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珊珊来宫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4日

《珊珊来宫》精彩章节目录_蓝一水小说免费阅读

珊珊来宫

作者:蓝一水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珊瑚是前朝公主,在动乱中失去了记忆,由故将黎评当作自己女儿抚养,阴差阳错选为宫女进宫。黎评阻止无果。珊瑚进宫时遇到了二皇子。二皇子对她有所照顾,珊瑚倾心。但是二皇子跟自己的发妻感情很好,对珊瑚戒备多于爱情,尤其在珊瑚身上发现信物,怀疑她跟前朝皇室有瓜葛,更是留心监视她。珊瑚学习宫女的事务之后满师,发挥特长,被选入药馆。在送药给大皇子时,发现大皇子不是生病,而是受伤。而大皇子见珊瑚机灵沉着,先是逗她,之后才发现自己对她已经一见钟情。药馆里胡主簿看珊瑚资质很好,重点教导她,结果其他馆使嫉妒。而大皇妃出于嫉妒要陷害珊瑚,连董贞容一起陷害了。幸亏大皇子保住珊瑚。珊瑚的前朝公主身份曝光,二皇子保护了她,跟二皇妃起了矛盾,还影响到皇位的争夺。珊瑚竭尽所能维护了他们的兄弟亲情。二皇子与发妻言归于好。珊瑚嫁给了对自己一心一意的胡主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阳下山时,一大堆衣服都晒干了。黎珊瑚跟着众人们叠衣归纳,分好宫室之后,她负责将其中的一叠送去太子殿。

那儿管得很严。秀侍只能在门口传递东西,不准进去。黎珊瑚乐得不进门,交割了衣物,正待离开,里头出来个人。接应衣物的小黄门下跪问安。黎珊瑚也依样跪下,眼睛只看见靴底与袍角,却听熟悉的声音道:“怎么。是你在这里?你叫什么?”

黎珊瑚心中一顿,还没答话,那黄门已着急怒喝道:“二皇子问你,你还不回答?好大胆!”

黎珊瑚脸上热辣辣的,低头匍匐在地:“秀侍黎珊瑚,请二殿下恕罪。”脑子里是空白一片,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二皇子似乎若有所思:“黎……珊瑚?”便让她平身:“跟我来。”

黎珊瑚当他有什么东西要自己拿,便起身理平衣裙,跟着他走,等他吩咐。但他背着手慢悠悠走着,似乎是漫无目的,没有回他自己宫室的意思,也不说去哪,只在园中绕着。原本跟随他的宫人也不见了。黎珊瑚更觉奇怪,又不敢问。风从他那里向她吹送,带着湖泊与槐木的气息,叫她有些出神。

前额忽然给撞了一下,黎珊瑚趔趄半步,幸亏让面前的人拦腰扶住。湖泊与乔木的气息更浓了,黎珊瑚出于本能推开这人,自己退后站稳,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推了皇子。

她就着刚才退的姿势,忙跪下去认罪:“婢子冲撞二皇子贵体,请罚婢子的大罪!”不知害怕还是紧张,额头上有大滴的汗滑下来,令她心里更加焦燥。

他淡淡抬手:“那倒无妨。这是你的?”黎珊瑚瞧他修长手指上,竟晃着她本来随身不离的那根珊瑚枝。应该该是他怕她摔倒,抱她腰时顺手取去的。

黎珊瑚心头微震:“这是婢子之物。”却不知他拿去干嘛。

“是你的?给我成吗?”二皇子眯着眼睛问。

黎珊瑚怔了怔,忍痛道:“这是……婢子的荣幸。”

世上有哪一个下人敢冒着自己性命与主子抢东西。反正不是黎珊瑚。她还不想死呢。

二皇子拿着珊瑚佩仔细端详:“对你来说,它应该很重要吧?”

黎珊瑚不知道这珊瑚佩的来历,只知道自己醒来时身上就有它,至于重要不重要,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白,就摇了摇头。

二皇子皱起双眉,目光一厉,突的摔它在地。可怜的珊瑚佩“当”的一声碎了:“糊涂东西!”说着就大踏步离开。黎珊瑚怔怔瞧着那摔成两半的珊瑚佩,待他走远,才敢心痛的捡起来。

这是她第二次碰见二皇子,却不知为什么惹了他生气。

那天晚上黎珊瑚睡不着,好几次拿出压在枕下的珊瑚碎片放在手心看,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只知心里空空洞洞的。她摇了摇脑袋,把珊瑚碎片重重地塞回枕下,下定决心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但一闭上双眼,就看到二皇子的眼睛。一开始的笑,和摔碎时的怒。

他的喜怒都来得如此烈烈,也许是有踪迹可循的,但她不懂。她只怕自己太过卑微,一不小心就会被天风刮得粉身碎骨。

黎珊瑚第二天还去药馆取香盒来做香囊。路遇池内侍。他给她一个小袋子,叫她带去东宫。倒也并不着急。她还先往药馆来。这么巧胡槲就在门口看药,见到黎珊瑚,笑着接过她手中的篮子,亲把把香盒一个一个的放进去。黎珊瑚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能站在那里呆呆瞧着,忽然闻见一阵特殊的药香,转过眼睛一瞧,那正在培制的药吊子里往外冲着热气,那培药的知事却只闷闷打着扇子出神,没有注意药的异样。黎珊瑚忙拿过扇子改了方向与力度,缓扇一会儿,药吊才逐渐安静下来。那吊子药保住了。

那个知事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立在旁边。黎珊瑚把药扇塞回他手里,他低下头表示感谢,黎珊瑚抿唇微笑,转身,胡槲正凝视着她,她懵懂的福了福身,他开口道:“再过几天,黎秀侍就要满师了,若考核合格,想好去哪宫哪房了么?”

宫里寻一条生路,作什么不一样?作什么又是她能决定的呢?黎珊瑚摇了摇头。胡槲道:“如此,何不来我们药馆呢?”

黎珊瑚对药材比较熟,去药馆确实挺好的。她点了点头,胡槲笑了起来,抬足离去。黎珊瑚看着药吊子,随口问道:“这是煎给谁的呀?”

“给东宫的。”知事回答。

黎珊瑚闻着药味,微皱双眉。知事慌乱地解释道:“东宫随二皇子去了前线,不小心伤了风,正养着呢。”说着,药已焙得了。他拿起来,要送过去。

“我正好也要去东宫,路径不熟,可否与知事同去?”黎珊瑚道。知事瞧了瞧她,勉强答应下来了。

太子宫把门的看相熟的知事来送药,果然没有多盘问就放他们进门。

这里宫殿庄丽,绕过几道弯,才走到大皇子书房前。黎珊瑚鼻子里仍然闻见那股子药味,忽的想起来,这药明明不是治感冒的。她正奇怪,门已经打开,知事进门,黎珊瑚本该办她自己的事去,却心中疑虑放不下。这知事方才培药时就马虎得很,总不会连药都煎错了罢!

她忍不住进门,瞧见有个穿着金蛟衣裳的人拿了那药剂正要服用。黎珊瑚忙去拦,药都撒在了桌上。

黎珊瑚如此放肆,双腿已然发抖:“大殿下,这一剂药治不了感冒,可能知事不小心弄错了,请东宫恕罪。”

“大殿下,小人明明是按方办事。这秀侍刚进宫不懂,竟然诬陷小的。”知事也跪到了地上。

大皇子倒是不见怒意:“你再办一剂罢。不打紧。”

知事应了一句,就退下了。黎珊瑚也打着颤想告退,上头却道:“秀侍到哪里去?好大的胆子。”

黎珊瑚又腿一软跪下去。

大皇子冷冷道:“你说那知事的药不对症?”一手捏住她的下颏,要她抬起头来。看清他的脸,黎珊瑚也有点诧异。大皇子跟二皇子长得这么像,只是二皇子更见英武,大皇子眉目却柔和些。

太子看了她好一会,突然笑了:“你才入宫的小宫女一名,怎敢说药馆的人弄错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