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转生为唐僧我却在西游里开了后宫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7日

《转生为唐僧我却在西游里开了后宫》精彩章节目录_坑神98小说在线阅读

转生为唐僧我却在西游里开了后宫

作者:坑神98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后宫

佛尅哟!贫僧转生是为了取经,不是被取精的!九九八十一难,我却招来九九八十一后宫??!!等等,这个巨乳大姐姐是谁,我的悟空才不是你这样的妖艳贱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新的一天,江流草走在街上四处巡视,路人不住的向他行礼,他们知道正是这位佛法无边的僧人超度了所有街上的流氓贼盗,还了此处一个太平。

年轻貌美的姑娘再也不用担心被流氓骚扰,常年游走的商人们也终于找到一块没有地痞收保护费的净土,普通百姓也不在过着被强盗洗劫的担忧,哪怕是佛祖亲至,大家认为也不一定能达至如此美好,因此都不住的行礼,让本来出来散散心的江流草都有些不好意思。

哇,本来我只是出来找找触发主线任务的线索,怎么都在看我,还有冲我焚香的,喂喂喂,我还没羽化成仙呢!唉,倒霉,倒霉,玄奘怎么触发去西天的任务来着,当初看西游记只记得是先救了父母然后碰上唐王,唉。。。说起唐王,不知道玉英那妮子怎么样了。

另一边 黄海之滨崂山

九宫八观七十二庵内,一女子俯首而跪,诡异的云雾环绕着她周身,无从窥其真身,而在她面前立了一女道士,微微叹了一口气“玉英你当真要去?”

“是,望师傅原谅。”

唉,女道士又是重重叹了一口气,方才是抬起头来,仔细端详起她最得意的弟子——李玉英来,半响才又是轻轻问了一句“本已经是逆天改命独立世外,为何偏偏又要跳入这红尘,如此一来你又是要遭逢大劫,生死难料啊。”

只见玉英不紧不慢地抬起头,那嘴角分明是扬起了笑意,只是这笑的有些让人不寒而栗罢了,“那些亏欠我的,我要一个个讨回;那些迫害我的,每一个都不会放过。师傅,仅此而已。”

唉,第三次的叹息已经让女道士无可奈何,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的功力无论如何也是拦不住她了,“只怕是这三界又要出一场大祸了,唐,这本是我们道家该隐世的时候,如此一来又不知如何是好。”

“三界吗?师傅不用担心,我也是三界中人,不是吗?只不过应该是出现最下面那层的,呵呵。”玉英的冷笑不禁让女道士汗毛直立,浑身都打了个冷颤,想不到玉英竟然有如此功力了,不要说这崂山了,下至黄海上至天庭,又有几人能拦住她呢?

但作为师父,她还是提醒了一句“千万,千万不要祸及生灵!惹恼先贤,我知道三界亏欠你许多,但是终究有是让你能改变的人不是吗?千万不要让他们失望。”

是啊,玉英没来由的温柔起来,居然是切身的笑了起来“是他,不是他们哟,放心吧,师傅。”

“好吧,此行你去千万小心,不要为了复仇把性命搭上,崂山上下你看上的宝器就拿走吧。”

“谢谢师傅,徒儿去了。”玉英起身,于此同时整个黄海之滨都掀起一道恐怖雷霆,扶摇而上,居然是遁入了天界,去往了不知何方。

但有些眼尖的道士分明发现了,那里,是五指山!

且说另一边

江流草路上遇到了一泼皮,非说自己是个酒肉和尚赖在屠户家门口,刚想上前跟他肛♂道理,只听他指着自己鼻子大骂“你这业畜,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还再此捣什么鬼!”一边说着,还一边有些畏畏缩缩的退后。

嗯?江流草被骂的一愣,当下一拍脑袋大叫“对的!就是这个!”兴奋地手舞足蹈。

这下泼皮和屠户齐齐愣住了,对视一眼,都发现彼此眼中的惊恐,“高僧,你。。你怎么了?”

“啊?我,我没事啊,我很好啊,不对,应该是好的不能再好了,来来来,小和尚,你不是酒肉和尚嘛,走走走,我请客,带你去海天酒楼吃一顿。”

从没见过被人骂还夸好的,酒肉和尚当场就吓跑了“诶,小和尚你跑什么,过来,今天哥哥开心,喂,小和尚!。。。。啊,走远了,算了,老刘走,我请你吃一顿?”

屠户赶忙拒绝“不不不不了,高僧我今天还有事就不去了。”

“嘿呀,不要这么见外嘛。”江流草一把搂住屠户的肩膀,巨大的力量让屠户这个壮汉都无从挣扎。

“真。。真的不去了。”屠户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唉,行吧,怎么都这么见外呢,哦,对了之后应该怎么办来着?当初好像考过后面的句子,我想想看。”说罢江流草又是低下个脑袋,让屠户看的一阵发虚。

终于在屠户惊恐的注视下江流草瞬间转换了另一幅模样,两行清泪直直淌出,一边哭还一边“嘤嘤嘤,嘤嘤嘤的。”跑开了。

似乎还能听到“这么哭,对不对啊?”的疑问声,吓得屠户是半夜都睡不着。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的江流草还是一边嘤嘤嘤一边哭泣着跑回了寺院,一把跪倒在法明面前。

法明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惊恐的画面,眉角都颤上三颤,江流草当时就不干了,“喂,臭老头你什么意思?”

当然这也只是瞬间发生的事,再回神这个肌肉猛男还是跪倒在地上嘤嘤嘤嘤嘤嘤。

嘤嘤嘤了一会,江流草猛地抬起头,吓得法明是差点心肌梗塞。只听江流草说道“人生于天地之间,禀阴阳而资五行,尽由父生母养,岂有为人在世而无父母者乎?”

“哈????”法明一愣。

但江流草又强调了一遍,“人生于天地之间,禀阴阳而资五行,尽由父生母养,岂有为人在世而无父母者乎?”

?????????这tm的是那个无法无天的江流草?

“你tm是哪里来的妖孽?”

“谁tm是妖孽,臭秃驴!”江流草瞬间装不下去了,恶狠狠的瞪向法明。

谁料法明居然舒心的笑了一下,“对嘛,这才是江流草嘛。”

“哈?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个形象?不对,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什么,江流草我警告你,平时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要是敢带到寺庙里来赌博我非和你拼命不可!”

啊?一听就是误会了,江流草赶忙解释“不是那个出牌了,我是问你,你怎么不说“你真个要寻父母,可随我到方丈里来。”

“嗯?我说那个干嘛,那份血书你不老早就拿出来看过了吗?当时我还问你来着,你就笑笑回了我句什么青青大草原,什么你老爸头顶什么的。”

“啊?我怎么不知道?”江流草一摊手。

“那我就知道了?”法明也所幸一摊手,场面就这么僵住了。

(好了主线开始了,谢谢支持,请给弱小可怜但会嘤嘤嘤的作者投一份月票吧,有加更的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