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唯独我的病娇女友很可怜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9日

《唯独我的病娇女友很可怜》精彩章节目录_4674055小说在线阅读

唯独我的病娇女友很可怜

作者:4674055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建议各位先缓存在看)如果我说我的女友很可怜,你信吗?那么,問題來了,她究竟可怜在哪?请不要因为看見女友两字前方的「形容词」而心存疑虑。关于她的故事,请先等我体内的麻醉剂效果过了再说。嗯?你觉得我才是可怜的那位?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历了约12小时左右的宁静洗礼,我感觉自己对于周遭事物的风吹草动都变的更加敏感了,落地窗为风拍打而产生的些微震动声、空气流通于鼻腔内所产生的鼻息声,时间的一分一秒因为时钟内部的机械齿轮运作声而显得相当有存在感,每一次的滴答声,都代表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动着,一去不复返,时间轴永远都是条不归路,永不止歇的存在,足以改变周遭环境的,宁静却极具影响力的可怕力量。

【咚咚】

刚刚逐渐淡化的脚步声又逐渐崛起,就像外界经过救护车的时候类似,随着距离的缩短,自身的存在感也同时被放大不少,然后再随着距离的增加,存在感如同水面上的涟漪,不断扩散出去,最后又回到了平静的状态下。

她将手上握着的木製筷子递给了我,我也很快的接下了她递来的筷子,然后她走到了我的身旁,坐下后拿起桌上的草莓吐司开始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草莓酱的香味随着吐司的热气散发于整个客厅内,名符其实的「甜蜜气氛」正缭绕于我四周的空气里,混杂着来自于我的铁板麵的另类香气,使整个空气的味道变得有些微妙,无法言喻。

我夹起了面条,而敏感的双耳竟然隐约听到了旁边的荷譪咀嚼着吐司的声音,撇过视线看向她,她明明是闭着嘴在咀嚼的,而我却还是听的到这完全不显耳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我不禁停顿了动作,热呼呼的面条举在半空,为什么我会突然对周遭事物这么敏感?

【嗡嗡嗡】

耳边忽然响起了另人烦躁的某种高分贝噪音,考验着我的忍耐度,情绪逐波而起,直至巅峰点之际……

“嗯?”

我除了我拿着筷子的右手外,我的左手手背上传来了温热的包覆感,原来是旁边的荷譪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状,带着一丝担忧的神情看着我,她手上的吐司也才吃到一半。

「没,没事」

对她摇了摇自己的手掌表示没什么,虽然无法用话语沟通是有点不习惯,但是我也别无他法。

然后我开始吃起了自己的面,在这极为安静的空间中,我无论怎么努力降低声量,仍然是显得非常大声,看来有时候耳根子太过情净并非好事。

吃完早餐,洗完免洗餐具后整齐的堆放置回收桶内,木筷摆在晾干架上,最后以洗手乳与冰冷的水将双手洗凈,毛巾拭干,回到客厅,由于外面的气温相当低,我不想开窗户透气,免得受寒。

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滑手机,逛社群网站,忽然一声叮咚,打开QQ,有一名叫做神淫的人传了张贴图给我,是可爱版的阿福,对白写道:

“我爱你”

打开了他的空间,嗯,是死基佬,以为顶着二次元美少女的头象就能骗我吗,封锁吧。

关了手机萤幕,轻放到桌上,仰躺在沙发上,左手手背摆在额头上,视线盯着白色的天花板,今天是阴天,客厅只有一盏包含约5颗灯泡的照灯,仍显得有些昏暗,大概是因为灯泡老旧吧,表面都积满了灰尘,反观地面上都很干净,荷譪似乎是把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都维持着洁净与良好卫生,倒是我,唉,懒咖一枚,每个月固定约一两次打扫,偶尔还会忘记洗衣服,懒得洗澡,咦等等,我昨晚好像就没有洗澡欸?

不不,情况不同,我在她家怎么好意思说用就用呢,尊重房主人可是常识。

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都坐在茶几前,写着作业,好象不太看电视的,插头都拔了,只要一看到她与我不一样的地方,总是令我感到羞愧,自己是多么不认真,而她能保持一定水准的成绩并非毫无根据。

所以,我决定也拿出自己的作业,开始埋头苦干,把这些烦死人作业及早解决后就能享受后续的假期了,即便假期短得可怜也要把握每分每秒。

在精神饱满的状态下,原子笔在纸上游走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约过了一刻多,我感觉眼皮子越来越沉重,唉,果然,写作业真是一件乏味的事,而要是听耳机写我也一定会分心,不知道到底能写到什么程度,现在才完成一半多而已,照着这种速度,以及剩下的题目量来推算,大概还在要写一到两小时左右,哈啊…真的是会折腾人,该死的考试…

“哈啊…”

这是第几次的哈欠了呢,还好荷譪是聋人所以听不到我的声音,要是她有听觉,想必也会因为我的哈欠声而忍不住对我大骂吧?

来到了最后的数学题库部分,我的眼皮已经重的跟岩石一样,昏昏欲睡,然后…

【啪】

忍不住趴到桌上,一阖上眼皮就沉睡去了。

“……”

刚刚一直都低着头写着作业的荷譪,停下了笔的动作,因为正好,她完成了自己的寒假作业,相对成绩优异的她,要解决数学题目并非难事,拿起茶几中央的一电热保温壶,于茶杯内倒出一些温开水,咕噜咕噜的喝下肚后,茶杯放回原位,站起身,走到了趴睡过去的月杰身旁,从沙发下的隐藏抽屉拿出了一件毛毯,盖到他的身上,看着他的睡脸,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