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傲娇皇帝靠边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6日

《傲娇皇帝靠边站》精彩章节目录_豆酒小说免费阅读

傲娇皇帝靠边站

作者:豆酒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多年前,她遇到他。多年后,他抛开王位,独自来寻她。层层谜团揭开,摆在她面前的,是长情还是绝情……她最终渴望的,又是怎么样的爱情?(一个像小强一样打不倒的女主,看似痴痴傻傻,却机灵过人,她最终会选择霸道腹黑的皇帝还是傲娇痴情的王爷?又或者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何不妥?”晨轻轻甩了甩衣袖,轻轻贴近她耳畔,“怎么,你以为我跟你睡一起?”

微弱的气息轻轻吐出来,她不由得一颤,果然,这许多年,还是这么没有个正经样子。

“可是你睡客室?那我岂不是又要臭名远扬了?”她皱了皱眉头,有些嗔怪他,倘若她留男子在府里的事被外人晓得,她这黄花大闺女这辈子就别想抬头了。

她虽不计较,可她父母亲的脸面还是要的。

“对了,我父母亲是否晓得你来?”忽然想到,她急匆匆问道。

“我都处理好了,孔府要招待一位奉命南巡的官员,所以今日我住客房便可。”他把她往怀里搂了搂。

“可父母未曾…”她话音未落,他接过来,“我吩咐的,和往日一样,只备出一间客房就可。”

“可是…”她皱了皱眉头。

“可是什么?我们初见,你怎得这么多话。青儿,你去看看哪间客房备出来了。”他打断了她的话。

可是晨,你难道要久住南岭?朝廷怎么办?

“是。”青儿退下了,心里不由赞叹皇上,这么好的记性,连自己名字都记得,自己把他相貌都快忘却了。

可是小姐怎么和皇上这么熟络,青儿心里也是不解的很。

晨见青儿走远,把她搂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么多年不见,你清瘦了。”

她苦笑了一声,这些苦痛都是拜这个眼前人所赐,可是她不怪皇上,身为一国之君,究竟是有太多的不随心了。

“宫里,还好吗?”她不想去回顾这些年的心酸,转而把话题转向了宫里,“太后,没有为难你吧。”

晨看到她为自己担忧,心里有几分得意,曾经她是很喜欢那个女人的,而今天,她为自己担忧,没有去顾及太后的身子,他眉头有些舒展。

“她去庙里了。”晨如实回答道。

“庙里?为什么?”她脸色瞬间冷了几分,“你终究是介怀楚奚!”

楚奚,九皇子,曾经被众人视为储君,深受皇帝的喜爱。

自古立长不立幼,但作为皇后唯一的儿子,九皇子却独独被皇帝视为储君,而当今这位坐拥天下的三皇子楚晨,在当时皇帝眼里,什么都不是。

于某一天,她忽然被宣旨,离开京城,回到南岭,临走时的场景,她历历在目。

那年枫叶正红,她端立在枫树林里,衣袂飘飘,等晨来送别。

不远处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她欣喜地转身,可来者,并不是晨。

“还在等他吗?”楚奚紧锁着眉头,低声问道。

“他…怎么没有来。”她显然有些诧异。

“一路平安,我派遣了人马保护你,你放心就好。”楚奚温柔的眸子认真地打量着她,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不必做这么多的,你知道,我心意在你三哥。”她转身去,慢慢地走远,她知道,她可能等不到晨了。

“三哥…三哥在忙,实在抽不开身。”楚奚慌忙应了一声。

她轻轻转过身来:“谢谢你,以后还请多担待他,他自幼不讨喜。”

楚奚皱皱眉头,拳头轻轻握住,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无从得知了。

可是,楚奚现在如何?你为何又把太后遣进了庙里?她在等晨的回答,她不希望,晨也去其他帝王一样,腹黑傲拒。

晨还是没有说话。

“我…”她有些气愤,他又一次把自己的问题拒之门外。

他好像很温柔很温柔,但是唯独这些问题,像逆鳞,碰也碰不得。

她不想这样,她抽身离开。

晨却快步赶上,拉她过来,附身,轻柔的把唇盖在她嘴上,她瞬间滞住了,瞳仁猛地缩紧。

“晨…”她呼吸有些紧促。

“嗯。”晨动作并没有停,一声浑厚的鼻音似乎给了她回答,散发着几分清香的气息喷薄在她绯红的脸颊上,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由内而外颤抖起来。

晨缓缓抽离,看着眼前这个吓成兔子一样,眼眸里几乎蓄泪的她,温柔地说:“我不想让你参与,我只是想把最好的,最纯洁的留给你,你乖乖的,好吗?如果你实在困惑,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太长太长了。”

晨轻柔地抚摸着她的鬓角。清冷的月光变得温柔起来,甚至有些许暖意,她伸手握住了晨的手,晨把她揽在怀里,时间好像凝住了,彼此紧张激烈的心跳咚咚响着。

“去看看我的卧房,可好?”晨附耳道。

“好。”

次日,阳光大好。

“小姐,太阳都高起来了。”青儿推搡着在梦中的她。

“急什么。”她揉揉眼,眼神不由得瞥向窗边。

“哎?”她猛的从榻上坐起来,“晨!”

青儿无奈的笑笑,孔府就小姐一个女儿,宠爱的很,什么礼仪学识,都是顺着小姐的性子,惯的小姐哪里还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她匆忙穿好衣服,直奔西房去。她轻叩了门,但是并没有什么回应,她四处打量着,这个时辰,父亲已经出门去了,母亲应该去庙里了吧,想来不会有什么人闯入西房。

但是她还是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晨?晨?你醒了吧,你再不应我,我要推门了。”

“怎么回事?”她有些疑惑,皱了皱眉头,推门进去。

木榻上躺着一个似玉雕的人,侧身向外,修长的眼睛微微闭着,睡时嘴角都是含笑的,这妖孽似的面容不由得让她有些羡慕。

她悄悄靠近,心脏跳的越来越快。

他为何生的如此俊俏。

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楚奚邀请她去湖上泛舟,她和九皇子楚奚并不熟悉,只是曾在宴会上见过这些皇子,究竟谁是谁,她还不晓得。

她犹豫再三,决定赴约,那时正值青儿生病卧床不起,她只好只身前往。枫树林弯道众多,她寻不到方向,正碰巧遇上了晨,晨的马儿惊了她,这是她第一次和晨单独相处,倾城绝色,晨策马带她赴楚奚的约,这两人的约竟成了三个人。

想到这儿,她笑笑,这或许就是缘分,倘若不赴约,不走失,都遇不到眼前这个男子。

突然,她身子被紧紧箍住,她跌到了晨的怀里,这姿势好生尴尬,晨俊俏的面容和她就相差几厘,她想挣扎起来,却动弹不得。

“晨,我以为你在睡。”她脸羞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