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权谋天下:王妃要摄政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权谋天下:王妃要摄政》精彩章节目录_南鸢北笙小说免费阅读

权谋天下:王妃要摄政

作者:南鸢北笙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她是亡国郡主,委身敌国浪荡不羁的王爷只为复国,却步步沉沦于他的深情。她说:“我这一生唯有两愿,一愿早日国复,二愿与你携手而行。”他是世人眼中的风流王爷,流连于百花丛中,却只钟情于一人。他说:“待本王登基,与我并肩而立的只能是你。”当复国遇上皇权之争,是背道而驰,还是殊途同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同于荒漠的萧索,北萧国煜王府却沉浸在迎娶侧妃的喜悦祥和之中。

习风筑里,夜风迤逦,拂起大红的喜幔,摇曳的烛光慢慢由清晰变得模糊,提醒着时间的流逝……

墨烟微一身嫁衣如火,独守在偌大的喜房,足足两个时辰。

喜幔的穗子翩然扫过纤纤玉指,她的手攥得紧一些,再紧一些。

尽管想了很多说辞婉拒煜王,她还是害怕那扇朱漆木门被打开。听闻煜王最是风流纨绔,他真的能听进去那些推辞?

可是,她又心存一丝希冀,或许荀祺会在最后时刻,踹开那扇门,告诉她:“我来太晚,现在,我就要带你走!”

朱漆大门‘吱呀’一声打开,烟微身子一僵,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绛红的盖头挡住了视线,她看不清来人究竟是谁,只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起来,让人有些迷醉。

“微儿,我来晚了”,缱绻的吻隔着盖头覆上眉心,烟微恍然回到了八年前那个夜晚,那天他也是这样吻在她的眉心,告诉她‘我会来娶你’。

“我就知道,你一定回来!我一直都知道!”

烟微猛然掀开盖头,颤抖的手臂一下子攀上了男子的肩膀,嘴角微微抽搐,一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大概是她十几日里听到唯一的好消息了。

“让你受苦了微儿,本王定会好好待你。”,清朗的声音里蕴涵着无尽的宠溺。

本王?墨烟微脑袋一下子嗡嗡作响,蓦地瞪大双眼。

身材颀长的男子身着一袭红衣,英气逼人的剑眉下隐着细长的桃花眼,此刻笑意盈盈,似乎可以暖化冬日里的寒冰,可那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人……

下一刻她已然明白此人便是煜王凌栖迟,她迅速抽回双手抱住膝盖,颤颤巍巍地蜷缩成一团,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兔子。

“微儿,你怎么了?”凌栖迟一脸讶异,似乎并没想过墨烟微竟是这样的态度。

他有些不甘心,伸手去抚烟微在挣扎中凌乱的头发,却有一种撕裂的痛迅速从手腕蔓延到心头。

深可见骨的刀伤,立刻涌出殷红的血液,顺着手臂蜿蜒成一条小溪。鲜活的血色与喜服的颜色相印,格外的刺眼。

“你……要杀我?”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平稳气息。

“王爷请自重!”,同样需要稳定气息的还有烟微,手中的碧水刃还有残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喜床上。她不知道这下意识的一刀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我是你的夫君。”,出乎意料,凌栖迟的声音仍是平淡如水,听不出任何的怒气。

“亡国之恨,王爷凭什么要烟微委身仇人?”

“恐怕还不只这些?”,凌栖迟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血肆无忌惮地从手腕上汹涌而出,把喜服染得更为艳烈。

烟微心下一惊,垂下眼眸,不敢再多看凌栖迟一眼。

亡国之恨纵然浓烈,可与他一个无甚实权的王爷着实关系不大。扪心自问,烟微恨的是他强人所难,打破了八年的梦。

“王爷,烟微身体不适……”

“荀!祺!”凌栖迟重重地吐出两个字,他已经不想在听那些无聊的借口了,“因为他,你要杀了我?”

“烟微不懂王爷何意?”,她下意识转开眼眸,简洁的两个字彷如惊雷贯入烟微的身体,尽管她全力平复气息,也抑制不住浑身微弱地抖动。

而这些细微的变化一丝也没有逃过凌栖迟的眼睛,他强硬地抬起烟微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你既然与他毫无瓜葛,那么,证明给本王看!”

凌栖迟的身体越贴越近,狷狂气息压得烟微喘不过气,可她抵在凌栖迟肩膀上的手不敢有丝毫放松,那是她最后一道防线。

“不肯?”凌栖迟顿住身体的动作,唇边蓦地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那么,如果我告诉你,皇上念及荀将军护送郡主有功,已允许他留在长安为官了呢?”

留在北萧国都为官?那与软禁有何异?虽然荀祺一直都想找机会留在北萧国伺机复国,可这等被迫强留,岂不是俎上鱼肉。

想到此处,烟微所有的情绪尽灭,呆若木鸡地瘫坐在床边。煜王果然如传闻所言,无所不用其极。

“煜王殿下,如此大动干戈,到底求什么?”

“求什么?”凌栖迟薄唇一扬,眼中有万千思绪纠缠,又很快藏进了深邃的眸子里 。

他的脸慢慢靠近,最后停在了烟微的耳边,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似乎又蕴含着醇厚的力量,“我求的,至始至终都是你墨烟微!”

烟微有些意外,肩膀微微一耸,一种说不清的思绪没入心间。她甩甩头,让自己更清醒些。

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要做的,是保住荀祺,无畏任何代价!

“好!我给你!只要……”只要你不伤害荀祺,烟微心中这样想着,默默下定了决心。

呢喃细语传进凌栖迟的耳朵,他有些措手不及。可容不得他多想,白皙的藕臂就再一次攀上了肩膀,微凉的唇覆上了他携着笑的嘴角。

他终于还是得到她了,凌栖迟心下苦笑,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吗?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他强壮有力的手紧扣住她的腰肢,缱绻绵长的吻随即席卷过她的额头、鼻尖、嘴角,最后沦陷在两片微凉的嘴唇上,细密地诉说着一些不可为外人道的情愫。

纤细柔软的手轻轻解开他的腰带,这样的举动,让他的吻更加灼热而浓烈。

他能感觉到压在身下那个弱小的身子,在不停地抽搐,继而一滴苦涩从嘴角蔓延到喉头。

那样的滋味让人从迷离中清醒过来,他抬起埋在烟微颈间的头。

眼前,烟微苍白如纸的脸颊上已是泪痕斑驳,空洞无神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宛如提线木偶。

“你把本王当什么人?”凌栖迟面色一沉,起身背对梨花带雨的人,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他果然无法欺骗自己,他要的不止她的人,还有她的心。可如今,这个人竟为了别人甘愿献身。

不甘、怨恨、愤怒……千百种情绪纠缠在一起,他的拳头越攥越紧,“这泪是流给谁的?他?你?还是……我?”

“煜王殿下不就是要烟微的身体吗?这样难道还不够?”烟微根本不愿细想凌栖迟的话,迅速抹掉脸上的泪珠,扯出一个毫无生气的笑,又扑进了凌栖迟的怀里。

“滚开!”

这一次,凌栖迟终于没能压抑住沸腾的怒火,重重的一掌推过去,烟微便扎扎实实地撞上了梨木妆台。

‘呯呯嘭嘭’,妆台上的胭脂水粉、珠钗发簪伴随着强烈的撞击散落一地。

那样的狼藉一片,像极了凌栖迟现在的心情,他一步一步接近倒在其中的烟微,扼住她的喉咙,“为了他,你就能如此下贱么?”

“王爷……只要放过他,烟微……愿意为奴为婢”,声音因为窒息而显得断断续续。

“好!很好!那你便生生世世在我煜王府为奴为婢!”凌栖迟越听越气,青筋隆起的手抡起一个巴掌。

半响,血淋淋的拳头却落在了妆台的铜镜上,凹下清晰的指节印。他盯着铜镜中面目狰狞的自己,觉得可悲又可气。他盼了八年,盼来的竟是个心有所属的空躯壳。

今日的喜酒,他喝了很多,此时醉意袭来。他踉踉跄跄地走过烟微身边,轻启那扇朱漆大门。

清风携着花香盈门,璧月与红烛相映生辉,好一个花好月圆夜!

凌栖迟再不回头看烟微一眼,只是脚步一顿,苦笑呢喃:“微儿,于你,过往当真就是一场云烟了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