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敌的我不会服输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无敌的我不会服输》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水一色小说

无敌的我不会服输

作者:水一色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我!奥莉薇亚!现代魔术科的一把手!现代卢恩符文的复原者!神代符文的掌控者!舰队旗舰的舰长!我怎么可能吃瘪服输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片刻,房间内的喧哗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冷气倒吸的声音。

“车长?接下来怎么办?”

奥莉薇娅退出房间,抬眼看了眼杵在原地的列车长。

“咳。”他轻咳一下掩饰了自己的失态。“有人认识死者吗?”

“我认识。”一个男声从人群后响起。

挤在门口的人群让开了一条路,刚才说话的男人慢悠悠的走进满是血腥味的房间。

“我名义上的妹妹,我家老爷子的私生女。”

他嫌弃的努了努嘴,好像是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是他?

奥莉薇娅有些诧异。这个不久前纠缠她许久的年轻人就站在自己身旁。不过奇怪的是他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原本杂乱的金发现在被梳理得整整齐齐,他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大衣,还煞有其事的喷上了点男士香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在餐车上的他的话,那轻浮幼稚在好不过了,可现在他就站在那深邃而内敛。只不过右手拇指上的那颗硕大的翡翠扳指确实有些扎眼。

但这除了让奥莉薇娅有些惊讶以外,对他的感观并没改变多少,甚至更差了。

“真没想到除了管不好自己的下半身,你还这么绝情,衣冠禽兽这个词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奥莉薇娅出口嘲讽了一句。

听到这话,年轻人皱了皱眉头,开口道:“首先,她只是我名义上的妹妹,我和她并不熟,你会对突然打破你平静生活的家伙有多大的感情呢?”他顿了顿,“其次,小姐,我们之前见过吗?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有如此大的偏见,如果之前我有冒犯过你,那么我向你道歉。如果之后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年轻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这是个什么情况!

被这一番话惊得说不出话。

算了算了,问题不大,现在好好看看死者,虽然有些麻烦,但如果方法得当,再加上一点时间的话应该可以马上找出凶手。她这么想。

不过——

“居然有人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就死了?”

“而且门还是反锁着的!”

“怎么可能呢!”

“到底是谁?”

“普通人不可能做到吧?”

“嘿,我们这列车上可并不全是‘普通人’!”

“是啊是啊!”

“对啊,我之前可听说了。”

“听说什么了?”

“有人用妖术打开的这扇门。”

“是啊,我也看到了!”

“那个女人就画了画,‘砰’得一下门就炸开了!”

听到这,奥莉薇娅大脑先是“轰”得一下被炸得一片空白,不自主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突然意识到了。

该死的!有人在刻意引导舆论导向!

大部分的人是不理智的,他们只会相信自己所见,自己所听,自己所想,但是如果有人刻意用话术引导的话,他们的所见,所听,所想全部都会不经意的改变。

“那个女人好像年龄不大来着?”

“是一头黑发!”

“对!”

奥莉薇娅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很好,真的很好。

她起身打量了一圈人群,不仅那个年轻人不在,连地堡里那家伙也不在人群里。

剩下的旅客们已经大概拼凑出自己的样子了,甚至还传出自己曾经召唤出毒蛇,活活咬死了一餐车的人。

很好,真的很好!

无论是谁,奥莉薇娅承认他做到了。

“麻烦让一让。”

她阴着脸挤了出去。

很快人们就会忘了这件“密室杀人案”,只会记得有个来个维赛特的疯子一样的魔术师用毒蛇毒死了一车厢的人,还残忍地杀死了一名少女!将她的血活生生的放干!

真的烦死人了!

说起来列车什么时候停的?不是说这趟列车完全靠地脉驱动吗?然后那个地堡里的家伙呢?为什么那个登徒子不认识我!?更关键的是时机,明明只要一点点时间就能,再一点点!

太巧了!一切都太巧了!

等等!

奥莉薇娅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们是什么时候知道这辆列车上有从维赛特来的魔术师了!

算上那个登徒子的话也就只剩下那个地堡里的家伙知道这件事了!

“很好!你真的很好!”

奥莉薇娅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说:“地堡里的,我记住你了!今天晚上你别想好过了!我发誓!”

她低下身,在地板上画出两个符文。符文不断扩散,向车厢两边不断蔓延,渐渐地,整节车厢都被符文所笼盖,然后是第二节,第三节。

“抓到你了!”

奥莉薇娅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有些杂乱的长裙,之后慢慢地沉进了自己脚下的影子里。

——————————————————————————

梅内德斯从动力室走了出来。

希望计划能成功吧。

他点了根烟,慢慢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梅内德斯自言自语道。

他能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但又说不出在哪。这让他皱起了眉头,有些焦躁地又点了一根烟。

对了!

片刻他突然察觉到了。

“太安静了!”

现在这里真是太安静了,明明不远处的车厢还是人声攒动,虽然不至于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X的!”

一柄黑曜石制成的小刀从梅内德斯的袖子里滑到手上,他将小刀举在身前,警戒着四周。

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做?是谁做的?

三个问题从他的脑子里蹦了出来。

首先,这肯定是哪个同袍做的,难道是因为我的计划暴露了?是律法科的?他心想。

可是不应该啊!现在这列车上总共就三个魔术师,我也和律法科的那个家伙打过招呼了!那么不就只剩下了——

“爱丽丝!”梅内德斯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然后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

她根本不是一个刚从基础科进入现代魔术科的学员!一切都是假的!恐怕连名字都是假的!

冷静,要保持冷静。

先是强迫着自己保持住平稳的呼吸。

是幻术还是催眠?

“然后是翡翠。”他从大衣的兜里拿出两个成色不错的翡翠。

在矿物科的魔术里,翡翠常常用于制造幻境,以及破除幻境。

两颗翡翠从梅内德斯的掌心中飞起,之后围绕着他不断旋转,慢慢地化为一摊翠绿色的流体。

“破!”

翠绿色的流体应声四散,溅到车厢的各处。幻境像蜂蜡碰见火一样慢慢溶解,露出了车厢本来的样子。

“XX!”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在目光所及,全部爬慢了漆黑的符文,同时符文还顺着他的裤脚不断的向身体蔓延。然后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

“你好,然后再见!”

梅内德斯的瞳轮里,璀璨的雷光带着高温穿过好几节车厢不停地变大着。

好几颗用来构筑防护魔术的琥珀在他的口袋里碎成粉末,厚重的盾才将将把雷光抵挡在他的面前,同时盾上也出现了出一道长长的裂纹。

“这种程度的琥珀根本挡不下几次!”一个念头闪在他的脑海里。

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一连七道,将自己身前的盾击碎成纯粹的以太溢散到空气中。

要反击!用威力最大的魔术!

他咬了咬牙,从衣兜里摸出唯一的一颗钻石,把它狠狠的摔在地上。

车厢内的气温极速降低,薄薄的冰层将不断蔓延的符文冻住,覆盖了整节车厢。

“咔嚓!”

像刀子一样锋利的冰凌一个接一个的从冰层上生成,不一会列车的走廊上就布满了交错的冰凌。

这样应该能伤到她了,如果运气好得话说不定——

梅内德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

他刚放下的心又被提到嗓子眼。

原本停下的符文又重新开始蠕动,并且速度比之前又快了几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符文先是束缚住身体,然后将他倒吊了起来。

“咕噜,咕噜,咕噜。”

不远处的阴影全像是沸腾了一样,一个个气泡不停的产生又破裂。不一会,“爱丽丝”从阴影里走梅内德斯的面前,冲着他嗤笑了一声。

“不自量力!”

“如今我也不会问你为什么。”她一边说一边用右手食指顶到梅内德斯的额头上,“我要从你的脑子里找到我想要的,然后我要让你知道,你到底惹上了谁!”

他的瞳孔缩成一团。

计划被发现了?怎么办!对了!我可以给自己一个暗示,暗示自己忘掉这件事!解除暗示的方法——就用....就用它好了!

奥莉薇娅没有注意到一颗白晶石在梅内德斯的口袋里碎成了粉末。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