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一欢成婚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3日

《一欢成婚》精彩章节目录_半世琉璃小说免费阅读

一欢成婚

作者:半世琉璃分类:总裁小说类型:宠文

谁不知江州市第一美人顾之欢成了落水凤凰,豪门圈子里茶余饭后的笑话?独独江州市第一豪门继承人南时见对她情有独钟,捧她上天。参加个宴会都会被人议论一番,眼红的人说她顾之欢就靠着一张脸,把南时见迷得神魂颠倒,才能飞上枝头做凤凰。顾之欢也不在意,淡漠得恰到好处。晚上南时见就看见自己媳妇儿站在镜子前迟迟不肯睡觉,心急了问她原因。顾之欢说,别人说你对我是乍见之欢,迟早会成为下堂妇呢。南时见一把搂过来很认真的强调,明明我们是久处不厌,别忘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连牙都没有。顾之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酒店?什么情有独钟?

她顺着他的视线往回看去,当看到明悦酒店四个字的时候,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南时见没给她解释的机会,直接开门,下车,打开她的门,将她从车子里拽了出来,一点也不温柔。

这个时候的顾之欢已经没功夫去跟他计较他温不温柔,她现在只想逃走,任何情况都没有落在他手里惨。

只是,效果甚微。

顾之欢被他拖到了总统套房!

没错,是拖!

不管顾之欢怎么挣扎都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拖走。

一到房间,南时见松开了她,得到自由的顾之欢立马去开门,可门已经被他锁上了,她怎么都没办法打开。

“现在才想逃走?是不是太晚了?”南时见冷嘲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让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顾之欢咬着唇,脸色惨白的转身看向他,“南……”

叫那个名字,对顾之欢来说,有些艰难。

她舔了舔嘴唇,才说道,“时少,我知道你很不想看到我,所以……可不可以让我从你面前消失?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的视线里了。”

“晚了,顾之欢,你已经出现了。”南时见冷冷的提醒她,“而且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跟我保证的,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那你……要我怎么做?”顾之欢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

她也看见南时见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狠戾,心里顿时一颤,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南时见松开了领带,缓缓坐下,背靠沙发,一双深沉的眼眸微敛的瞧着她,似有几分嘲弄的意思,“这个房间,还记得吧?”

顾之欢咬着唇,脸色愈发的惨白了。

这个房间,她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这些年来,她都避开明悦酒店,不就是因为这里吗?

她知道,南时见带自己到这里来,更多的是羞辱她。

“要我放过你可以,把你当年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男人的视线一瞬间冰冷下来,嗓音也清冷的可怕。

顾之欢垂落在双侧的拳头,慢慢的攥紧起来,眼眸里某些东西在凝聚,而后看向他,“时少,当年的事情,我跟你道歉,希望你能放过我。”

“放过你?顾之欢,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南时见轻笑起来,可笑却不达眼底,抬手就将烟灰缸砸了过来。

一声巨响,水晶材质的烟灰缸落在了她的脚边,碎裂开来。

就差那么一点,她就会被砸到,或许头破血流,也或许,一命呜呼。

可此时此刻的顾之欢,甚至希望那烟灰缸是砸在她身上的,因为那样,她就能避开眼前这气氛严峻的局面了。

“还真是经不住吓啊。”南时见嘲笑起来,没有一点掩饰,“所以我更加好奇,当年的你,是怎么有那个胆子的!”

顾之欢发颤的深呼吸了一口,才勉强答复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过去这么多年了,时少如果要追究的话,那就请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很诚恳的态度,诚恳得南时见都要相信了。

可他却深刻的知道,在顾之欢这天使的外表下,藏着多恶毒的一颗心!

他缓缓的,勾起唇角冷笑起来,“我从来就没打算放过你!”

顾之欢还来不及作何反应,男人已经快速的欺身上来,大手用力的捏主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她被迫的跟他对视,只是一瞬,气势便已经输得彻底。

南时见唇角绽出一抹残忍的笑,而后低头,覆盖住了她发颤的唇。

一个很突如其来的吻,至少顾之欢从来没想过。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还未挣扎,便被他狠狠一咬,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唇角蔓延开来,她痛得闷很一声。

可男人却吻得愈发疯狂了。

顾之欢的一双手,也被他狠狠的攥住,反剪在了身后,动弹不得。

男女之间的力量本就悬殊,更何况顾之欢喝了不少酒,此刻有些晕乎乎的,哪里还是他的对手。

三两下,他就被她按在了床上,都不容她拒绝,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她几乎被男人夺走了呼吸,缺氧的脑子更没办法思考,衣服也在这时被他蛮横的扯开。

顾之欢眼神一惊,情急之下,咬了他一口。

南时见是退开了,吃痛的退开了,可那双墨眸里,却泛着嗜血的光芒。

修长的手指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笑得十分邪性,“顾之欢,还想演一下贞洁烈妇是吗?当初是谁勾引我的?嗯?”

“当年的事情,我可以解释……”情急之下,顾之欢着急的说道,希望他能打住。

可此刻的南时见,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解释,毕竟有些东西,已经先入为主了。

就比如有种恨,已经根深蒂固了。

大手扯下领带,将她的双手捆缚起来,顾之欢害怕得叫了起来,“南时见,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唔……”

他堵住了她的唇,用他的唇。

这一次,是掠夺,没有一丝感情的掠夺。

顾之欢的眼神里都透着绝望,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眼角滑落而下……

***

手机一遍遍的响着,可顾之欢却没有力气去接。

她疲惫的靠在车座上,看着外面斑驳的夜色,眼神有些空洞。

的士司机是个女的,她从后视镜里打量了顾之欢好几次,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小姐,你还好吗?要不要……帮你报警?”

报警?

顾之欢垂眸看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她,狼狈得就像是被人侵犯了一样。

她……也的确差点被侵犯了。

南时见,那个她永远都跨不过去的坎。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打住了,一把将她拧着扔出了房间。

一个滚字,吼得淋漓尽致,也吼得她支离破碎。

她都顾不上收拾,就穿着一同被男人扔出来的酒店浴袍,逃出了酒店,打了车回家。

“我没事,谢谢你,前面停就好。”顾之欢勉强的笑了笑。

女司机也只能点头,靠边停车。

顾之欢给了车费下车,缓缓的往家里走去,这是一处比较老旧的小区,也是顾之欢的家。

曾经,她贵为顾家大小姐的时候,住的是最豪华的别墅,穿的是最大牌的衣服,每天要做的就是美美容,打打高尔夫,逛逛街什么的。

后来……后来她跟南时见订了婚,南顾两家联姻,多么风光的事情。

“小姐,你怎么了这是?怎么穿着这样就回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陈妈见到刚进门的顾之欢,惊呼起来。

顾之欢赶紧捂住了陈妈的嘴,“别吵。”

她进门的时候轻手轻脚的,就是怕吵到人,结果陈妈还没睡,估计又是在等她吧。

顾之欢松开了陈妈,满脸疲惫的说道,“我没事,你早点休息吧陈妈,以后别等我了,还有,今晚我的事情你别告诉我妈。”

“好。”陈妈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想问又怕她难过,最后只能看着她回了房间,自己只能摇头叹气。

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顾之欢躺在床上,懒洋洋的接了起来,“张姐。”

“欢欢,你在哪儿呢?”张姐在电话里着急的问道。

刚刚顾之欢被南时见带走,张姐都没来得及说上话,再加上叶总被打了,张姐得留下处理那边的情况。

这一路上都打了多少电话啊,没把张姐给急死。

“我回家了,你呢?回去了吗?”

“我在警局呢。”张姐有些着紧张的说道,“叶总那边报了警,事情可能有点麻烦了。”

顾之欢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问道,“他居然还有脸报警?”

“事情电话里一两句也解释不清楚,你既然回家了,就先休息吧,明天再配合调查好了。”

“不是,他凭什么报警啊?是他先动手动脚的,而且也不是我砸的啊!“顾之欢就想不明白了,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张姐顿了一下,才说道,“欢欢,那酒瓶上,只有你的指纹。”

顾之欢,“……”

当时……南时见是握着她的手砸的瓶子,的确就只有她的指纹,所以这件事情倒霉的只有她?

也对,像南时见那样身份的人,叶总不可能告的。

要搞,也只搞她这样没地位的人吧。

顾之欢再没办法冷静了,询问了张姐的位置,便挂了电话,火速的换了衣服出门。

陈妈才刚关灯呢,又听到开门声,急忙开门出来查看的时候,顾之欢已经出门了。

夜深不好打车,顾之欢在街边站了好久才打到车,到了警局,见到张姐,确定没什么情况之后,心里才踏实了几分,想跟负责这个案子的民警解释。

可对方告诉她,想要这件事情圆满解决,就只能找受害者了,受害者如果不追究,顾之欢就没什么事。

但如果叶总那边追究的话,这件事情可能就不好办了。

顾之欢憋着一口气,让张姐先回去,自己则去了一趟医院。

情况比她想的还要严重,叶总根本拒之不见,她在医院等了一个晚上,都没能见上面。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顾之欢一个晚上都没休息,刚到公司,助理小妹宁宁就过来告诉她,经理找她。

经理找她什么事情,顾之欢不用想也知道了。

(发新书了,紧张脸,表嫌弃哦,惹爱收尾咯,舍不得啊,但在舍不得,也要有新的开始啊,欢迎跟我一起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