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池鱼思故渊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池鱼思故渊》精彩章节目录_解忧阁楼小说免费阅读

池鱼思故渊

作者:解忧阁楼分类:穿越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世人皆言——仇海无涯。多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当嫁衣被兄长的鲜血濡染时,这句话终和我无缘了。容潇,这是我最后一次唤你夫君。从此你我再见便是血海深仇,休了我吧。纵使你曾许下诺言,纵使,你曾许我一场隆重的大婚...纵使...只求你我此生,再不相见。再见,即是血海深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星尘愣住了,这就是族谱上叶家的末世家主叶皖吗?就是她让叶家保留了香火?族谱上面写的她在青梅竹马的皇帝的帮助下继位家主,杀掉了叶家所有佞臣是真的吗?她的眼睛里有星空紫辰,有大鱼潜入月夜下的深海,她真的,真的有那么残忍吗?她,真的活了九百余年吗?这样的人真的是自己的师父吗?叶皖就这么看着他,唇角渐渐收回笑意:“都起来吧。”“你,啊不,师父,你对他们施了法术?这……这就是玄学?!好神奇……”叶皖笑了,眸子里闪着痴迷和哀伤:“这就是玄学,你懂吗?一种反天道逆人性的学术,有人用它长生不老,有人用它窥破天机,有人因此反目成仇,也有人,堕入无尽轮回,永生永世,踏遍红尘万世归宿难觅...你,知道吗?”话音落下,叶皖的泪目定格在叶星尘脑海中,四目相对,叶皖眼中不易察觉的泪告诉他——叶皖,虽背负着漂亮的皮囊,但这漂亮的皮囊之下一定有什么故事,只是尘封已久,旁人无法轻易窥探。叶星尘就这么看着叶皖,心里的悸动让他失神。粉饰半生如今才知何为红鸾星动,风流一世一身尘灰直至今日他才出现了那个将他那颗尘封已久的心擦拭干净的人。

世间,当真存在一见钟情。

“月色与雪色之间,汝为第三种绝色你...”他将手缓缓抬起欲抚上叶皖脸颊,却被叶皖一手挡下。“你……算了,带我去你爹的公司吧。还有,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叶皖的神色重回冷漠,仿佛刚才的那个令人心生怜悯的女子与她无关一样。这让叶星尘心中的疑窦顿时又添几分,可现在他只能压下心中的疑虑,换上一副少年的清纯神态问叶皖道:“师父,我们怎么去公司,是瞬间移动,还是移形换影,还是轻功凌波微步,又或是…”“打住,我们坐车去。”接过叶皖冷冷的眼神叶星尘失望至极:“啊?坐车?咱不是玄学吗?还坐车干啥?”叶皖看了他一眼,话音里带了几分玩味:“那好,到时候你负责向别人解释我们是怎么突然出现的。”语毕,叶星尘的手腕被叶皖猝不及防地拉起“这可是你认下的,集中注意力,别想别的”叶星尘看到叶皖两眼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继而一阵强大而磅礴的力量从叶皖身上散发出来将他们二人紧紧包围在其中,伴随着一阵周身刺痛的剥离感,叶星尘就这么被叶皖带到了公司。“这...我靠…这就到了?”碰巧公司最年轻的股东慕巍从叶程旭身边经过,少见叶家独生子如此惊讶,他调侃道:“大少爷,平日里不见你来公司一趟,这是知道今天这个会议关乎公司股权来的才这么快吗?”“是…是挺快的哈”叶星尘的心思还停留在刚才叶皖带他来公司的过程,脑子总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一些不合常理的事。“走吧。”叶皖看了一眼慕巍,扭头拉走一旁的叶星尘。叶氏二人离开,会议室门前只剩慕巍一人默默驻留在原地思索着叶皖刚才的眼神,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如今还是看起来不过及笄之年,何来眼神如此凌厉?这些年她怕是承受了太多,早已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小女孩了吧。”慕巍心里怀揣着几分罪责,走进了会议室的大门。

另一边,叶皖在叶星尘的带领下进了资料室翻看公司往年的资金流动。“手机给我”叶皖向叶星尘伸出手索要手机。叶星尘掏出手机递给叶皖,心想这活了九百年的师父竟还知道手机是何物“给,话说师父,你要手机干嘛?”“我要的是真正的资金流动记录,不是你们平时做样子给别人看的假账簿。打给你爹,我不会用。”看到叶皖理直气壮的样子,叶星尘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这还是叶小爷头一次见人不会用手机还那么理直气壮。电话打通,叶皖也没转弯抹角,直奔主题:“真账簿在哪?”“这…”见自己的伎俩这么快就被家主识破,叶成业有点恼怒,碍于身份,他还是压下脾气说道:“真账簿被伪装成…伪装成…色*情杂志,在…在我办公桌东南面向的石鲎下面的暗格里…”听到昔日总裁现在如此低三下四,叶皖从鼻中轻哼一声挂了电话。“几点了?”叶皖问道。“八点五十四了,还有六分钟,爹的办公室在三楼,来不及了。怎么办?”“直接去开会,不能让股东会那群老家伙抓住任何把柄!”叶皖看向叶星尘,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担忧,一丝不好的预感悄然爬上叶皖心头。

会议室里,所有股东都已落座,方型长桌犹如一道分水岭,南面作者的便是这次风波的掀起者——公司的右翼叛徒,领头的便是叶皖的三叔叶龙权,旁系大权的掌握者。听来还真是有些许讽刺,一家人,窝里斗。北面自然是叶氏公司的支持者,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里面最年轻的一位——慕巍,这位年仅二十四岁的少年却十分逆天的拥有叶家百分之三十的股权仅次于总有百分之三十五股权的叶成业,这让只有百分之十五股权的叶龙权十分不爽,纵使他大叶成业两千余岁,叶家家规旁系不得掌权,但同为旁系的侄子叶成业却有比他多百分之五的股权,躁动的野心使他对叶家公司的货物流动做了手脚,导致公司净值亏损上亿美元面临破产。与叶龙权内心的暗流涌动不同,慕巍心想的是叶家小爷怎么还没到,还有他身边那个貌似来头不小的女人,他早就听父亲慕桁说过,叶成业并不是叶家真正的家主,而叶家真正的家主是一个女人,这在容慕叶齐四大玄学家族里还是首例。“刚才的女人看样子不过及笄,怎可能有父亲说的九百余岁,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慕巍心想。门外叶皖正和叶星尘询问近期的资金流向和股东近况,令叶皖吃惊的是,整日泡夜店的叶星尘竟有如此好的经商天赋,短时间内能在公司大数据内游刃有余。“还有一分钟,师父,咱家的公司就靠你了。”叶皖接过叶星尘期待的目光,她把不好的预感搁置一旁,自己在心中理顺说辞 。

八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叶星尘用手握上门把手,九点整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在十七位股东的目光注视之下叶皖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凌厉一步一个脚印踱进会议室。叶星尘一改平日里风流少爷的作风,谦逊有礼地为叶皖拉出座椅,退到一旁,全程都是毕恭毕敬的模样。叶皖入座,就在这一瞬间,在座的股东便都感到身下传来的一阵恶寒,叶皖嘴角上挑,露出一个魅惑但不带温度的笑容。“这个会议为何而开,大家心里想必都十分明白。明人不说暗话,首先,在这里,我要感谢临时总裁叶成业先生在我留学的这几年里兢兢业业地打理公司上下,这才让公司稳定了世界五百强的地位,可偏有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为其扣上谋私的帽子,你说是不是啊?袁秘书。”叶皖看向南面一个近乎秃顶的男人,缱绻的声音丝毫不带有让人质疑的意思。“谁说的!我袁某,这几年跟随董事长四处打拼,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没有董事长就没有今天的袁某!这样的恩情,是袁某几生都报不完的!若要是半点不忠,我袁某今日就身败名裂,妻离子散,不得好下场!”秃顶男人听后,异常激动,面红耳赤,大口喘着粗气。“我又没说是你,干嘛这么激动啊?可是后备箱的尸体还没来得及处理吧?袁秘书虽然小王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你也不能杀他灭口啊。不过就是…他目睹你强*奸人事部的一个女孩,敢做为什么就不敢说呢?”听了叶皖的话,袁秘书的脸瞬间变得比纸还白,跌坐在地上,犹如一个老年痴呆的人。“这人啊,还是不能轻易发誓,万一成真了呢?邓先生?怎么这么害怕?没事,不过是偷了公司一个千万的税而已~”说话间,叶皖已经慵懒地踱步到一个上了年纪的白发股东身边,轻轻附上他的耳朵:“别怕,那一千万我已经派人烧了,听说火势特别大,令夫人也在家。”“你…你…你个魔鬼!你杀了我夫人!有什么都冲我来啊!钱是我贪的,关我夫人什么事啊!”白发股东几乎失去了理智,抓着叶皖的肩膀用力摇晃。“各位!都听见了吗!钱是他挪走的!不是叶成业!现在,叶成业先生便是公司副总经理,其名下的股份,百分之十五归于我名下。以后,若再让我听见什么流言蜚语下场不会比这个好。逼死一个人,我有你们想不到的办法。”叶皖直起身来手拂过每一个右翼分子的椅背,带过之地,寒凉刺骨。“可你杀人了,不配做我们的总裁!”“我没有杀人,他的夫人没死,一千万我也没有烧,呵,你以为我是这么不爱惜金钱的人吗?满意了?”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慕巍站了起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