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破天剑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9日

《破天剑》精彩章节目录_东伯利亚大尾巴狼小说在线阅读

破天剑

作者:东伯利亚大尾巴狼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人定胜天?蝼蚁自负而已。邪不胜正?弱不胜强而已。事无绝对,但亦有绝对,孰对孰错?因人而异而已。人无完人,逞论三更醒,五更起。话里有话,只怕七分真,三分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八日早上。

“咚咚咚。”房间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来了来了。”从床上爬起来,星羽伸了个懒腰,浑身上下传来的酸痛感令他抽了口凉气。

打开房门,星羽发现门外正站着一个仪表堂堂的陌生男生,当下一愣。

对方看见面前是一个土里土气头发蓬乱的脏小鬼,表情也是一愣。

“那个,同学有啥事吗?”两人默默地站了一小会,星羽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你是天文系B01班的新生吧?”男生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你是?”“哦,不好意思。”听到回答后,男生尴尬地笑了笑,“我也是B01班的,今天刚收拾好宿舍,想着过来串串门认识一下。总之,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剑寂崖,你呢?”

“哦哦你好,我叫星羽。”得知是同班同学,星羽也连忙自我介绍道。剑寂崖,这个名字听上去感觉厉害哄哄的,但对方看起来挺开朗的,或许能成为不错的朋友。

“正好我要去餐厅吃饭,要不要一起来?”剑寂崖说道。

“好啊,正好肚子饿了。对了,你对这个学校了解得多吗,我对这里一无所知,有啥不懂的问问你,你跟我讲讲呗。”

“行,那我们边走边聊吧。”

“嗯。”点了点头,星羽便准备离开此地。

“那个,星羽?”剑寂崖叫住了他。

“怎么了?”

“你不准备先洗漱洗漱?”

听到对方的话,星羽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立马跑回宿舍对着墙上的镜子照了照。果不其然,镜子中显示出一个又脏又乱的邋遢形象,简直……辣眼睛。

“抱歉,我这就去,稍等片刻。”说罢,星羽抱起学校发的缸子牙刷毛巾洗发水便冲了出去。

“不急不急,对了,宿舍里有卫生间,为什么要跑出去啊?”前冲的身形骤然止住,星羽掉头又从剑寂崖身边冲了回去。

看着眼前这个逗比,剑寂崖在心中不禁有些怀疑人生,这样的人是咋考上这所大学的?

“呼。”擦了把脸,星羽照了照镜子,看上去总算是干净利索了许多。自己在家里平时都是抹一下脸完事了,如今这些习惯可得改改,不能老让人家看笑话。星羽收拾了一下,便走出卫生间。

“挺快的。”剑寂崖看了一下星羽,这家伙洗干净脸倒也挺白净的,就是身上的衣服土了点。

“那咱们走吧。”

“嗯。”

进了电梯,星羽感受着略微不适应的感觉,想起昨天刚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头一次坐电梯被突然改变的重力吓了一跳。不过这次明显感觉适应多了。

走出宿舍楼,星羽便在剑寂崖的带领下朝学校餐厅走去。一路上星羽问了不少关于学校的问题,剑寂崖也一一进行解答。

天宇大学位处苍海西岸,占地一万余亩,而在校的全部师生加起来还不到两万人,因此本就挺大的校园显得更加广阔。他们天文系今年总共也就只有这一个班五十个人,女生三十五个,男生十五个。提到男女比例,剑寂崖突然坏笑起来,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宿舍楼分为梅苑兰苑竹苑和菊苑,每类共有四栋楼,都是三十层的学生宿舍,他们所在的则是竹苑1号楼,而同班的男生都住在八楼。幸好当初自己没走错宿舍楼,纸条上应该都有写着,也许是之前太困了没看仔细吧。

“星羽,你问了这么多,我猜你应该不是帝都人吧?”剑寂崖话题一转道。

“嗯,对,我家就一个农村的小镇子。我也是第一次来外边,可能没见识过啥世面,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星羽挠了挠头道。

“别这么说。”剑寂崖摆了摆手,天宇大学的知识类专业分数线可是一年比一年高,即使是帝都本地的学生能考上的也是少得可怜。而且天宇大学对外的录取分数线与帝都相比甚至还更高,外人想要进来更是难上加难。星羽没有他们这样的环境却依旧能考上,恰恰说明他在学习这方面的过人之处。

“对了,剑寂崖,我来这里之前曾经在火车上看到过一些在天上御剑飞行的剑修,本以为在帝都这种人会更多,可为什么来到这里却一个都没见到呢?”星羽问道。

“正常,帝都确实高手云集,但是国家有禁令,不能在帝都内擅自飞行,加上他们平时也都不怎么动用内力,因此你看到的和普通人的社会景象倒也差不太多。不过我们在学校内不受这个禁令的约束,或许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那些人了。”

“学校内也有修道者?”星羽有些意外。

“当然了,不过不用怕,修道者不能伤害我们普通人,这是规定,当然前提是你不去故意惹他们。”

这不废话吗,谁会不想活命去惹那帮神仙。星羽白了他一眼。

一路上,他俩一边聊天,一边参观着周围各式各样的建筑,感叹着美好的青春年华,虽然略显逗比,但也充满了快乐的气氛,两人的关系也熟络了一些。

“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暂时没了,以后再遇到啥问题再麻烦你吧。”

“行,其实我知道的差不多也就这些了,我以前也只是跟着我爸来过这里过几次。更详细的东西肯定是师哥师姐们了解得更多。看,前边那个就是餐厅。”剑寂崖指了指前方,一座气派的建筑上写着“百汇园”三字。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餐餐厅了,还有两个餐厅在别的地方,等下次再带你去。”剑寂崖说罢便走了过去,星羽也随后跟上。

一进餐厅,星羽便被扑鼻的香味吸引住了,有浓重的肉香,也有清新的水果香味,还有烘烤东西散发的独特香味。在这各种各样的香味夹击之下,自己的肚子立即发出了不满的叫声。

“你带卡了吗?”剑寂崖问道,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张绿卡。“嗯,在一号楼领的,想着可能用得着就带身上了。”星羽也掏出一张绿卡。

“咱们平时吃饭买东西交学费都用这张卡,在学校外也能用。里边有五百块钱,等花完了再自己充。当然有手机的话绑定了这张卡也能直接付钱,而且更方便。”说罢,剑寂崖来到一处窗口点了菜,便拿起卡对着一个地方一刷。

“嘀。”

“好了,你也试试吧。”

星羽看在眼里,便也来到一处窗口前点菜。

“嘀。”

“上手挺快嘛。”剑寂崖笑道。可他看到星羽手中端的一整只烤鸭时却吓了一跳。“你吃这么多不腻吗?”

“好多天没吃过像样的东西了,想多吃点肉。”微微一笑,星羽便和剑寂崖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吃了起来。用餐的桌椅都是用市面上极其昂贵的凰木制成的,处处透露出一种高雅的气息。在飞快地消灭了烤鸭之后,或许的确感觉有些油腻,星羽又去拿了杯果汁。

“嗯,真好喝。”星羽喝了一大口果汁,摸了摸填饱的肚子,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

“我也吃完了,咱们再去别的地方逛逛吧?”

“好,走吧。”

于是,二人用了一下午时间游览了学校的许多地方,庄严大气的图书馆与宽敞浩大的体育馆都给星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剑寂崖这家伙老是赖在游泳馆和沙滩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太阳都快落山了还有好多地方没逛。

“嘿嘿,看漂亮妹子能叫浪费时间吗,这对男人来说可是相当重要的正经事啊!”剑寂崖装作义正严辞的样子说道,但下一秒眼前走过一个身穿泳装的女同学时这家伙的眼神又一下子直了。

“你这家伙第一眼看着倒是给人感觉挺正经的,想不到也是个衣冠禽兽。”星羽开玩笑道。

“衣冠禽兽怎么了,在古义中这就是夸人用的词,只是现代肤浅的认知才让禽兽俩字变了味。”剑寂崖不在意地说道,“妹子也看得差不多了,等过两天更多,到时候再慢慢欣赏,咱们去吃晚饭吧,正好旁边三餐离得比较近,走吧。”

“嗯,天已经快黑了啊,时间过得挺快的。”看了看渐落的夕阳,星羽便又跟着剑寂崖来到三餐餐厅吃饭。如果说一餐是古朴奢华的风格的话,那么三餐就是简单明亮,光滑的地板配着玻璃材质的桌椅显示出标准的现代化都市风格。饭菜的种类也比较清淡,坐在椅子上看着外边的海景也极为惬意。

“我今晚还有事,先回去了。你应该记得路吧?”剑寂崖先一步吃完饭说道。

“记得,你走就行。”星羽挥了挥手。

“那我走了啊,等明早再喊你一起去开学典礼。”

“嗯。”

剑寂崖离去后,星羽继续不急不缓地享受着晚餐,这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体验这种生活,比起在田间累死累活地干活的确舒服上了太多。

吃完晚饭,星羽闲来无事,便再度来到沙滩上独自散起了步。走累了,便坐在沙滩上欣赏着眼前波浪翻涌的大海,或是玩玩沙子,捡捡五颜六色的贝壳。只是由于没有泳装,没法在海里游泳有些可惜,话说回来,现在的人真开放啊,女生连那么暴露的衣服都敢穿,也难怪剑寂崖那家伙眼珠子都转不开。自己镇上的女人再热也至少穿着个短袖,或许也都和自己一样从未见过这种服装吧。

真好啊。夜晚,躺在沙滩上感受着清凉的海风,星羽心想。如果天天都是这么悠哉悠哉无忧无虑的话这日子绝对过得舒舒服服的。但不知为何当初自己前来这里的愿望似乎并不只是这样,这里好像还缺了些什么。

一扭头,星羽发现这沙滩上不知不觉间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看来夜深了大家都各自回宿舍了,毕竟明早还有开学典礼,自己也该回去准备准备明天的发言稿了。想到这里,星羽便起身抖抖衣裳拍拍屁股准备离去。然而刚走几步,眼前的一幕却令他呆在了原地。

雪白的头发,洁白柔嫩的身躯。这是星羽的第一印象。月光下,深蓝的海边站着一个少女。少女身躯略显娇小,穿着淡蓝色的清凉夏装,此刻正赤着脚站在海边。潮水涨落,自少女足间流淌而过,她却自始至终一动未动,只是看着远方,似是在独赏天上的明月。海风吹过,带动少女长长的万千银丝,在月光下泛着点点银光,就像天上闪烁的繁星。如果不是刻意注意到她,甚至会让人以为她已融入在天地之间,共同构成一幅优美的夜景画。

星羽独自欣赏着眼前的画卷,眼神不觉间有些痴了。

然而下一刻,星羽感觉眼前猛地一花,随之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袭来,自己无法掌控平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等回过神来时,眼前却是一张洁白如玉的面孔。原本站在远处的少女此时正站在他身前,俯视着狼狈的自己。他想说些什么,但嘴巴却张不开,眼前的少女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视线一旦接触到了她,便怎么也转移不开。

“是普通人吗,难怪感觉不到,不过好像在哪见过你。”少女弯下腰端详了星羽一会,用极小的声音自语道。少女的声音虽小,但身前的星羽却听得一清二楚。这声音十分甜美,却不似少女略显娇嫩的外表,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其间泛着一丝成熟与老成,但从少女口中发出来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违和。星羽注意到,眼前的少女眼中泛着淡淡的红色,就像宝石一般,似有一丝邪魅。在雪白的长发的映衬下与那略显冷清的气质相对,形成了一种明显的反差。

“那么就此别过,但愿没吓到你,在海边散步的同学。”一声低语,星羽回过神来时,眼前的少女早已不知去向,似是一开始就不存在于此处一样,只剩下面前的大海,依旧潮起潮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