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凉宫春日的激跃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6日

《凉宫春日的激跃》精彩章节目录_龙井茗小说在线阅读

凉宫春日的激跃

作者:龙井茗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在等了半年(大概吧~)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了!!谷川流你在搞什么飞机啊!!!其结果就成为了这本书。虽然时间设定在九卷之后,但连续性之类的就全面无视它吧!总之就是SOS团把《分裂》的事解决之后就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的位置是公车车站。

看来这就是春日的又一个目的地了。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家伙到底想去哪里?不,想去哪里并不是首要问题,重要的是她究竟要做什么。想想从刚才开始的遭遇吧,集合、跑去鹤屋家,现在又来到了车站。三个我平时绝对没可能联想到一起的关键词就算现在真的联系到了一起也还是没法给我提供什么信息。比起刚开始站在集合地的时候,我除了浪费掉两个多小时,手上多出个累赘以及出了一身的臭汗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差别,甚至说状况更糟。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我比较担心的还是现在所处的位置。公车线路四通八达,如果不问明白就跟着春日上了车那可就宛如泥牛入海,说不定被她卖到了某个穷乡僻壤我们还会蒙蒙然地帮她数钱。

面对这种情况古泉可能无所谓,长门则无论对什么事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但我可就敬谢不敏了。绝对要问清楚!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这不仅是对我,更是对朝比奈负责。

“春日。”

“嗯?什么事?”

前面的女人回过头来,抄起手盯着我。

我抬起头眯着眼确认了一下逐渐爬上头顶的太阳,随后拍拍手上的大包向她发问。

“差不多也该告诉我们了吧?我可没有闲工夫陪你四处乱晃,更别说还提着这个了。”

“啊?告诉你们什么?”

还有什么,当然是此行的目的啊!要是连你都不知道在做什么我铁定第一个敲你。

“目的?我不是说过了吗?”

没有,毕竟我对自己的耳朵还有起码的自信。

“没有吗?那正好,我就趁现在来做一番动员演说好了。”

我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但你最好在车来之前说完。

只见春日摆出一副蹩脚演说家的架势,用略低于吵架的音量开始她所谓的动员讲话。但这对我来说和超市里的促销商品宣传基本没差,加之我对内容实在提不起兴趣,故而现在也差不多忘光了。依稀记得的几个句子好像有“完成对他人的承诺”、“发挥自己的才能”、“再铸SOS团辉煌”之类的,总之极尽哗众取宠之能事,而且感觉上很像某个运动社团的教练在比赛前对队员的讲话。但拿我们跟他们作比较连我自己都觉得太失礼了。

为什么?当然因为眼前这个脑袋少根筋的女人啊!

大概听了三四分钟之后吧,我径直打断了越说越起劲的春日。

“干嘛啦!”

春日的样子活像被人抢走了食物的孟加拉虎。

“我挑明了说吧,铺垫伏笔转折过渡之类多余的东西你都给我剔除干净,直接说主题就行了。你如果不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的话,我、长门、古泉还有朝比奈都会很困扰的。”

我故意把人一个个数给她听。而春日也表现出难得的顺从,她看了我一眼之后,郑重其事地说道。

“那么,我就告诉大家此次SOS团的行动目标。”

她扫了我们一眼,确认我们都在认真地听之后,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用足以轰倒站牌的音量大叫。

“SOS团电影第二弹,制作开始!”

望着她那足以把白纸点着的耀眼笑容,我不由得一阵眩晕。

失策了。

在公车上摇来晃去的同时,这个词随着颠簸像铁道旁的警示灯一般在我心里不断闪烁。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就目前的我来说,这个词算是对我内心想法概括得最准确的了。不管是健忘也好,事后诸葛也好,总之现在的我才想起了春日第一次宣言这件事时大约是在三个月之前。那时候为了做出一个所谓的宣传片还搞得四处鸡飞狗跳,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还把这个烂片大集合放到了社团招新活动上。你想把那个垃圾短片集当作金字招牌是无所谓,可为什么还要拉着我们一块丢脸?

现在,电影第二弹的制作活动隔了一个月再度开启。这个称得上空前绝后的春日计划的重新启动,再怎么看都像是早有预谋。不过,在连我都忘光了的今日她却仍然打着如意算盘,是该感叹她精神之执着呢,还是我之健忘?

算了。如果早点想起也许还能有补救措施,再不济找根棍子让她暂时失忆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但现在吃了春日一记先斩后奏的我们感觉上就如同上了贼船一般,而为自己的失职深深懊悔的我恨不得立刻拉开车窗往外跳。与我有相同感受的朝比奈学姐像雏兔一样缩在位子上,脸色灰暗得有如受低气压控制的苏门答腊岛上空。

至于那个极其浪费空间的旅行包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答案也在刚才揭晓了:摄像机、三脚架、DV带、折叠椅等等,甚至还包括了春日那个助纣为虐的黄色喇叭。这些对于春日是“真正有用的东西”,那对我们来说呢?一言以蔽之,这些物品就像过期的流感疫苗一样百害而无一利。所以这个在我眼中已经彻底变成烫手山芋的旅行包如果不是因为春日一句像是完全看透我想法的“敢弄丢一件的话,死刑!”,早就被我假装不小心地遗失在某个角落了,反正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心疼。

就在我独自愤愤不平的时候,偏偏有一个只知道逆来顺受的笑脸男简直就像故意要挑起我浑身不爽一般地说话了。

“这样你不觉得很好吗?”

很好?你倒是给我找找到底好在哪里。别想再用什么我们应该庆幸她不是想拍UMA纪实片之类的理由来搪塞我,我可没有以前那么好骗。就现在而言,我倒是更希望在随便哪个地方冒出几只哥斯拉或是弟斯拉之类不知什么碗糕的东西来,然后放春日一个人去兴高采烈地与怪兽共舞。而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是收拾东西拍拍屁股回家。到了那时,我想不管是SOS团也好电影也好,一准会被春日踢飞到不知什么地方去,就算飞到了冥王星一带我也压根不想管。还有,对于是你占据了我旁边的座位这件事我非常不满,当然,如果是朝比奈学姐那就另当别论了。

“真是抱歉。但对于凉宫同学的那一方面,难道你的想法真是如此吗?”

古泉的嘴角又往上挑了5度。还没等我开口,他就把背靠在靠垫上,继续推进话题。

“我也曾经强调过,凉宫同学的意识层面更多还是停留在现实上,这也就很好地说明了为何我们现在的世界并没有走样,而是仍然受物理法则所制约的原因。”

没必要扯上世界,仅仅在我身边超脱物理法则的人事物就都不止一打了。

“我们是个例外。”古泉苦笑着说,“想必你也清楚在凉宫同学的潜意识中是多么希望我们这类人的存在,故而……”

你想说什么?我思故我在还是主观唯心主义?

“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些,但不可否认有异曲同工之妙。正因为凉宫同学如此希望,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

别老是用这种传教似的语气把春日说得像创世神一般,小心狂热的基督徒来找你拼命哦!

“或许我们机关的体制及理论和宗教有一些相同点也说不定。”古泉耸着肩回答。

好啊,那为什么不直接把春日架回去摆在供桌上顶礼膜拜?这样与你与我都省事。

古泉眯细了眼睛摆出一副看笑话般的表情。我先声明,刚才那句话完全是实话实说,完全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你是否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呢?搞不好很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一向来都对你那个所谓“机关”不抱任何希望。在我的意识中你们就跟气象卫星差不多,光会追着台风跑,实际办法却一点都没有。

没错,就是台风。这种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速度和催山裂石般的破坏力早已不在热带气旋的范畴,近来甚至还强烈对流,升级成全球范围的超级风暴了。

当然,生活在热带濒海地区的人们对台风习以为常也是不足为奇的事,但是为什么在风暴中心整整待了一年多的我却依然对此怨声连连呢?果然风和日丽才是人心之所向吧。

想到这里,我自然而然地把目光转向朝比奈寻找阳光。在感受到心灵的温暖之后,我再次勉勉强强地把视线拉回到古泉身上。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古泉那挂着僵硬微笑的脸上还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我慵懒地把头靠在椅背上。待会儿说不定又会状况不断,趁这时休息一下正好。懂得未雨绸缪的可不只是非洲穴鼠之流。

“你对现在的凉宫同学有什么看法?”

我转过头去盯着古泉。这个问题是今天让我最觉得稀罕的问题,但说起对春日的看法来,我连想都不用想,光是把平日里的抱怨收集起来都足够填满一张3.5寸盘。不过说到“现在”的话……

“还不就是那样?”我盯了一会坐在前排的春日,如是回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