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他从佛光中走来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他从佛光中走来》精彩章节目录_饕芷夭夭小说免费阅读

他从佛光中走来

作者:饕芷夭夭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初见时听闻旁人说这个面无表情的人要去当喇嘛世间万物对他来说不过只是蝼蚁一般的渺小,弹指一挥间有什么是不能舍得的......再次遇见“你不是要当喇嘛吗?”“我发现了比做喇嘛更有意义的事!”后来“你是在佛光深处却被我耽误的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天晚上依旧还是在无人区,不过骆非说明天一早就可以到墨脱县了,我们会到县城吃早饭然后补给一下,很快就可以到目的地仁钦崩寺了。

是夜 可以看见星星的夜晚, “骆非,我们晚上睡在哪?”骆非开了大车灯驾着车行驶中,四周已是黑茫茫看不清,至少她自己是什么也看不清的。骆非指指后车厢,“过会我把篷盖掀开,我们晚上就在车上睡,把防寒布四角固定一下就行了。”张宁夭很兴奋也很紧张,她从来没有在无边无际的荒野跟一个认识不到一周的男人共寝?这些事她都没遇到过,而现在这些个第一次都让她一下子遇到了。骆非瞥了一眼旁边这个按捺不住激动的姑娘,“张宁夭我发现你很能适应生活,这要是搁别的姑娘身上早就拒绝了,我们晚上在一起睡,一个棚子里。” “你害羞了?我不是别的姑娘我是张宁夭,人在路上不要太把性别这种身外之物看的太重,更何况您是要把您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佛祖的男人,我怎好跟佛祖抢男人。”骆非吃瘪了,被一个小姑娘给教训了,还不如人家小姑娘看得开,丢人。骆非突然问道“你多大了?”“我啊,18。”“说人话。”“25,你呐。”“33….”骆非心想我比人家整整大了8岁啊。“骆非啊,你比我大了8岁哟~”“怎么着吧。”“没事,没事。”张宁夭还是害怕他把自己从车上扔出去,万一山上有狼呢?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天时间来得及,带你去镇上转转。”“好耶!”骆非瞥了她一眼,这姑娘又激动了,奇了怪了这么跳脱的性格她是怎么在客栈装成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性格,分明跟蓝田一样,却得装的深沉的不得了。还是别吓唬她了,看她刚才的样子说不定又以为自己要把她扔下车喂狼。

这次骆非没有煮方便面而是给了张宁夭一包饼干,“将就着吃点,明天到了县城吃顿好的。”“好的。”张宁夭没有要求没有需求,什么都可以,说什么听什么,偶尔有不同意见也还是会吹胡子瞪眼,然后思索一下目前的处境就安静了,很乖,乖得很。骆非掀开了车棚盖,铺好了被褥,安置好了睡袋,绑好了防寒布,刚要招呼张宁夭休息,打脸的事随之即来。“骆非啊,你一会再进来,我一会儿叫你你再进来啊。”“你要干什么?”骆非习惯性挑眉皱着眉头看着她,莫非她心思过来了?“跑了一天了我要擦一擦。”然后就自己拱进去了。骆非也不好说什么,张宁夭也是有需求的啊。过了会,骆非抽了大约三只烟的时间,听见张宁夭叫自己。“我好了,你进来吧。”骆非刷了牙,也不再讲究别的了索性拱进去赶快睡觉吧。还不敢把布掀大了,怕风进来冻着小丫头,只掀开一个角,快速钻进去。嗯….一股淡淡的玫瑰花味,还挺好闻。“厉害吧,不知道还有这种神器吧。”骆非刚要往睡袋里钻就听见张宁夭说道。骆非一头雾水“什么什么神器?”“就是这个啊。”张宁夭说着从包里拿出来一瓶免冲洗沐浴露玫瑰花味的。“这个给你了,你拿着。”说着便扔过来一瓶。“我这儿还有,一路上颠沛流离的不能及时洗澡,你们男人不怎么介意,女孩子可不行。好了,晚安啦。”说完便一股脑扎进睡袋看样是真困了。骆非笑了笑,放好了小丫头送的东西也进睡袋准备休息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清早,张宁夭早早地醒了,天都还没亮,篷子外面应该还是漆黑一片,张宁夭看着旁边的骆非,他是个睡觉及其不老实的人,睡袋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不说,胳膊腿的四仰八叉的甚至一条胳膊还在自己的身上搭着,张宁夭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跑了一天路应该很累吧,自己在车上睡了又睡可眼前这位奇男子也只是中午的时候眯了眯眼下午又开始不停的跑路。算了,让他睡吧,可谁知过了一会某位奇男子竟用搭着张宁夭的那只手一下子把张宁夭带到了自己怀里。“我去,这奇男子要干嘛。”张宁夭的脸此刻已经不仅仅是番茄红了,像五辆火车追尾般。可转眼间骆非又抽出手转过身去睡了…张宁夭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便轻手轻脚的打开一个缝从车上出溜到安全地带了。车里的某位奇男子则慢慢睁开眼睛,深深呼了一口气,自己这个睡觉不老实的毛病真的要改了。车外,清新的空气,雅鲁藏布江支流湍急的声音,没有太阳没有星星,只有隐约的月光还模糊的照亮这个地区,张宁夭已经没有睡意,索性走到水边洗了一下脸,水很凉,还有些刺骨,但是这确实是让人清醒的兴奋剂。感觉时间还早想着过会儿再叫醒骆非,自己难得的独处,索性就地而坐合着细细的风感受着这难得片刻的安宁。

过了一会儿,一件衣服披到自己身上,还是之前大吉岭淡淡的木香,张宁夭转头一看,那人也坐到自己身边不慌不忙的说着“怎么起的这么早,起了也不叫醒我,饿了吧。”随后,骆非拿出一个小瓶扭开瓶盖小小的一滴水顺着瓶口滴进了他的嘴里,张宁夭看着骆非的喉结动了一下,就像在喝很了不起的东西一样。“这是什么呀!”“甘露水。”“甘露水?为什么要喝这个?”张宁夭看着好像很稀有的样子,用一个类似于香水瓶大小的玻璃瓶子装着,玻璃瓶上似乎还有一些藏文,不过自己也看不懂于是便作罢。“用作来修行的,少了甘露丸,不过只有喇嘛才有,我这个….”骆非没在说话,笑笑摸了摸张宁夭的头。“小丫头别这么多好奇心,吃饭吧。”说完,两人起身收拾行李准备起身前往墨脱县城。

天渐渐变亮,但是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她们离着目的地越来越近,张宁夭越来越兴奋。心想马上要到梦中的寺院了,骆非指引自己来的寺院。刚好两人的手机一直嗡嗡的想个不停,“可能是群里的消息,我看看哈。”张宁夭拿出手机,果不其然‘相亲相爱一家人’热闹非凡。于檬在群里@自己,“夭夭姐,我们已经到目的地了,昨天晚上我们在米林的药谷休息的,今天早上神清气爽,你们呢?”“我们马上就到墨脱县城了,过会就去县城吃早饭了。”蓝田说道“夭夭,你们晚上在哪睡的?”“我们晚上在皮卡后面睡的。”张宁夭刚发了这句话,众人一脸痴汉相,几乎每个人都打了一个‘哦~’。而此时骆非的手机突然叮了一声,是一条私信来自韩愈生的“一切顺利。”…… 张宁夭看着骆非,因为自己的手机没响,这或许是一条私信,可私信是谁发的呢?

八点一刻两人到达了墨脱县城,停好车后,骆非就近带张宁夭走进了一家早餐铺子,用藏话和老板说了一通就带着张宁夭坐下了。张宁夭一到人多的地方自动恢复了生人勿进的表情,骆非看了一眼张宁夭直觉得好笑,这个丫头,进入角色进入的也太快了,但凡生人必装样子。但又觉得很奇怪,难道自己不是生人吗?不一会儿骆非点的饭就上了,青稞饼、酥油茶、糌粑还有一些耗牛肉干,传统的藏族家庭早饭,张宁夭来西藏好几天了这是吃点第一顿藏族早饭,新奇的很。“你看着我做,然后你自己来。”骆非在碗里放上一些酥油,冲入茶水,加点糌粑面,用手不断搅匀,最后捏成一个个固体的形状。“这个糌粑要自己用手抓着吃才好吃,你自己试试。”骆非看着张宁夭跃跃欲试的样子,硬生生憋住了笑,自顾自的吃饭。而一边的张宁夭,入乡随俗的到也快,不一会就抓出了一个个小球球样子的糌粑,还在邀功似的拿着糌粑在骆非眼前晃了晃。“你别看这小小的一团团,它的热量很高,特别补充体力。”张宁夭笑笑,“老哥儿我84斤,我不怕。”“你这个脑子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的意思是这个能补充你的体力,我们哪怕不能及时吃上饭你也不会饿,多吃点吧。”骆非说完快速嚼着青稞饼和耗牛干,结完账后走到自己跟前说着“我在门口等你,你慢慢吃,过会儿我带你在县城转转。”

张宁夭点点头,骆非看到后不快不慢走了出去,在店旁一个街角蹲下,点了一支烟,拿出手机翻看着。首先看到了‘相亲相爱一家人’里他们调侃自己和张宁夭的对话。老韩和李志也跟着瞎起哄,心里一想,小丫头怎么的也是跟着自己怎么能叫他们吃了亏去,很突兀的回道。“我们今天晚上要继续在外面露宿,明天晚上才能回去。”说完,发出去但又觉得不妥,算了就这样吧。不一会儿,群里又炸了李志发了一条“我去,阿骆你也忒不要脸了把,你露宿露上瘾了吧,让我们小夭妹妹一直跟着你露宿,你要不要脸啊。”骆非回道“你叫小夭妹妹,你要不要脸。”又在韩愈生的私信里回了一句“知道了,一切顺利。”张宁夭吃完饭看着群里似乎又炸了一样,刚要回复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喂,满悠悠同志。”“夭夭啊,你在哪啊?”“我在墨脱县城。”“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还得过几天吧。”“哦,那好吧,不过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说,我有男朋友了!”“啊哈,满悠悠我就走了不到一个礼拜,你要上天?”“嘿嘿,我就是要上天,好了不跟你说了,等你回来介绍你认识啊。”说完,也不等张宁夭审她就挂电话了,好一个满悠悠啊,看我回去怎么削她。

张宁夭想起来群里好像热火朝天的说着什么。刚打开张宁夭就脸红了,这TM都说的什么啊。什么露宿,不过奇男子好像正在舌战群雄,按理说自己应该帮帮忙。嗯这么想着张宁夭就发了一句“我们都喜欢露宿。”骆非看到张宁夭没头没脑的这一句,真能让她气死。还是回去把她逮出来吧,不知道下一句她还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而此时此刻群里的呢些人统一吃瓜看戏脸“我去,这是有奸情啊!”李志跟身边开车的韩愈生说:“这阿骆还能当成喇嘛吗?这才几个小时就被夭夭妹妹给拿下了,这万年铁树开花了啊。”韩愈生点点头以表赞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