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源兮键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源兮键》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不惜时小说

源兮键

作者:不惜时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我提得起重剑的手,却握不住飘落的花……单纯为不想死而挥剑……死亡,是成为英雄的前提……觉醒还是沉沦……这里是绽放野心的战场……这里是为我所统御的战场……和恶魔呆久了,你会明白的……屠魔的少年终将成魔,而存活在最后的魔却成了救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路……路障?”我虽然不是玉树临风,没有潘安之貌,但是怎么看都和路边那橙白相间的路障有关系吧?

看见我有些抽搐的嘴角,白毛女可能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然后捂着了嘴——不应该直接说出来的。

“对不起,那天我赶时间,实在是对不起。我有急事,后会有期……不,是再也不见。”白毛女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完一个闪身就从我和吴言心之间穿过去了,然后转过一个胡同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很漂亮的女孩子啊,白毛是染的吗……

话说她刚才这是在道歉吗?怎么感觉一点儿诚意都没有?正在我思考着其他可能性时,突然背上一沉————吴言心这家伙竟然又跳我背上了……

我把吴言心送回了家,然后谢绝了参观她闺房的邀请,雪姨暧昧的看着我和吴言心,而吴叔……我感觉只要我答应了去参观吴小姐的闺房就别想活着从吴家走出来了……

我不想回家。

家应该是一个温暖的居所,而不是一幢冰冷的建筑;家里应该有等你回家一起吃饭的家人,而不是只有空荡的房间和孤独的我;家的温度应该是温馨的灯光+热和的饭菜,而不是冰冷的空调发出的虚伪的温度……然而我只有后者,冰冷的建筑里面是空荡荡的房间和虚伪的温度……

我爸是一个什么生物技术公司的技术人员,我妈……她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喜欢一边哼歌一边做饭。十一年前,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她走了,她什么也没带走,只是从此消失在了我的生活里。我曾经问我爸,妈妈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他只说了两个淡淡的字:信仰……

什么是信仰?什么样的信仰可以让她离开得如此决绝?我至今不明白……

我妈走后,我爸也逐渐从我的生活中淡出,刚开始是几天回家一次,后来几个星期回来一次,再后来几个月都见不到一面,大概是觉得我习惯了吧,他已经两年没回过这个家了。生活费每个月都会打到我卡上,家里缺什么只需要给他发短信,用不了半天便会有人上门服务……

他大概已经在外面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和新的家人了吧。我?只是一个意外罢了……就这样想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走到了家门口。

嗯???正当我准备用钥匙开门时,我突然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确————我可不记得我有不关大门的习惯。

难道是……有贼?门锁完好无损,如果是贼的话……我顺手摸过我之前放在窗台上的一根空心钢管,然后蹑手蹑脚的摸进了房门……

一楼没人,不过沙发上有被人坐过的痕迹,而且茶几上还有一听已经被喝过的矿泉水,一楼没人,如果没有离开的话一定是在二楼!

如果只是普通的小毛贼我绝对可以对付,说不定可以直接送他去医院,屁,直接派出所!假如是一个手持凶器的彪形大汉,我就……我就跑!

我拿着钢管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二楼一共四个房间,靠近阳台的两个房间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客房,吴言心留宿的时候就住的那个房间,和我房间连在一起的是书房,书架电脑什么的都在里面。最后一个房间就是我爸的房间,因为他好久没回来过了,所以被子床单什么的已经收了,里面放的都是一些平时不大用的东西作为一个储物室。

书房和储物室的门都没有动过的痕迹,只有客房和我的房间门是虚掩着的。到底先进那一间呢?肯定是客房,毕竟我离客房最近。

我悄悄的走到客房门口,然后透过门缝观察里面————什么也没有,东西也没有被动过。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说不定这个贼没偷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已经走了呢。

突然背后寒毛直立,我下意识的往后一转……我看见了什么???

雪白的肌肤,不丰满、纤细柔软的楚腰好像可以随风摇摆的柳枝,弱弱无力,惹人怜惜……我咽了一口口水,这画面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视线还没来得及往下移,门就关上了,然后是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幸亏墙和门的隔音效果不错,不然我可以去配一副助听器了。

虽然俗话说冤家路窄,但是我们这路也太窄了吧。更何况这是我家!!!没错,刚才那个身上一丝不挂的女生就是那个白毛女!!!我放下手中的钢管,在客房抽了一张纸巾,然后揉成两团,看来最近天气有点儿热,这都流鼻血了……

手机屏幕里面显示的什么我一点儿都没看进去,我看手机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敢看坐在我对面的白毛女——她刚才当着我的面把那根钢管拧成了麻花……这是在拍电影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喝着自己的柠檬茶。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该不会是想打击报复,杀人灭口吧?不就是撞了一下吗?不至于吧!而且这是她先挑起的事情好不好?

我不觉得我的胳膊会比钢管结实。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吗?

该面对的迟早都有面对,与其这样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我鼓起勇气做出一副笑脸问道:“小姐姐饿了没有?我去给你弄吃的呀!”

她看了看我,“你之前不是叫我白毛女吗?”

“那个……这个……”我该怎么解释呢?其实我是在夸你漂亮?钢管啊,我的胳膊啊。

“记好了,我的名字是欧阳季雨,下雨的雨。还有不要叫我姐姐,我比你小两个月好不好?”此时此刻她看向我的眼神除了不屑之外竟然还有一丝忧郁……

“去弄吃的吧,我不吃辣。”她又端起了那杯柠檬茶。就在我庆幸终于可以去厨房报警的时候,冷冷的话语再次传到了我的耳中:“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你的手机在这里是没信号的。而且……”她瞟了一眼茶几上那根被拧成了麻花的钢管,淡淡的说道:“你打不过我。”

你打不过我……

打不过我……

不过我……

过我……

我……我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但是我可能真的打不过她!能从两米高的墙直接跃过来,徒手拧钢管……想想都觉得恐怖……

我特么刚才还以为是我话费用光了,原来是她搞的鬼!这怎么办?这是**裸的威胁啊!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大丈夫,就必须学会能屈能伸,现在先屈一会儿……

我平时都是在外面或者吴言心家里吃饭的,只有偶儿才会在家做顿饭改善生活。冰箱里只有一点没用完的青菜和牛肉,还有几包方便面。我说出去买点儿菜,她说我只要能把钢管掰直就让我出去……斗尊强者,恐怖如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