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绝世渣男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5日

《绝世渣男》精彩章节目录_迴龙三姐小说免费阅读

绝世渣男

作者:迴龙三姐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大姐,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吧!”解云衣着褴褛地跪在自己亲姐面前,而牵着孩子站在不远处的丽萍则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前世里这个人卖子杀妻,而重活一世,丽萍就是个陌生人,冷眼看着这个男人一拨一拨换着妻子,她就想看他是如何作死自己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十年前

那时候红叶村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没有三十年后漂亮而已。

冬天的红叶村被薄薄的白雪覆盖住,半夜雪停了,皎洁的月光照射在银色的白雪上,显得到处都是晶莹剔透的美景!村里的人们睡得正香呢,村东头的小山坡上传来一阵凄厉的女人的哭声,那声音有点尖,在冬天的深夜显得格外瘆人。

是谁在哭呢?

那时候王桂枝也才和丈夫解玉成结婚不久,哦,王桂芝就是第一章提到的丽萍的婆婆,两口子的孩子也就是丽萍的丈夫解成林才半岁,好不容易才睡着的王桂芝被那阵隐约传来的瘆人哭声给惊醒。

王桂芝还以为做梦呢,翻了个身继续睡,可是那哭声还是断断续续的传来,王桂芝怎么也睡不着了,她伸手拍拍旁边隔着孩子睡着的解玉成:“喂,醒醒!”

“干嘛呢你?”解玉成翻了个身咕隆了一句。

“你听!是谁在哭啊?”王桂芝怕吵醒儿子,小声道。

“哪有啊?”解玉成半眯着眼睛:“赶紧睡吧,那么冷的天,又是半夜三更的,谁会在外面哭,听错了吧?”

说完,闭上眼睛抱着儿子准备继续睡。

“你再仔细听听看!真有人哭啊!你怎么没听见吗?”

王桂芝急了,女人特别是带孩子的女人耳朵都异常的灵敏,王桂芝可是听得真真切切的!

“真的?瞧你说的怪吓人的!”

解玉成都怀疑老婆有神经病了,睁开眼睛,:“睡吧睡吧!”

刚准备闭上眼睛,那阵哭声又响了起来,比起刚才更清晰了,这下解玉成总算是听清了。不过他还是不太相信有哪个人闲的在冬天下雪的夜里在外面哭,这不找罪受么?就算实在是要哭也在家里哭啊!谁会那么傻跑去外面挨冻呢?所以他觉得他们肯定是听到外面风吹到什么东西而发出的声音。

“管他呢,”解玉成打了个呵欠,:“睡吧,和咱没关系,那么冷,难道你还要跑出去看看么?”说完,拉上被子盖住老婆的脑袋。

“可我听着睡不着啊!”

王桂枝嘀咕道,女人都是天生的八卦心,这种事情她是很想弄明白,究竟是谁有那么大勇气在冬天的半夜在外头哭泣?可外面实在是太冷了,王桂枝搓搓自己的手,还是不甘心的钻进了被窝里,还是被窝暖和啊!没关系,明天就会知道了,农村,传这些八卦的速度还是挺快的!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王桂芝就抱着半岁的儿子出门溜达,反正下雪也没啥事儿可做,不如出门探探消息,问问昨晚那哭声到底咋回事儿!

才走出家门,来到村道上,就看到有几个邻居慌张的往村东头跑去,其中有一个还是解玉成的嫂子何芳。

王桂芝有些纳闷,大清早的嫂子慌里慌张的跟着跑什么呢?

看嫂子跑过了她身边招呼也没有和自己打,王桂芝更纳闷了,她拉住跟在嫂子后面的另一个村民:“五姐,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你和嫂子急着跑什么?”

“燕子晕倒在村东头的小山上了!不说了,我要去帮忙把她送医院去!”被王桂芝叫做五姐的女人急忙说完就转身追着解玉成的嫂子去了!

“燕子?”

晕倒在村东头的小山上?难道是?昨晚的哭声是燕子在哭?

王桂芝被惊到了,她赶忙抱着孩子回家,丈夫还在门口穿着雨鞋扫雪,一把夺过丈夫手里的扫帚:“还扫什么雪呢,还不快去看看燕子!”

“看燕子?为什么?”解玉成有些莫名其妙。

“你知道吗?我们昨晚听到的哭声有可能就是燕子在哭诶。”王桂芝神色有些凝重的轻声说道。

“不会吧?好好的大半夜的她在外头哭什么?”

“我咋知道?你要不还是去看看吧,嫂子也去了,听说燕子晕倒在村东头的小山坡上了!”

王桂芝推着丈夫催促道。

“这么严重?”

解玉成说着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扫帚,鞋子也没有换就往外头走去。

等到解玉成赶到村东头的时候,正碰到他嫂子何芳背着解玉成的侄女也就是何芳的女儿燕子从山上下来,因为有积雪的缘故,何芳几次差点摔倒,幸好旁边的村民帮忙扶着才没有摔下去。

何芳的眼里含着泪花,燕子趴在何芳的背上,两只手都耷拉了下来,小脸白得和地上的雪有的一拼,一边脸颊上有个五指印,已经发青,在惨白的脸上赫然醒目。嘴唇冻得发紫,红肿的双眼紧紧闭着,不仔细看就像一个---死人。

好不容易几个人总算把燕子背下了山,何芳把女儿抱进路旁停着的三轮车里,那时候村里的交通工具几乎都是三轮车。

邻居递上一张厚厚的毛毯,何芳用毛毯紧紧的裹住女儿,伸手摸着女儿冰冷惨白的脸,何芳的眼泪“簌簌簌簌”往下掉。

解玉成叮嘱三轮车师傅一定要安全把她们送到镇上医院后并没有跟着去,而是转身往自己家走去。

回到家里,解玉成就坐在自己门口烟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眉头紧紧锁起就没有松开过。

王桂芝抱着儿子看到丈夫回来时的样子,也没有说话,就静静的陪在丈夫身边,她知道这个时候丈夫肯定很烦,他只想静静的呆着就好。

燕子,十八岁的妙龄女,解玉成的哥哥解玉才的女儿,解玉成的亲侄女。

解玉才本是村里的木匠,一手木工活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膝下只有一个女儿今年方十八,妻子何芳勤劳善良,原本是一个幸福富庶的家庭,可是在燕子十五岁那年,解玉才便去世了,留下燕子与母亲何芳相依为命。

从此,燕子便辍学了,况且那时候的农村人都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以后都是婆家的人了,还能管娘家什么事儿,所以燕子去镇上打工便成了理所应当的事儿。母亲何芳则在家里务农,养点鸡鸭猪啊什么的,家里也还勉强够开支。

人家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去镇上打工半年的燕子回到家里,活脱脱一个小美女,哦不,大美女。

那个年代,一旦女孩子到了十五六岁又没有读书的时候,便有媒婆来说亲了。燕子家也不例外,可是何芳都以孩子还太小,说孩子爸临终前叮嘱的一定要让女儿十八岁以后再交男朋友为由,谢绝了一家又一家来提亲的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燕子十七岁那一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