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盗亦有道:偷个世子是祸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6日

《盗亦有道:偷个世子是祸害》精彩章节目录_念艺儿小说免费阅读

盗亦有道:偷个世子是祸害

作者:念艺儿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锲子  萧云卿:不如你偷本公子吧?  沐歌:对不起,我不偷垃圾。萧云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开什么玩笑?我背你,我一介弱女子,背你?”沐歌跳脚,她发誓她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侧目斜视着萧云卿:“别告诉我你不会武功。”

萧云卿十分坦然:“的确不会呢。”

 

沐歌抱拳:“呵呵,告辞。”

“等等,先别走。”萧云卿连忙劝阻,又从腰封内取出一块半月状玉佩,那玉佩通透无瑕,碧绿晶莹,两面各雕刻着几节翠竹,沐歌一瞧便知此乃上好的翡翠玉。

萧云卿将玉佩送至早已看直了眼的沐歌面前,笑着说:“这玉佩可值不少钱呢,这类东西本公子还有很多。”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有钱能使磨推鬼!何况她沐歌只是带个人而已,不亏!她手一挥,将玉佩牢牢握住,收入囊中。

随后她思索了一下下,微微蹲身,抱住了萧云卿的大腿。

萧云卿:???

沐歌:“啊啊啊!走你!”

随着一声吼叫,萧云卿只觉眼前景象一晃,就被沐歌倒栽葱扛在了肩上,腹部突然被这么一顶,差点一口气过去了;满头青丝也顿时倾泻在地,拖出了一道道痕迹。

“噗!本公子的头发……”

“啊啊啊啊啊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沐歌这边已经要出发了,她助跑了几步,两手死死箍住萧云卿双腿,运起十成内力,一个起跳腾空,落在了围墙上,又借力跨步踏在了一巷之隔的屋檐,轻喘了两口气,颠了颠肩上的萧云卿调整了姿势,便又接着施展轻功跳跃在京城各个屋顶之上,逐渐消失在夜幕中。

王府阴暗角落,一双双眼睛紧盯着远去的二人。

“进展顺利,你们跟上去,务必保护好主子。”

“是!”

沐歌扛着萧云卿来到了她下脚的客栈,翻窗进到房内后,她便一下子把萧云卿掼倒在地,此时她已累得气喘吁吁了,连忙坐到桌边倒了杯凉茶掀开面罩大口灌着,还不忘抱怨:

“累死我了!真不是人干的事。”

地上的萧云卿慢慢坐起,左手撑地,右手捂肚,额头显然冒出了一层细汗,眉头微蹙,红唇紧抿,似是在暗自咬牙,俊美的脸上一副难受的神情,想来方才那一番颠簸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不过这美人落难的模样看着倒是别有风情。

沐歌欣赏了一会儿,喝下杯中最后一口水,放下面罩问:“怎么样?爽不爽?”叫你提这种古怪的要求,还威胁我?活该!她暗暗幸灾乐祸。

萧云卿陡然抬眼望向脸带笑意的沐歌,眼色锐利透过凌乱的发丝似是要将沐歌当场刺穿,褐色眼眸幽深泛起冷意,更是让沐歌如坠冰窟,僵住了身子。

“呵~爽的很,赶明儿让你试试?”他勾唇销魂一笑,说的轻描淡写,沐歌差点以为他刚刚那番摄人模样是她的错觉。她愣愣的看着萧云卿举止端庄丝毫不慌的从地上起来,优雅的弹落衣袍上的灰尘,捋顺青丝,踱步落座在她对面。

“本公子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带本公子去趟江南,本公子会给你丰厚的报酬,许诺你的好处本公子决不会少,如何?”

沐歌刚回过神就被一大串“本公子”给砸晕了头,消化了一下,她愤慨道:“凭什么?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你偷出来了,现在又要我带你去江南?你想得美!”说着还把桌子拍得嘭嘭作响。

萧云卿很是淡定的拎起茶壶满了一杯,抿了一口,眉头微皱,嫌弃的将茶杯放下:“本公子只是跟你做一个交易,你可以选择不做,毕竟本公子还有其他人选,只是你,无利用价值了,你说本公子会不会放你走呢?”

“你这是拿我的性命做威胁?你信不信我现在一掌拍死你!”沐歌起身作势要打,这无赖真是让她长了见识,比她师父还要无耻!

“你大可以试试,看谁先毙命。”萧云卿没有丝毫惧意,长指玩弄着茶杯,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

说实话,沐歌已经怂了,她是非常惜命的人,毕竟对方是当朝世子,有的是权势和后招对付她;但同时,她又十分好面子,这才将将放了狠话,一时间又找不到台阶下,二人同时诡异的沉默了起来,沐歌举起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你大爷!手都酸了!沐歌只能将手转个弯拍上对方的肩,咬牙切齿的说:“好,本姑娘答应你,带你去江南,你给我把酬金备好!”

“当然。”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走吧,我们启程,趁天未亮离开京城。”见谈妥了,萧云卿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起身朝窗边走去:“你赶紧收拾好行李,莫让本公子等你。”

沐歌在背后翻了个白眼,撇着嘴,无声抗议着去内室收拾起了自己的行李物品。

  

等她背好包袱,拿好佩刀走出内室时,她陡然一惊:“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却见萧云卿哪里还是那艳丽红装的打扮,此时的他身着一身月光白色衣衫站于窗边,长身玉立,青丝全被白玉发冠束起,随夜风悠悠荡着,他回身望来,褐瞳温柔似水却深不见底,被月光映衬的肌肤如玉般美好,指节修长的双手执狐骨扇,轻轻敲打手心。

沐歌又一次失了神,感受到了脸上面罩的触感,放了心。她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的面貌展现在一个比自己还美的男人面前,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你为何还戴着面罩?”

“要你管!”

“问问而已,本公子对你可没兴趣,别想多了。”

“你怎么这么八婆!赶紧出发!”

沐歌发现只要满足了萧云卿的要求,适当的出言不逊他压根不在意,倒是有容人之量。

她领着萧云卿来到客栈马厩,牵出了自己的马儿,上了马,低头看向萧云卿:“只有一匹马,”她说着,拍拍马鞍后面的空位,笑容逐渐猥琐,不过戴着面罩他看不到:“来,你趴在这后头,我带你走,这样才像我把你绑了嘛。”

沐歌内心:颠不死你!

萧云卿挑眉,突然向沐歌勾了勾手指,示意她低头,沐歌好奇却又警惕的弯腰,突然头顶一松,柔顺的长发瞬间散落,铺满了她的整个后背;她一慌,手立刻抚上发顶,才发现固定发髻的发带不见了,始作俑者正拿着她靛青色发带一脸坏笑。

沐歌正要损萧云卿几句,他却突然翻身上马,紧贴着坐在她身后,双手圈住她的腰,将发带递给她,在她耳边说:“帮我捆住。”

捆啥?沐歌拿过发带,脑子已是一片空白,除了师父和师兄,这是第一个跟自己有亲密接触的异性,她有点慌了。

低头看到萧云卿双手贴在一起,手腕对手腕规规矩矩放于自己身前,她顿时领悟了,乖乖的把他双手绑在了一起。

突然右肩一重,萧云卿把额头搁了上来,闷声说:“行了,本公子现在开始装晕,这样也像被绑,出发吧。”

沐歌回过神想:……挖个坑居然把自己给埋了。她拉了拉缰绳,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现在城门已闭,骑马出不了城怎么办?”

“不用担心,本公子知道一条小路可以出城,跟着本公子的指引走即可。”萧云卿说话间吞吐的气息似有若无的喷在了她的耳后,她只觉得那片皮肤突然烧的慌。

“驾!”随着沐歌一声轻喝,马儿按照萧云卿指引的路线奔跑了起来,二人白蓝衣袂随风翻飞,纠缠不清,远望去似是一朵极力盛开的翠雀花,美不胜收。

夜风起,马厩旁闪过几道黑影。

马儿不停歇的跑着,脚下所走的路慢慢趋近林间小道,周围也没有了灯火,所幸的是那轮满月始终高高悬在浓墨苍穹之上,月色皎洁,前行的路上似乎铺上了一层银色,赶起路来对本就夜视能力极强的沐歌来说并无难度。

可是她还是很烦躁,被身后之人指引着不知道走了多少弯弯绕绕的巷道,才走上这一条还算宽阔的直路,他来一句:“沿这条路一直直走就行,本公子先睡会儿。”

沐歌当时就想撂蹶子不干了,大不了你死我活,同归于尽!当然,她也就只是想了一想。

四周很静,只有蛙声和马蹄声不绝于耳,不,还有耳畔的呼吸声。萧云卿几乎把脸埋进了沐歌肩颈中,隔着头发将温热的吐息打在沐歌裸露在外的脖子上,头随着颠簸微微晃动着,圈在沐歌腰间的手也无意识收紧,二人的姿势此时过于亲密了些。

沐歌:大爷的,睡着了还占我便宜,才不会让你好过!

“驾!驾!驾!”随着沐歌三声响亮的吆喝,原本慢跑的马儿猛地加快了速度,二人也随之剧烈颠簸了起来。

“啊嘶!”睡梦中的萧云卿只感觉下巴被猛地一顶,不仅麻了,还祸及到了舌头,一阵刺痛从舌尖传来,他下意识想捂住嘴却发现双手被缚,无奈只能嘶嘶吸气,他甚至尝到了血腥味。

等缓过了最初的痛意他发现身前的沐歌正在偷笑,他顿悟,发出口齿不清的质问:“你酌(做)惹(的)嗷(好)日(事)!!”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沐歌发出了毁天灭地的笑声,爽朗又魔性,等笑够了她才辩解说:“我没有,我不是,我只是想快点赶路而已。”

萧云卿阴着脸不说话,他知道,现在的他开口只会给身前这女人徒增笑料罢了,他选择沉默。好一会儿,气头也过去了,他盯着身前已经开心到哼歌的女人侧脸,面无表情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你、叫、什、么?”

沐歌:……

是哦,他俩“私奔”到现在这人还不知她姓甚名谁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