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愿赌服爱:校草别躲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愿赌服爱:校草别躲了》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锅老头小说

愿赌服爱:校草别躲了

作者:锅老头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她是孤女,大学第一天就踩中一个帅哥馅饼,校长千金将她当作情敌,不惜立下追爱赌约。她经历羞辱、群殴、甚至是被人脱光拍照威胁后,终于决定火力全开,势必要将这棵校草吃掉!勇敢野花猛追傲娇校草,情敌嫉妒成恨,不惜出卖自己也要拉她下地狱。一场大火烧光了所有,也让烧毁了她的情人。谁能告诉她,他是死是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哇!这就是大学吗?以后我一定要变得有出息,不再让人瞧不起!”林可杏这样想着。

炎热的夏季伴随的是一颗躁动的心,林可杏拖着行李站在海湾大学门口,身边有许多的家长来送孩子上学。

有开着小车光鲜亮丽的富人家长,他们觉得相比以往的成功,这次更是个大的成功,这意味着后继有人;也有皮肤黝黑背着行李全身散发着泥土气息的普通农民,他们的精神风貌比收割了满仓的稻谷更喜庆,这意味着能光宗耀祖。

“可是,这场景为什么这么眼熟?难道我来过这里?”林可杏立在门口迟迟不敢踏进去,她对于眼前的一切似乎很熟悉,仿佛在梦中遇到过。

她模糊的感觉到,一会儿就有学长要来接过她的行李,甚至脑中还似乎有那个人的影子。

“哇,唇红齿白,身材姣好,这个是我的菜!哥们,我先去了。”一身痞子服的陈麦克用牙齿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双手按照葫芦样的比划了一下后,一脸兴奋的朝林可杏走去,边走还边摆动着双臂,他感觉自己此时比陈浩南还要有男人味。

那人目光定格在林可杏身上,冷酷的说:“可她是我的。”

果然如此!

林可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尤其是她看向陈麦克身后那人时。

他口中的那个哥们,却是从林可杏出现后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陈麦克只是被美女塞满了双眼才没看到这好哥们的变化,不然他一定会发现这哥们的异常,从来都是清心寡欲的哥们,怎么会一直盯着一个姑娘看呢,大大的不正常啊!

林可杏困惑的摇摇头:“不可能,我不可能认识他,一定是我在臆想!对,学校通知中有说明,会有高年级学生来接应新生。我一定是一早知道这个消息,在脑中想象过谁会来接我,所以才会出现很熟悉的感觉。”

“美女,你是哪个系的啊,需不需要帮忙啊,渴不渴啊,我们去喝杯冰饮吧。”陈麦可夸张的演绎着一个极其富有气质的绅士,却不小心被他拙劣的演技弄成了一个试图拐卖少女的流氓。

“你是宛廷枫吗?”林可杏警惕的看向他。拉着行李箱的手更是收紧了许多,整个人成防卫状态。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无亲无故喝的哪门子冰饮啊,这个学校迎接新生有这么大手笔的嘛?所以这人肯定是坏人。

“在下陈麦克,你说的宛廷枫呢是我的好兄弟,他呢妻妾成群,所以你就不要妄想了,我也不错啊,考虑考虑我吧,怎么样啊?”陈麦克继续哄骗无知的少女,要是他听到林可杏内心的独白估计会气的狂吐二百毫升鲜血,毕竟他从来都自诩是风度翩翩美男子。

林可杏低头看脚,不愿意搭理他。“这人也是大学生吗?怎么像个地痞流氓啊!”

“你是林可杏?”走过来的白衣少年淡淡的开口问她。

他走过来后,林可杏觉得夏日都没有那么的炎热了,像是有一台天然的制冷器。她许久后回忆这天的事,都会认为宛廷枫身上肯定带了一块上好的玉,要不然怎么会他一过来就让人觉得那么冰凉舒爽。

“嗯”,纯白的衬衣晃花了她的眼,她眼中出现迷茫的神情,连带着大脑也停止了工作。大脑中的语言区来不及对外界做出反映,所以她连回答的语句都组织不起来了,只是木讷的点点头。

“我就是宛廷枫。”

对方比她高一个头,他站在她面前正好挡住了稍有些刺眼的阳光。林可杏抬头就能看到他额前的碎发,浓黑的眉眼,白皙的脸,红嫩的薄唇。莫名其妙的她内心就有只小鹿在乱撞,莫名其妙的她更喜欢能和他多待一会。

尤其是他认真问她话时,专注看着她的眼神,一下子就看进了她的心里,占满了她内心未被征服的花园;自此后,宁静的花园里,寂静的花草都开始鸣唱,好像是歌唱朦胧的爱恋。

“喂喂喂!哥们儿,这小美女是你要接应的新生?不会这么巧吧?”陈麦克双手依旧插在衣兜里,嬉皮笑脸的看向宛廷枫,“既然是你的菜,那我就不好下手了。行吧,今天本大爷就当是做个慈善,请你们两个喝冰饮!”

林可杏内心翻了个大白眼,“这人是傻子吗?哪有人将请人喝冰饮说成是做慈善!这样一来,谁还敢喝那冰饮?又不是自己喝不起!”

宛廷枫瞥了一眼陈麦克,冷哼一声,“钱多的话,这个学期吃喝都算你的。”之后他的目光又重新回到林可杏身上。

陈麦克尴尬的摸着鼻头,瞬间认怂,“算我的,算我的,都算我的!”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林可杏内心戏很足,但她在宛廷枫带着异样神色的目光下无法移动半分,她搞不懂为什么宛廷枫要这样“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都快要将她烧出个洞了。

“跟着我,先去报道。”宛庭枫移开了注视她的双眼,说完主动的去给林可杏拉箱子,冷酷的走在前面开路,这让林可杏暂时停止的呼吸又重新进行。

陈麦克指着宛庭枫背影笑道,“宛宛啊,你也太不地道了吧,说抢人就抢人啊!也不问问我弱小的心灵答应不答应,我告诉你哦,我心里的阴影面积已经很大了。”他仿佛又想起什么事情来,脑中灵光一现,“兰之颖好像就是她那个寝室的!”

“你怎么跟来了?不接人吗?”林可杏看着傻乐呵的陈麦克问,她心中又泛起了地主家傻儿子的形象。

“我要接的那个人不需要我接,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出了什么变故,但是我敢肯定,要是我出现了,一定会被她炮轰成肉泥!”陈麦克说这话的时候看不出来他有多难过,反而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宛廷枫,眼中带着看好戏的神色。

林可杏莫名的感觉后背发冷,大热天的她将背包拉紧,狐疑的看向四周,这才发现她一路上都是被人指指点点。

三人颜值都属于上等品质,每个人单独放出来都能撑起小半边天,而这样的三人走在一起,路上回头率极高。而且她发现,身边的两个男生似乎受欢迎程度比她要高,要不然一路上为什么她一直在被人碎碎念。

在新生报道处出来后,陈麦克一路充当导游,向林可杏讲述着教学楼是哪栋,图书馆怎么走,操场怎么样,体育馆里面如何的大饱眼福,以及最得他心的音乐馆的别致氛围是如何的激活他身体里难得的一点艺术细胞。

而当路上成群结伴的美女们向他们投来爱慕的目光时,他就会心情大好的献上自己的飞吻,就好像现在经历的是唐伯虎、祝枝山等四大才子们出游般的盛况,于是更加卖弄自己的颜值,和地主家傻儿子才有的那点绝世才华。

林可杏不认同他说的那点艺术细胞,她想的是音乐馆美女多,所以才能成为陈麦克最喜欢去的地方,这跟别致氛围可没有半点牵扯。

“你们真受欢迎,这下我要成全校美女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虽然不想惹麻烦,但眼前的麻烦却是不惹自来,说什么还真就来什么。三人刚走到女生宿舍楼下就碰上了一伙美女,她们各个精致的打扮了自己,一股青春的气息把校园渲染的更加阳光向上。

“廷枫,这是谁啊?”为首的美女前突后翘,傲人的胸围在她双手交叉环胸的姿势下更加的坚挺突出,越来越多的围观者中也有很多的男同学,意志力不强的已经开始脸红心跳了。

“这个是宛宛的头号追求者——羽落雁,据小道消息,她有可能是校长的千金,不仅本人长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能歌善舞,而且身后还有大二年级风云人物应天麒撑腰。”陈麦克靠近林可杏时好心的向她透露自己得来的消息,但整个人表现出来的就是——快打起来,大爷等着看好戏呢!

林可杏又翻了一个白眼,嘴里嘟囔着:“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廷枫,我等了你很久,为什么你没有去接我?这可是学校规定,你怎么刚来就敢违反校规呢?” 羽落雁不满的撒娇,撅起红嘟嘟的小嘴,看上去我见犹怜。

宛廷枫没搭理她,继续不做声的向前走。

陈麦克尴尬的摸着鼻头。

林可杏看到陈麦克这个样子,好像是有些明白“我要接的那个人不需要我接”的含义。

“你怎么这个样子?” 羽落雁从小被家里棒在手心里当宝,一直也是男同学围在身边转悠,哪有今天这样的被冷落,尤其是当她看到宛廷枫手里粉红色的拉杆箱,一股浓浓的醋意直上心头。

她走过去,高傲的看着林可杏,脚上的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比林可杏高了半个头,也仿佛无形中提高了她的地位,但这只是她以为的。

“不要以为凭你的姿色可以迷惑廷枫,他是我的!”说完眼神冷冽的看着林可杏,就像个高贵的女王在训诫地位卑下却妄图觊觎自己王夫的奴婢。

“无聊。”林可杏想不出来更好的形容词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这种无视才是对小公主最大的羞辱,宛廷枫是如此,林可杏更是如此!恼羞成怒的羽落雁抬起了手臂,眼看着那个巴掌就要靠近林可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