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半心为人半心妖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7日

《半心为人半心妖》精彩章节目录_狸奴桃夭小说在线阅读

半心为人半心妖

作者:狸奴桃夭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三十年前,人与妖一战致使生灵涂炭血光成灾。如今,早已销声匿迹的杀手组织掩星楼重出江湖与妖族联手犯下金龙寺一案。妖物,朝廷,江湖武林,掩星楼各方势力为自己胸中所谓的正义明争暗斗。看半妖桃小六与小和尚福慧如何在这暗潮汹涌之中一步步成长,揭开尘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擒龙锁将战线压了回去,然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连续使用的情况下对武者真气的消耗负担太大,必须在众僧人精疲力尽之前找到别的御敌之策。不过眼下更为紧迫的问题出在净嗔身上。

妖物已经注意到他的存在就如同护院僧人的灯塔一般开始集中对他发起攻击。一只妖物躲开净嗔的棍风抡起长刀将绑着火把的棍头削了下来。净嗔心下一紧,暗道不妙,一记扫堂腿踢翻两只妖物正欲往正门突围,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一众妖物堵死了去路。

已经浑身伤痕累累的净嗔眼看就要折在这里,这时两道气劲打来将他面前的妖物打得东倒西歪。

“还愣着干什么?快回来!”住持站在众武僧前朝着净嗔喊道。

见住持带着援兵及时赶到,净嗔一喜急忙向正门跑去。众妖也不拦他,纷纷向后退入妖群之中摆开戒备的架势站定,眼前赶到的援兵修为高深不是他们可以对敌的对手,贸然冲锋也只能是送死的结果。既然没能在此之前抢下正门那么如今战局的重点就已经不在他们身上了。

人站在寺院大门火光的照耀之中,而妖聚在月光勉强能够触及到的黑暗里,双方陷入了一场无声的对峙,谁也不愿贸然向前迈进一步。除去火花跳动的噼啪声和草木发出的沙沙声,剩下的只有寂静。

打破这寂静的是一道轻浮的男声。

“我说这些家伙怎么都堵在路上不走了,原来是住持亲自上阵了。”

众人四下看去,却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面对大成境的无全大师可不是闹着玩,毕竟妖也是活物啊,还是惜命的嘛。”那声音又开口说道。

对方即使说出自己的法号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是来者的语气听上去却仿佛是在表示自己与妖物并非一伙,这点让住持有些困惑。来者到底是敌是友?而且连自己也无法第一时间找到此人的位置表示他有不下自己的功力。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无全扫视着面前的环境开口道。

话音刚落,两个身影从妖群前排上方的树冠中跃入了视线,正好站在对峙双方之间。

两个身影一高一矮。高的为男子,清秀苍白的面容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很是扎眼,一身玄色长袍散发披肩,手里拿着一柄折扇一派书生打扮。看来刚才那声音的主人便是他了。他身旁另一人为女子,一袭白色短袍正盖到膝盖以上,面容姣好鹅颈裸足,银白色的长发垂至腰际,穿着样式与黑袍男子颇为相似,只不过手中的折扇换作了腰间别着的双刀,并且从她脸上读不出类似表情的东西。

“来者何人?”无全紧锁眉头注视着二人。看不透,实在是看不透。二人应该是使用了什么方法隐藏了自身修为。

“这个嘛,我觉得对一个将死之人好像也没有通报姓名的必要啊,你觉得呢?”男子说着看了看身旁女子。女子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点头作为回应。

“狂妄!”无全心下大怒,既然来者不善也没有继续交谈的必要了。禅杖一点地面摆出架势飞身直取二人。

黑袍男子一副慌张的样子忙道“哎哎哎,出家人怎么能随便动气呢?我可不会武功啊!”

无全在半空中身子一僵,这男子什么意思?

“不过她会。”

就在这一瞬,两道白光由下而上疾驰而来直扑他的面门。无全急忙空踏一步勉强摆正姿势以禅杖一挡。只听噹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冲击直接将他击得向后飞去,双脚在地上擦出两条深深的痕迹才稳住身形。抬头看时只见那白衣女子手持双刀站在黑袍男子身前瞥向自己。

盯着刚才的一击在禅杖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刀痕,无全眉头皱得越发的深了。

“真气!?”

面对他抛来的疑问,男子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笑道“我何时说过我们是妖了?”。女子则架起双刀随时准备下一击。

“净嗔!”无全左手单掌立在胸前,右手提杖藏在身后,摆出架势喊道。明黄色的真气笼罩着他的全身。

“弟子在。”

“速回寺中召集各长老来援正门!”

“是!”净嗔提棍拔腿向寺内跑去。

白衣女子的刀尖也燃起真气组成的火焰慢慢包裹住了刀身,两团青色火焰如同两只眼睛从黑暗中探出,凝视着面前的众人。说时迟那时快,双刀一转,她同离弦之箭一般将自己射向无全,只是一眨眼便已近前。无全不敢怠慢,口中念了一诀,挥起禅杖直指那一抹白衣。一青一黄两股真气相撞发出一声刺耳的敲击声,强烈的波动在两人周围掀起一阵巨大的气浪,吹起的沙石漫天让人睁不开眼。

话说净嗔跑回寺中,沿着小径飞奔着。不对,太安静了,一阵不详的预感爬上了他的心头。原本应该镇守此地的武僧都去了哪里?正想着,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人影。待到净嗔来到近前,才看清是负责守卫藏经阁的师弟。还未来得及开口,这位师弟便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地上,净嗔赶忙上前。

“师弟,师弟!醒醒,出了什么事?空明长老呢?”扶着师弟半坐在地上,净嗔焦急地摇晃着他试图让他醒过来。

“师......兄......快告诉......住持......咳咳......”

“到底发生了什么?坚持住!”这时他才发现师弟的衣服已经被被染成了深褐色,浑身布满刀伤,鲜血还在不住的向外流淌。

“咳咳......长老在......正殿......咳咳......太多了......”说罢,这名僧人便断了气息。

轻轻将他的双目合上,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净嗔站起身朝正殿跑去。

僧人们据守在正殿门口与将正殿围得水泄不通的妖物拼杀着,当净嗔赶到时所看到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他们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有人暗中相帮!?

已经没有时间再赶回正门回报住持了,僧人们护住的大殿内净是老弱幼小撑不了多久。净嗔深深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的时光活到今日才终于知道走投无路四个字该怎么念。他闭上眼摇了摇头,似要将一切念头全都抛空,握着半截长棍的手紧了紧,随后睁开双目嘶吼着向群妖冲去。

“畜生!偿命来!”

已经喊不动了,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棍法已经走形了,完全是胡乱挥舞着乱打一气;伤口渐渐感受不到疼痛了,剩下的只有麻木。厮杀还在继续,僧人们的防线在一点一点被蚕食,净嗔觉得自己也许下一个瞬间就会倒下。

就在他走神的这一瞬,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朝着他的头顶落了下来。

噹的一声,落下的刀身被打偏,一刀砍在净嗔面前的地面上。飞溅起的碎石子打在他脸上让他清醒过来,急忙照着持刀妖物面门就是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回头看时,只见是福慧蹲在大殿门口向着外面的妖群投着香炉、石子凡是一切殿内能够找到的玩意儿,桃小六紧紧抱着他的腰紧紧闭着双眼挂在他屁股后头生怕自己被甩下来。

这一掷马上吸引了妖怪的注意,蜂拥着朝这个方向杀来。距离福慧最近的武僧急忙大喊“快躲回去!”,这一喊一分神他便被一只妖物一脚踹飞了出去。

糟!净嗔来不及多想,急忙朝福慧的方向跑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妖物的刀刃距离两个孩子只有十步之余,而他远在二十步之外。

福慧转身将桃小六护着在自己怀里颤抖着闭上了眼睛。

刀刃并没有落下。

一道“流星”从天而至砸进了殿前的妖群正中。剧烈的碰撞将所触一切全部掀起,一阵金黄色的劲力以圆形极速扩散开来。站得远的,无论人还是妖全都东倒西歪被震倒在地惊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靠近圆心的妖物与圆心崩塌的每块足有半人大小的青石地板一同被抛上半空,连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又重重回到了地面激起茫茫烟尘混合着血雾。

福慧看傻了,刚刚还提着刀要砍他的妖物也看傻了,纷纷忘记了动作。突然一只金色的大手从烟雾中冲出瞬间抓住了福慧身前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妖物。

“哎?等......什么!?”还没完全清醒,大手拖着他嗖的一下飞回了烟雾中。

净嗔也傻了。刚刚那是真气?真气能够具象化不假,但是可以具体到这种程度吗!?

尘埃渐渐落下,一个人影慢慢走近。他走到一具尸身旁时忽然停住,随后缓缓蹲下身去。净嗔的目光始终跟着他想要看清他到底是谁。

尘埃落定,只听得福慧背上的桃小六一声带着哭腔的高呼。

“师傅!”

净嗔终于看清,这个苍老的和尚不是别人,正是住持的师兄无量大师,武林双尊之一的子兀石。

子兀石看着这一具尸身,尽管已经被踩踏得面目全非,腰间一块碎裂的腰牌还是让他辨认出了其主人的身份,随即双手合十做了一揖说道。

“阿弥陀佛......是贫僧来晚了,对不住。你安心的去吧......空明。”

子兀石站起身子,两条青筋同两条腾空而起的青龙一般扭曲着爬上了他的额角。这是福慧第一次看到自己一同生活了十多年的师傅第一次撑开他那一对总是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深邃的双瞳仿佛正在熊熊燃烧,也不知是映出的火光还是师傅胸中的盛怒。

“佛若容得,我亦不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