离那场雨夜,可小乞丐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但是弥留之际的他听到少女的声音。

少女在呼唤他,叫他不要死,求他不要死。

暴雨中,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呼唤,将他从死寂的黑暗中拉了回来。

而他醒来后,手脚尽废心胸重伤,只能躺在床上,连翻身都做不到,每天只能望着床顶发呆,甚至可能从此余生都只能这样子。

绝望无时无刻在吞噬自己的内心。

这个时候,依然是她。

少女每天守在床前,陪着他说话,还对着他安慰的笑。

明明她内心也很痛苦,他看到她流着泪痛苦的对钟叔说出一声声对不起,他看到她趴在床前和他说再也不会偷偷出门了,他看到她趴在床沿睡觉时她眼角止不住的泪花。

明明她都这么痛苦了,她还在安慰只是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他。

李成,一名老乞丐带大的小乞丐。

曾经的他,幸福是两文钱一个的福记肉包子,快乐是每天都能畅怀的笑脸,最大的满足是商队给的一锭银子。

现在的他,幸福是她,快乐是她,满足是她。

他下定决心,从此余生,为她而活。

三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带她逃离那场雨夜。

结果,七夕的一场雨将两人都带回那场雨夜。

李成走在街上,雨落在他身上打湿了他精心准备的干净衣裳,李成不在意,只是觉得有些冷,雨冷,心更冷。

砰!

一个小身影慌不择路的撞到了李成身上,两人都一屁股墩坐倒在地上。

披着破斗篷的小身影看了李成一眼,随即又手忙脚乱的捡起掉在地上的苹果。

她慌张的看了一眼身后,站起来瞬间又痛苦的蹲下,她捂着脚,应该是崴到脚了,她蹙眉看着李成,对这个大雨天走在路中央害自己摔倒崴到脚的人有些忿恨,可她也不敢多说什么,这个人摔倒在地上也不站起来,怕不是个傻子,这样想着的她护着苹果慢慢走到街边,将自己藏在一辆斗车后面。

李成就这样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在静静看着那个撞到自己的小身影还是在静静的看着雨中的街道,目光无神宛如行尸走肉。

不一会,李成眼前的街道有个男子冲了过来。

男子一身肥膘,手里提根碗口粗的木棍,满脸横肉,显得甚是凶神恶煞。

男子冲到李成的身前,没看到自己追的人反而看到大雨天地上坐着个人,他就好奇的看了眼。

“诶!”

男子挥着木棍大声嘲笑。

“这不是小乞丐嘛,怎么今天穿的这般人模狗样了,还坐在这大雨天的街上,是不是被柳府的小姐给甩了?就你这臭乞丐还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呢?也不看看你那副德性!”

李成没有理会他,依然坐在地上默默淋着雨。

男子见李成没搭理他,顿时觉得没面子,他拿着木棒指着李成大喊。

“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跟你一样垃圾的小乞丐从这里过去?”

李成依然没有搭理他。

男子见状,顿时火冒三丈,举起木棒就打下去。

“我看你就是跟那个偷苹果的小乞丐一伙的,还不快说他在哪里!”

啪!

碗口粗的木棒被李成一只手从中捏断,木屑落得满地。

李成站了起来,男子拿着半截木棒急忙后退,凶神恶煞的脸上流露出害怕的神情。

李成越过男子,完全无视他慢慢的向前走。

男子看着李成离开的背影,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乞丐给吓得后退,顿时憋红了一张猪肝脸,可是他看了眼手中被捏断的木棒又忍住了动手的冲动,但是心里又气不过,想着小乞丐刚才都不敢打他肯定是不敢动手。

“呸!垃圾乞丐永远都是垃圾乞丐,说来柳府小姐也一样,早就是双破。”

咚!

未说完的男子惊恐的坐倒在地上,半截棍子掉在地上滚动。男子如坠冰窟,浑身毛骨悚然,刺骨的杀意刺痛他每一寸皮肤。

李成背对着他,偏过头盯着他,本来无神的眼里此刻布满猩红。

“再听到你议论她一句,我就杀了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