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君临天下:祸宠童养媳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3日

《君临天下:祸宠童养媳》精彩章节目录_九秋紫阳小说免费阅读

君临天下:祸宠童养媳

作者:九秋紫阳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那年他九岁,她刚出生。第一次见面他就认定了她,宠爱她,疼惜她,没有任何理由。    “哥哥......”,红艳艳的小嘴微微嘟起,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盛满委屈,“我不要你走......”一双藕嫩的小肥胳膊紧紧抱着男子修长的腿。那一年他十四岁,她六岁......    “伤她者死!”冰冷的声音如地狱而来的修罗,一句话,便已决定阎家堡一百三十六口人的命运。那一年他二十一岁,她十三岁......  出云山之巅,她傲视群雄,为救他,一身白衣染出朵朵红梅,她毅然决然,纵使血染半边天,宁负天下不负他!那一年他二十三岁,她刚及笄......    比起万千风华,我只愿与你携手天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三年后

白璧城,归砚山庄

“唉!美景,哥哥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只见桌边一个小姑娘趴在桌上一手支着脑袋幽怨的说到。

“小姐,缥缈峰距白璧城那么远,少爷就算马不停蹄往家赶也得一天一夜啊!早上才出发的,这才晌午,就是飞也没有这么快啊!”美景看着桌边无精打采的小姐无奈的说到。

从早上听老爷说少爷今早动身回来,小姐就已经问了无数遍这个问题了。

“小姐,少爷就算再快也得明天才回来,您这样一直盼着也不是办法,再说少爷都走了三个月了,也不差这一天的事,您倒不如趁这时间把少爷布置的功课再熟悉熟悉...”

沈兮兮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天哪!哥哥留下的功课我给忘了!怎么办?怎么办?”沈兮兮这些天光顾着完,君子墨临走前交待的功课她早就当耳旁风忘天边去了!沈兮兮一双小手揪住自己的秀发烦躁的拽了拽。

美景早就猜到会是这样,“小姐,少爷去缥缈峰之前那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你一定要背完那几本兵家史籍,他回来可是要考你的。”

美景接着说:“小姐,现在赶紧去看看,临时抱佛脚说不定到时候就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沈兮兮一张小脸垮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美景“四本书,我一天哪里记得住。”

美景:“那......小姐之前总该看了些吧,再看一遍把那些记住,不至于到时候少爷问啥你都回答不上来的好。”

沈兮兮更委屈了,小嘴都扁的能挂水壶了,“我就看了几页纸,就忘了。”头都低的快埋进地里了。

美景:“......”

第二天

“少爷,您回来了啊!”美景激动的声音从房门口响起。

“嗯”回答她的是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小姐呢?”说完也不等美景回答,直接就穿过美景径直向房门口走去。

美景急忙越过君子墨灵动的眼睛瞄了瞄房门,底气不足的说“小姐她,她这几天思念少爷,吃不好呀睡不好,今早突然生病了!大夫说是太过操劳,让小姐多休息。”说完准备瞧一瞧少爷的脸色,却只看到一抹青色从视线略过,快的不够真实。门却已经关上了,似乎是一种幻觉。

美景虽是着急,却也只能等在门外。

君子墨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秀目轻阖的小人儿,小脸红润,秀鼻微挺,一口朱唇不点而赤,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放下心来。“真好,终于能亲眼见到她在面前,而不是只是想像中的人儿了”君子墨心中感慨。

一抹柔光紧紧锁着床上“睡着”的小人儿,散发着淡淡的思念,似乎怎么都看不够。

君子墨久久的注视,却让床上的沈兮兮如坐针毡,身体僵硬,鼻头微微的冒冷汗,努力的压制住心里的紧张。

本是温馨的一幕,空气中却流动着一丝紧张的气息。

君子墨不急不慢的坐在了桌边,看着床上小人儿脸上渐渐浮现的红晕微微冒汗的鼻尖,和轻颤如薄翼的眉睫,嘴角微微上勾,其中猫腻可想而知。

床上的人儿叮嘤一声醒了过来,小手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的看向君子墨,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软软的叫了声“哥哥”,一切表情恰到好处。

即使知道她的小花招,君子墨看着这样的沈兮兮,胸腔里依旧满是化不开的温柔。

修长的身形坐在床边,抚上沈兮兮的秀发,“听说兮儿这段时间对我思恋成疾”语气中带着一丝调笑。

沈兮兮脸一红,心里暗骂怎么找了这么个借口,口中却不得不圆上。头埋进君子墨怀里闷闷的道“谁让哥哥离开了三个月没有一点消息,”其中委屈一丝不假。

“这次在山上对武功做最后的突破,师傅临时让我闭关,我不是请师傅写信告诉你了吗?”

提到君子墨的师傅,沈兮兮小嘴一扁,缪寒风那老不死的,从见沈兮兮第一面起两人就开始犯冲,好像沈兮兮上辈子杀了他全家似的。君子墨让他写信,他会说详细才有鬼。

见她这幅表情,君子墨哪能猜不到,缪寒风每次与沈兮兮见面都是针尖对麦芒的场景,君子墨也是头疼与无奈。

沈兮兮双手圈上君子墨的脖子:“哥哥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暂时不走了。”

对这个回答沈兮兮显然不满意,却也没说什么。

从她有记忆以来,他就一直庄内庄外来回奔波。甚至一年不见面的时候也有过,不过与这次不同的是,以前再忙君子墨都是三天一封书信,未曾断过。这次三个月毫无音讯,所以说沈兮兮的抱怨也不为过。

沈兮兮何曾知道,比起她的思念,君子墨思念更甚,他在外再忙,每个月都会抽空回来看她一眼,只是这些沈兮兮不知道罢了......

君子墨:“赶紧起来,爹娘还在大厅等着我们呢。”

“好,”沈兮兮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张开两只手臂,“哥哥给我穿衣服。”

“都多大人了!”,君子墨手揉了揉她的头,从容自若的给她穿上了外衣。梳洗打扮了一番,出了听雨轩。

“爹,娘,孩儿回来了。”温润如玉的声音在大厅响起。一道修长的身影便踏了进来,手边还牵着一个十几岁的妙龄少女。

“爹,娘”看见大厅里坐着的两个人,男子身边的少女甜甜的叫了一声。

大厅里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刚毅稳重,眉宇之间的深沉一看就是不简单的人物,女子温婉贤淑,一看就是名门闺秀。两人站在一起,就是上帝勾勒的妙笔,天生的般配。不知道他们的人,没有人能想象他们竟已有一个二十一岁的儿子,毕竟他们看起来是那样的年轻。

已过不惑之年的君魁笑着看向走进来的两人,转头对爱妻酸溜溜说到:“早上听说墨儿回来了,一直没见到人,感情是先去找兮儿了,唉!看来在他心里我们做父母的比不上兮儿宝贝啊!”

沈梦如白了自己的夫君一眼,看着被调笑的躲在君子墨怀里的沈兮兮也不继续打趣,反倒认真仔细的打量着君子墨“墨儿这几个月过的可还好”沈梦如关切到。

“孩儿还好。爹娘身体可好?”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君子墨从小就常年在外,但哪一次沈梦如不挂心。

沈梦如看着面前优秀的儿子笑道:“我跟你爹身体好着呢!这次回来就好好在家待着,就别到处奔波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