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与总裁的相处日常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5日

《与总裁的相处日常》精彩章节目录_刘竹夭小说免费阅读

与总裁的相处日常

作者:刘竹夭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豪门总裁

如果不是跌落泉底穿到凡界,她也不会认识她的爱人,一直逗比却深沉。只为了保护自己姐姐,保护自己。如果不是神界大乱,她也不会回到神界,力排众议,成为女天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唔。”

这是哪?

映入白元月眼帘的是洁白的墙面,浅灰色的窗帘,桌面上摆满整整齐齐书的书桌。

白元月睁着睡得惺忪的眼睛,迷茫的双眼环顾四周。这个房间,和神界的摆设不一样呢。

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利索的短发,深邃的双眼,嫣红的薄唇微微似笑非笑勾起,一双修长的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

“你醒了?”男人见白元月醒了,站起来,双眼含笑。白元月懵懵的,还不懂怎么回事。就只是点了点头。男人用精致的陶瓷杯给白元月倒了杯水,递给白元月。

白元月接受了男人的好意,一饮而尽。喝过水不久刚睡醒的懵懂渐渐消散,白元月双眼渐渐清亮起来。不对,我怎么在这?一双眼凌厉的注视男人。

男人把交叠的腿放下,语气轻松:“你是想知道你怎么在这里对吧?”

白元月戒备的盯着他。他怎么知道?他想做什么?她右手高高抬起,企图释放神力。只不过手上空无一物,她懊丧的跺了跺脚,瞥了一眼男人。

“哼,下次定饶不了你!”

“你是想打我吗?”男人笑问。

白元月略带怨气的看了一眼男人。打你?我可不。怕脏了本小姐的手。可是,我是怎么到这地方的?

  男人喝了一口茶,似乎了解白元月的想法:“你醒来后,在广场躺着,周围的人以为你突发重病,有医生诊断了你,说你没有大碍,只是晕过去了。看你没有地方住,我才送你到我家休息。”

白元月对自己安全的疑虑松下了。只是,自己是怎么到这个与神界不一样的地方来的。难不成是阿姊?阿姊对自己这么好,怎么可能……

白元月变得不确定了。以往,去帮助百姓。白元月总是第一个知道,然后请愿去救济。上报功劳时,明明是自己的功劳却成了阿姊的。

后来不明原因的,真相就大白了。

不行,她一定要调查清楚。不能让神界陷入危险的境地。

“你是想调查什么吗?我可以帮助你,但我有一个条件。”男人温润地注视白元月。

“不,你帮不了我。”一看这男人,就是一界凡人。神界的事情,这男人是不会明白的,而且也帮不了什么忙。

男人紧盯着白元月:“我看你也没地方住,不如你就先住我这里好了,以后直接去我的公司上班。顺便一提,我是陆行年,请多指教。”

陆行年伸出了手。白元月看了一会,把手伸了出来。只握了一会,陆行年就放开了白元月的手。端详着自己的手,刚刚握过手的感觉还存留着。

白元月喃喃自语:“手劲真大。”

“对了,你休息的那个房间就是刚刚的那个。”陆行年末了还不忘补充。

白元月给陆行年道了声安,就进去了。不久后,一个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白元月好奇,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就见一个长得很像陆行年但要年长一些的女人。

那女人显然也见到了白元月。就冲陆行年嚷嚷。白元月瞅见,心里腹诽着陆行年的姐姐那么凶吗?见陆行年冲自己使了个眼神。

白元月识趣的回到自己屋。外面两人叽叽咕咕的,也不知自己往后该怎么样。她好想念自己的母王、在神界的日子。

过了许久,白元月听到陆行年说“人回去了,出来吧。”的声音,就“吱呀”推门出来了。

“没事了?”白元月问。陆行年点了点头。又见陆行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这是怎么回事?想说话就说。白元月有些不耐烦,开口:“你这是有话要说啊,快说吧。”陆行年拉过她,附耳。白元月无奈,揉了揉有些酥麻的耳朵。

在听完那些话后,白元月眼睛滴溜滴溜转个不停,随即有些垂泪道:“我家里人早早就过世了,我没家可归了,叔叔,叔叔,你就收留收留我吧!”

白元月一瞥,触及到陆行年有些可怜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得逞了。但没想到的是,陆行年又劝白元月上学。

一定是他那个姐姐的缘故吧。那没办法。更何况也不亏,自己还有个长期住的地方。白元月答应了他的要求。

离陆行年所住的地方有一所学校,这所学校各个年纪阶层都有。

到教室门口后,白元月听到陆行年嘱咐老师的话。又莫名其妙的被怜惜的回头看了一眼,白元月心道:“真是莫名其妙。”到处观望,

进了教室,简简单单介绍了自己后,白元月听从老师的话,到了一女孩前面的座位落座。只是,底下空空的。没有摸到凳子。白元月心里呵呵笑了下,温和的挤出笑容来:“同学,你可以把凳子给我吗?我没法落座。”

那女孩显然没听,白元月没法,右手就伸到后面的桌子下企图拽回来凳子。

后面的女孩显然是不想让白元月拿走。白元月气急,右手扶着凳子,左手把那女生的手挪开。大大方方的坐在凳子上,松了口气。后面的女孩重重的砸桌子一下,哇的一声哭了:“老师,白元月同学欺负我,把我凳子抢走了。”

白元月慌了神,左右看看,没有一个同学敢出声。刚要辩解,一男生站了起来。那男生,剑眉、眼睛外面裹上了温润的水雾,薄唇微微勾起:“老师,我可以作证,这事真不是白元月引起的,是苏雅玟做的。”

那女生,也就是苏雅玟,呆了,掩面跑了出去。老师无奈抚额,苏雅玟的情况她也不是不清楚,所以任由她胡来,每次也能妥善处理。怎么白元月一来,事情就……唉,她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同学们安静,老师出去一下。等会就回来。”老师拿板擦敲了敲桌子,就推门出去了。白元月原本有些凌厉如刀锋的眼神软和了些,样子似乎在说谢谢。她见那男生仅仅微笑了下,又坐下。

“叮铃”下课铃响了一声后,白元月身旁的女生转头对她笑了下。白元月也只是笑着回应。“你叫白元月对吗?”白元月身旁的女生,如此问白元月。白元月出于礼貌,道:“是的。”

白元月并不是高冷的女孩,和她身旁的女生交谈起来。她只记得,那女生提醒她,千万别和苏雅玟对着干,不然学习生活就很痛苦。曾经有女生向陈书铭,也就是帮助白元月的男生表白。

苏雅玟就在以后,刻意欺负她。

“老师为什么不管?”苏雅玟这样对待同学,老师并没有理会。不合常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