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狐妃嚣张:独宠高冷仙君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4日

《狐妃嚣张:独宠高冷仙君》精彩章节目录_木子以栖小说免费阅读

狐妃嚣张:独宠高冷仙君

作者:木子以栖分类:奇幻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叶冷儿是一只离经叛道不服管教的狐狸,温顺的时候像小奶猫一样乖巧黏人,不高兴了就喜欢用那剧毒无比的爪子挠人。后来有一天,她不小心挠了自己的心上人,虽说人没事,可却也在身上留下了无法抹除的印记。于是良心不安的狐狸开始各种撒娇讨好。“神君哥哥,我知道错了,你还疼不疼?我给你呼呼。”“你别生气了,我没有抓过别人,我只抓过你一个。”“这不是普通的爪痕,这是我对你爱的烙印,以后别人就都知道你是我的了。”“你不能再喜欢别的狐狸了,就只能喜欢我……”心中忐忑不安的她喋喋不休的说着,然后嘴巴就被堵住了。神君哥哥的声音冷冷的响在耳畔,却听的她眼眶一热:“一直以来,只有你不知道,我多爱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人是谁,她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难道是死而复生的后遗症??

叶冷儿皱着眉头,颇为苦恼的想。

算了,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自己是在个什么鬼地方。

而且……

叶冷儿伸出手看了看,真是夭寿了,她堂堂一介大妖,居然重生在一个人类的身上,资质还这般……

不想说话,她想静静。

**

与此同时,神界也正处于剑弩拔张之中。

“你知不知道,你救下的那只妖孽犯了多大的罪?此举乃是逆天之行,纵然是身为众神之首的我,也要受到惩罚!”

那坐在高处疾言厉色的人,是神界最高的统治者,生来便代表着光明与正义,是众生仰望的存在。

下首一人,身姿颀长,只淡淡的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承受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就连那神界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也不例外,厌恶他,其实也是因为自己没来由的从心底畏惧他。

见此,他面上不由得带了几分怒色:“你说过不会插手俗世,如今是出尔反尔了吗?”

像是窥破了主神的心思,下首之人神色淡漠的睨了过去,一字一句,语气不重,却格外深刻:“你担心的事情,我目前为止还没有兴趣,只是你不要忘记,我避世千万年,并不是怕你,只是那些东西入不得我的眼。”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缓缓敛下了眸子,遮住了其中的暗色,“你也应该知道,从来只有我不想,却没有我不可以做的事情。”

这充满威胁锋芒毕露的话语,顿时让主神变了脸色:“你要做什么?”

他并不觉得眼前的人是在危言耸听,因为他最清楚不过,他确实有这个能力。

众生皆认为主神是这世间最强大的神,殊不知主神最忌惮的,便是眼前之人,和他同一天诞生,却拥有恐怖的毁灭之力,生来便是恶。

即便,他从未作过恶。

“既是我种下的因,便由我来弥补,我甘愿历劫五百年受尽人间至苦,换那小狐狸一条命,如此,主神可还满意?”一番话,云淡风轻。

这人自诞生以来就一路顺遂,历劫与他而言,乃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却不曾想,是为了一只胆大包天的妖物。

临走之前,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让主神向来沉稳的心掀起了滔天骇浪。

“你动不了我,而我的人,除了我谁也不能动她。”

**

叶冷儿在那鸟不拉屎的荒山上徘徊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下山的路。

作为一只高贵冷艳修为逆天的大妖,她绝对不承认自己是个路痴。

尽管眼下她附身在一个弱鸡人类的身躯上,并且这具身躯没有丝毫修炼的天赋,还是一个身娇体弱走两步就喘的药罐子,让她感觉自己倒霉透了……但是这一切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咕噜噜~”

叶冷儿面上闪现出一抹尴尬之色,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咬牙切齿的羞恼和悲愤。

她堂堂血脉高贵的赤灵狐,活了快七百年的大妖,有生之年第一次体会到肚子饿的感觉。

以前她还是无忧无虑的小狐狸时,就听一些妖怪说,人类世界有一句老话叫做: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如今看来果然是真的,那强烈的饥饿感任凭她怎么无视都没办法视而不见。

罢了,先找些食物安抚这五脏庙吧。

北越皇宫。

一处院落此刻燃起了熊熊烈火,只是很诡异的,这火已经烧了大半个时辰,竟没有一个人前来救火,那冲天的火势像是锁在这个地方似的,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

而就在不远处,一名身姿曼妙容颜姣好的华服女子静静的站在那里,火光照映在她的眼底,格外绚烂夺目,嫣红的唇瓣缓缓地勾起了一抹笑容。

身后,几个宫人按着一个身形消瘦不断挣扎的少女跪在那里,那张苍白的小脸上是深深的悲痛,她的眼眶刺痛干涩,已经不知道苦苦哀求了多久,久到她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看着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屋子,或许明天过后,这里只是一堆废墟,再也没有任何残留下来的痕迹。

她的嗓音嘶哑的厉害,经历过歇斯底里,连说话都显得那么吃力。

“澹台静妍,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她不再维持着表面的尊敬,一字一顿的直呼其名。

澹台静妍轻笑了一声,眸光带着一丝嘲弄:“报应?靠你吗,还是那个尸骨都已经腐烂了的死人?”

“原本小七这般与世无争的性子,我是不会对她下手的,可谁让……她挡了我的路呢。”

澹台静妍最后看了少女一眼,道:“看着她,别让她寻死,这般有气性的奴才,倒是少见。”

说完,她提步离开了,身后两个宫女立刻跟过去,只剩下身躯跪的笔直的少女和两个看着她的侍卫。

女孩年纪虽小,可模样生的却是难得的标志,眉宇间还有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实在吸引人。

其中一人顿时就起了心思。

“云梓姑娘,你看如今你的主子已经不在了,这深宫内院之中,你一个人无依无靠的难免受人欺负,不如跟了我……”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那还未摸到女孩俏丽小脸上的手,就这么生生顿住了。

那人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你还在这装什么清高!我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一个小丫头,没了主子的庇护,弄死你还不是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识相的你就从了我,否则,哼!”

云梓没有丝毫畏惧,反而看着他露出了笑容:“那你就弄死我好了,人在做,天在看,说不定现在,我那无辜枉死的公主,就在盯着你们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夜的天儿格外.阴冷,明明知道她是虚张声势,男人还是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你这臭丫头,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着,男人伸手就要去抓她,只是突然间,一股炙热的灼烧感就笼罩了他的整只手臂。

随后就看到,男人的那只手,莫名其妙的着起了火,然后火势就疯了一般的蔓延开来,将他整个人都包围住了。

他甚至连惊恐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那么被烧成了一片黑灰。

整个过程发生的时间不过几个呼吸而已。

另外一个人站在那里都吓呆了,惊恐的瞪大眼睛忘记了反应。

然后,是轻飘飘的脚步声传来,阴森森的女声慢悠悠的道:“我最讨厌欺负女孩子的男人了,烧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男人机械般的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身后,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渗人的很。

不巧的很,这位兄台平日里最害怕的就是鬼魅一类的东西,再加上平日里作恶多端惯了,此时内心的恐惧就被放大了无数倍。

然后他白眼一翻,就这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重生以来第二次把人吓晕过去的叶冷儿:“……”

她突然就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重生的这具身躯……不会长得特别面目可憎吧?

狐族可是以美貌著称的,要真是这样,可就太让人不愉快了。

某只狐狸丝毫没有人类世界的自觉:一个刚从坟堆爬出来,灰头土脸脏兮兮脸色还惨白惨白的家伙,简直就是女鬼本鬼了,不吓人才怪。

云梓愣愣的看着面前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女人,许久,她带着几分不确定,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公主,是不是你?”

叶冷儿疑惑的抬眸看她:“公主?你是在叫我吗??”

想当年她也是赤灵狐族正经的小公主,不过自从狐族惨遭灭门之后,再也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了。

故而,听着这久违的称呼,她居然有些怀念。

云梓六岁起就跟在公主身边,她怎么会认不出来?即便面前这个人的形象和她以往见到的不太一样,可那张脸,分明就是她无比熟悉的那个人。

不顾膝盖跪了太久早已麻木,她用尽全力的扑过去抱住了那人,像是生怕她会跑掉似的。

叶冷儿被她这一扑吓了一跳,正准备推开她,下一秒听到了女孩那嘶哑的几乎心碎的声音:“他们都说公主死了,连尸骨都被野兽吃了……可是我不相信,那么好的公主,明明都已经受了这么多的苦,上天怎么能……怎么能对公主这般残忍……”

云梓一瞬间仿佛感觉天塌了似的,紧绷的那根弦终于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断了。

也不知道戳中了叶冷儿的哪里,她竟然就那么被女孩抱了很久。

自从遭遇家族灭门后,她的心也变得异常冷硬,成了一个凶残嗜血的女魔头,谁又能想到她当初是一个多么纯真善良的小女孩,众人见了她只有满心的恐惧,谁又敢与她亲近?

却不想有一天,被一个人类小姑娘抱着哭的稀里哗啦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冷儿觉得自己脖子有点酸,于是伸手,拍了拍云梓的肩膀。

(作者君:新的一月开始啦!努力更新,小仙女们赶快入坑叭,多多留言哦,有错别字可以提醒我修改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