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僧娑落之花essia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僧娑落之花essia》精彩章节目录_MS铭小说

僧娑落之花essia

作者:MS铭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恋爱

二零一五年的以诺城,如同昏暗的天空。晦涩不明、暮气沉沉。一切本不会再阳光下出现的事件,一件一件在黑暗下发生着,让身处在这黑色下清醒明晰的人们觉得害怕,并担忧着自己的命运。  而清醒的人们却在探索的过程中,逐步被杀害,而唯有最后一人——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

虽然已经到了夏末,但是午后的阳光还是稍显毒辣。校园中的蝉噪早已消失,唯有风儿拂过树冠时,发出的“沙沙”声,让李宿雨觉得十分的惬意。

为了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什么都可以抛之脑后的空闲时间。李宿雨夹着本《浮士德》便趁着午休时间偷偷溜出了教室来到了操场旁边的电教楼。

他盘腿倚靠在一棵香樟树下,阳光滤过树隙,为他全身铺上一棱棱条纹光影,将他那套纯白色的外套染成金橙色。

“‘外貌只能徒耀一时,真美方能百世不殒!’”

他翻看着书,学着曾经看过的歌剧中演员的腔调,吟诵着书中的他所中意的诗句。

“嗯……总感觉有些恶心。”

李宿雨回味着刚才自己读出来的那种感觉,吐了吐舌头自嘲着。

他翻看书籍的动作非常细致,像是在享受稀世美酒般慢悠悠地小酌着。手指纤细,双眉微蹙,一种稚嫩文弱的气息便从他的周围弥漫开来。

似乎是看到了触动内心的词句,他嘴唇朝上努了努便合上了书本,全身放松地依靠在粗糙的树干上,将眼镜摘下放在一旁,闭上眼思索着。

微风小心地撩起他那柔软带着些不修边幅之意的发丝,右眼下那富有曲线美的胎记宛如白釉的泪痕,在光影中若隐若现。

单这么看的话,他的气质倒像一个中世纪意大利的吟游诗人。可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他相貌平平,怪异的胎记和深深的黑眼圈减了不少分,使得他现在反而像一个落魄的失业者。

“‘仍然拥有的仿佛从眼前远遁,已经逝去的又变得栩栩如生。’”

书中的词句使他陷入了回忆之中。虽然现在的高中生活才开始,但过往那痛苦的记忆却始终让他无法释怀。

【都是拜右眼所赐。】

那是被李宿雨比喻为“玫瑰”的奇特感觉。世间的一切,葱郁的树木、金光四溢的曜灵、甚至是无形无色无味的风。一切正常的事物,在李宿雨的右眼中都会变作另外一种样子

——慢慢枯萎死去扭曲肿胀的枝干、漆黑无比的阳光、带着五彩星屑的微风。现在是这样,第二天就会变成另外一种奇特的景观。

这种瑰丽奇异的景象,恰似玫瑰花那娇艳欲滴的花瓣与沁人心脾的花香,但那仅仅只是对李宿雨而言罢了……

…………

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

街道上两排香樟树不知不觉地飘落着,而后地上便零零碎碎铺满了刚刚死去的叶子。李宿雨望着这种场景,原本天性乐观的他,反而觉得那是香樟树哭泣凝结的血泪,慢慢滴落在地上,将水泥路染红,在仍未破晓的天空下,呈现出一种迷幻的紫色。

悠长萧瑟的小区巷道里空无一人,阵阵风儿徐徐吹过,肆无忌惮地在阴暗的角落里打转传出怪异的声响。一缕风钻进了李宿雨的后背,宛如野兽舌头在后背上舔了一口般令人恶寒。李宿雨下意识地裹紧了上衣,双腿不自觉地打着颤,无法动弹。

他浑身僵硬只能转动着眼珠,打量着气氛越来越诡异的巷道。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太阳的颜色都很奇怪……】

黄灰色的天空,已经不是平常所能见到的阴沉之白、黑云雷暴、蓝天艳阳,这种常理之内的颜色了。

那只是一片污秽黄澄澄的颜色。还有那个太阳,并不是以往的圆球状……

一个出手,两个触手,三个,四个,五个,六个……

像是**的形状,那太阳的中心的圆球就仿佛是卵子,面对着无数的**的进攻。恶心的**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尾巴,于其间散发出那种秽色的光芒。

数不尽的触手疯狂地挠动着,让李宿雨觉得后脑勺开始不断地发痒,那种足以污染心智的场面消磨着小李宿雨稚嫩的理智,最终——

“啊!!”

他将兜帽死死地盖住自己的脸,蜷缩在地上,泪水随即从指隙间汩汩而出。

“姐姐!救我!姐姐!”

死命哭喊的声音在巷道中徘徊着,反而化作了一阵一阵凄惨的鬼叫声,让李宿雨愈发的胆寒。

他不敢再喊叫了,就这么呆在原地,不敢将自己的小手移开。

但这种静寂的恐惧感,以及时不时吹来的阴风,让他再度睁开双眼,准备逃离这里。

然而……

【啊?】

世界仿佛在李宿雨闭上眼的时候,换了一副妆容。冷风失去了重量,暗紫色的树叶地摊重新焕发出金黄,不停地翻滚着。李宿雨眨巴眨巴眼,随即抬头望着天空,不出所料,天空也被重新染上了通透的蓝色。

飒飒风声驱散了李宿雨内心的恐惧,他一直望着天空,自己仿若随时都会坠落这片浩瀚**之中。

从未觉得日常的景色有这么美过。他在心底如此感慨着,但如今眼前的景色越美丽,方才那副离奇之景就越发的让李宿雨心有余悸。

他揉了揉双眼,有点难以置信。但是这回世界似乎没有趁着他闭眼的时候再次乔装打扮一下了。

【难道是因为我闭眼的时间太短了吗?】

李宿雨学着刚才的样子,蜷缩在原地后便双眼紧闭,等待着世界的再度换装。

【只要不是之前那套衣服就可以了……】

想到这,他脑中又开始浮现出了那副怪异至极,破坏常理的景象。吓得他睁开了双眼。

但世界,却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真的是幻觉吗……啊!不对!】

李宿雨这才想起来今天早出门是因为轮到值日!现在肯定浪费了不少时间了!要是不早点去就要被罚扫一个礼拜了!

…………

“嘘—幸好还来得及。”李宿雨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仿佛是失灵的摩托来了一个急刹车。他抬起头,一束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打在了李宿雨稚嫩的脸庞上,李宿雨努力睁开双眼,仿佛阳光下的祈祷者。野马横飞的光束里头透露着一丝古老意味,在李宿雨右眼的瞳仁里头打着转,仿佛是来自这阳光不可思议的玩味。

【要赶紧找到扫帚!】

他那澄澈的双眼中闪烁着绚烂的光斑,充满着对接下来自己最喜欢的环节——“扮演哈利波特”的兴奋!

“唔~飞起来~”李宿雨骑着扫帚,饶有兴趣地扮演着哈利波特,也许他小小的脑袋里正幻想着一场魁地奇比赛。小“哈利波特”飞出了教学楼,停在了学校门口的林荫道。

“好长啊,真是累人。”望着长长的“包干区”李宿雨不禁哀愁的说道。

李宿雨从离校门最远的一头开始,像一只小蠕虫,一点点向校门口蠕动。一片片零散的树叶,被李宿雨用扫帚聚拢成小山堆。他卖力地扫着,来来往往的同学踩过扫帚前的落叶,发出的清脆“咯吱”声,这声音一丝一丝地传入李宿雨地耳朵里,起初并没有什么,但渐渐地李宿雨感觉到这声音在扩大,听觉逐渐占据了他感官的主要部分。“咯吱、咯吱”这声音就像庞大的鼓点,由远及近,穿过李宿雨的耳膜,千军万马般的涌进他的脑海,呼吸夹杂着心跳渐趋急促。李宿雨看到扫帚成为了火把,“咯吱”的声音窜出了火苗,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仿佛要吞噬每个路过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幻觉又开始了吗!】

“茜茜!这次肯定又是你第一呢!”

一片灰色而涣散的人流里头,李宿雨终于找到了话语的主人——一个背着粉色Kitty猫书包的短发女孩笑着从后面追上了另一个梳着公主头的长发女孩。

一句亲切的话语从李宿雨的耳边飘过,犹如三月的桃花那般令人倾心。

于是此刻桃花瓣翩翩起舞秋风之中,新绿泛起,更添鹂莺萦萦歌唱春华烂漫。不合理的景象开始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将李宿雨包围于其间。

【虽然比刚才来学校路上的幻觉好看些,但这也……太诡异了吧!】

李宿雨呆呆地看着,摆动的扫帚也不知不觉停了下来。短发女孩笑的很迷人,就像是一杯令人陶醉的美酒,粉色的书包在身后摇摇晃晃。李宿雨瞧着这一抹来来去去的抢眼的粉色,却像是催眠师的坠子来来回回。

眼前的女孩越来越近,但在李宿雨的右眼里头却越来越模糊。渐渐的,那形象又清晰了起来,那明晃晃的粉色,就像是被腐蚀已久的血迹,斑驳地附着在一个生物背后,粘稠的汁液从那生物身体里面分泌出来,他张着血盆巨口,鲸鱼般硕大的脑袋左顾右盼,**伸出的尖刺仿佛是蠢蠢欲动的掠食者,而坚硬的鳞甲和锋利的牙齿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种远古物种。当她从李宿雨身边经过时,李宿雨屏住呼吸,打了一个寒战,她长长的尾巴像被砍掉的蛇头,在地上来回扭动,留下一道充满粘液的痕迹。

“那会每次都这么走运啦。”

怪物身旁的长发女孩冲着怪物轻轻一笑,而此刻那怪物却张开了那血盆大口,贪婪地伸出细长而分叉的舌头,满意地咧着嘴,下一秒就要将女孩吞噬!

“呀啊!!”

(to be continued……)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