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想我还想着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4日

《我想我还想着你》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风寻寻小说

我想我还想着你

作者:风寻寻分类:青春小说类型:青春校园

1.她不记得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了,可后来有一天她看到一个女孩笑嘻嘻同他说话,她竟觉得扎眼。2.塑封看着她同另一个男生讨论问题,皱了皱眉,觉得甚是扎眼。青春岁月总是留有美好和遗憾,这本书要讲的是他和她的青春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度过了从早到晚的不停上课的一天,教室内秦惠嘟着嘴对着可可抱怨:“早自习,晚自习,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高中好累啊!”

可可伸了伸懒腰,漫不经心道:“是有点累呢。”怕是回了家更累吧,想到自家老爸,不禁一阵头疼。

秦惠一边整理着书包一边说:“可可,好羡慕你是走读生,可以天天回家。”听后可可收拾书包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笑道:“怎么,要不要和我回家啊,小惠惠。”听着她不正经的强调,惠惠笑着哼了一下:“才不要,休想把我拐你家。”

收拾完书包,她俩一前一后走出门口,秦惠对可可说:“我走了,你慢点回去,明天见。”可可说:“嗯,明天见。”

校园里的灯把教学楼前方照的很亮,可可推着自行车,慢慢地走在人群的最后边,骑电动车的要多一些,也许是为了节省在路上的时间。

墙角处,一条身影被拉的很长。塑封静静地看着她走在人群后,抬起步,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出了校门口,可可骑上自行车,蹬了一下,嗯?链子掉了?下车一看,果然。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掉链子了,可可一边修着一边想,关键时刻掉链子,你是不想让我回家吗?

熟练地把后链子按上,再把前链子挂上,车子往一边倾斜,转动踏脚,看着转动的后轮胎,可可起身拍了拍手,不禁感叹到:“就我这技术,改行修车也饿不死自己吧。”

突然面片多了一张纸巾,看了纸巾片刻,往上看,修长的手指,再往上看,浅蓝色校服,她又往上看了看,是一张好看的脸,正低头看她。

哦,是在医务室的那个生病的男生,那时他躺着没发觉他那么高,现在近距离站在他身边,她觉得…自己好矮。一六二的高度在女生里也不算矮吧,是他太高了。

思绪一闪而过,可可接过面前的纸巾,对她笑了笑,说:“谢谢你啊,同学。”其实她没所谓手脏不脏,只不过人家好意送来纸,她也乐得接受擦擦手。

塑封看着她明媚的笑脸闪了闪眼眸,低声说:“不用谢。”他的嗓音很特别,温润,又有些低沉,夹杂着清冷,总之就是很好听,可可心想,这是她听过的最特别的声音,让人难忘。

可可正要骑车打算离开,塑封看见她的动作,收了收掌,开口:“可以一起走吗?”可可听到他的话疑惑的抬头看他。塑封指了指前方,道:“我家在豫园小区。”

哦,她知道豫园小区,就在前边路口左拐,可可挑了挑眉,启唇:“所以呢?”

塑封暗了暗神色,她不愿么,看着她说:“很近。”可可看了眼前方约两百米的路,推了推自行车,略微调侃地说:“走吧,我送你啊。”

塑封抿了抿嘴角,和她一起并肩走。耳边传来少女慵懒得声音:“我叫可可,你呢?”塑封淡淡地说:“塑封,雕塑的塑,封闭的封。”

可可缓缓的念:“塑,封。”听着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出来,塑封扬了扬嘴角,“嗯。”

可可突然想起来在医务室他看她的眼神,抬头见了他一眼。他是不是认识她?可可问他:“我们,见过吗?”闻言塑封身形顿了顿,看着她道:“见过。”

原来真的见过啊,她怎么不记得了,于是问:“在哪里见的?什么时候啊?”塑封想:她忘记了他。停下脚步,盯着她的眼眸,良久才道:“很久了。”

一阵风吹来,可可眯了眯眼睛,塑封抬手拂去她眼角的乱发,轻轻启唇:“到了,你回家吧,慢点骑车。”

想问的问题被打断,可可笑了笑,说:“好,那我走了,再见。”

塑封站在路口,眼睛追随者那道背影直到看不见……

约二十分钟,可可到了小区,停下自行车抬头看向三楼,窗户漆黑一片,不开灯?又搞什么?上楼走到门口,打开门,扑面而来的酒气冲刺着她的鼻腔,忍不住皱眉。

走进门打开灯,不大的客厅堆满了啤酒瓶,桌子上,地上全是。可可边踢边走向沙发,酒瓶碰撞的声音让沙发上的人向外翻了个身。

“啪—”,摇摇欲坠的鞋落地,衣服穿得七扭八歪,手里的酒瓶嘀嗒嘀嗒浸湿了白色的衬衫,平日里还算英俊的脸看上去疲惫又堕落。

“呵。”她轻呵一声,还真是辛苦他了,白天上班,夜里颓,还能把她养到现在。可可站在他身旁,低头凝视,最终无力地放开紧握的手,深深吐了一口气。

看情况估计也叫不醒,可可拿起沙发上的毛毯胡乱给他盖上,转身离开。

“可可,喜欢吗?”年轻女子弯腰轻拂着女孩柔软的头发,看着镜子中女孩亮晶晶的眼睛,心中一阵柔软。

可可看着漂亮的妈妈,开心地说:“喜欢,谢谢妈妈。”她好喜欢这条公主裙,妈妈说,她是她的小公主。

年轻女子蹲下身子,抱了抱女儿,说:“那等你长大了,要不要也给妈妈买一条呢?”

可可睁大了眼睛,杏眸里泛着亮光,“好呀,我也要给妈妈买裙子!那妈妈要等我长大哦。”

“妈妈,妈妈!”可可紧紧抱住妈妈的腿,她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走,妈妈不要她了吗?可可嘶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喊:“妈妈,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我会乖…乖听你话,呜呜……”

一阵阵恐惧侵蚀着她,她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妈妈不走,她好害怕好害怕,谁来帮帮她……

对了,爸爸,爸爸可以。可可紧紧抓住妈妈的衣服,拼命地喊:“爸爸!爸爸!你快来啊,呜…呜…呜,妈妈要…走了!”

阵阵抽涕声从少女口中传来,可可缓缓睁开眼睛,有片刻呆滞。感觉到滑在耳边的泪珠,缓了缓神,她又做噩梦了呢,真是……令人伤心呢。

她好久没做这梦了吧……“轰隆隆……”室内一阵明亮,可可苦笑,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呢,她,很讨厌打雷下雨天,或者说…怕。

闭上眼睛,蜷了蜷身体,用双手包裹住自己的身体。黑暗的房间内,一滴眼泪从苍白的脸上滑过……

清晨,耳边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可可睁开眼睛。一分钟后,从床上坐起,下床,打开门,昨天杂乱的客厅已收拾干净,餐桌上放着一杯豆浆,一个包子,和一个鸡蛋,一如既往。

可可走去,只见桌子上贴着一张纸条:中午不回家,钱在你书包里。随后面无表情地把纸条扔到垃圾桶里,她早已习惯。

六点半,可可走到楼下,看着绿得泛光的树叶,闭上眼静静听着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她喜欢清晨鸟儿的叫声,仿佛在向她诉说它们的生活。

迎着微凉的风,可可骑着车,突然前方路口一位少年正往她这方向看,别人都在往学校走,只有他静静地站着,想不注意都难。

塑封等到了要等的人,抬步向她走去。可可发现这人好像在等……她?嗯,确实是。停下自行车,看着站在她前方的人,道:“喂,你在等我?”

塑封看着她的眼睛,说:“嗯。” 可可问道:“等我干嘛?”塑封把手插进手袋,说:“等你,一起走。”

“为什么?”可可看他。半响,她看着他看她的眼神,就要到嘴边的话变成:“哦,那走吧。”

真是的,每次都用她看不懂的眼神看她,盯得她心里发毛。下车推着车,刚推两步被抢了过去,可可看着身边的人,笑道:“我说塑封,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没听到身旁的人回答,可可也不在意,只是随意的调侃,没人会在意,她也不在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