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双穿之绝色才女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5日

《双穿之绝色才女》精彩章节目录_轩辕凡巧小说免费阅读

双穿之绝色才女

作者:轩辕凡巧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灵魂转换

她,新时代的黄金杀手文凌儿被五彩霓裳带回了古代,迷迷糊糊成了废柴?!不过她可是杀手怎么能怂呢!又莫名奇妙因为被魔尊看上而直接闪婚!她,文凌儿的前世穿越到了现代成为了白富美可是不得不因为家庭原因使她由清纯大小姐变的腹黑,她发誓一定要为凌瑶报仇!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东西!而这一切完全不是巧合也不是意外是一场阴谋!!!文凌儿和凌瑶却浑然不知的进入了这场游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凌儿道:“那你为何又不去呢?”文凌儿看着管家,带着一点凌人的气势。管家心中奇怪,仿佛之前逆来顺受的大小姐不是眼前这位。

管家道:“大小姐找小的有何事呢?”

“呵。”文凌儿勾唇一笑,然后道:“听说管家是二小姐母女的人,你为她们做的那些破事,需要我一一抖露出去么。”

当然,这些都是文凌儿吓管家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谁知管家立即慌了,管家道:“大...大小姐,您直接说明来意吧。”

文凌儿心暗叹,这老东西真好骗。“嗯,我来的目的,就是让你给我做事,跟着我,可比文靖儿那对母女好多了。”

管家道:“那您让小的想想吧。”

文凌儿道:“好,我希望明日,你便给我答复。”

到了宴会前夜,清兰把设计图中的衣服交于了文凌儿。文凌儿展开衣服,在一旁的清兰大惊失色,这衣服竟如此好看。

宴会当天,文凌儿让清兰给她更衣,又让她梳了一个百合髻,底下留下了一些头发。她们吃完早饭后便去了外面,文靖儿母亲听闻文凌儿眼划过一丝嫌恶。

文凌儿到了那里,只见她青丝随风飘起,微微一笑,便是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文靖儿轻咬朱唇,一脸嫉妒的看着文凌儿。待所有人都到了后,就备马车走了,文家老爷,坐在了第一辆马车里,文靖儿母女坐在第二辆,最后那辆给了文凌儿。

文家老爷进宫后便找其他家族的家主去谈论了,而文靖儿进了宫,就跟没见过世面的一样,好奇的左顾右盼,其他家族的小姐脸上都流露出了鄙夷之色。

过了一会,她们便进入宴会了,直到这时,文凌儿刚到,到了宫中,其他人都落座了,就剩她了。她心叹妈呀!这得多尴尬。她故作镇定走了进去。文凌儿一身水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脸上未施粉黛,却一颦一笑动人心魂,仿佛仙人之恣。文凌儿的容貌让所有人诧异。

她走向了文靖儿旁边的空座,而清兰,站在她旁边。皇帝皇后宣布了宴会开始,首先是一些舞楼来的舞姬的表演,她们一个个媚眼如丝,妖娆动人。其后,皇后笑着说:“此次举办宴会,是为了给太子招妻,现在由每个家族的小姐上来表演自己的才艺。”太子温柔的对家族的小姐一笑。到了文凌儿时,她缓缓走上台借过婢女手中的古琴,朝婢女一笑。她一边手中轻抚琴弦,一边启唇唱道:

剥落墙壁上,飞天舞敲碎斜阳。璎珞响,衣袂扬,两袖香,黄沙迷乱了铭刻千世的绝望。轮回茫,宿命苍,难忘,楼兰荒城记忆枯黄,剑斩荆棘焚火的路上。瀚海驼铃卷走希望,指向夜的彼方。谁在远方胡笳琵琶声声响,一弦伤,一弦恨,惆怅。圣殿中祭祀谱写下多少辉煌,石壁凉,风啸狂,彷徨。寂寥弥漫紫陌红尘空旷。黄泉淌,碧落往,缘殇。血雾夕暮刺破哀伤,荼靡怒放如残红荡漾。瑰丽绘彩终将褪色,幻化一袭月光。

圣殿中祭祀谱写下多少辉煌,石壁凉,风啸狂,彷徨。寂寥弥漫紫陌红尘空旷,黄泉淌,碧落陌,缘殇。渡沧桑,前尘亡,缘丧。泪凝伤,泪凝霜,缘葬。曲毕,文凌儿抬眸一笑,这一笑,倾国倾城。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当文凌儿再次抬起眼眸看他们时,气质瞬间就变了。前一秒还是光辉圣洁的小天使,现在就变成地狱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了?

文婧儿闭眼再看,还真是恶魔!文凌儿的眸子平静的可怕,年方豆蔻的女孩,看起来却像一位老者,文婧儿不禁打了个寒噤。文凌儿道了一个万福,起身时还不忘对着旁边的姑娘莞尔一笑。

皇上在主位上哈哈大笑道:“文爱卿的女儿居然有如此才情,好,好,好!”皇上一连说了三个好,可见对文凌儿评价之高。皇上大手一挥:“来人,赏金白两,混元伏羲琴一张。”

什么?伏羲琴可是国宝,陛下疯了么?文凌儿蹙眉,这老皇帝要干嘛?伏羲琴一但给了她,她不经要面临嫉妒,更多的是追杀!伏羲琴可是神器啊!文凌儿可对这东西没兴趣。

“陛下,臣女学识浅薄,怕配不上这伏羲琴,还望陛下收回成命。”语调不骄不躁,不急不缓,脸上也是毫无波澜,平静地可怕。明明是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却给人以阅人无数,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感觉。人群中顿时议论纷纷,有看好的说文凌儿,端庄静雅,宠辱不惊,十分有自知之明。也有不看好的,当然不乏嫉妒之声。

“婧儿姐姐,文凌儿那个小贱人是怎么了,她什么时候学会弹琴了?”女子的语气充满嫉妒。

“好了烟儿,凌儿姐姐这么厉害我们应该高兴是不是?”文婧儿一脸大度,可心底早已将文凌儿骂了不下十遍。

  文凌儿跪在地上,心里不停地脑补着未来的画面,脑补着文婧儿一脸大度心里却狠得牙痒,那张扭曲的脸,她不禁傻笑起来,又赶紧收敛住,装出一副渊博文静的样子。有些人,天生就适合笑,一笑便是倾国倾城,让人想捧着万里河山为她俯首称臣。

  “咳”皇帝清清嗓子,“君无戏言。”

君无戏言!这四个字告诉在场每一个人答案。“另外,”老皇帝接着说,“朕年轻时也是爱琴之人,见文家长女如见知音,特此恩准文家长女每日来为朕抚琴。”

这老皇帝真是百折不挠,先想借伏羲琴弄死文家,现在不仅要弄死还要恶心文家,还天天去抚琴,当她是御用琴师呐!文凌儿假意磕头,嘴上的“谢主隆恩”,心里却是忿恨。

  文凌儿回到位置上,抓起旁边的茶杯一饮而尽。她现在要杀个人静静!欸?这茶怎么怪怪的?

  “姐姐,你刚刚好厉害啊!”小姑娘吞了吞口水:“你刚刚喝的……”她顿了一下,用蚊子哼哼的声音说:“是酒。”

文凌儿可是好久都没有喝酒了呢!

  她头戴八宝金丝钗,身着和黄色的羽衣,羽衣的袖口处,以及衣领处皆为羽毛状,裙上坠着炫彩靓丽的羽毛,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花孔雀。她的身边跟了一个碧裙姑娘,她穿着与黄裙姑娘不同,她的穿着奢华却不妖艳,简朴而大方,用文凌儿的话来说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这两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善茬,而且那个绿衣服的,绝对是白莲花类型的,而且是有心机的白莲花。她翻了翻记忆黄裙子的是最受宠的安阳公主,绿裙子的是兵部尚书的女儿。文凌儿眯了眯眼眸,这两个人是要搞事情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