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暑假开始的同居生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4日

《暑假开始的同居生活》精彩章节目录_关于我不会起昵称的事小说在线阅读

暑假开始的同居生活

作者:关于我不会起昵称的事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不大会写简介……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本子里翻出来的小故事。主要内容大概就是题目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特意估计她走远之后,肚子有点饿的我,下了楼。

顺着和下班回来的人相反的方向,我慢悠悠地走向超市。

超市里剩下的都是剩下的东西。明显不太新鲜的蔬菜,还有或许因为价格问题无人问津,摆在那里终归要处理掉的水果。

就连盒饭之类的熟食,好的菜也基本被挑光。

随便买些方便面和并不是现做的面包,我失望地准备回家。

果然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虽然我认为在不能一招秒杀对方的情况下,比起先手,恰到好处的时机更为重要。可惜我是个攻击和速度都不突出的弱者啊。

比去的时候要慢许多,我大概八点回到家。泡开仅仅闻着很香的方便面,用力撕裂结实的面包包装。我的晚餐开始了。

像有的人说的那样,自己觉得过得差的时候,请看看比你过得还差的人。然而,大部分人都是“乐观”的。会去看那一个比自己成功的例子,忽视很多比自己悲惨的样本。这样也理所当然,因为别人的成功,有时比自己的失败带来的伤害还要更大些。

我心里此时就在想,李月梅面前的食物肯定要比我的方便面强得多。

莫名奇妙地联想起她也真是奇怪。

带着并不可口的怨念吃下面前的食物,然后处理完垃圾,打开自己房间的门。

突然发现,放在地上充电的手机,竟然亮了,看来是有电话。

顺带一说,我接电话全凭意念,正是所谓“潜意识接电”。既没有铃声,也不设置为震动。今天注意到纯属运气好。养成这种很可能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的不良习惯,要托平时根本没人会打我电话的福。

“喂?您好?”这是我从父亲那里学来的标准礼貌。

“刚刚的短信为什么没反应?”一个陌生的女声,隐约可以听见一片嘈杂。

“呃,抱歉,我刚刚在外面。请问有什么事吗?”这确实是实话。

“这里有一位女士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您。”

传来哈哈哈的一片笑声,接着是一小段时间的停顿。

感觉像是一群人在做什么游戏。真是无聊的一群人。

“你们这是干什么?喂,这样很没意思啊。”

那是李月梅的声音,似乎被人强行要求接电话的样子。

“我还以为你会把名片揉成一团随手扔掉呢。”估计她差不多拿到手机之后,我说。

“注意点,现在可是免提。”结果被她毫不留情地回击。

一片沉寂。就连她的那些朋友也没有声音,可能是在期待李月梅能问出些东西。

“和你果然没什么好说的啊。”

打破这无言的,竟然是这么伤人的话。幸好我心里承受能力较强,她直接说出来远远比有些人看似喜欢和你聊天,其实心里早就烦透了,最后用我出门、洗澡或者睡觉的借口打发掉要好得多。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挂……”

“诶?别,小梅她只是……不好意思而已?是吧?”旁边的女生急忙插嘴道。

看来她早就进入演戏状态,而且不知道搞出什么麻烦,还要拉着我陪她一起演一次。

装模作样拿腔作调之类的事,我向来很讨厌。但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它们早就变成类似本能的东西,根植在每个人的心底。随着亲历的社交场合越多,这种本能就愈发强烈。

况且在这种“利人利己”的场合,装一下也没大问题。

于是我清清嗓子,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好人”的形象。当然,我本来就是个好人。(自己给自己发卡的感觉确实奇妙。)

“你到底有什么事?”

“恩……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了这个问题的我一惊,手机差点没拿好。一种可悲的熟悉感从记忆中的黑暗面产生。我以前曾经问过我喜欢的女生这个问题。

“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自卑,但在他人不注意的地方有自尊,表面上不在意,心里却在意得不得了。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当时的我认为她没有像“星座研究家”写的不同星座的性格那样,用千篇一律,不管往谁身上都可以完美带入的话应付我,就说明她一定在日常生活中关注着我。因为她说的话几乎和我的性格一模一样。

事实证明,我会错意了。

她能把我说的那么准确,不过是我太幼稚,还不停找她聊天,被她看透了而已。

结束这看起来可笑超过可怜的回忆之后,我把注意力放回“演戏”上。

刚刚回忆浪费的大概几十秒钟,被电话那头的一群人当作我在思考的标志。所以说,误解这种东西,有时候反而是好事。要是她们知道我不过在思考自己的琐事的时候,一定会生气的吧。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啊。”

“没事,说心里话就好。”

“诶……”

表面上是随意的态度,其实心里是一点也不希望对方也随意。

“你,是个很好的人。”

“就……这些?可不算合格的回答……”

后面断断续续传来附和之声。

“大胆一点嘛,没事的。”

“真没意思……”

“你说的’很好’,具体是指哪些方面?”

我很少夸人,就算是对表弟表妹们也一直都是冷漠的态度。想让我说出不那么生涩的东西,我只能在看过的书里找一些了。

“举止得体,玉洁冰清,周到细心……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吧。呵呵,抱歉,我不太擅长这个。”

“恩,没事,这样就可以。那么,再见啦?”

她急急忙忙挂断电话。

随即,我产生一种强烈的精神方面上的恶心感。

实际上自己和她们是一丘之貉啊,我还是不敢一开始就说出“好烦人,为什么要用你们这种充满现充气息的游戏打扰我?”这种挑战意味十足的语句。社交的基本常识还是已经融入灵魂了。

人很多时候,就是一直在做着自己明明厌恶的事情,表面上还乐此不疲,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份快乐和那份讨厌到底孰真孰假。后来我想或许这都是真的,不过存在于人心中的两个不同所在。要使用的时候,灵魂会取出那份厌恶,而世俗的肉体会选择强颜欢笑,从而造成了这种感情与行为的矛盾。

结束对话后,我拿出笔记本电脑。大概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我又注意到好像有人给我打电话。电话号码和刚刚一样。

我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接了。

“喂?是……”

“长话短说。”李月梅迅速抢白道。

“怎么,现在就你一个人?”

“你怎么联想到这个的?算了,你说得对。我好不容易脱身。”

“那快说吧。”

“刚刚的问题,你别想太多。”

你不说我也知道。

“只是一个游戏,她们让我问最近一个联系的人一个问题。”

“然后你就问我这样难回答的吗。”

“问题也是她们定的。要我问的话肯定是……不说也罢。”

李月梅似乎还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我决定说些什么。

“能不能抱歉耽误您一些时间?”

“诶?应该没问题。”

“我突然怀疑你现在到底是不是在演戏呢。”

“哦?呵呵,可能是我入戏太深还没脱离出来的原因吧。你一说,我也觉得不大像我的行事风格。”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还能分清楚哪一面才是真正的自己吗?会不会,你下公交车时说的那句话,不过仅是台词而已?”

“今天的夜空很美。月光清凉,星火闪烁。你要不要看看?”她停顿一下后说。

荒唐并且无聊,并没有一点文艺气息的蠢话。

“你转移话题我也没办法。请忘记吧。”

我挂断电话。

主要注意力一直放在电脑上的我,不自觉说出心中刚刚产生的问题。

我很想告诉她,她提出的问题根本没有被我误会的可能。因为她不打电话提醒我,我可能早就把刚刚的事抛在脑后了。

她的事看起来目前并没有在我心里占到高的优先级。虽然和表面上质量很高的异性进行颇有不寻常意义的对话在记忆里应该是分数很高的回忆,但我和李月梅实在没有如此的感觉。

我重新将全部精神集中于电脑上。时间飞快流逝。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