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狱卒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狱卒》精彩章节目录_岂可肖小说在线阅读

狱卒

作者:岂可肖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怪物猎人》的世界中,看似默默无闻的斗技场管理员,却隐藏了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因旧事与猎人之荣耀相忘于江湖的狩猎场管理员,将会与传说产生怎样的交集和邂逅,面对往事的拷问他又将如何以屠龙之刃斩断迷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晨意外地是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的。

这个城市明明是以宁静祥和出名才对,早上起来的时候脑子一团浆糊。不过当看到斜倚在墙上的我的爱刀时,我就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今天是“武神斗宴”开场的日子,大批慕名而来的游客一大早就占据了空闲的街道。想到这里的时候被吵醒的不舒服瞬间一扫而空,作为本地人自豪感油然而生。有一部分当然来自为家乡能举办如此盛会而高兴,然而更多的源于别处。

“武神斗宴”原本是在各地的斗技场巡回举行的、每四年一次的狩猎大赛,是以云集的高级猎人、稀有的怪物和激烈的战斗为卖点的大会。而举办这一赛事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猎人公会各城分部的最高荣耀之一。

但我为什么说“不全在此”呢?

很简单,因为我的家乡,已经不是第一次,而是第二次承办大赛了。更让人振奋不已的是,竟然是连续两届取此殊荣!这是家乡猎人们努力的结晶,几近最高荣誉的奖赏了吧。你看,城里人们笑容满溢的面孔,就是最好的证据。

………………

呃,不好意思,有些激动忘了自我介绍了。

我的名字是宁,如您所知,是个使太刀的猎人。或者应该说,不仅仅是个猎人,而是一个拥有一年多狩猎上位怪物经验,并且已经取得本次“武神斗宴”入场资格的猎人。……呵呵,有些得意了。

不过换一个方向来说,我也是和其他许多猎人一样,受到训练所的银教官严格锻炼和精心指点的,他的弟子。银前辈是个好教官,天赋秉异的太刀达人——当然,后一条是我根据他算不上大的年纪以及与其完全不相称的教龄猜出来的,他的弟子们很多也都这么认为。同时他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喜欢开玩笑,晚上老是泡酒吧却还一遍遍告诫后辈“能少喝酒少喝,酒精伤大脑,要是想在这一行多干几年的话……”。自然地,他广交了大批朋友,人望也很高,不管在哪里,总能找到他和一批人聚在一起哈哈大笑的身影。

教会他人生存之道,并给大家带来欢笑……我们都觉得他是值得尊敬的强者,猎人们学习的榜样。然而每次有人这么在他面前说的时候,他就会无言地笑笑,然后不动声色地转换开话题。

……大概,每个人都有不愿拿出来的过去吧,银前辈也不例外。

不过他对其他问题倒是一概来者不拒,从武器的使用到怪物的特点……呃,每次扯到和女人有关的话题的时候他总是会来劲,这不得不说是他为数不多的弱点之一。这样问题就来了:如此德高望重又受欢迎的男人,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成家呢?

“嗯,我的心中永远只有鬼哭一人,嗯。”

每当那时他总会故作姿态用严肃的语气说道,然后引来周围一圈爆笑。但笑归笑,我们还是很希望前辈能早日实现他的愿望,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的,就像同样受大家欢迎的桔梗姐一样。

“他是一个好师傅。……听他的话,绝不会有错的。”

据说桔梗姐和前辈是老相识,然而每当有人企图打听起过去的事情时,总会被她一绕再绕最后绕道这句话上。

虽然有些跑了题……但是所有前辈的弟子都承认,这句话说的没错。前辈是一个好教官,一个知识渊博而技术精湛的前·HR9怪物猎人,几乎所有有关怪物的问题都可以找他解决——不过迅龙有些例外,他会消失一段时间,不过最后带回给你的仍然会是和指南针一样准确的答案。我们有无数次因为他的教导省去了诸多麻烦,甚至从怪物的袭击下捡回一条命。我们对他的信赖与崇敬随着HR的提升而日渐增长。

正因如此我才仍然听从他的话站在这里,尽管那内容让人摸不着头脑。

…………

“取得资格了啊!好样的!”前辈垮了我之后,意外地手扶下巴思考了一下,“……嗯,是该有那个资格了呢……”

“唉?难道,师傅认为我还不应该参加大赛吗?”

“呐,听说过那个斗技场有个专属管理员么?”

无视了我的问题,他反而凑过来这么问道。“……抱歉,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我如实回答。

“不知道的话,那就去知道一下。”

前辈总带着调侃意味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去后台找他。有人说过,只有见过他,并且喝过他的‘狩人之酒’的猎人,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猎人’,明白吗?”

“明,明白了……”我心里有点虚,“那个,是哪位前辈说过的话……好像一直都没听说过……”

“我说的。”前辈微笑着答道,“还有,不想见识一下桔梗的那一位吗?”

…………

呃,我承认其实当时最后一句话让我感触最深。

万人迷看伴娘桔梗姐的“那一位”……

平时大家也只是知道她已经成了家,但更详细的情报就没有了,大家闲聊的时候也不敢把话题扯到那上面去——曾有傻瓜蛋这么做过,然后遭受了她惨无人道的语言暴力(而且全程满面笑容),牺牲了一干人等结果到最后还是没能钓出一星半点。而现在这个谜团就要由我来揭开了。

不过,“斗技场管理员”啊……干那种工作的人……

【……】

我在脑袋里勾勒出一个饱经沧桑,胡子拉楂,虎背熊腰的大叔形象,至少我认为应该是那种人。然后我推开了那扇门——被看到的内容吓了一跳。

房间里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随意地靠在椅子背上,注意到我的到来。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走错地儿了,但这个时候,斗宴第一场即将开始的时间会在这个整备室里的,除了管理员别无他人。他给人的感觉和银前辈,甚至和绝大多数猎人都截然不同,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一个猎人。然而接下来看到的东西很快打消了我的疑惑,并且……让我的瞳孔不由自主地放大。

首先是他似乎不经意间露出来的,右手手腕上的紫色。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见我呆在原地,他首先伸出那只手。我有一瞬间犹豫着是不是该去握,但我很快镇定了些,和他握了手说道:“是银前辈让我来的。”

“哈……明白了。”

他的那种气质很独特——用一个不太恰当的形容,就好象在他身边会发生一些平时很难碰见的事情一样。然而从他英气而俊朗的面孔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实在抱歉,那个,叫我宁就可以了,不知前辈……”

“流。”

从语气里也听不出多少情绪,也没有提出别在称呼里加上“前辈”。他好像在短短几句话里把一切都表现了一点出来——抑或什么都没表现。但在这之前,我的目光已经被后面墙上的某样东西吸引过去了。一个金制的奖章……?不,那个形状更像是火龙的鳞片,被加工成了奖章的形状。有一颗核桃大的,透明的珠子之类的东西,镶嵌在那之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龙之泪!?这么大颗的?还有,这鳞片是……】

【啊,你说这个啊。】

我开始对这个男人肃然起敬了。他,哦不,是流前辈,同样也是强大到我们必须仰视的存在,没准就是比银前辈更加伟大的猎人。而他却毫不惊讶地看着我的反应,似乎漫不经心说道:【不是狩猎得来的,一个朋友的赠礼而已……嗯,看到的时候让人能想起些以前的事情……话说回来,银不会只是让你来看这东西的吧?】他突然又朝我问道。

【啊!嗯……前辈说了,‘狩人之酒’什么的……】

他似乎一时没反应,呆呆地注视了我一会,之后又突然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还是老样子啊,那家伙……】说着走向一边的桌子,那里确实放着杯子和酒壶。【不好意思,请问……流前辈,以前和银前辈认识吗?】

这么问完全是一时好奇,【算是吧……嘛,知道桔梗和他的关系,再稍微了解一下,这也不怎么难理解吧?】他手扶着酒壶答道。

【……是,是吗】

【呐,好了,你要的‘狩人之酒’】

他说着把一个杯子递给我,然后忍不住又在一边笑了起来。这事情有那么好笑嘛?【流前辈,能不能告诉我,这‘狩人之酒’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我忍不住问,而他止住了笑摆了摆手。【名过其实的称呼而已……其实就是普通的果酒加了点料,没什么特别的,试试看吧。】

【……】

正如他所言,眼前的酒里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充其量也就是里面沉浮的片状物让人有些在意。然而一喝到嘴里,就立刻有一股强烈无比的苦味弥漫开来让人忍不住皱眉。在前辈面前绝不能失礼,因此我还是坚持着喝完了。【怎么样?】对于他的提问,我动了动嘴唇,最后艰难地提出来一个字:【……苦。】

【仔细品味一下,这里面可是包含了狩猎的精髓哦?】

【……?】

最初的难受慢慢褪去了,很奇妙,因为一开始苦味的刺激,果酒原本带来的强烈甜味反而变得温和而悠长,缓缓在口腔里弥漫。试着呼出一口气,甚至有一种连空气都变甜了的错觉。

狩猎的奥义……我终于理解了,原来是这样!

也许会碰到难以对付的对手,陷入困境,就像一开始的苦味,但是只要挺过那一段,只要坚持到底,就一定会有苦尽甘来的时候,不正是如此么!我略带欣喜地望向流前辈,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结果却出人意料地,摇了摇头转过了身子。

(还是小孩子啊……)

【?】

【宁,】他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问你,狩猎怪物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内疚过?】

和银前辈的一样不知所云的问题,【没有。】我回答。

【那就好,那种负罪感是多余的。】

他离开了我,【期待你的表现哦~?】这么对我道别,然后走向怪物关押区。

…………

我想,我和流前辈,银前辈那样的人物果然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吧。他们讲的东西有时候很容易懂,有时候却让人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两位前辈,感谢他们给我的启示。

现在我将带着这意志走上战场。

数不清的观众们正在席上注视着我,期待着本年度“武神斗宴”第一场的精彩。人们在期待着,师傅也在看着,然后……虽然不知道在哪里,樱也一定正在观众席的某处,为我拼命加油吧。

对面的大门打开了,一头轰龙的影子显现,在那门的阴影里……我依稀看到了一个人影,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最后的鼓励。我抽出了太刀。

【哗——!!】

我将就此向前。

等待着我的,是无尽的胜利与荣光。

——THE END——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