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FateAsk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FateAsk》精彩章节目录_埃渃小说在线阅读

FateAsk

作者:埃渃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中国的法术世家与魔法协会碰撞出的泥潭,你为何而踏足?又为何而痛苦?为什么面带愁容,又为什么纵声欢笑?        你摘下了面具,可你究竟是谁?        (对于同人,其实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型月这么好的世界观我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弄不明白了,他们是敌人吗?”

“敌人?当然是敌人,时钟塔,圣堂教会,移动石枢,日本的魔术家族,他们全部都是敌人,他们现在肯定在梦里都吃着我们的肉喝着我们的血,就如我们所梦到的一样,”乐正白烨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笑了起来,“心照不宣,你知道这个词吗?就当你知道了吧,中国的法术界出世了,这块被垂涎千年的肥肉终于出现在了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肉只想着荣耀荣耀荣耀,而盯着肉的人只想着吃掉吃掉吃掉,我们是为了寄人篱下而出世的吗?不是;他们会因为未知的威胁而不去抢这块肉吗?不会他们不会信我们是蠢货,我们也不会信他们是好人,就是这样。”

“那话题又回到原点了,既然是敌人,为什么还要给对方如此丰厚的利益呢?”

“因为骄傲。”乐正白烨如此回答,但她似乎又觉得这个回答不很明了,便又继续道,“玛利亚,如果你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国人拥有不亚于你甚至超越你的实力和智慧,而且这个国家从上至下都流露着对你祖国的厌恶与鄙视,哪怕你也厌恶你的祖国,可他们就会因此将你奉为座上宾吗?何况你不是。玛利亚,我们做着这个国家几百年前同样在做的事,我们要养狗。”

“如果狗要咬你呢?”门口响起一个声音。

只见司马未途冷哼了一声,重重把门关上,走到之前项羽曾坐过的椅子背后,双手狠劲拍在靠背上,盯着乐正白烨淡然的双眼,从牙缝中挤出话来:“你这是要葬送我们的一切。”

乐正白烨依旧是看着窗外的风景,话语声轻轻细细:“是吗?我倒不觉得。”

这一句话激怒了司马未途,他几乎是咆哮地说道:“你在会议上将我们的底牌说出来不管,可你不光允许他们随意翻阅典籍,甚至给他们观摩‘玺’的权利!谁允许的?我们把谋划权交给你,相信你是对的,但现在你只是让局面变得更难控制而已,你这女人是疯了吗!”

“首先,他们只是知道我们有底牌,但并不知道底牌究竟有什么样的力量,我们既可以让他们松懈,也能让他们过度警惕,再加上我们手中握有的情报线,你还应该感谢我才是,”乐正白烨转过身,“其次,史书资料小玉玺什么的他们看了就看了,战争过后必有建交,我们始终是要交出去的,他们看了就看了,真正不传的秘密你我都知道是什么,那是长辈们口耳相传的东西,”她指了指自己的头,“在这里,不是吗。”

“另外,我们需要他们,这是把他们拴在身边的一个持久的办法,这是一场由道德控制的利益交换,现在双方的利益交换还并不对等,付出少的一方先退出之后遭受的损失也就会更大,因为这会给我们一个针对他们的理由——那么,我说完了,现在该你来说一下你来这里的理由了。”语毕,乐正白烨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到这里,司马未途的火气似乎已经消退,他退出全身紧绷蓄势待发的状态,一只手缓缓伸进口袋中,拿出了一块不规则的白色晶体。

晶体躺在司马未途的的手心,安静却又活跃,它的存在仿佛加快了周围灵子的重构,它暴露在空气中所带来的空间甚至是时间上的律动令在场的三个人全都难以忽视,乐正白烨看了它一眼,随后一句话脱口而出。

“这不对。”她说。

“玛利亚,”她转过头,“当‘根源’与现世接触后还能长时间保持它的原态吗?”

“当我主离开他的神国后他还是我主吗?”玛利亚反问道。

乐正白烨陷入了沉默,不过

“你是对的,但是,”乐正白烨再次看向司马未途,“因为你是英灵所以你是对的,然而在这里,让‘根源’在现世维持稳定,还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种事,所以——”她伸出手,钳住了司马未途探过来的手腕。

“你究竟召唤出了什么?”她的目光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锐利。

—————————————————————————

庭微生住在奶奶还未卖出的房子里,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年没来过了,不过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有一位叔叔照看着,房子虽然无人居住但长久供应水电且时常来有雇工保持它基本的卫生,庭微生几日前入住时并未在扫除上费大功夫。

房子位于城区,不是很有年代感的建筑,不过也有它的特色,第一层自带一个小花园,池塘虽然装不下,但几棵树一套石桌椅放下还有点自由活动的空挡,在庭微生记忆中与奶奶有关的一切全都浓缩在了这不足二十平米的方寸之地。

奶奶喜欢带着他看书,就在院里那只能放下两个婴儿的石桌上,常常是他坐东头,奶奶坐西边,一人一本,其实两人看的书并没有不同,只是庭微生的书做成了更能让儿童理解的绘本,想来也是一些老书了,那时年龄其实也不大,竟还能看出个一二三四。

如今他还是坐在那个位子上,习惯性地摊开了一本和以前一样实在不能算易懂的书,也不只是认真在看还是只是在回味着那种熟悉的感觉。

“在看什么?”一道女声响起。

身为Caster,武则天凝聚身体的速度快到甚至不需要这一句话的时间,在庭微生抬起头时,她便已经坐在了庭微生的对面。

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刚被召唤时的打扮了,一袭红裙镶有金色的凤纹,从左腰攀至胸口,栩栩如生,她的双手交错着放在石桌上,目光直直落在庭微生脸上,施以平静的端详。

庭微生看了看自己的书,有些尴尬的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没什么,随便看看,这里原来就有的。”

他看的书叫《旧唐书》。

武则天微不可察地拉起嘴角笑了,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什么,只换了一个话题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圣杯战争?”

【原来‘仪式’的名字叫‘圣杯战争’吗?】

“因为……”庭微生顿了顿,露出回忆的神情,“这算是奶奶的遗愿吧。”

“一个遗愿有那么重要吗?”武则天微微眯起双眼,“这可是拿命来做注的。”

庭微生没有说什么,他沉吟了一会随后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庭微生开始直视武则天的双眼,只不过他的目光除了一种怯懦与迷茫外没有丝毫的尖锐感,“我没有亲人了,父亲和母亲从小就没有见过,奶奶只教会我修炼和看书,日子虽然很单调但我除了习惯这种单调以外什么也不会,如果赢下这场战争我就可以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我想要的是一个答案。”

这回换武则天沉默了,她不悲不喜地与庭微生对视着,红唇微启。

“微生啊——这可算不上一个聪明的决定。”武则天慢慢地站起来,仰望着小院石墙朴素的墙檐,她似乎关注起了别的事物,以至这句话丢失了下文。

此时的庭微生才发现,四周的空气早变得灼热无比。

他抬起头,目光越过墙檐,才发现不远处的空中悬停着两个人,一个的个头较小,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另一个人却使庭微生看得有些痴在了那里。

那个人沐浴在赤红的火中,宛若天神降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