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你可曾听说有一种玄功叫作龙傲天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3日

《你可曾听说有一种玄功叫作龙傲天》精彩章节目录_西八汪小说在线阅读

你可曾听说有一种玄功叫作龙傲天

作者:西八汪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对敌好似在砍瓜切菜 ,修炼历来都水到渠成 ,大佬皆觉我恐怖如斯,妹纸还想着投怀送抱, 唉,无敌就是这么寂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说在场的众人一个比一个紧张,但朱重八脸上的表情依然很淡然,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并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剩下的就是等陈有靓苏醒,让大家知道,袭击她的是血十字的人,那一切误会都会烟消云散。

所以他乖乖的让这群紧张过度的人,用能够限制玄功的捆仙索,把他的双手紧紧缠住,跟着他们一道上了返回有关部门的车。

许是看朱重八十分配合,众人紧张情绪也逐渐放松了下来,特比是看到,陈雨儿这个小妮子去照顾陈有靓了,坐他左侧的那个圆溜溜的,神似弥罗佛的胖子,张口对朱重八问道:“哥们儿,我看你刚刚露的一手,很像道都龙虎山天师府云虎一派的虎啸群山,我说你该不会是……”

这神似弥罗佛的大胖子说到这里,就不往下说了只是打眼看着朱重八,朱重八也知道他是等自己接茬,当下摇头道:“不是,我和天师府没瓜葛。”

“那兄弟你这是使得哪家的功法啊?”

“濠州朱家。”

“濠州朱家?”大胖子闻言先是一愣,跟着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对我道:“我说兄弟你该不会就是霍哥说的那个,要来我们盛京分局那个新人朱重八?”

“对。”

“卧槽,兄弟你怎么不早说,你瞅给老哥吓得这一身汗。”一听是自己人,那大胖子整个都放松下来,跟着就伸过来,看样子是打算把朱重八手上绑着的捆仙索解开。

可就在这时,坐我右手边的那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猛地咳嗽一声道:“沈熊猫,他说什么你信什么啊,你就没有想过他是骗你的。”

大汉的话,让大胖子沈熊猫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旋即讪讪的把伸出来的手缩了回去,对那大汉说:“伟哥教训的是。”

“你啊,总是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所以才会被秘书那丫头耍的团团转,还有沈熊猫……”被称为伟哥的大汉说到这里略微压低了声音道:“老子说过多少次了,你要嘛叫我大伟哥,要嘛叫我金手指,不要叫我伟哥。”

“是,是,是,伟哥,哦不,大伟哥教训的是。”尽管沈熊猫嘴里连番称是,可他却是虚心受教,死不悔改,到后来,还是左边的大汉,对他伸出仅剩两根手指的左手时,他才赶忙改了称呼。

说真的,他这支只有两根手指的左手,实在太吸引人目光,就连不是第一次见识这只残疾左手的朱重八,都忍不住看了两眼。

而发现朱重八正盯着自己的左手,那大汉不仅毫不在乎,还又自豪在朱重八眼前晃了两下道:“小子,别看我这只手残疾的,但你知道我这是怎么落下的残疾,那可是老子一九八八年夏天,在老山战区,和越军交战时落下的残疾,这可是荣誉,懂不?”

大汉这话的确不假,他左手落下的残疾,的确是在对越反击战中造成的,但他没说的是,他之所以会落下这个残疾,不是因为和敌军交火导致的,而是由于子弹炸膛所造成。

只是无论因为什么,也抹杀不了,他曾经为保卫国家付出过巨大的贡献,哪怕他在复员后,不仅成了黑道大哥,还进去蹲过几年大牢,同样无法抹除他当年立下的赫赫战功。

“当年老子我,那可是我们军区出了名的神枪手,尽管当年我才二十岁,可我在战场,先后击毙五十四名敌军,立过二等功勋,只可惜,老子这手,以后都打不了枪了,如果当时的医疗条件再好点,或是枪械的质量高点,或许我这手说不定就不用截肢了,如果不截肢,说不定我现在早就在军队里,做到旅长了,老子又怎么会复员去混黑社……”

这些话,是这个大汉在前世一次酒醉之后,跟朱重八勾肩搭背,用很唏嘘的腔调所说的话,他也是那时才知道,这个看似把这只手视为荣耀的大汉,远不像他口头上说的那么无所谓。

闲聊之际,这辆车,已经到达了有关部门东北总局的楼下。

这里也和前世一样,地处老旧小区众多的芬古区,离这不远就是盛京北站的火车站,以及盛京四塔之一的北塔,交通十分方便。

按道理来讲,有关部门不该选择在这样人多眼杂的地方作为东北总局的办公地点,可这地方确是东北总局局长柳月凰亲自挑的地方,拿她话讲,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特别是她让人挂在门口的,盛京市野生动物病毒病菌生物研究所这面牌子,更是让闲杂人等不想踏足这里半步。

这地方,前世由于陈有靓在这里工作的原因,朱重八可没少跑,甚至比不经常来这里沈熊猫和大伟哥都要熟悉,他们也在朱重八不动声色的领路下,安全的把他送到了地下二层审讯室。

这间审讯室里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张桌子外,就只有两张椅子,以及一盏台灯。

很快,一男一女,两个风尘仆仆的人,就让沈熊猫和大伟哥离开,正式接手了朱重八。

待他们二人离开,那名看似比朱重八大不了几岁,雷厉风行且满脸严肃的女子,就让朱重八坐下,自己则理所应当坐在了剩下另外一把椅子上,张嘴问道:“你就是刚从湛江来到这边的朱重八对吗?”

“对。”朱重八点点头。

“我是中央直属第三行动局东北总局局长柳月凰。”见朱重八点头,那满脸严肃之色的女子,表情缓和最少五分,连语气都变得温柔起来:“我已经听陈有靓说了,你们是追击冥教凤使途中,然后遭遇了血十字的袭击?”

“对。”朱重八再度点头。

“再接着你就打晕了她?”

“不,是凤使打晕了她。”朱重八回答这话时,连半分犹豫都没有,很干脆的把锅甩到了凤使这个未来媳妇的身上。

“哦,那陈有靓为什么会说是你?”柳月凰闻言皱眉道。

“她当时已经中了血十字的浑灵弹,神智不太清醒,可能把我误看成了她,再说我也没理由袭击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