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夫君每天在撒娇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6日

《夫君每天在撒娇》精彩章节目录_南酥青子小说免费阅读

夫君每天在撒娇

作者:南酥青子分类:古言小说类型:重生宅斗

面对她的伤心欲绝,宋辰视而不见,姜晚琇这才看清楚,原来她以为的岁月静好都是自欺欺人。  终究是一片真情喂了狗,姜晚琇心灰意冷,独居一隅,在五年后的除夕之夜孤独的死去,不到一年宋辰将小妾扶正。  再次醒来,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姜晚琇发誓,这一世她要跟宋家的人划清关系,只是,宋辰那位小叔怎么回事?  宋沅奚:“姜姑娘,请你离我远一点好吗?”  姜晚琇:“打扰了,我这就走。”  宋沅奚拦住她:“不行,既然已经打扰了就不准离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晚琇,是你自己没本事保住孩子,凭什么怪在锦儿身上?”

“我早就说过她是蛇口佛心,后娘怎么可能对继子继女好。”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不是我娘,你想生个儿子跟我弟弟争夺爵位,做梦!”

“死了?真是晦气,哪天不死偏偏死在今天,今天可是除夕,大过年的让人不安生!”

一句接着一句的话往姜晚琇的耳朵里钻,她恍惚看见了那些幸灾乐祸的脸,每一个人都在咒骂她,嘲笑她。

姜晚琇想捂住耳朵,那些声音却紧紧跟随着她。

“走开……你们走开……”

紧接着,她紧紧揪着被子满头冷汗。

就在这时,有人握住了她的双手低声呼唤:“小姐,快醒醒!”

姜晚琇被唤醒,唰的一下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

名唤小竹的丫鬟坐在床边,担忧的看着她:“小姐,是不是做噩梦了?”

闻言,姜晚琇闭了闭眼,想起梦中的那些事,她一遍一遍安慰自己。

没关系,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她已经回到了十五岁,那些事绝不会再发生了。

“小竹,打些水来,我出了一身汗,想洗一洗。”

话落,姜晚琇缓缓起身。

见状,小竹忙摆好鞋子,“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厨房叫水。”

夏竹离开后,很快就有两个婆子抬着热水进来,夏竹和秋菊服侍姜晚琇沐浴后,立在妆案后为她梳头。

看着铜镜里面自己那张青涩稚嫩还带着婴儿肥的脸,姜晚琇依然不敢置信自己回到了十五岁,这个时候父母依然健在,夏竹还没有被卖了,秋菊也还活着。

与此同时,夏竹麻利的为姜晚琇梳了一个双环髻,插上珍珠簪,戴上金耳坠,铜镜里的姜晚琇眉不画而黑,唇不点而朱,一张粉嫩的小脸比芙蓉花还要娇艳可人。

见状,秋菊忍不住道:“小姐,我们今天一定要赶在表小姐之前去给老夫人请安,不然她又要在老夫人面前说您的坏话!”

夏竹赞同的点头,语气颇有埋怨:“表小姐就会耍这些花花肠子,天天在老夫人面前卖乖就算了,还总是看不惯我们家小姐,时不时就刺一句踩一脚,一转头就变了张脸去老夫人跟前告状了。”

“不是争这个就是争那个,心眼儿比针眼儿还小,偏偏老夫人还总是宠着她,眼里都快没有我们小姐了!”

听到表小姐这三个字,姜晚琇的眼神变得冰冷,就是这个人,导致了她一生凄凉的开始,叫她如何不怨,如何不恨。

姜晚琇的祖母生有两儿一女,长子就是姜晚琇的父亲姜晁,次子是姜晚琇的叔父姜昭,唯一的女儿就是姜晚琇的姑母。

姜晚琇姑母早逝,姜老夫人怕她的女儿白清清过得不好,就执意把她带在自己身边抚养,还要求两个儿子和儿媳要对白清清视如己出。

姜晚琇一开始对白清清的到来很是欢迎的,毕竟她没有姐妹,有时会觉得孤独。

白清清刚来到江家时也确实很讨人喜欢,长得漂亮嘴巴也甜,老夫人把她当成眼珠子一样宠,姜晚琇都要排在她后面。

可是渐渐地白清清就露出了真实面目,口蜜腹剑在她身上展示的淋漓尽致。

不是在老夫人面前可怜兮兮的说自己寄人篱下多么委屈,就是故意向老夫人告状姜晚琇容不下她。

老夫人还就信了她的话,要姜晚琇让着她一些,姜晚琇从小受到的教导就是贞静淑雅,她不愿也不屑跟白清清浪费时间做这些口舌之争。

白清清却当她是怕了,说话行事越来越嚣张跋扈,姜家人也只当她嘴巴厉害没什么坏心思。

直到后来,姜晚琇到了说亲的年纪却无人问津,姜家人才知道白清清一直在对外人说姜晚琇如何刁钻跋扈。

姜夫人气的不轻,老夫人知道是自己把外孙女宠坏了,也只是不轻不重的责备了几句,将她嫁了人。

但姜晚琇的名声就此坏透了,即使她面容不俗精通诗词书画,也无人愿意娶她为妻。

直到五年后,姜晚琇嫁给丧妻三年的忠静伯宋辰,未到四十年岁,孤独病死,无人问津。

姜晚琇摇摇头,不去想那些让人伤心的事,戴上玉镯后起身道:“走吧,去向祖母请安。”

老夫人住在东边的鹤寿堂,白清清住在晚照阁,比姜晚琇的芳蔼轩宽阔许多。

今天出门还算早,半路上姜晚琇就遇到了白清清,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身后还跟着几个婢女。

“妹妹今天起的可真早啊~”

又是这种阴阳怪气的腔调,姜晚琇厌恶至极,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道:

“表姐天天早上都去鹤寿堂服侍祖母,这份孝心我的确比不上你,若你也姓姜,这家里怕是都没有我站的位置了。”

白清清闻言脸色一变,姜晚琇这话的意思就是虽然她讨好了老夫人,但终究不是姜家人,一个外人而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