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这丫头是个杀人鬼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这丫头是个杀人鬼》精彩章节目录_阿霈小说

这丫头是个杀人鬼

作者:阿霈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致郁

这是一个叙述在每天都充斥着死亡与悲怨的城市中。以杀人为乐的杀人鬼小姐,以及只想苟活下来的我的故事。但说是故事,在我看来却也没什么太大的波折。所讲的不过是我与她的日常,仅此而已。还请不要有太多期待为好。【大概是悬疑  大概是日更】【求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即使说了举起手来,实际也没有可以举起手的人呢~”

“条子?!”

怜爱小巧的身体在寒风中不断的打着寒颤,往我的怀中又挤了挤。不知该不该说万幸。在时婷出现的那一刻,怜爱便冷静了下来。

“条子?小妹妹你还真是有趣,应该称呼我为敬爱的警察姐姐才对嘛。”

时婷的耳朵非常好,虽说怜爱只是下意中嘀咕一句,却被她听的一清二楚。

“还有你啊,后德。这个场景真是久违?你打算重操旧业么?!”

“不,只是碰巧罢了。”

使用慵懒的语调连续抛出两个疑问句。身为这座城市里唯一的女警,以【时机刚好】而闻名的时婷,和我以前就有不少交集。

“那你的运气还是依旧的差~”

面带着微笑,单手玩弄着手上的警枪,慢悠悠的走向倒地的西服男。

“这个家伙是小妹妹放倒的吧?”

然后在西服男身边停下,眯着眼睛打量起怜爱。

“是的。”

怜爱小声的回应。

“嗯……”

西服男倒地后就在不断的抽搐着。不知道怜爱到底是用什么手法将他击飞到的空中,但可以看出下的是死手。

“有些厉害啊,小妹妹在哪里练过么?”

“她的父亲是一名武术家。”

“闭嘴!让你说话了么?”

在我被严厉的训斥后,能明显的看出怜爱受到了惊吓。接下来的比喻或许有些奇妙,但相信我说的没错。大自然一直残酷且死板,如果将怜爱比作为一只小巧的独狼,那么时婷就是一只壮年的斑纹豹。遵从于弱肉强食的法则:此时的怜爱就像一只被豹子威胁着,毫无抵抗力的狼崽,只能求助与他人,别无他法。紧紧环抱住我的身体,将小小的脑袋埋在我的胸前,喉咙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嘶吼声。怜爱从以前开始对警察就拥有恐惧感,以往见到警察都是强行绕道走。仔细想来现在大概是第一次与警察的正面谈话。如今被时婷大声吼叫后便吓得动弹不得。

这个状况实在有够糟糕,按我对时婷的了解,单以这举动她便会将怜爱立为危险的对象。接下来回去后就会翻查各类案件,确定怜爱是不是相关的联系人。不,虽说我并不质疑怜爱遮掩自身的水平,但以我们城市警察的能力,或许早就将怜爱立为了某个案件的嫌疑人。无论如何,如今怜爱必然受到了警方的怀疑。这个是定局了。

“嗯……算了,下次再问吧。”

时婷看出面对此时的怜爱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移开视线,恢复以往的语调。干脆不问。不顾那些杂七八啦的刀具,一把将西服男扛在肩上。留下一句话后,匆匆离开。我们城市的警察在夜晚很忙。

“这家伙我带走了啊,如果你要报酬的话就到局子里来拿。还有, 那边的小妹妹,下次我会来找你谈话哦~”

或许在别的城市,我们会需要协助调查,跟着时婷一起走。然而我们这里并不需要。

时婷走了之后又过几秒,怜爱才晃过神来。这只似乎受了伤的狼崽抬起头,余魂未定。身子仍在轻微的颤抖,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

“呜呜……那是谁啊!怎么那么可怕!而且好像还跟后德很熟唉!!”

“万事屋时期认识的,以前也帮过我不少忙。”

时婷获得【时机刚好】这个称谓,并不是因为她的名字。事实上,是因为她的各项事例。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她只会在【时机刚好】的状况解决案件。比如刚刚的西服男事件,她出现的时机刚刚正好:我没有死亡,西服男没有死亡,怜爱也没杀人。刚刚好,没有提前,也没有耽误。对于大家而言都能接受,却都算不上最好,却也都算不上差。

刚开始和她接触的那个案件,如果她来晚一步,或许我已经死了。如果她来早一步,或许我就不会做【万事屋】。也是从那个案件开始,我获得了与她【熟络】的关系。

“去医院么?后德。”

“等等,有件事我需要确认。陪我到那栋楼后面,手机带了么?”

“人家出来很急啦,怎么会想着带手机。”

好像也是。连衣服都没穿好的话,手机怎么也不会想着带。这么一来就想起了自身被击落的手机。应该还在原地,明天再去拿就好。反正我们这座城市里没有会乱捡东西的人。

在怜爱的搀扶下,我们走到了我原本躲避的地方。那里依旧是一片漆黑,但我知道怜爱的夜视能力好的不似人类(其实各个方面都强的不似人类)。于是让她往窗户里面看去。

“能看到一个小男孩么?大概比你矮上一些。”

“没有看到人唉。到处都是玻璃渣子,还有一个匕首!房间的门是关上的哦!”

“那就可以了,我们走吧。”

如果看不见人的身影,那么就代表是安全的。只要知道这点什么都不用继续在意。

“去医院么?”

“不,我们去附近的诊所。”

之前也讲过,政府为了治疗市民们的心理问题。在城市中各个角落都设有小型的医疗诊所。其中我们小区附近的一家,和其他的略有不同。

明明只有一个医师,没有助理。却接受二十四小时的问诊。还拥有精湛的外科医术。虽说很久没去了,但那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地方。

“后德,你又在故意送死吧?”

这是许久未见面的庸依在她的诊所门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没有,我是个惜命的人。”

和往常一样,我又撒了谎。旁边的怜爱张大了嘴巴,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却被庸依在下一刻打断。

“生面孔,你的名字?”

“怜爱。”

报上姓名后,怜爱似乎准备继续刚刚要说的话。可是再一次开口时又被打断。

“怜爱,去那边的床铺休息。这是身为医生的我给你的建议。”

“什么嘛!人家要陪后德啦!”

“怜爱。安静。”

“你这家伙!!”

看起来快要发作了,我赶忙制止。

“好了怜爱,去睡吧。那里有被子,等会我会叫你起来。”

“呜呜……好吧!既然后德都这么说了!”

在确定怜爱安稳的盖上被子,躺下后。庸依才带我去了诊所内深处的房间。那里是用来进行手术的房间。

然而虽说是要进行手术的房间,却没有手术台。只有三张特质铁椅,一个摆着各式工具的柜子,和一个超大的洗漱池。距庸依自己所讲:“我不接受大型手术。也不接受让人感受不到疼痛的手术。想着只要靠医生什么都能治好的人,是绝对无法被医治的。人类需要自爱。我要让他们感到疼痛。让他们记住这种感觉。”

“后德,说吧。你现在又做万事屋了么?”

“没有。”

在我们走进房间后,庸依便开始引导着为我清洗伤口。手术已经算开始了。和往常一样,没有麻醉剂。

“后德,聊聊天吧。这次手术有三十分钟。你和怜爱的关系是什么?”

“用她的话来说是恋人,用我的话来说是同居的人。”

“坏掉的人跟坏掉的人相处只会沉淀发酵。结局对谁都没好处。”

“她还没有坏掉。”

这点必须声明。

“我看不像。”

涂药的力度突然加大,我叫出了声。

“怜爱杀过人。我看的出来。”

“是的,但还没有坏掉。”

“说说这伤怎么来的?”

我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其中略过了怜爱将西服男扔到了空中。救我的人是时婷,怜爱则是赶过来时已经结束。

“投掷飞刀的西服男么?如果没推算错。他以前到我这里来过。”

“是个什么样的人?”

“沉默寡言。父母双亡。只有一个爷爷。爷爷在马戏团待过,一直教授他各种技巧希望他能表演。然而,你知道。这个城市不会接受闹腾的演出。在他爷爷死后我没在见过他。”

没有感情的语调。简短的断句加断句。一段分着一段的叙述着事 情,是我熟悉的庸依。

“我没能救到他。”

只有声调弱了几分。

“没有办法,无法救助的人就是无法救助,你我都知道这件事。”

坏掉的人,应当坏掉的人,都无法给予救助。坏掉的人和坏掉的人只会互相发酵,变得更加严重。坏掉的人和正常的人相处便会污染,正常的人定被影响。仅凭一两句话加药物的维持,无法将人彻底医治。一个人的日常才是决定他是否安稳的良剂。然而这个城市中哪有【健康】的日常。

“后德,我是医生。我有责任。”

庸依不是我们城市的人,和警察们一样是政府派来的【外乡人】。所以即使是医生,我也不认为她有这个责任。当然,我当面不会讲出这个想法。

“后德,继续说说怜爱的事。你怎么会与他人同居?夜晚外出也不像你。”

“这个不能细说。”

“后德,继续这样举动迟早会害死你。这是身为熟人的我给你的忠告,离开怜爱。”

“不行。”

“后德,你知道么?怜爱有地方在欺骗你。”

“嗯?”

“准备将匕首**了。忍耐。”

“啊??”

“三。”

不顾我的疑惑,庸依在嘴里开始倒数。

“二。”

记忆中的庸依从没给过错误的忠告。但怜爱究竟是在哪里欺骗了我?我想不出来。

“一”

话止,庸依控制住我的手掌。开始慢慢的拔出刀具。对的,用词没错,是慢慢的拔出。

原本麻木的感官瞬间回来,之前清洗和涂药的时候根本没有大的感触。

“这次的劝告有三。”

“唔……”

我咬住嘴唇,让自己不发出呻吟声。

“一,离开怜爱。你不适合跟任何人一起居住。你只是勉强没有【坏掉】。比起孤独,跟他人长时间接触更能加重【病情】。还有给你劝告的原因,不是因为【病情】。是因为性命。会死。怜爱很危险。我看的出来。继续交往一定会死。透露消息,时婷最近来过。猜她说的什么?她说后德那小子,跟一个【坏掉】的丫头住一起。她已经盯了很久。”

“……”

没有办法说出话,疼痛感愈加强烈。庸依肯定故意延长了**的时间。

“二,不要惹事。再透露消息。怜爱和你小区附近的碎尸案有关。这也是时婷的情报。虽说把她的信任抛掉,有些内疚。但不说绝对出事。你自己调查更危险。我这样确认,所以告诉你。不要牵扯到这件事。以你的能力,这波及不到性命。但会加重病情。”

速度还是很缓慢,明明刺的没那么深。

“……”

“三,无所事事。是的,请无所事事。很大的决心才让你退出万事屋的圈子。不要回去。没有好处。你什么事都不需要做。你什么事都做不好。我们也讨论过这件事。讨论后的结果,希望你能记得。”

“……”

在这句话说完的同时,匕首顺利拔了出来。庸依开始为我包扎伤口。

是的,我什么都做不到好,也什么都做不到。这件事情我早就知晓。

然后在包扎伤口的那一段时间,我们两都没有说话。直到包扎结束。

“已经结束。叫上怜爱。你们可以回去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