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这个美丽的世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这个美丽的世界》精彩章节目录_阿宅先生小说在线阅读

这个美丽的世界

作者:阿宅先生分类:游戏小说类型:脑洞

写得太烂太垃圾删书告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日【晚霞】

顶着浑身破破烂烂的衣服,镜子走出水族馆,脱离水族馆的同时,她也脱离了非人领域。

浑身是伤的少女,最终还是昏倒在游乐园的中心,引发起游人的骚动,周围的人纷纷聚集起来。

有好心人把少女的情况立即通知了工作人员,游乐园负责人急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当一阵哔波哔波哔波之后,负责人让项目负责经理一同跟去了医院。

接着他又拨通另一个电话:“喂,老板,是我。对,又出事了,出事的那个人这次没有死。。。我也很奇怪,或许她知道我们游乐园为什么老是有意外事故,嗯,是!是!什么?您要亲自过来?”

。。。。。。

游乐园负责人从下身口袋掏出火机,老周将叼在嘴里的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呼~ 他在想要不要拨通那个熟悉朋友的电话,听说那个朋友升官以后混的很好。

老周吐出最后一口烟,将要灼烧到手指头的烟嘴弹掉,用力踩了一下 ,“该死!”他还是按下了拨号,电话拨号的同时他在想要怎么跟老友说明情况。

嘟~嘟~嘟~

画面换到另外一边,嗅到案件味道的狼群们齐聚在办公室开例行会议,台上的老总正拿着两份资料,一份厚厚的资料上全是外来人口信息,另一份就是他们要说的主题了。

“你们来看看这本,再看看这些,持续了两年的外来人口失踪,你们这群老油条难道什么风声都听不到么?馬的,连个证据都没有怎么整,淦!”

“外来人口失踪的那趟浑水,我就先不跟你们讲了。”

“今天的我们的主题是住宅区里的紧急案件,死者,男性,死因:不明?疑似大锤碎胸?TM誰写的档案?”

旁边的后生拿起另一份资料呈递给眼前的肌肉男,他接上老总的话:“老总,那是我写的,还有最近商业街那边盗窃的案件也是查不到东西。”

(╬ ̄皿 ̄)“你!”

老总也不好当着这么老油条的面去批评眼前的后生,只好对着下面快退休的老油条们继续说事情。

“你们都是老棍子了,为什么每次开会连点干货都没得呢?那个死扑街在我的地盘搞事,不可能连马脚都不漏。”

老总对着旁边的后生挥了挥手。看我手势,整个理由准备下班。

年轻人见老总对他挥了挥手,似乎在传递着什么的信号,后生灵机一动,是该到我表演了?

“咳咳,老总您说得有道理,这个扑街的确很厉害,现场就是没有任何证据,犯罪人完全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你T!”(▼皿▼###)

肌肉男老总气急败坏单手举起重要的资料,下面的老油条们似乎都很期待的眼神在看他摔,摔坏的话就可以大家就都可以溜号了。。。。。。

老总摔也不是,举着资料又有些尴尬,摆放在眼前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发出动听的铃声。

【。。。。。。。。。。。。。。。。。。。。。。。。。。】

【苏醒吧 RETURNER 任你许愿】

【想要去感受奇迹】

“咳咳,兄弟们不好意思我出去接电话。后生,给劳资顶上去讲。”老总低头看了来电显示,他的眼神有些凝重,似乎这是很重要的电话。

“啊?”旁边的小青年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还是听老总的,接过档案。

等老总出了会议室之后,他才开始继续说。

“既然老总他看得起我这个后生仔,我相信各位老前辈们都想快点休息。那我就长话短说吧,老总的意思是,多去现场勘察,有东西最好,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那么我宣布散会。”

小青年整理起重要的资料,在这些资料中,心思缜密的他在这些不合理的档案里,发觉到了一丝可能性,犹如拼图一片一片的拼接在一起。

看着下面的老前辈们都散了,他也就只好揣着资料去找老总。

斜阳低沉的楼顶上,残阳如血染红了老总接电话的背影。

“老周啊,没有重要的事情你可不可以别打电话给我, 我这里很忙的,一群老狼要管。”肌肉男老总威风的跟电话对面的人炫耀着,晚风的呼呼声盖住了电话对面的声音,老总只好打开了免提模式。

肌肉男老总身后掩盖的铁门,站在门后的是刚刚开会时的后生仔,他正在静静的偷听老总打电话,他想印证一些事情,再做决定。

电话的对面“兄弟,我游乐园这边出了些事情,想让你亲自过来看看。”

“我说,老周你就为了这点事?你那边不是经常对外宣布因为工程赶修出意外么?”肌肉男嫌烦了说着。

“哼!工程赶修?这点工程你觉得少爷他会急着做?”电话对面的男人发出不屑的语气。

“说吧,这边的事情你来不来?”对方有些急躁了,他的口气也很焦躁。

“老周啊,我现在是体制内的人,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的状况,不能因为私事而擅自行动!”

“。。。。。。。少爷坐飞机来了。”对方深呼吸后静下心来,默然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少。。。”拿着手机的老总有些惊讶,但是想到这边的情况,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躲在门口边偷听,后生发现老总正在跟名叫老周的人进行秘密的朋友交谊,他跟老总相处虽然不久,但是他很清楚老总以前的为人,只不过现在的老总被俗世这个大染缸给泡发涨了。

“既然这样就没办法了,那就没有办法了,这个事情我会以个人名义调查的。”老总似乎很忌惮老周嘴里的那名少爷,他突然觉得这通电话还好自己接了。

“你先拖延少东家,不管用什么办法,镇子最近不太平。”老总想到自己这边的情况,他担心的回复老周,让他想办法拦住少爷。

“老王!你升职了两年赚得也够多了吧,怎么脑子还是肌肉呢?让我去挡少爷的私人飞机,你是不是脑子被炮打了!”电话对面方才冷静的男人又有些头大。

老周狠狠的数落了老友,他喘了喘气,冷静下来又点了一根烟,继续跟老友通话。

“老王?”

“老王啊,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么??”

这边的王老总有些疑惑,自己的老朋友怎么会突然问出这种奇怪问题,“那个?老周你今天嗑嗨药了?我们以前可是穿过一条裤子的,你要是真的嗑那玩意我可是会抓你的。”

“你在想什么呢?没嗑药,不对我不嗑那玩意。我的意思是,我怀疑我们的游乐场有鬼作祟。”老周一本正经的低声说道。

“啊?哦!我懂了,你要我调查你们集团的细作对吧,我当这是啥事呢?早就该说清楚了,赶明儿我给你派几个鼻子特别贼的去。”老王误认为老友是要他调查商业间谍的事情。

“我&#%✘@*+*#✘。”手机对面突然啪的一声,通话就这样戛然而止,另一方似乎很暴躁。

嘟嘟嘟。

“怎么骂人呢?这老周真是的,大家都一起宣过誓的,还问我这种问题?”王老总有些理解错误,他看了看时间,18:00 了,也是时候找人去调查了。

后生发觉王老总跟他的老友通话结束了,打完电话的王老总转过身走过来。后生也轻着脚步急忙跑到下一层,假装是自己上楼的时候偶遇老总。

老总打开掩盖的楼顶铁门 ,见到正准备上楼的后生。

“跟老伙计们开完会了?等会材料拿去打印。”

“哦对了!小许,还有件事,等会打印完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个重要的活计要交给你。”

小许知道老总是想把游乐园的烂摊子甩到他的身上,他只有在今晚内才能把自己推理的真相告诉老总了,不然只会很难有下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黑色黏稠的光沾染整个茶楼,小许知道自己是后生仔,老总不太可能直接相信他的话。他只能尽量,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去给老总一次警告。

也许警告完以后他会死,也许不会,但是他决定,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失败就再也不管这摊罪恶的水,任其肆虐这座镇子吧。

紧接着,小许便让开身,让老总先下楼。

十五分钟后,茶楼老总办公室

浑身大块肌肉的黑发男人坐在沙发上,他壮实的肌肉把最大号锦服撑起。

王老总的气势犹如洪荒野兽一般恐怖,但是坐久了,无聊的老总拿起手机在观看着什么。

小许来到老总的办公室前,他正回忆着老总在茶楼的简历,他以前查找资料的时候有见过。

老总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手里的本事非常厉害,直到两三年前升到这里来以后,一开始也莽力十足,权利还是让他变成那个喜欢应酬的人了唉。

老总室门口,年轻的锦茶有些踌躇,英气俊美的脸庞犹比徐公,眼中透露出的是矛盾、犹豫、还有迷茫,虽然到了这里,但是要怎么让老总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是很难。

小许觉得,要用行动去引诱老总上钩,如果老总是黑的,发觉不到自己的想法就算了,结局大概是同归于尽。

“浊水溅入池,莲白独其身。我自有灵犀,一点不通敌。”男人嘴里念叨着什么。

他忽然有个想法,一个非常有胆的想法,他想起一个老人的话:“穿上这身衣服以后,我就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有时候我们要以退为进,那是傻子都明白的道理”

“以退为进么?师傅,有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以进为退!”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作为后生的小许还是先礼貌的敲门。

咚咚咚~

“报告!”

“进来。”

小许推开办公室的门,他对着王老总敬礼,他看到老总靠在沙发边上看手机,手机里播放的是几个僵尸要成为爱抖露的故事。

“哦!小许你来啦,复印件先不急,你先报告一下开会的内容。”比起刚刚要说重要的事情,老总现在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手机上。

“好,那我就说了,两年,镇子内的失踪人口很多,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士。但是主要矛盾还是前几日住宅区的案子,我认为住宅区的案子已经没有调查的地方了。”

小许又紧接着说道。

“近年来其他的案件,完全没有任何证据,犯案者是没有指纹没有体重的隐形人。”

眼前的肌肉男轻点了一下手机屏幕,屏幕里可爱僵尸女生们的对话被暂停了,他正视眼神,很认真的看着小许问:“许一!不要给我开玩笑!我再跟你说正事!”

许一虽然身材瘦弱,但是他对逻辑思维的运用很快捷,为人处世方面也很擅长,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以后生的身份就在老总身边做事的原因。

就算是选举副老总或者,茶楼里的人多数会推他上位吧,,除非是有人不想让他坐那个位子,今天的他可不是为了为人处世,而是为了对得起这身衣服。

“老王啊,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么??”芳草稀疏的刘海从帽子里滑落,遮住了许一的左半边脸。

一时间,茶楼办公室内的气氛出现越发凝聚,仿佛就像是暴风雨前宁静,老总轻点桌子,他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眼前的后生仔,许一的气势如同长虹贯日,直冲天窍!。

他的剑,是时候出窍了!

老总站起身,两年的应酬还是让他有些的动作有些不利索,但是浑身膨胀晒黑的肌肉,像是洪荒野兽一样压下,“你知道擅自偷听老总电话是什么罪过么?要是我当时再说重要的机密呢?”

“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上司在开会的时候打电话跟朋友交谊是不对的,私自吧工作扔给下属,我要求加薪!”英气青年理直气壮的继续讲着自己的想法。

“不加薪也可以,但是老总必须回答我第一个关于鬼的问题,我可不是您的基友老周那么好糊弄!”

许一依旧立正站直,紧追不舍的话咬着眼前的老总不放,一时间,这把利刃出鞘,刺入野兽的鳞甲,让这头猛兽愕然!

“看来你还是知道了一些东西了,我以前也跟你一样,但是坐这个位置不容易啊,下面的工作都没有进展。”王老总在许一坚毅、坚持、又坚韧的利刃下,暂时妥协了。

“我再说一遍,我是唯物主义者!我们的工作,是讲证据的!”

“????可是橘掌您手机里放的东西告诉我,您可不是这种不信鬼神的人,我有证据!”许一继续紧咬不放,他就是要激怒这头猛兽,让他明白自己真正的敌人!

被抓住痛脚,王老总也有些不耐烦了,他想阻止小许接下来的发言,“够了!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不能拿来作为例子!”

老总不耐烦的坐下,他对于那些麻烦的案子也感到头疼,“老实说,两年了,两年都找不到一点线索,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是有幽灵什么的在作祟,但是我没证据,我们扮案是要有证据的。”

“我们这里没有太好的法医,鉴定出来的效果很差,但是我知道就算送去外面也是差不多,那种伤口。。”

“那种伤口如果说是人能造成的,那么那个人的身体素质超越普通人十倍,十倍是什么概念,这简直匪夷所思。”两年的应酬挣钱让老总没有注意到,自己其实一身强壮的肌肉也是能造成那样打击的人。

“我们楼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大多数都是老前辈,上面也下来过人,但是都是一群咸鱼扮饭!再加上案子没有任何进展!”

老总面色凶悍,他越说越生气,放在桌子上的手也握紧了档案。

许一见老总的情绪不稳定后,他知道是时候出手了,伸出手指从旧档案跟新档案中夹出几份不同的照片。

“老总,我来说我推理出的情况,这几张照片死者照片,他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老总你可别先反驳我,听我说完。”

“好,你说,给你个机会,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死者分为两批,第一批是一击致命,另外一批也是一击致命。”许一不明所以的话让老总听得有些窝火,但是他刚刚就说好给小许机会的。

“第一批,一击致命,粉身碎骨,如果按照我的猜想,对手是一个武艺高强的人,至少可以达到影视剧里宗师的地步,以力透体!”

“第二批,也是一击致命,但是他模仿得不够彻底,击打的部位也是粉碎性伤害,他用的是长杆圆柱铁锤,他的武艺不好,更像是一个卖弄锤子的杀人魔。从伤到的地方我可以看得出来。”

“我曾经跟着山里的师傅学了两年武艺,但是师傅看我身子弱只教了我辨别武术家的功夫。达到那种程度,除了老总你这个魔鬼肌肉人,就只剩下别派武术家了。”

“两者有一点相同一点,就是没证据,没录像,指纹,脚印,气味,都没有,是天衣无缝的作案。”

许一差不多都说完了。王老总脸色发黑,他拿起资料站起来。“后生仔,你TM到底在说什么!如果你只是想给我说这种武侠小说一样的剧情,那么你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懂吗!”

“别急,先喝杯水,我还没说完呢,老总。最重要的是,失踪的都是外来人口,死的都是内地人。”

许一放松的坐在凳子上,他的计划差不多了,是时候给老总最后的迷题了,拿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喝完以后又继续说:“失踪的外来失踪的人口记录我调查了一下,这两年,差不多失踪了2000左右的外地人。”

“敌人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的作案,现场,没有指纹,没有身份信息,没有接触的痕迹,没有其他证据,资料只有登记本地的外地证明!”

。。。。。。。。。。。。。。。。。。。。。。。。。。。。。。。。。。。。

“况且,

内部现在人手不足,近期的事情又太多,部门上的反馈过去后,他们也是闭只眼。有很多人都是已经达到退休年纪的老人,鬼知道这天衣无缝的案子怎么查到线索。

其他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调来这里之后我真的早就想滚蛋了!再也不进警局的大门!哈哈哈哈哈! ”

这样没有丝毫意义的对话,许一已经完全耗尽了王老总的耐心,他决心要这样说,哪怕是顶着老王的怒火。

“退休?你想退休?你TM想得美!我也想退休,要不是现缺人,我早揍你进白楼里钓药水了我。”

“啪!”男人重重的打在桌子上。

“我近年来的确是用这个身份在这里挣一些不干净的钱,但是这不是你用来威胁我的资本,用武侠小说的东西糊弄你老大我?两个案子的事情你也别说了,你不想被看笑话我。。。。。。。。。”

王老总的怒吼声戛然而止,此时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看到许一自信如我的眼神,要是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他可真的是傻了,他装作喉咙口干舌燥打算陪小许演完这场戏。

“咳咳咳咳,死扑街你等着我喝完水再批评你”王老总拿起自己的保温杯喝水,却在心里思考下一步行动了。

“刚才你说的你想滚蛋?不行!交给你个活计,明早去游乐园门口待命,还有!假期我会给老狼们放,他们工作那么久也很累了,假条你去打印,懂么!”

“Yse!”许一看到老总恍然大悟的神情之后,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老总既明白事情也不是敌人!

老总打算把调查组的人都放两天假,最起码起到扰乱视听,关门打狗的地步,就算打不到狗,两天足以让他做很多事了。

“对了,休假期间可以不用来上班这一条写上,就这样吧,滚蛋!”

肌肉老总身心疲惫,他知道自己没办法责怪谁,因为问题最大的根源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那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应该是一开始吧,我真是可笑,什么天衣无缝,不就是对当下情况无法掌握么,两年的高位对于现在的老总而言仿佛一文不值。

内鬼啊,从许一的话来看,他说胡话不是没有道理,能控制整个茶楼的力量,那必然是极其凶恶的,幕后牵扯的人多到不可想象!

黑夜笼罩整个镇子,乌云密布的天空,一丝月光还是穿透而过 照到了小镇的一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