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庶女临朝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7日

《庶女临朝》精彩章节目录_苏来小说免费阅读

庶女临朝

作者:苏来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简云深以为她这辈子可能就只是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生,然后去见母亲,可是为什么总有人将她推向水生火热的境地;简云深并不想追求任何东西,她只是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可是为何就这么困难;简云深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爱,可是为何到头来却是自己陷得最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简府梨园。

清晨还有点雾,但是天气渐渐回温,院里的梨花也含苞待放。

“云深,随舅舅回家吧,你不适合呆在简府。”江瑾年和简云深坐在桌边。

简云深咬住嘴唇不讲话,似乎在思考。江瑾年看着简云深以为她不愿意:“云深,你之前在简府受的委屈还少吗?你娘不说你以为我们就不知道吗,听舅舅的话,跟舅舅回家。”

茹依在旁边看着简云深立马劝道:“小姐,你就听老爷的去护国公府吧。”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简云深望了望江瑾年:“舅舅,我......”

“江兄,你这是做什么。”简炽刚到家就听到下人们在议论江瑾年来简府要接走简云深,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了过来。

简云深对简炽微微颔首:“爹。”简炽朝她微微点头。

“简将军,我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我要接走云深。”江瑾年面无表情的望着简炽。

简炽望向站在一旁的简云深忙道:“此事万万不可,且不说云深是我的女儿,就算是萱儿的话也不会同意的,江兄应该清楚萱儿的性子。”

江瑾年确实很清楚江瑾萱的性子,她自己在简家受了委屈也不愿意回家,她坚强的让人心疼。而且云深随她娘,孩子的想法似乎也不想离开简府。

想到这,江瑾年放轻语气:“简将军,你想过没有云深在护国公府比简府要好的多。”

简炽义正言辞道:“江兄,我自知我对不起萱儿,但是云深是我的女儿,不管如何我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我会尽量弥补这些年来的遗憾。请江兄放心。”

简云深明白,江瑾萱生前跟她说过,不管生活过得多么困难都要坚强,不要永远依靠别人。她知道江瑾萱这一生过得不好,但是她不后悔,至少她真正的爱过,虽然那个人并不值得。

就在江瑾年和简炽沉默的时候,简云深开口了。

“舅舅,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我是简家的女儿,而且爹现在已经调回京城了,我在家也不会有事的。”

江瑾年望着简云深有些为难道:“云深,你真的想留在简府吗?你知道的你......”

“舅舅,我知道。”简云深没等江瑾年说完便打断了他,“但是我总要面对的,放心,我受委屈了就回舅舅和外公家。”

江瑾年叹了口气:“诶!既然云深都这么说了,好吧,云深就先留在简府吧。但是,如果我在外面听到一点不好的风声,你再就不准和我倔,必须和舅舅回家。”这话看似是和简云深说的,实际上是说给站在一旁的简炽听的。

“好了,舅舅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事一定要和舅舅跟外公说,记住了吗?”江瑾年望着简云深叮嘱道。

简云深微微鞠躬:“云深记住了。”

简炽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简兄这边请。”

待江瑾年和简炽走后,简云深一直静坐在桌旁。茹依只是静静站在一旁陪着她,自从夫人去世,小姐就一直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晚上经常睡不着,她心疼简云深,本来身子就弱,再这么折腾下去怎么受得了,想到这儿茹依又偷偷抹眼泪。她是希望简云深去护国公府的,以前夫人在的时候,正房的人,连下人都敢欺负她们,现在夫人不在了,小姐一个人说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

景王府。

“王爷,听说护国公有意将简三小姐接到护国公府,这样的话计划会不会有所改变。”徐明之和叶谦在书房讨论事情,书房门口英倾双臂抱剑站立,表情坚毅却不凶狠。

叶谦勾起一抹轻蔑的笑,伸手端过桌上的热茶,“放心,简炽不会允许的,简云深这么好的一颗棋子,他会牢牢抓住。”说着用茶盖抚了抚茶叶,轻抿了一口,“简炽已经倾向太子那边,但是护国公那个老狐狸,一直在暗中观察,江瑾萱是他的嫡系女儿,简云深是江瑾萱唯一的女儿,他不会不管她的。”

徐明之不解的问:“那王爷何不直接从江瑾年的女儿下手?”

叶谦突然沉默了,放下茶杯起身只留下一句:“今天就到这儿吧,本王乏了。”

徐明之心里咯噔了一下,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深夜,简府梨园。

虽已入春,但夜晚还是透着寒气。虽没了冬风那般刺骨,却也让人不寒而栗。

茹依早早被简云深赶走睡下了,简云深身着单薄的衣服站在窗户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站着。

突然感觉肩头一暖,自以为然的是茹依,心里微微感动:“不是叫你去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耳边却响起一个陌生的男音:“更深露重,不怕着凉吗,本来身子就弱。”

简云深敏锐的回头看到了这个身份尊贵的人,眼中闪过惊讶却只是片刻,恢复神色立马屈身行礼:“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叶梵伸手扶她,简云深却不着痕迹的躲开,叶梵苦笑:“云深,不用对我这样,也不要怕我,我现在对你而言只是一个平凡的追求者,我叫叶梵,不是什么太子殿下。”

简云深却倔强的说:“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岂是民女可以高攀的。很晚了,太子殿下请回吧,毕竟民女还是闺中之人。”

叶梵强忍内心的失落:“对不起,我听说你最近睡眠很少,人死不能复生,节哀。而且,我实在太想你了,没想那么多,可以让我再多呆一会儿,多看看你吗?”平时高高在上的人如今这么苦苦哀求,只是为了能够多看看心爱的女子一眼,是有多么爱,才能让他低头啊?

简云深抬头看到了他眼中闪烁的热情,她本该拒绝的,可为何她不忍心。

“太子殿下来这边坐吧,民女陪太子喝杯茶。”简云深领着叶梵来到桌边坐下,伸手探了探茶壶的温度,有些凉了,准备起身去换一壶:“殿下,茶凉了,民女去给殿下换一壶。”

叶梵却伸手握住简云深拿茶壶的手,“没关系,冷的也行,我就想和你说说话,看看你。”

简云深淡定地抽出被他握着的手,面上毫无波澜,她能感受到叶梵的灼灼目光。

正如叶梵所说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没有找话题,简云深也静静地陪她坐着,但他还是笑的很开心,能这样看着她,他真的很幸福。

直到简云深说感到困了,叶梵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