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是药娘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8日

《我是药娘》精彩章节目录_黑罪梵天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药娘

作者:黑罪梵天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首先感谢这么多药娘盆友的支持了。这是一部药娘类的小说,内容很现实,或许会有些残酷。感同身受吧,希望大家喜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8.之后的一夜

2015年10月24日

天气:晴

药量:遵医嘱,一色一补

梓檬已经做到了遵医嘱这一步,这也是无数药娘梦寐以求的一步吧。十二点了,梓檬还正记着日记,学校放学也是越来越晚,但是高三的晚自习到几点,相信也是没有人会有异议的吧。

虽然很累了,梓檬还是要把作业做完,再复习几遍错题才会睡觉,但是今天她什么书也看不进去,脑中不断回想的还是下午班长和自己的一番倾诉,虽然她自己也是个药娘,但还是不免为那个叫做国伟的孩子叹息,班长的父母给孩子取这么一个现在看来甚至有些土的名字,还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真真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她却像自己一样,让父母失望了。。。

总说药娘都是自私的,也许就是这么一回事吧,自私的不愿意顾及父母的感受,自私的不愿意听从旁人的规劝,甚至,自私的不愿意接受自己的性别。。。

后来班长也是讲的口渴了,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出最后的请求:我知道你们药娘都是有自己的圈子的,我想梓檬你或许认识我弟弟,如果你能联系上她,请你转告她,我和爸爸妈妈都不恨她这样子做,只希望她能回家。。。爸爸妈妈愿意多一个。。。女儿,我也,会继续保护你的,妹妹。。。。。。

梓檬在回想中深深咀嚼着班长应是不愿意吐露的心声,这个孩子她知道,班长告诉了梓檬她的QQ号和贴吧姓名等等身份信息,梓檬意识到这个孩子就是一直在药娘吧里露面的那个拿QQ号做昵称的人。这孩子前两天才在贴吧里说过,她已经筹够了钱,整整一万五千块钱,并且马上就将踏上前往海口的火车。

她是去做去势手术,药娘们大都知道,说是前往海口,或是洛阳,多半就是去手术的了。梓檬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所知告诉了班长,前后也都对上了。国伟在之前一年多时间里,利用放学和周末打工筹到了整整一万五千块钱,这也和班长所知她弟弟每天都去便利店打工的事相吻合,而当晚之所以国伟很晚了还没回家,想必是去火车站买车票去了。而离家出走,则是必然的,因为即使没有被发现,国伟也会离开,那封信显然早已写好。

班长再次回想起信中所写,也豁然开朗,信中除必要目的外的其余笔墨,字字血泪,尽入班长和父母之眼,尽刺他们之心,然而细细回想,却又不记一辞,想必亦是痛彻心扉,使人不愿忆起了吧。

班长的父母,第二天虽然不见了孩子踪影,但除了报警外,亦无他法,况且警察出动寻人,也需等待孩子失踪至少24小时之后,父母虽是心急,也只能干坐着。

父亲想起了之前预约了心理医生,无奈之下,还是和母亲先行前往了。医生人很好,意外的是,对性同一障碍似是亦有所了解,竟开导了国伟的父母,疑问孩子为何不同来,了解个中原委后,亦是惋惜。

如今已是数日,警方也尚在追踪,梓檬一提点后,方知海口这一终点,班长当然也知道,这是最大的突破口了,遂在第一时间联系了警方和家人,只盼。。。妹妹早日回家。

梓檬呆坐在桌前,脑中如同走马灯一般回溯着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一切,不禁叹息连连。海口,海口。。。我还会需要去这个“中转站”吗?台灯从指缝中泄出的丝缕光线,让她出了神。。。

“潇梦,潇梦?你睡着了?”猫娘刚才也有点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端坐在广场上“拜菩萨”,而潇梦,则紧紧地靠在猫娘的肩膀上,小嘴微微张开,小声的说着梦话:“妈妈,妈妈。。。”路过的人都会看到这一对姐妹靠在一起,挤在长椅上,无不感觉到心内一股暖流,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嗯?妈妈?啊,不对,是猫娘姐姐。。。”潇梦揉了揉惺忪睡眼,“怎么了。。。怎么又睡着了。”

潇梦扶着猫娘的手臂慢慢坐直了身体,大脑也慢慢的清晰。“猫娘姐姐,我们刚才不是在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嘛,那。。。现在的结论呢?”

吹醒她们的是一阵晚秋的冷风,刺骨,凛冽,让人猝不及防,街上的人们也都是裹紧了大衣,匆匆走过。天早已全黑,猫娘她们也没有手表或手机能看时间,广场上的大钟显示已经夜里将近八点了,也不知道准不准。

猫娘深吸了一口气,寒冷瞬间灌入鼻腔,让她清醒了不少:“我的结论是—放弃。”

“啊?放弃。。。”

“对,回家吧。”猫娘长叹一声,热气化作一片白雾飘散开去,“回家吧,你的父母肯定也在找你。现在回去,重新伪装自己,暗地里重新想办法筹钱,总会有办法的;现在留在这里,没有钱,没有身份证,甚至连自己的性别都说不清楚,怎么在这儿活下去?回家吧。。。”

“可是,我们连回家的车票。。。都买不起啊。”

“找警察局吧,他们会想办法的。。。”

“嗯。。。我回去的话,一定会被打死的,不被打死,我也会被家里关起来,这辈子,应该是做不成女孩子了。。。回去,我就自杀吧,好歹家里还能可怜可怜我,给我善后吧。。。”

猫娘抬头看向潇梦,眼睛里噙着泪水,她原想反驳,告诉潇梦一切都还有机会,都还有回转的余地,她想让潇梦振作起来,不愿意看到她低垂着脑袋,双眼无神的样子。但是,猫娘也会想到自己

,自己回到家,父亲一定也会把自己打到半死,固执的父亲,对父亲言听计从的母亲,他们甚至可能为了让自己重新变回他们想象中的男子汉,而往她的身体里注射十一酸(雄性激素)。。。

猫娘自己可能也只会选择结束自己生命这一条路吧。

所以猫娘没有反驳潇梦,而是把潇梦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潇梦妹妹,我会永远记着你的,记得你是我的妹妹,我在这世上最后在乎的人。。。”

“姐姐,谢谢你,谢谢你送给我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我好开心,虽然我只用了还不到一天。。。谢谢。”

两个人如同生离死别般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但在这寒冷的夜晚,这些话,都如同呵出来的热气所变得白雾一般,消散到了这座小城的角落。。。

妍妍在下午就来到了之前所说的那家酒吧,位置说不上显眼,但至少不会像那些特殊探索一般,地处小巷深处或是门前有一条幽深黑暗的巷道。

酒吧处在酒吧街的一角,门面小小的,说的更准确些,这家店应该叫做俱乐部,专为那些喜欢猎奇的或是有特殊癖好的顾客准备的,在那儿上班的人,说的难听些,是人妖,当然,没有人愿意这么叫,这是红艺人俱乐部。

妍妍原以为总归将费一番周折,但却没想到手续倒是颇为精简。老板娘,也就是那个妍妍在QQ上认识的姐姐,原来也是一名红艺人,后来攒够了钱,去泰国做了手术,回到了家乡,开起了这家红艺人俱乐部,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或许是对同类的怜悯,抑或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情感,老板娘对落魄的红艺人或是被赶出家门的药娘来者不拒。兴许是看到了太多的悲剧,再也不想让这样的悲情故事发生了吧。

妍妍很快安顿了下来,老板娘安排她住进了宿舍。宿舍就在俱乐部的楼上,一个房间四个人上下铺,虽然略显简陋,但是对于妍妍来说,能有住的地方遮风避雨,已是万幸。

“你可以一直住在这儿,工作从今晚就开始,记住我们是晚上工作早上休息,每周休息一天,工资论次,小费的话,你自己留着用吧。明白了吧。”老板娘虽然口气上有些硬,但是话语里却流露出一丝关怀,妍妍并不是很懂工作具体是什么,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啊,对了咱们十二点开始营业,之前的话,我教你工作怎么做吧。”

于是在各自吃完晚饭后,八点整,妍妍被老板娘带到了地下室,也就是俱乐部的主体部分。

俱乐部的主体是一个个小房间,像是宾馆的客房,又像是KTV的包厢,有点脑子的人想想都知道这是干什么的了,妍妍当然也明白,她当然不想做这样的事,但比起做这种工作,她更加不愿意回到家里,然后被无情的父母痛骂,这当然不是罪主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重新做回男生,所以,她宁愿在这做着这样有悖伦理的事。

她们先去的是俱乐部的后门,这样的地方,要是前门一进去就能看见,那恐怕即使老板娘有再硬的靠山,那也将会被查封吧。

至于前门进入,则是如平常酒吧一样的大厅,有舞池,吧台,钢管等等各种设施,只是尚未到营业时间,显得很冷清罢了。

妍妍自知没见过世面,同时也忧心于自己将会做些什么,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老板娘也看出了妍妍的难处,新人都会这样,这很正常,她看出妍妍没有想走的意思,就知道她只是纠结于一些“细节罢了”,于是附耳轻言:“我会保护你的,妍妍,你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

这样毫无根据的保证,成了妍妍唯一的依靠。

“嗯,我会好好工作的。”妍妍暗自捏紧了拳头,在内心发誓,“这是我唯一的出路,我不会放弃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