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道江湖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6日

《道江湖》精彩章节目录_北风八月小说

道江湖

作者:北风八月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盛极必衰,阴极必反在寻觅不到的世界里,也有江湖。国际上最团结的九州,你看不见的江湖中,却有四大势力割据分裂。遥远的欧罗巴大陆,数国林立,在那江湖中,却十足的团结。九州九大都,欧罗巴圣教廷,东瀛阴阳寮,东南亚古巫会,联合国基金会,古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所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皎洁的月光洋洋洒洒的泼在院子的地面上。

我妈魔怔一般想挣脱我爸,还好我爸常年干农活,一身力气,摆平一个神志不清的产后妇女还是十分轻松的。

我爸顶着聒噪的敲门声,先把我妈带进卧室,然后关上卧室的门,拿了把椅子把卧室的门靠住,好让我妈不能出来。

我爸心里有数,眼前这么多诡异的怪事儿,我爸一心认为我妈已经被脏东西迷了眼睛,安顿好我妈我爸决定在这外屋守个一夜。

敲门声依旧不绝于耳,听得我爸心态神游,又毛骨悚然,看着外屋地面上洁白的月光,我爸探起身子,顺着门口旁边的窗户向外望去。

不看不要紧,一看,给老爸看的腿肚子都软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根本无法分辨是谁的人影,此人身形硕大纤细,身高甚至高过了屋顶,但是却十分纤细,宛如竹竿一样的人影。

这个黑影根本没有敲门的动作,但是敲门的声音却不绝于耳。

慢慢的,我爸把目光转向黑影身后。

这一看,我爸直接吓得坐在了地上,大脑翁的一下开始混乱起来。

我爸表示,他一辈子都没有遇见这么诡异的事儿。

只记得,那大院里黑压压的沾满了人,群不像人的东西,背着月光根本看不见脸,但是却挤满了整个院子,就连墙头上,院子大门的门框上都做了不少人,老的少的,大的小的,全都有。

佝偻老妇,纤细的女人,身体残缺的壮汉,浑身臃肿的果体小孩,脐带没剪短的婴儿,你能想到鬼故事里的主角,差不多都能看到。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匀速转为缓慢,就像是地狱的铃声,一下下打在了我爸的心头。

“老张开门啊,今天山里太空了,我看没啥事儿就回来了,我怕吵到我家媳妇儿,想在你这里借宿一宿!”

老爸忍不住了,化恐惧为愤怒,心想着,做鬼也是个脑残鬼,你家媳妇怕吵,还是我家刚生完孩子的媳妇怕吵?

对着门外大喊道“你妈的!要紧就快点进!别给老子家的门敲坏了!活着时候打不开门,死了你还开不开了?当鬼,也是个废物!还是个**!”

我爸喊骂了几句心中恐惧便减少了几分。

后来啊,我师父告诉我,无论是什么物种,甭管他是人是兽,你怕他三分,他压你七分,活着的人还怕你个死鬼不成,你把老子害死了,老子也是鬼,照样弄死你!

我爸看见门外那群东西似乎进不来,也是定了神,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人活着的时候就限制重重,死了限制便更多了,风水之术上来讲,只要是户人家,只要不把家里风水弄得太糟糕,人住过,普通的孤魂野鬼便是进不来的,毕竟房子住久了,人气一旺,那群东西也是遭不住的。

尤其是哪天我刚出生,新生儿阳气最旺,也最干净,门外的东西必须勾引我爸把门打开,把这阳气散一散,否则他们也是吃不消的。

许多年之后我才明白事情没有我推测的那么简单,当时门外的东西道行都不浅,闯进来不是难事,只是我命格奇特,屋子里有他们十分忌惮的东西,才诱骗我爸的,但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果然,门外便不再有敲门的声音了。

随着敲门声音的消失,我爸松了口气,但是,好景不长。

这木铁混合的门开始剧烈晃动起来,门外的东西在疯狂的撞门!撞门的力度十分巨大,只见几秒钟的时间,木头的部分就破裂了,铁的部分也凸起了一大块,眼看着小破门就坚持不了粉碎开来。

我爸被突入起来的变故吓傻了,甚至乱叫起来,嘴里嘟嘟囔囔都是骂人的话。

那门上破开的洞口也探出了一只惨白枯瘦的大手,胡乱的乱抓着什么。

我爸惊叫一声连忙起身,踹了这只手一脚,然后发疯的往里屋冲去。

打开门然后锁死,把衣柜,简易铁质的洗手台,把一切能搬动的东西都往门边上靠。

门外的撞门声越发衰弱。

难道他们发现撞不开外屋的门,就走了?我爸心里这样侥幸的想着。

思索间,往了一眼窗外,窗外院子里的黑影越来越少了。

我爸松了一口气,果然是走了。

轰!的一声巨响把我爸把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拉了出来,我爸顿时明白了过来。

外面的东西不是走没了,而是全部都进来了!!

我爸慢慢后腿,远离不断晃动的卧室门。

我爸一后腿便撞到了坐在土炕上的我妈。

此时才反应到,自己老婆也是不清醒的。

只见我妈端坐在炕便,怀了抱着刚出生的我,眼睛笑眯眯的,眼球空洞无比,瞳孔扩散到了最大,嘴向上扬起了一个诡异的角度,瞬间眼睛张的滚圆瞳孔收缩成一点,眼角流露出一丝杀意,站起身将我抬过头顶,作势要把我摔在地上。

我爸本就对不正常的我妈怀有戒心,看见我妈的举动一毫秒都没迟疑,大步冲上去,抱住了刚刚从我妈手中滑下的我。

我爸一个没站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但是却死死的抱住了我,没让我收到了一丝伤害。

我也因收到惊吓,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爸躺在地面上,抬头看着我妈的脸被月光照的惨白,我妈看着我爸呵呵呵的像傻子一样的傻笑。

我妈的傻笑声,我的哭啼声,以及愈发急砸门声,让我爸精神瞬间崩溃,无边的恐惧转为了愤怒。

我爸先是起身,狠狠的给了我妈一巴掌,我妈本来就傻傻愣愣的,这一巴掌顿时给我妈打清醒了,瘫在了床上,眼睛恢复了神色。

我爸见我妈有所好转,转身面对已经被破烂不堪的卧室门。

不断晃动的卧室门,已经把门口的障碍物尽数给震散了。

先把我安顿好,然后左手抄起削水果的水果刀,右手抄起床上的痒痒挠。

我家的痒痒挠是桃木做的,我爸看过的鬼片,电影里的道士都是拿桃木剑对付这些脏东西的,我爸也有样学样,虽然没有桃木剑,但是桃木痒痒挠应该也差不多。

把门口清理好,然后猛的拉开已经破烂不堪的木门,闭上眼睛对着门外发疯的胡乱挥舞着水果刀和痒痒挠,手里犹如握着两把大砍刀,嘴里吼着:“尼玛,来啊,咱们同归于尽!”

我爸胡乱挥舞他那两件神兵利器之际,只听门外传来了一句话。

“同归于尽?你也配!?”

我爸顿时一怔,张开眼睛,眼前什么都没有,一阵阵的阴风从门外吹进来。

就在我爸被眼前变故搞得摸不到头脑的时候,只觉得双手收完一阵剧痛,顿时松掉了手里的水果刀和痒痒挠。

我爸低头一看,一左一右两个果体,浑身臃肿的小孩正狠狠的咬着我爸的手腕。

鲜血顺着手腕流向手指最后滴落地面。

我爸想要甩开这两个不知道哪里来鬼孩子,可是但凡动一下手腕的疼就多一分,我爸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感觉那孩子的尖牙已经勾住了手筋,让我爸一动不能动。

我爸突然想到了我,他因为剧痛不能转身,只能慢慢转头。

而我爸刚一回头,他视线不能及的黑暗之处,突然窜出一个白色的影子。

我爸定睛一看,正是昨晚上门的白衣女鬼!

随着白衣女鬼的突然出现,白衣女鬼的身后也慢慢的跟上了一群人,为首的女人走路极为缓慢,犹如野兽面对刚刚捕获的猎物,打算优雅的就餐一样。

我爸动都不能动一下,我爸见这群人对他视而不见,而是直直的走向坐在床边发愣的我妈,以及躺在我妈床边的我,无力和绝望涌上我爸的心头,泪涕齐流,哭着求饶道:“都冲我来,放过我儿子和我媳妇儿吧!”

眼见我爸和我妈命悬一线,还是婴儿的我正在嚎啕大哭。

卧室的窗户被夜风吹开,又有一个个人影翻过窗户进入,慢慢的人影林立挡住了我妈的身影,我爸的视线已经被眼泪糊成一片,只能不停的求饶。

我爸顺着人影间隙看见,那白衣女鬼伸出花白干枯的右手死死的掐住了我妈的脖子,我妈竟然还在那里傻傻的笑着,宛如一个三岁小孩。

同时右手也不闲着,抱起了正在大哭的我,单手抱在怀里,犹如哄我一般,甚至低头用他那张一口烂牙,猩红的大嘴亲了我一口。

“别动我儿子!别动我儿子啊,啊,啊,啊!”我爸嘶吼着,甚至于被哭腔的哽咽呛的说不出话来,“他,他才刚生下来啊”

屋子里的人越来越多,我爸的眼前已经看不见一丝我们母女俩的身影,而经过我爸身边高矮不等的人,都会在他们触手能即的位置上抓上一把,然后放在嘴里品尝。

仅仅几秒钟,我爸就已经是浑身抓痕了。

我爸开始挣脱这两个果体鬼孩的撕咬,双手用不上力,那就摆动双肩,双肩力气不够就用腿踹,伴随着一股剧痛我爸挣脱了两个鬼婴的束缚,我爸手腕白花花的手筋达落在手腕上。

我爸的手筋已经被自己挣脱断了,为的就是冲上前去看看我们娘俩的安慰。

穿过重重人堆,那群挡的严严实实的鬼怪却也不阻拦,我爸没费什么功夫就冲到了那白衣女鬼的面前。

扑通的跪下了,哭着求饶的,双手想要做拱手状,但是我爸的手筋已经被咬断,手指已经不提他的使唤,但是我爸似乎并没有发觉,十根手指犹如十根面条不听使唤,做着我爸以为的拱手状。

带着哭腔的说着:“你杀我,你杀我,别动我儿子。”

这白衣女鬼头也不回依稀啊,对我似乎更感性趣,又亲了我一下,尧有童趣的说着:“你看,这不是不哭了么。”

果然,被拿女鬼亲过,我顿时停下了哭啼,犹如死了一般躺在这女鬼的怀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