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美人榜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5日

《美人榜》精彩章节目录_小小金宝真可爱小说免费阅读

美人榜

作者:小小金宝真可爱分类:古言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她栽了,竟然变成一个无名无份的假太监........喂,那个又高又帅的皇子,你站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奇的事情,让令小菲一时间忘却了原主死亡原因的事情,而是满眼惊讶的盯着周围。

惊奇后,令小菲这才反映过来自己身上的毒,只一把脉,她便确定了自己身上的毒为火毒。

还真是奇了怪了,她就一太监,怎么中的火毒?

虽然这种毒并不是普通常见的毒,但是很不幸它遇到了令小菲,这种毒在她的手里,根本不值得一提。

此毒分两种,一种是性能单一的火毒,毒性纯粹,另一种就是混合的火毒,毒性复杂。

不过,既然都成为火毒,毒物发作的情况都是一样的,浑身会有一种被烈火焚烧的痛感,半天发作一次。

若是没有猜错,自己身上的毒马上就要发作了。

现在不是想其他的时候,而是想办法将身上的毒给解了。

她记得自己实验室里好像是有解药的,正想着,手中竟然就多了一个瓷瓶。

看了一眼瓷瓶上贴得字签,令小菲一愣。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可不就是她实验室里的这个毒的解药吗?

令小菲可以断定这就是火毒的解药,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先拿出解药服了下去。

药效她可以完全保证,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更是咂舌。

瓷瓶竟然不见了!

令小菲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反映过来,按照刚才进入实验室的方式,凝神,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

找到放置解药的地方,瓷瓶这乖乖的放在那里,打开一看,里面的药少了,少了的剂量正好跟自己刚才服用的剂量一样。

睁眼,回到房间,令小菲的眼里夹杂着疑惑和兴奋。

聚神思索,她的手里果真又多了另外一个瓷瓶。

而下一刻,手里的瓷瓶又凭空消失。

如此反复几遍,她可以断定一件事情。

不仅她穿越了,跟着她一起穿越来的还有她的宝贝实验室,而这个实验室如今已经成了她神识里面的一个系统,只要自己聚神,就可以进入自己的实验室。

发现了这些,令小菲还发现了一件事情,脑海里的滴滴声也没有了,莫非……

这是自己身体里的感知系统?刚才自己身上有毒,所以发出了滴滴声提醒自己要注意,而服用了解药后,身体不再受到毒物的侵蚀,所以,危机就解除了。

一想通了这些,令小菲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直接在大通铺上跳了起来。

硬物砸在硬床板上发出的声音吸引了令小菲。

令小菲低头,看见自己脚边掉落了一块血红色的玉佩,玉佩上刻着一只麒麟兽。

从床板上将玉佩捡起来,玉佩中没有一丝杂质,且晶莹光泽,就算对玉石一窍不通的令小菲也能肯定,这东西绝对不是俗物。

从原主和自己的记忆来看,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血玉,在记忆中是不存在的。

既然记忆中没有,那怎么又会从她的身上掉下来?难不成这跟原主的死有关系?

正思索着,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趁着外面的人还没进来,令小菲快速将手里的玉佩塞进怀里。

刚将玉佩放进怀里,一名领头太监领着几名小太监从门口进来。

除了领头的大太监以外,后面的几名小太监令小菲并不认识,领头的是王公公,是这里管事的大太监,令小菲也是听这个王公公的吩咐。

见人进来,令小菲赶紧站到一边,朝王公公恭恭敬敬的行礼“王公公。”

听见声音,王公公嗯了一声,睨了一眼令小菲,“身子如何了?可好些了?”

“奴才的身子糙,好得快,多谢公公关心。”令小菲恭敬的回答。

见他神情淡然,毫无关心可言,令小菲便知道这个公公并没有关心她的意思,只是出于上下级的关系,随口问的,这,她还是明白的。

就算是现在身上痛的快要散架了,她也不可能说的。

她倒是庆幸原主还给她留了点关于深宫生存的记忆,让她能够应付眼前的这位管事公公。

“嗯。”听令小菲这么回答,王公公自然不过多询问,再一次嗯了一声,继续说道:

“皇上下旨,每个宫需要派一人出来修葺冷宫,妍妃这边派的是你。”

一句话,王公公便将此行的目的道明。

“奴才遵命。”令小菲已经恭敬回答。

不过她也只能在心里哀叹,本来还打算检查一下这个身子有没有其他的问题的,看眼下这个情况,只能再找其他的时间了。

但是,根据原主的记忆,好像近期并没有妃子被打进冷宫,这个时候修葺冷宫干什么?

算了,令小菲打消了自己揣摩皇帝内心的想法,帝王的心思哪是那么容易就揣摩透的,她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去干活,反正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去。

令小菲不敢怠慢,跟着几个小太监在王公公的带领下进了冷宫,按照管事的意思动手开始修葺工作。

几个时辰后,天渐渐黑下来。

令小菲已经累得快直不起腰了,又加上身上本身就还酸痛着,这一动,更是把她累得不行,从她整理的房间出去,就直接去找王公公,这时间也不早了,她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休息。

从房间一出来,往院子里面一看,这哪里还有人啊。

这些人也太不热情了,走了都不只会她一声。

一时间,诺大个冷宫,就只有令小菲一个人,令小菲拢了拢身上的衣裳,她可是看过不少宫斗小说和宫斗剧的,这冷宫,可是冤魂的聚集地,一想到这个,令小菲心中就一阵寒凉。

赶紧揉了揉自己快要起鸡皮疙瘩的手臂,举步离开冷宫。

在皇宫里,冷宫可以说是位置最偏僻的,而且一般没有人会闲的无事跑到这种地方来,所以,一下子,路上就变得异常空旷,再加上天色已黑,连守夜的侍卫都没有,更是阴森恐怖。

走在冷宫的路上,令小菲觉得夜晚的寒冷都已经渗入到她的心脏。

正走着,令小菲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跟着自己,此时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天大地大,我命最大,没事没事,没事没事……”令小菲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往身后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令小菲此时就差惊叫出声。

她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后,一名黑衣人正举着刀朝她劈来。

脑子还没来得及反映,她已经本来的一个闪身躲过了黑衣人的一刀。

黑衣人顿了一下,估计也是没有想到令小菲竟然躲开了自己的攻击。

看出黑衣人的缓顿,令小菲赶紧拔腿就跑。

“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啊!”

令小菲一边跑撒丫子的跑,一边大声的呼救。

她咋就这么倒霉啊!来这里第一天就被人追杀,不是,这原主到底是有多倒霉?

可是,令小菲她也不过是平常人,那里跑得过轻功了得的黑衣人。

没出几步,黑衣人就已经赶在了令小菲的面前。

令小菲一个刹车,防止了自己撞到面前的前面的黑衣人,一个转弯朝着另外一边的巷子跑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巷子竟然是一个死胡同,前面的路都被墙给堵死了。

令小菲觉得难受。

这下她完蛋了。

心中害怕,但是她还是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

反正都跑不了了,令小菲干脆直接转身,不远处的黑衣人此时正盯着自己,那眼神,完全就像是在看粘板上的一块待宰的肉。

而且,她还能感觉到,对方眼里的不屑,那意思,不言而喻的挑衅。

令小菲顿时收起严重的恐惧,冷笑一声,盯着前面的黑衣人。

“不知道是谁,竟然派如此高手来追杀一名小小的太监?”令小菲突然沉声。

能派出一个杀手出来追杀她,她可不觉得是宫中的什么恩怨才要将她灭口。

自己本身就在皇宫里,而且还是一个小太监,若是有人想要弄死她, 随便一个法子足以成为她以下犯上的由头,直接拉出去砍头,根本就不需要这种大费周章的杀手手法。

不过,眼下来看,很明显,就是有人要杀自己。

再联想傍晚下工时其他人都不在的场景,令小菲不得不怀疑,自己被追杀,跟修葺冷宫没有关系。

真是,这个原主到底是招惹了谁,还是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竟然惹了这一身腥。

一个不起眼的看门小太监不见了,根本就没有人会去追究,更别说有人会给她收拾了。

令小菲无语。

对面的黑衣人并不回答令小菲的问话。

而是一步步逼近令小菲,令小菲身侧的手紧了紧,却没有后退的意思,而是紧紧地盯着靠近自己的黑衣人。

“你最好别再向前,不然后果自负!”令小菲冷声警告前面的黑衣人,眼里却多了一丝讥讽的笑意。

不过,这种警告对黑衣人而言,并没有威慑的作用,依旧是慢慢逼近令小菲。

令小菲数着黑衣人的步子,一直到黑衣人迈出第三步。

只听砰地一声。

就在黑衣人刚迈出第三步,整个人直挺挺的趴在地上,眼里更是惊恐的不可思议。

可是,现在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僵硬的躯体可以看出黑衣人已经死了。

令小菲微微皱眉,略微心疼,看着地上的黑衣人,“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吧,让你别再往前,非不听。”

她倒不是心疼地上这个要杀她的黑衣人,而是心痛自己还不容易研究出来的毒药。

是了,她刚才用毒了,而是这毒还是剧毒,俗称三步倒。

这药就像它的名字,三步内必死无疑。

且此毒发作迅猛,制作却不易,她的实验室里面,也就只有两瓶。

这才刚来这里第一天,就已经用掉一些了,真是让人心痛不已。

黑夜中,突然一只黑猫窜出,在黑暗中叫了一声便消失不见。

那声音听得令小菲心里直发毛,现在也管不了地上的尸体,趁着周围没人,令小菲绕开尸体离开巷子。

等令小菲跑远,巷口出才出现两个人。

一人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走到黑衣人身边,仔细检查了地上的尸体。

“死士。”

据他的观察,地上这具尸体是一名死士,那人站起来面色沉重禀告身后的人。

死士出现在宫里,这不是什么好事。

后面的男人衣袍一袭浅色衣袍,就算是在黑暗中,也能隐隐看得见。

虽是身在黑暗之中,但是从他身上散发的贵气依旧无法被黑暗掩盖。

从他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更是给他本身的气质增添的一种神秘的感觉,薄唇微抿,嘴角勾起一丝孤独。

这种似笑非笑的样子,不仅让他变得神秘,更是让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戾气。

就算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足以让人威慑。

“死于中毒?”冥赫瑾淡淡出声。

但是在一旁的空岳听来,主子这语气分明就是带着些许莫名的怒意。

“是的。”空岳微微低头。

刚才他们听到呼救,立即就立即赶往这边,到的时候就看到这名死士跟刚才一个小太监对峙。

看刚才的架势,那个小太监是死定了,但是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死的竟然是这个死士。

真是让人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太监,竟然能会用毒,而且还是剧毒三步取人性命。

“验毒。”冥赫瑾吩咐道,依旧是淡淡的语气让人猜不透他的情绪。

“是!”空岳领命,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主子,那这个人要不要处理了?”

要是直接丢在这里,迟早会被巡视的士兵发现。

宫里出现死人虽然常见,但是出现死士的尸体那可就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了,消息一出,一定会惊扰皇宫上下,宫里定然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不用。”冥赫瑾淡然出声,全没有想要处理的意思。

宫里安不安宁跟他有什么关系?

空岳低头不再说话。

冥赫瑾不再理会地上的尸体,转身离去。

刚走出两步,又停下脚步,“这个小太监,你去查一查。”

没动空岳回答,人就已经不见了。

空岳也迅速从死士身上采了足够验查的血液,收好离开。

而早就已经逃离巷子的令小菲,根据原主的记忆,从冷宫出来后直接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一想到自己的住所,令小菲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自己认床这个毛病挺严重的,除了认床以外,自己更不喜欢跟别人睡在一张床上。

可是如今她不得不跟一群太监一起睡觉,不认识就算了,那股味道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一想起这事,她就郁闷的不行。

这也是没有办法,不然自己还能住哪里去。

令小菲一边揉着自己发痛的肩膀,一边走进住所,一进门就看见王公公跟其他几名太监站在门口盯着自己,那眼神极为不善。

令小菲心里一凛,完蛋了,这怕是要搞事啊!

一想到刚才在冷宫的事,再看现在王公公这架势,难不成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王公公,这大老晚的您怎么还没回去休息。”虽然怀疑,但是依旧不能表露,令小菲只能谄媚有狗腿的恭敬的问道。

“小令子!去了妍妃宫里当差,你胆子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没规矩了!”王公公尖声质问令小菲。

“公公恕罪。”令小菲赶紧跪下,一脸人畜无害又无辜的看着王公公,“不知小令子是哪里犯了错,还请公公指教,小令子一定改正。”

玛德,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下跪还是跪这个阉人。

这老东西脑子是不是有病吗,大半夜过来就是为了给她找事?

心里虽然为自己愤愤不平,但是她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脸上依旧是那副,无知又痛改前非的样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