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人似当知否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4日

《人似当知否》精彩章节目录_慕言笙小说免费阅读

人似当知否

作者:慕言笙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江湖权谋爱情

画人画皮难画骨,化骨相思谁能懂?前世,我画下你的骨;今生,你化却我的骨。两世为人,江山易主,你我不改。我回到了五年前,却依旧无法改变结局。是命中注定的孤独吗?不知。是打破桎梏的惩戒吗?不是。那又是什么呢?……若有来生,愿你我只是平凡人若有来生,愿山水田园人家,你为我描眉,我为你插簪……殊不知,人依旧如过往所知晓的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秋。

秋风过,带着些许舒爽而清朗的寒意,令人心旷神怡。

今年的秋似乎有些不同。按照某人的理解,人不同了,思绪不同了,看到的景致也就不同了。

秋,不似春日那般妩媚羞涩,亦不及冬日那般冰冷含蓄,更没有夏日的赤诚火热,却弥漫着独有的忧伤,是寂寞的,也是孤独的,一如趴在窗台上的少女,眼神中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年,不知是命运还是巧合,独孤卿竟回到了五年前。而且,似是无意间的提点,前世的她在十四岁时恰好生了一场大病,昏睡了三天。

二月十三,大婚之夜。

二月十五,开阵改命。

不错,二月十三,二月十五,这就是她前世生病的日子。其中到底有什么巧合呢?

醒来时,服侍的丫鬟是喜儿。大婚之夜,她替自己挡了一箭,烟消玉陨,如今再见,独孤卿不由落下了眼泪。

是命运的安排吗?

不,这只是过去,是我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五年前。那时候,也是喜儿在照顾自己。

独孤卿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波涛汹涌的心。

关于那个钥匙,阵灵还是很贴心地为她补了一段记忆。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偶尔还是挺靠谱的。只是他最后喊的那句话,她只听到了“诸般因果”。

她不由有些郁闷。这个阵灵为什么非要把最重要的话放在最后说呢?真是不靠谱!

但没关系,要拯救的人还是要救的。于是独孤卿就在生病期间列出接下来第一个要拯救的人:

傅仪。

傅仪是她的师父,当今碧浮图阁阁主。他在十一年前救了自己一命,并收自己为徒。五岁从师,如今已有九年。

三岁那年,自己因为贪玩中了寒毒。师父云游至帝京,发现凰星黯淡。他借星辰推算出她的生辰八字,找到了她,并用百年难得一遇的赤凝莲子救下她的性命。

赤凝莲生长在火山之中,岩浆之上,极难摘取。那时候,师父已经中了寒毒一年有余,原因不明。他承故友相赠,本欲借那赤凝莲子驱散寒毒,却无奈与它无缘。

十一年里,师父寒毒一日比一日严重。若是记得不错,师父是在明年入冬时去世的。如今想要救师傅的命,只能采用赤凝莲王的莲心。而赤凝莲王,当年她在北地的幽昏谷中曾见过一株。

幽昏谷是罕见的阴阳大融汇之处,但因为地底下有岩浆,常年阳气太重,导致阴阳失衡,谷地格外危险。据消息,幽昏谷每年开放三次——寒食,中元,寒衣,每次仅开放七天。只有在七天里,阴阳能够保持微妙的平衡,也是每年入谷的最佳时间。

那时,一株赤凝莲王正在进化成为赤凝莲皇,导致幽昏谷的地表全是流淌的岩浆。狂暴的火元素出现了否极泰来,分为了阴火元素和阳火元素,意外地给幽昏谷制造了一个入谷的机会。

当时皇上因某事大怒,下令攻打匈奴,她和暮凌尘得到幽昏谷能够通行的消息,为了加快进度,决定暗度陈仓,结果遇到了岩浆……然后她和暮凌尘终于知道为什么幽昏谷不在开发期却能够通行但却没人敢走这条路的原因了。

于是,因为过早得到消息而做出不佳决定并处于暴怒中的独孤卿和暮凌尘通过感受空气中火元素的浓度找到刚刚凝聚出神智却仍在进化中赤凝莲王,把它给拔了,将它扼杀在进化的萌芽之中。然后他们知道它即将成为最高境界的圣药,又感觉肉痛不已。

因为他们可以用玄气为众人凝聚出一道桥从而避过这片岩浆,但是这样耗费精力,他们怕来不及恢复延误战情,结果得不偿失——通过岩浆区后离出谷口还有很长的一距离,他们足够恢复法力。

此次去幽昏谷,独孤卿当然不会再做那么傻的事情。挖走一颗赤凝莲王的莲子就够了——循环使用可持续发展嘛!

随着一天天的熟悉,年少的记忆也开始逐渐复苏,一切沿着既定的轨迹缓缓行驶着……

六月中旬时,独孤卿派人前往北地打探幽昏谷的情况,如今已然入秋,那人怎么还未回来?若是拖到冬天,错过了最后的入谷机会,师父的老毛病想来又要犯了,救治想来又要拖到明年开春,病症又要加重几分。

“哎……”独孤卿长叹一声,视线从窗台上移开,若有所思。

如果说,这个时空中的事件在不曾更改前会与原先的一致,那么一旦我改变了这个时空中的某些事情,其他的事件会不会发生连锁效应,会提早或滞后发生呢?甚至,不发生……

阵灵就是不靠谱,话说一半就挂了,和不讲有什么区别?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一切还是要靠自己!

独孤卿想了想,她要做的事情总结起来只有三件:

救师父,救丈夫,救自己。

当然,如果有机会,她还想知道睿王兵变的原因。那时火大,竟然忘记深究。他那般情深的人,说过仰慕自己,必然是上了心的。他向来不撒谎。

虽然如今沉下心,自己对他有些怨言,但以他的为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发起兵变,其中一定有自己和凌尘都不知道的内情。

可究竟是什么呢?……

独孤卿缓缓起身,舒展了久坐的腰身,推开门,走向书房。

已是申时。

不知何时,书房中飘来一阵悠扬而缥缈的琴声,但空灵中却带上了些许浮躁和杂质。

显然,独孤卿又有心事。

大庆有六大氏族,帝都金陵更有十大家族。六大氏族分别掌控着大庆最尖端的六大力量——剑师,傀师,灵师,巫师,蛊师和玄师。而在这六大力量中,有一位至高的领导者——天师。

天师,习六术,通璇玑,为天地至尊,大庆国师。天师一脉,世代单传,如今的天师就是傅仪。

傅仪也是一位奇人。历届天师大多是从六大氏族和十大家族中诞生,但他却是先帝胞姐的外甥,史上第四位和皇族有瓜葛的天师,也是第十三位非氏族和家族的天师。

这不是最奇怪的。

她一直先不明白的是,师傅明明是皇室宗亲,为什么会和江湖有瓜葛,成为了碧浮图的阁主。师父临终前还特地交代她,碧浮图不能被皇帝知晓,还要求她多多关照睿王,不要让他犯错误。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师父的背后都是一层谜!

当今陛下不是先皇最初立下的太子,睿王生母和先太子妃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先太子是大战时中箭后伤口感染,患上破伤风去世,这显然是做不了手脚,那先太子的死应该是一场意外。可这有何睿王有什么关系?虽然睿王是在先太子亡故后七个月出生,但殷德妃怀孕一事应该造不了假。他总不可能是先太子的遗腹子吧?

既然不是,那师父当年为什么要说出那么奇怪的话?难不成他仰慕睿王生母——殷德妃?这其中是否还有一些节点自己未弄明白。或许,睿王真的和先太子有些渊源?让后独孤卿开始想入非非……师父一生无子无女,却对自己和睿王十分关心。她肯定是爹亲生的,那睿王……该不会师父把皇帝给绿了?睿王其实是他的亲生儿子?!不对不对,师父从来不近女色,应该是喜欢男人吧!

瞎想些什么呢!

独孤卿觉得老脸有些发烫,师父那么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好在如今能够从新来过,先前的疑惑也可以去寻求答案了。

素指轻拢,余音渐散。

“卿儿,你的心,乱了。”

门外走进一位中年男子,虽是盛年,却写满了沧桑。他的身子似乎很弱,走两步就会咳嗽几声。

独孤卿躬身行礼,毕恭毕敬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见你琴音杂乱,就进来看看你。是因为太久没有练琴,有些生疏了吗?”傅仪问道,以手示意她坐下,不必拘礼。

“不是。”独孤卿道,“徒儿只是想到赤凝莲王的莲子可以治好师父的病,前些日子听说它将在北地现世,心就不免浮躁了几分,还请师父见谅!”

傅仪闻言一愣,不由看向独孤卿。良久,他笑道:

“长大了……也罢,外面的世界,你终归是要去闯的……”

泪,打湿了谁的心?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