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卡莲幻想VIII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6日

《卡莲幻想VIII》精彩章节目录_Aircleey小说在线阅读

卡莲幻想VIII

作者:Aircleey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基于崩坏3世界观,但不限于原游戏世界观,同时混合大量外来元素。暑假过后,卡莲大小姐因为家里人的要求来到了圣芙蕾雅学园,在这里,她的人生将发生巨大的转变。崩坏爆发、反奥托协会、学园生活……当崩坏与校园交织之时,故事就此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卡莲失意而躺在沙发上,看着一边的布洛妮娅坐在地上打游戏。

屏幕上的吼辣是那样的面无表情,准确的说,是咧着个嘴,但它的表情不会动,也便和面无表情无什差别了。在布洛妮娅的控制下,吼辣放下一个个炸弹,每一个试图冲过来的敌人都会被放置得恰到好处的炸弹给挡下来,远处飞来的子弹会被布洛妮娅灵巧的闪开。

现在卡莲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吼辣一样,明明自己有强大的力量,可却偏要在这里受人摆布,别人要她做什麽,她就得做什麽。重点是她还不能反驳,毕竟这样做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各位,来吃午饭吧。”餐桌边上,芽衣唤道。

「又到了一天中最欢乐的时候了。」

芽衣的菜确实是做得好,但就算味道再好,花样再多,也没办法经得住上百次的变换,重复的餐饮已经渐渐成了常态。很多时候樱和符华也会帮忙做菜,这样芽衣就不必一人承担十一人份的餐饮了,甚至有时会由丽塔承担。这并不是说会吃腻,必须要承认,芽衣的菜式很难吃腻,即使是像琪亚娜隔几天就吃一锅炸鸡翅,也怎么都吃不腻,这和西欧的那些蛋糕和牛排很不同。当然,所谓腻,对于卡莲其实就是个幌子,对于美食,卡莲的态度一向是来者不拒。只是,如果是习惯的味道,那即便再好,也没什麽值得多说的。

于是,餐桌上只剩下了一些重要事件,以及琪亚娜与众人的叫嚣。

“樱,你们平常放长假都在干什麽?”

“这个嘛……也就在外面打打工吧。圣芙蕾雅的各项经费还要靠我们撑着呢。”

卡莲微微点头。希儿还在时不时地瞟向布洛妮娅,正在和琪亚娜叫嚣。

“希儿。”

“嗯?怎麽了,卡莲姐姐?”

“你以前在量子之海里,是怎麽过的呢?”

“嗯……我,当时,进入量子之海之后,一直在漂,就那样漫无目的地漂……”

希儿的视线好像也飘到了很远的地方,那是在另一个时空发生的事。

“我们进入了很多世界泡……我一直很害怕,知道姐姐在12章把我救出来……啊不,我的脑子有点乱,那好像是另一个世界泡……”

「12章?那是什么东西?」

“对,我想起来了,我到了一个世界泡里,怎么也出不去,我试了很多次,但只是一直在轮回,一直,轮回了好多天……”

“希儿,不要再说了。”布洛妮娅听到了卡莲和希儿的对话。

“那可真是难以置信。我想我一定经不住这麽多次的轮回。”

“卡莲,不要随便勾起别人不好的回忆。”布洛妮娅训斥道。

“好啦好啦,只是好奇而已。”卡莲不停在碗中晃动着自己的叉子。

“怎麽了卡莲,有什麽事吗?”樱问道。

“没事,就是有些无聊。”

“先把菜解决了吧,毕竟下午还有符华的课。”

“是啊……”左手拖着头,右手将叉子刺进一块肉,然后将其送入口中。

嚼,嚼,嚼。

“对了,”符华发话,“说起下午的补课,我想借用一下Animus,不知老师能否帮一下忙?”

“要用是可以啦,不过其实符华你自己也会用的吧,反正电费都是你们自己赚的钱。”

“学园长说笑了,我用Animus的教学方法可要比我们平时的用法要耗电的多,您也是知道的。”

德丽莎突然一下愣住了,“那个,你不会,又要用那个什么虚拟现实教学吧?”

“是的。我觉得,只有让人亲身融入场景,才能印象深刻。”

“不要不要!绝对不要!”

“德丽莎,你就准了符华好了,以前符华不是也干过几次吗。”姬子说到。

“不行不行!上次符华这麽用都把学校耗停电了!”

“学园长,停电只是暂时的,而且对于白天并无太大影响。”

“不行不行不行!我还要用电脑呢,万一用到一半突然断电了,我搞的那些东西就全没了!”

“但学园长平时也不会干正事不是吗,而且也没什麽公事可做,打开计算机估计也就是看看漫画,直播——”

“停停停!别说了!我给你还不行吗!”

“多谢学园长。”

德丽莎还慌乱地挥舞着双手,看来与班长的对话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力。

「这对话的信息量有些大呀。」卡莲暗暗惊道。「或许我应该考虑找个时间观察一下学园长的事物。」卡莲嘴中嘀咕着,将碗中的最后一块肉顺进口里。

虽然训练是大家总是用Animus来做场所,实际上这并不是它原本的用处。Animus的原产国,法国,最初用这个装置来做虚拟实境,但由于耗能过大,几乎没有地方会使用。

“二位,我们的时间有限。为了尽量节省时间,开始前我先来简单阐述一下今天的内容,第一次崩坏现场。现在,开始历史同步。”

虚无的空间开始崩塌,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全然不同的现实图景,是卡莲所熟悉的西欧城市。但与卡莲所见过的西欧都市又不同,这里,已经堪称废墟了。

“这里是第一次崩坏的现场,柏林。按照官方文案的说法,第一律者在崩坏中自然生成,但本体存在的时间实际上很短,很快就消逝了。可这不影响崩坏本身的力量。在崩坏兽的猛攻下,柏林很快就变得一片狼藉。”

卡莲和萝莎莉娅站在两栋房子间的巷道,看见外面大街上有一只只的崩坏兽奔过。符华的声音在耳中回响,宣誓着在柏林发生的惨案。

“我需要你们上街看一看,亲身体会一下大崩坏的感觉。另外,注意环境中的细节,我会把一些考点放在场景中。”

刚一走出巷子,就看到一只崩坏兽向二人扑来。由于街上已经没有人了,卡莲和萝莎莉娅可以放开手脚战斗——有武器的话。

萝莎莉娅用她那小巧的拳头振开了敌人,但周围相继而来的崩坏兽显然不是两个赤手空拳的女武神能对付的,某个人除外。

“喂,班长,你连装备都不让我们带进来,要怎麽打啊?”

“嗯,这点确实是我疏忽了,但也不是不可行,你们就当是格斗训练好了。”

问题在于萝莎莉娅似乎从来没有脱离睡美人和莉莉娅战斗过,挥拳的动作就象是撒气的小屁孩,尽管确实如此。

「不对呀,萝莎莉娅不可能没有在Animus接受过班长的教导吧?」

卡莲轻巧的腿法解决了面前的骑士级崩坏兽,然后抖抖腿,下腰擦过一边的长枪突刺。

“哪有这样的,这样打很累的!”萝莎莉娅说着打飞了一只崩坏兽。

“少说话多做事,,萝莎莉娅。你看看旁边的卡莲不是就挺好吗。实在不行,地上捡把刀也能当武器用。”

「人家又没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当然身法不行了……」“萝莎莉娅,注意死士。”

“哇!”

一支箭从发梢间穿过,竟一下子被尾巴接住了。

“接招!”

一手接过箭,投向它飞来的方向,只望见远处的一个死士倒在地上。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的。萝莎莉娅,先进巷子。”

二人又回到了起点。

“你们这样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给你们每人一套装备。”

转眼间,卡莲身上又多了两把枪,萝莎莉娅手边多了一把大剑。

“第一律者现在应该坐在路边,找到他之后就结束。接下来我就不做引导了,请二位加油。”

卡莲把弄着两把新枪,看样子是手枪中著名的【索尔之锤】,萝莎莉娅手上则是不知名的紫光大剑。

“怎麽办啊,卡莲,柏林这麽大,要去哪里才能找到第一律者呀。”

“我觉得班长不会把目标设的太远。”卡莲抬头看了一眼太阳,“这样好了,你往东找,我往西找。”

“好吧。”萝莎莉娅嘀咕到。要在这种鬼地方遭难,谁也不想。

说罢,卡莲即背阳而行,而萝莎莉娅在东张西望,看着卡莲跑了一段后,才面对太阳开始行动。

有了强力的武器,普通的崩坏兽和死士基本上也不成威胁。随着卡莲的渐行,身边的崩坏兽也渐渐多了起来,意味着崩坏能浓度的升高,连卡莲都能闻到空气中的崩坏味,压的卡莲有些喘不过气。

卡莲躲进一个小巷子,捡了地上的一块怀表。

「瑞士的金表吗……这种程度对于那时的人来说已经很好了吧。」

时针指着七八点之间,还是早上,可是天空的颜色却给人昏沉沉的感觉。表的背面清楚地刻着1952四个数字。

「休息的差不多了。不知道萝莎莉娅那边怎么样了」

继续西行恐怕也找不到第一律者,卡莲决定再往北走。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好像入了夜,空中却又象是布着血丝,连死士们都彷彿失了魂。

「这是……第一律者吗。不对,班长说,第一律者迅速消逝,也就是说……」意识到不对劲的卡莲瞬间提起神,「难道说,遇到帝王级崩坏兽了?」

卡莲猛地回头,却只发现走过的路都已经陷入了黑暗。无尽的深渊,一点点,渐渐将卡莲身边仅有的一点地砖也吞噬殆尽,只剩下一片虚空,以及遍布视野中红色纹路,组成的空间。卡莲不由得打一丝寒颤。

「这是什么……」

Animus中的一切感觉都是那麽真实,卡莲感觉一不小心,自己就会死在这里。

“呵呵……”空间中回响着不明所以的轻笑声。

脚下的地面开始环状波动,有什麽东西要从里面冒出来。卡莲自觉地朝脚下开了一枪。

「不知道萝莎莉娅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但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

突然感受到身后的一阵杀气,卡莲向前跳了一步,回头,顺手一枪。但见一只怪异的红黑色触手左摇右摆,看来刚才的一发雷弹对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我这是被什么崩坏帝王盯上了,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奇怪的崩坏兽。」

接着,卡莲的身周发出了胶体蠕动的声响。看来,卡莲的对手是一只巨大的触手怪,而且能潜伏于地下。

这次,卡莲是真的感到害怕了。

“那个,班长?”

卡莲试着喊了一声,希望得到帮助,但没有回应。

第一只触手随即拍上来,早便准备好的手枪也一起打了出来。在碰到雷弹的一瞬间,触手马上缩了回去。但没有意义,触手无穷无尽,卡莲根本不知道如何从这个奇怪的空间逃脱。

「不行,只不过是个训练,难不倒我……」卡莲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好在那些触手好像是有意识的,对【索尔之锤】都还心有余悸,不敢上前。正正在卡莲思考如何突围的时候,最不想让她看到的事发生了,所有触手一齐拥了上来。

「唔!」

紧张的情绪一下子被宣泄出来。就好像事先准备好一般,卡莲将全身的崩坏能都运到了右手上的枪,举过头顶。擦着声响的电流在索尔周围环绕,成为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给我,下去吧!”

猛劲一挥,崩坏能如洪流般倾渫,卡莲只是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只看到,蓝紫色的雷光,照亮黑暗的虚空,彷彿是【索尔之锤】的形状。

猛地睁开眼睛。

「刚纔那是……」

周围看来并没有异常,自己也还躺在Animus中。

舱盖被打开了。

“卡莲!是什麽情况?”

“发生了什么吗……我一直都躺在这里。”

“我当然知道你躺在这里,但你的魂不见了。刚纔Animus突然就接收不到你的信号了,我还以为你的意识的切断了。”

“意识……被切断了?”卡莲回想起方纔所见的情景,又是一阵毛骨悚然,“如果那样的话,我会怎麽样?”

“如果你的意识在失联状况下死亡,那麽就相当于你已经死了,你的身体只剩下正常运作的生理功能。看你的样子,确实是遇到大状况了。不如和我谈谈你都看到了啥。”

“我……”

卡莲这纔知道,原来自己刚纔遇到的诡异敌人并不是Animus中的场景,若是自己放弃反抗,恐怕会直接死在那里。卡莲便只管描述刚纔所见,可心中恐惧难消。

“真是可怜的孩子,没有经历过恐惧。”符华轻叹一声,但失神的卡莲并没在乎她说了什麽,“这个情况有些奇怪,连我都没见过,看来有必要通知一下学园长了。现在,你就先好好冷静一下罢。”

符华离开了训练室。

卡莲侧头看向一边萝莎莉娅的机舱。舱盖是开着的,没有动静,估计萝莎莉娅在她卡莲失联的时候就出来了,不知道最后第一律者找到了没有。

“卡莲!”果不其然,符华刚走不久,萝莎莉娅就跑进来,“发生什麽了?班长说你出了些状况。”

“可能比你想的要复杂一些。”看来符华没有和萝莎莉娅明说,这样卡莲也好糊弄过去,“好像是我这边的机器突然当机了,还好班长及时搞定了。先不说了,”卡莲坐起来,“先来想想今天晚饭回吃什麽吧。”

“那看来没什麽问题吧?班长也不说清楚,还搞得我那麽紧张。”

「那可真是感谢你了。」

与萝莎莉娅说完话,心情确是放松不少。卡莲遇到的问题,恐怕不是她自己能解决的。虽说立场上符华与卡莲还是敌对关系,但当下也只得交给符华来处理了。

“现在几点?”

“五点!距离芽衣姐姐的晚饭还有一小时!”

“每次晚饭都让她来准备,真是不容易。走吧,该回去了。”

听说为了给遭遇意外的卡莲缓解压力,芽衣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众人怀着忐忑的心情围着餐桌,期待着厨房里的芽衣和八重樱会端出来什么好东西。

“来啦!亮晶晶的蛋糕!”

“唔哦哦哦哦!——”

只见芽衣端着一大盘蛋糕缓缓走出,蛋糕大概有四个琪亚娜的头那麽大,上面点缀着不知成分的晶体,纯白的奶油布满了蛋糕的表面,想必在在奶油下面还藏着不少东西。

这种东西,在欧洲时几乎每天都吃,卡莲从来不会厌倦奶油的味道——奥托出钱。

「这个,真的是给我做的吗?」

芽衣把硕大的蛋糕放在餐桌中央,“虽然名义上是给卡莲做的,但其实今天,我们在座还有一位主角。”芽衣邪魅一笑。

「啊?不是为我?我说怎么回事,搞得跟过生日一样的。」

“我想布洛妮娅一定是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樱接话道。

“今天,是希儿的生日。”

“没错,今天是希儿的生日!而卡莲今天是第一次参加我们的生日宴会,一定会很开心的。”芽衣继续说到,“琪亚娜!先别动!”

这一声叫住了两手做着搔爬运动的琪亚娜。

“希儿的生日?可惜没有准备礼物呢。”德丽莎说到。

“抱歉啦,学园长。因为想给希儿一个惊喜,所以没有通知大家。希儿一定也很意外吧?”

“嗯,希儿,很开心。”

希儿微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布洛妮娅,然后又瞟了眼卡莲,露出了调皮的神色。

「嗯?希儿什么时候也敢和我嚣张了?」

“话说,”姬子说到,“希儿来了也有一年了,怎么去年没有过生日?”

“毕竟那时还不知道吧。樱,把剩下的甜点端过来吧。”

“顺便也给我拿一瓶酒过来。”

“注意适度,老师。”

芽衣坐回位子上。樱端出来冰淇淋、南瓜饼、果汁、一瓶酒。

樱像往常一样,双手合十,对着满桌的事物行了一礼,宣示开饭。

「这里是我的主场!」卡莲开启持续五秒的时空断裂,举起刀叉。

“现在,是琪亚娜时间!”

「???」

突然混入了一个不对劲的声音。

“阿琳时间!”

“德丽莎时间!”

又同时有三个人和卡莲一起进入了时空裂缝。在芽衣、希儿、布洛妮娅等人的惊视下,四个人的刀一起伸向了蛋糕。

「琪亚娜和萝莎莉娅可以理解,但为什麽学园长会一起?」

现在另外三人的手速与自己是相近的,没时间再考虑什么优先对象了。

「德丽莎肯定会先和琪亚娜交上火,所以我的目标应该是萝莎莉娅!」

右手的餐刀继续攻向蛋糕,左手则拿着叉子,目标是萝莎莉娅的刀。只要萝莎莉娅的刀脱手,卡莲就是赢家。

「给我中啊啊啊啊啊!」

拼尽全力的一击,打在萝莎莉娅的刀板上,使其发生了微微的颤动。

不出卡莲所料,德丽莎是目标果然是琪亚娜,但琪亚娜也不甘示弱,两把餐刀在空中交错,迸出激烈的火花。

“什么?”

萝莎莉娅似乎没有准备好应对这意料之外的袭击,但也马上重整架势,继续追求第一口蛋糕。一边的琪亚娜仍和德丽莎纠缠不止。眼看卡莲就要得到第一滴血了,但这时,时空断裂已经结束了。

叮!

樱的太刀同时挡下卡莲和萝莎莉娅的刀。

“二位,先冷静一下,餐桌上还是要有优先次序的。今天可是希儿生日,要是不先走程序就吃东西,以后可不会有好果。”

“嗯……既然是樱说的,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的接受了。”卡莲收回刀。

“那个,我也不是那麽小气的人嘛。”萝莎莉娅把刀放回盘子上,双手置于腿上,故作乖巧。

琪亚娜和德丽莎好像是扛上了。

“琪亚娜。”芽衣呼唤道,“琪亚娜!”

“啊,在!”琪亚娜一下子收回刀子,德丽莎也停止动作。

“别闹了,快去关灯。”

“好!”

昏暗的房间,仅剩下窗外透进来的月光。

“希儿,许个愿吧。”

“嗯……”

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好了。但是没有蜡烛呢,真是可惜了。”

琪亚娜打开灯,“你也知道我们的生日蛋糕是从来不带蜡烛的啦,不必在意。”

“那希儿就先吃了。”

琪亚娜回到位子上,握紧餐刀。

希儿一口已下,“大家都吃呀,别就希儿一个人吃。”

看到嘴上粘着奶油的希儿,大家都笑了。当然琪亚娜的关注点不在这个上。

“昨天晚上我去看了一下信箱,你的袖剑到的。”

“哦?这麽快就改装好了?看来莱的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嘛。”

樱没有回话。

“说起来,丽塔也走了几天了,照我说,要是天命准备来处理的话,丽塔应该早就回来了吧?”

“但至少现在,丽塔并没有站在校门口不是吗?”

“为什么呢?难道樱你不想知道吗?”卡莲用调戏的语气说到。

自称里人格的樱,现在都已经懒得回卡莲的话了,既不点头,亦不摇头。

“先不想这个。刚刚你不是说我的袖剑到了吗,放哪里了?”

“我放在这棵树上了。”

樱抬头看了眼身边的樱花树,卡莲顺着樱的目光看过去,确实看见了一些不和谐的色彩。

“怎么?这是想让我爬上去拿吗?”

“对你来就说也并非难事,不是吗?”

“什么时候开始,樱也会调戏人了?看我的吧。”

卡莲迅速以熟练的动作上树,到达五米高的枝丛中,取下挂着的双袖剑,跃下,平稳落地。

“暂且先不说兄弟会的事情,明天估计还要测验,要是卡莲做不好,估计还要接受更多补习,也没时间管兄弟会的事。”

“这确是个麻烦事。昨天的时候我就觉得她的背书能力不行,律者和神之键什么的根本没印象,今天算数的时候也是一点都不熟练。”

“那种算数对于初学者来说确实是太难了,智力不行的人可能一辈子都难达到那种计算水平。”

“或许应该允许考试使用计算器?看来这是必要的,衹待我告知奥托一声,马上便可修改考试要求。”

“我倒是不觉得奥托会这麽容易就听你的话。倒是主教大人也好久没来看望你了,是不是又寻到新欢了?”

“这玩笑就不必开了。我们的奥托大人整日忙于公务,最近更是听到关于兄弟会的事,一定忙的不可开交呢。况且,就算他不是为我而来,毕竟他可爱的孙女还在这呢。”

“也许吧。但我想这周内可能你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撇开这个不说,不如樱你来给我补补习吧?”

“这就不必了。你的学习再怎么好也不是应考的人那个卡莲。”

“呵呵。看来今晚依然没有什么新鲜的话题呢。”

“你只是在避开不谈罢了。你怎麽会没有话说呢。”

卡莲的表情没有变化,仅仅靠上扬的嘴角还不知道面具下的表情。

“看来是我说中了。”

“还真是什么瞒不过你呢。确实,有件事情我很在意,虽然发生在另一个身上,但当时作为旁观者我也有些吓到了。”

“是Animus里的事吧。符华说事故很严重。”

“这可岂止是严重?当时要是卡莲失手了,可是连我的命也没了呢。”

樱耸了耸肩。

“唯一的线索,黑触手,帝王级的崩坏兽。”

“触手状的崩坏兽?不可能,崩坏兽的组织结构不可能成为胶体,一定有什么误会。”

“但我也想不到别的可能性了。今天先到此为止,明天看看德丽莎的说法。”

穷醒。

不知为何,今早的卡莲似乎一醒来就感觉精神大好,好像已经准好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训练了。

说起来,符华昨天准备了历史补课,今天应该是地理,所以今天的下午是无事可做的。

「或许我应该考虑到外面去大吃一斤。」

抬手把被子甩到一边,从床头柜上拿起衣服。

「诶?这个是……我的袖剑?什么时候回来的?」

卡莲当然不知道是昨晚的另一个她帮她取回来的。

「说到袖剑,不知道昂和莱他们的状况怎么样了……今天下午先来清理一下信箱。」

穿好衣服,带上袖剑,下床打开房门,闻到的是一阵蛋黄香气。

“卡莲?今天怎么起这麽早?”芽衣问道。

“可能是前几天睡太多了吧。”卡莲抚了抚下巴。

“先去刷牙吧,早饭还要过一段时间纔好。”

“好~”

牙刷牙膏,水杯脸盆。

「芽衣真是不容易,每天比别人少睡一个小时。要是我绝对受不了。」

&%#*$%——噗!

迅速搞定了牙齿,把脸盆装满水,让脸在水里埋着,卡莲独有的洗脸方式。

“要帮忙吗?”

“可以帮我切一下旁边的麪包。切成汉堡麪包的样子就行了。”

“好~”

一袋做成汉堡形状的麪包,只需要从中间切开,放上夹心,变成了家制的简易汉堡。

卡莲拿起放在一起的锯刀,取出一块麪包,快刀而过,快速完成目标。

“芽衣,是这样吗?”

“嗯?我看看。”芽衣凑过来,“是这样。不过你和琪亚娜切麪包都有一个问题,太急了。锯刀一定要慢、慢、切,”芽衣取块麪包,左手将其按在菜板上,右手持刀缓缓锯过,“不然就会像你这个样子,里面凹凸不平,还有很多断层。”

“这个……感觉好麻烦,不符合我的风格。有没有什么简单点的任务吗?”

“再简单的话……可以切一下培根。按我平时做的培根的样子来切就行了。”

“培根吗,让我想想。”

卡莲开始回忆自己曾吃过的培根,好像大部分都是长条状的,也就是摆在卡莲面前的样子,现在摆在若要当汉堡夹层,应该是要切成方形。

刀起刀落,毫不留手,留下一片完美的方形培根。

“卡莲是不是以前没学过做饭呀。”

“是啊,以前我住在天命总部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担心餐饮的问题,而且奥托也经常带我去外面吃早茶和下午茶。”

“嗯,可以理解。你们这个出身的人实际上很少会学做饭。”

“诶?怎么卡莲也在这里。”这时樱走进厨房,正好看见卡莲正在切培根,微微点头,“切好了记得放到炉里转一下。”

“好的。”

接着,樱便去处理炒蛋了。

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早晨过去了。

第一节课,原本预订的科学课,因为某些难以描述的原因,又或者说,这周的课程都临时取消了。

“各位,”德丽莎站在讲台前说到,尽管以她的身形只能在讲台后露个头出来,“关于昨天的Animus事故,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严重,我和姬子还要做进一步调查。所以,这周的课程暂时取消——不过符华的补习还是要继续的,最好先别用Animus。”

大家都议论纷纷。关于昨天的事故,没有人的感受比卡莲更加深切。

姬子站在德丽莎的边上,表情看起来很平静。

“正好今天丽塔回来了,我已经把情况告诉她了,天命总部很快会介入调查,可能符华和卡莲会比较忙了,还有萝莎莉娅,也是调查对象。”

卡莲转头看向萝莎莉娅。萝莎莉娅看起来想解释什么,但还是憋了回去。

「说起来,丽塔居然回来了……而且正好今早我的袖剑也莫名出现。莫非……罢了,今天感觉心情不错,应该不会出这种事。」

不管怎麽说,今天的上午是无事可做的,德丽莎没有先找卡莲交流。

“如何,卡莲?现在准备做什麽?”樱问道。

“原本计划今天处理兄弟会的事务的。现在看来,既然丽塔回来了,那就先去观望一下好了。”

“要找丽塔的话,她现在应该在德丽莎的办公室。”

丽塔也确实就在那里,穿着和日常一样的女仆装,但身份其实是变了。丽塔现正在计算机上查阅资料。

“啊,卡莲小姐,不知有何贵干?”

“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我只是来看看你的状况。倒是你,应该有话要问我吧?”

“我这边并没有要问的话,必要的情况我已经从符华同学那边了解了。如果现在没事做的话,不如像平时一样到外面打打工好了。”丽塔看着计算机说到。

卡莲沉默少顷,转身对樱说到,“走吧。”

丽塔刚纔在说话时,眼睛一直看着计算机,只有当卡莲进房间抬了下头,可以推断,丽塔现在并没有太关注卡莲。

于是按照原定计划,执行任务。

兄弟会的信箱里放着一封给卡莲的信。

「卡莲小姐,我们的线人送来情报,天命已经在几天前完成了对地下港口的搜索,我们不确定天命是否在港口部下探测设备。如果有空,希望你可以进入港口进行一些搜索,并将结果回报给我们。当然,我们也准备一定量的报酬供你生活。」

“钱我倒是不缺啦。不过,既然已经躲过,难道还会有什么问题吗?”

“你有没有好好看信,上面明明写着探测设备。我估计是他们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学聪明了。”

“那,为什么要让我来做呢?他们有线人吧。”

“不清楚,也许是另有考虑。不管怎麽说,今天这麽空,正好把这事解决了。”

幸好樱还记得下水道的路线,不然以卡莲的水平,绝对是无法从满地的井盖中找到正确的一个的。

二人喝下了夜视药水,走进空无一人的接客厅。现在看来,接客厅的存在确实一定程度上阻挡了天命的突袭,至少他们没办法马上找到这里的暗门。

无法判断这里的灯是否还亮着,不过无关紧要,不管怎麽说,兄弟会并不在这里,卡莲只需拿夜视眼张望一圈便可。

「符华只到这里,天命的部队应该发现不了暗门。」卡莲如此判断到,「如此只要搜索一下接客厅就行了。」

看一眼下来,房间里并没有可疑的东西。

“看起来没什麽问题。樱你在看什麽?”

八重樱在墙边来回走动,拿手摸着墙壁。

“天命的大多数探测器并不是用肉眼就能直接看到的。”樱将目光落到了座位的扶手上,暗门的开启键,“扶手上的积灰略有被抹去的痕迹,可能暗门被发现了。”

「这积灰是怎麽看出来的……」

“说实话,如果真要有探测器,我们来了也只是被探到,这样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话说,”卡莲突然想到什麽,“如果有探测器,那一定也有抓人的女武神吧?”

樱沉默了。

“听我说,我有个计划。只要我们这段时间频繁在这里进出,肯定有人来抓我们,若是几天下来没人管我们,那我想是没什么探测器了。”

“有理。”

樱打开暗门,卡莲跟着走进去。

来到港口,只需环视一圈,就能看见三个人正拿着剑在向卡莲和樱缓缓靠近。

「这三个人是傻吗,这样就走过来。一定是因为没开灯,她们以为我们没看见她们。」

三个人看装备就知道是天命的女武神。卡莲见樱没有说话,便没有理会三人。

“樱,你真觉得天命的人会做这麽细吗?”

“也许吧,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三个人手上的剑都已经准备要砍下来了,樱任然无动于衷,只是把手放在刀柄上。

「这总不可能真没看到吧……」

卡莲转身弹出袖剑,挡下两剑,一把迎头挥向卡莲,另一把的目标是樱,但还有一把挥向樱的腰间。却只看八重樱左手中刀鞘一震,右手刀柄一抬,出招速度离奇之快,便要一瞬就斩断了那把剑。

三个人看来都是一惊,也没有继续攻击,皆向后一跃,转身就跑。卡莲望见三人便想追上去,忽又想起袖剑中的光束枪,于是双手瞄准两个目标的腿,各式一枪。高能光束威力之大,两位女武神的量产装甲根本无法吸收,强大的激光直接击穿护甲,穿过小腿。

莱说,高能光束对女武神并不能造成多大创伤,只有伺机使用才有意义。

原本全力奔跑的两人,根本没想到卡莲手上有热射线武器,小腿的突然失力,让她们整个人都向前扑倒。

「哼,看来我的袖剑还是用的很熟练的。」

但毕竟高能光束不能随意使用,卡莲没有继续射击。

一速度为长的樱当然不会放弃这进攻的机会,马上冲到两人身后。

前面的人看到两个同伴倒下了,也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决定继续逃跑,不过现在这个距离,无论是跑还是要反击,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樱拿刀挑起两把剑,丢向前方,一把正中目标背心,当场去世。

见了这情境,两个女武神面上也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也不敢再反抗了。

杀女武神,这还是卡莲第一次见,这本不该是那麽容易的一件事,樱却做的得如此果断。

“现在给你们说话的机会,告诉我,天命的人什么时候过来?”樱放开两人,让她们坐着。

“这个……这个……我们不知道……”

“不灭之刃的装备,别跟我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不灭之刃?那不是天命最强的女武神小队吗,为什么樱会见过?」

“确实是的……丽塔大人只是要我们杀掉所有来人然后把状况回报回去,如果三天内没有汇报的话,她就会亲自带人过来……”

“很有用的情报。看来你这样活着也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在此了解罢了。”

樱举起刀,其中一人反射性的抱住了头。

“等等!樱!”卡莲大喊,“留她们一命吧,我今天不想再看到死人了。”

樱没有马上放下刀,只是盯着两人的脸看了一会。卡莲也许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那麽害怕的表情,显然即便就算是不灭之刃的人也都是希望活着的。

“好吧。”樱叹一口气,“感谢这位小姐吧,她保了你们一命。但你们要在我的管控之内,三天之内都不准离开这里。”

“谢谢!谢谢!!”两个人对卡莲连再感谢。

“三天之内,原来怎么待的这三天也怎么待。”

“知道了!我们一定不会离开的。”

樱点点头,走向漆黑的走廊,相对漆黑的。

卡莲走上去拍拍两人的肩,没有多说话。

当卡莲和八重樱回完信回到校园,已是午饭时分。广场上就能看到几个人在教学楼进进出出。宿舍门外,卡莲听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男人的声音。

「奥托的声音?」

“我突然想起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卡莲你先进去。”

“什么?樱?”

八重樱,就这麽抛下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原地消失。

「难道是因为奥托?」

卡莲推开宿舍的门,走上二楼。

声音果然没听错,那个金发的男人端着一杯酒坐在餐桌前,和旁边的德丽莎讨论实务。看来宿舍的女武神们都已经对奥托的到来习以为常了。

奥托见到卡莲进来,便停止了和德丽莎的话题。

“哟,这不是卡莲大小姐回来了吗?”

“别拿你那种阴阳怪气的语气和我说话。虽然我们确实是很久不见了,不过我可一点都不想念你。”

“那还真是可惜。本来我都已经叫丽塔准备好了一块熔岩巧克力,想带给你当礼物的,”奥托拿起桌上的一袋蛋糕盒,“既然卡莲如此不待见我……”奥托的眼神望向了德丽莎。

“慢着。”卡莲抬起手,“对你不等于对物,礼物不可不受。”走上前去一把抓过袋子。

“那就好,别让我这礼物白带了。”

“诶,主教大人,你都给我的学生准备礼物了,怎么没有给我这个学园长准备啊?”

“哦,我怎麽会忘记我们的小德丽莎呢?当然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不过不是现在。现在,让我们回到刚刚的话题。”

“明明就是你自己停下来的……”

“不要插话,德丽莎。现在当事人在这里,卡莲,我来问你,在你进入Animus之前,是否有什麽异常状况?”

“那次事故啊。肯定没有,如果有,我肯定注意的到。”

“说的也是。关于崩坏兽的特征,德丽莎的描述是巨大的漆黑触手怪,这边没有相关的记录,有没有更详细的信息?”

“除了黑之外就是血红色的条纹了……对了,它可以创造自己的空间,或者说是结界,颜色和崩坏兽本体一样,被拉进去的人根本无法找到方向。”

“空间隔离吗……确实是很有特点的崩坏兽,可惜无论是在数据库还是在我的脑海中都不存在这样的崩坏兽。让我回去再把数据做一些整理。”

奥托喝下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

“我还有公务,先走了。对了,德丽莎的礼物,我会叫丽塔带给你的。”

丢下这话,奥托就离开了宿舍,顺手拍了拍卡莲的肩。德丽莎没有作出回应,不过卡莲能看到学园长脸上不满的表情。

「德丽莎,生气的样子真是……」

难以言表。

“主教,我们这边总算能恢复正常运作了。卡莲,八重樱不是和你一起吗?”

“嗯……”卡莲想起刚才樱的奇怪样子,“她去办自己的事了,不知道是啥事。”

“真是的,樱都来芙蕾雅这麽久了,连一次主教都没见到。罢了,卡莲先和琪亚娜她们玩着吧,我去找丽塔谈谈。”

接着德丽莎也离开了宿舍。卡莲仍然站在过道口,看着琪亚娜的指尖在游戏手柄上跃动,布洛妮娅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希儿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的操作。

「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总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大概是我多虑了。」

“各位,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芽衣穿着厨背心,戴着棉手套,和平时做饭的样子也无什差别,饭菜的外观也是一如既往的精致。

卡莲第一个坐到座位上,琪亚娜、布洛妮娅等人也分分入座。

卡莲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始进食,可仍是被琪亚娜抢先一步。一碗炸鸡翅,琪亚娜一上来就挑走两个。琪亚娜瞄了眼举着筷子,蓄势待发的卡莲,并开始享用自己最爱的炸鸡翅。芽衣见了,只摇摇头,然后回厨房继续端菜。布洛妮娅含着筷子头,静静等待。

「真是奇怪的感觉……是了,大家都没有说话,一定是这样。难道奥托的存在让她们感觉就这麽不好吗?那不如就让本小姐来活跃气氛。」

“那啥,大家怎么都不说话?”

符华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可能,没什麽话好说的吧?”希儿小声说到。

“你们是不是都不喜欢奥托呀,怎么都这个样子?主教已经走了,不必那麽在意。”

“卡莲,有些事你不清楚,最好也不要知道的好。”布洛妮娅说到。

“嗯……那我就不多说了……”

「如果按照兄弟会的说法,应该只有符华会忌讳奥托的。那麽,这些人之间和奥托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楼下传来开门声,是樱回来了。

“各位,已经开始吃了吗,也不等等我?”

“别在意,菜还没有上齐。”符华出来圆场。

「如果要知道事情的始末的话,只有靠樱了吗。」

“趁现在大家都在,我来说一下今天下午的安排。”符华开口,——端上最后一盘菜的芽衣捡位子坐下——“由于姬子老师和学园长都去和丽塔处理Animus事故的调查了,所以我们今天下午要自主学习。姬子老师已经准备好了明天的理综卷子,我们今天下午复习理综,由我来给你们做一个简单的整理。”

“什么?班长来上课?”吃到一半的琪亚娜突然抬头。

“不用在意,琪亚娜同学,我不会特意把关注点放在你身上的。午饭结束之后我们就去教学楼,尽早开始。”

「又要测验——姬子到底是什麽时候出的卷子?」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