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才能绽放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才能绽放》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流光茶会小说

才能绽放

作者:流光茶会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没有才能的人会追求才能吧?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没有人不艳羡那些曾经青史留名的大人物们所掌握的才能吧?但是那些才能都太珍贵了,任意的一个或许都能撬动整个世界,所以虽然很想要,但大家都知道自己不会是那个幸运儿,才能不会到自己的手中。但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雨夕在班级里并不怎么显眼。

若是问起班上的同学对他有什么印象和评价,那么回答大多会是“很好相处,很安静,很会体谅人”这样的吧。

班级是有“圈子”的,虽然可能无法用语言很好地描述出来,但这应该是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

夏雨夕所在的“圈子”人比较少,但因为兴趣相同,所以即便是短短的课间十分钟也会聊得很开心。

这种时候,夏雨夕一般都是选择倾听。

说是懒得动嘴也好,说是不愿意打搅滔滔不绝的人的兴致也好,总之他在上学期间似乎只有老师点名回答问题时他才会说话。

晚自习放学后。他和住在相同小区但中间隔着一条街的好友一起骑车回家,如果一方因为某些原因没骑车子,那么骑车子的也会推着车一起走。

今天就是这样。

两个人只是在路上聊着最近有关游戏王新卡包的话题,没有注意到周围的路人似乎都在看着夜空的某处。

走着也只要十多分钟就到家了。

夏雨夕和友人道别后,往自己家走,在地下室锁好自行车后,上了二楼。

掏出钥匙,打开反锁着的门,映入眼中的是和往常无异的一片漆黑。

因为没有开灯。

现在的时间点,除了晚自习后的高中生,很少有人会不在家。即便现在大街上还满是学生,再过五六分钟这些学生也就都该到家了。离家远的学生自然有父母接送,而像夏雨夕这样近,又是男孩子的家庭,父母在家等着才正常。

那为何没有开灯呢?

很简单,因为夏雨夕没有父母。

不,应该说是曾经有过,现在没了。

——

事故责任方并非夏雨夕的父亲,而是对向车道的司机。

夏雨夕对车祸最后的记忆,是父母让他小心的呼声,和被车头灯照亮的名牌车标。

再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坐在他床边止不住流泪的姑姑跟他说明了发生的一切。

肇事者没有死,姑姑说对方愿意付一大笔赔偿金,而且会主动承担所有罪责,届时不论法院怎么判处,他都不会上诉,以此作为对夏雨夕父母赎罪的一环。整起案件和酒驾无关,归罪起来就是对方的操作失误而已,事发时甚至都没有超速。

夏雨夕扯了扯嘴角。

真搞笑。

虽然当时躺在病床上的他还只是初中生,但拜一些法制节目所赐,他知道这类案件的审判极限如何。

真想赎罪的话,还不如直接去死呢。

后来,即便对方提出包揽夏雨夕大学毕业前的所有各类开支,夏雨夕都没有接受对方登门致歉的意愿。但对方似乎还是通过夏雨夕的亲戚,将一大笔款项转到了夏雨夕已故父母的卡里。

亲戚自不必说,就连父母生前的好友都表达了收养他的意愿,而夏雨夕也知道他们并非为了赔偿款,只是想帮助亡故的友人,但夏雨夕依然顽固至极地拒绝了他们的善意,坚持要一个人生活在曾经有爸爸妈妈的家里。拗不过他的亲戚们接受了,正好姑姑家离他家不远,于是姑姑自然就成了最常往他家走动并照顾他的人。

夏雨夕收拾好心情后回到了母校,他的中学同学都说,大概是那时候起,夏雨夕就从“安静”变成“更安静”了。

——

夏雨夕摸黑走到了斜对着门口的书房,打开房间的灯,然后开始学习和玩手机。

大概到了十一点后,就收拾收拾准备睡觉。

学校和家两点一线,每一日要做什么早就安排好了。

乏善可陈的生活,接下来还会继续吧。

但是没什么不好的。

车祸那么刺激的大事,一次就够了。

抱持着这种想法的他准备睡觉了。

“——我应该有把地下室的灯给关了吧?”

本该就这样睡着的,可惜,或许是被母亲长期的“儿子你再上楼看看我把门关上没有”所影响,夏雨夕偶尔也会怀疑自己“有没有把门关上”或者“有没有把灯关上”。

虽然把全身衣服都脱了,但对于必须再穿上衣服去地下室求个安心这件事,他并不排斥,甚至可以说很乐于接受。

因为,这点类似于强迫症的毛病,也是遗传自母亲的啊。

和最开始根本无法坦然接受父母去世相比,现在的夏雨夕,就算只是能察觉到“自己从父母那里继承来的东西”,都会很高兴。

穿好略厚的睡衣后,法恩斯带上钥匙下了楼。

楼道里静悄悄的,对于习惯了黑暗的夏雨夕而言没有特意跺脚唤醒感应灯的必要,手机的光亮就够了。

下到楼道口时多少有点冷,现在毕竟是九月初,而且输入密码式的防盗单元门被打开了,说起来回来时还是关着的,应该是有人给拉开后在门上和一楼防盗窗之间栓铁丝以固定住了吧,毕竟楼上有几户家里有老人。就算单元门早就失去了“防盗”的功能,对于老人而言拉开厚重的门也依然有些困难啊。

“咦?”

手机的显示屏的确表明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

到了这个时间点,为何地下室还会有光呢?

不,有光这一点很正常,因为夏雨夕就是为了确认自己有没有关闭地下室的灯才来的。

但问题是夏雨夕确定自己锁了门,那么光应该只会从为了通风才存在的,宛如监狱狱窗那般只有铁栅栏的窗口里透出来才对。

而现在的状况,很明显是门开着,光亮才能如此明显。

(是我蠢笨到连门都忘了关了,还是有小偷啊……地下室里值得偷的……我的自行车也用了五六年了啊,说起来就算偷目标也该是电瓶车吧?)

脑袋里浮现出某位在“偷电瓶”的领域很出名的大佬面孔,夏雨夕不禁苦笑。

(果然是我忘了吧……)

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开始下楼梯。

而当他的右脚率先接触地下室地面的瞬间——

“……咦?”

他的心脏部位就被开了个洞。

没有使用任何修辞手法,就只是在那一瞬间,身体的一部分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尖锐的木桩。

怎么看都像是只会在电影里出现的,特化了“刺穿”作用的木桩。

根本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这根木桩到底是怎么来的。

痛感先于视觉情报传达到脑部,但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失去了供血器官的夏雨夕没有立刻跪倒在地上是因为双脚离地,身体整个悬在空中,应该是木桩刺穿身体的同时将他“抬”了起来吧?而当木桩被抽走后,夏雨夕全身失力跪在了地上。头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

转动脑袋恐怕是靠着最后挤出来的一点力气。

喉咙里涌上来“什么”伴随着铁锈味,刺激着自己的鼻子。

映入眼中的除了一地原本属于自己的鲜血,还有一双娇小的赤足。

是谁……

气若游丝的夏雨夕全身颤抖着。

(是谁,干了什么?)

他拼了命地呼吸,但即便肺部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弥补失去心脏的影响。

(只有这一点。)

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吧,现在的状态就是走马灯吗?总感觉能够看到停留在自己回忆中,爸爸妈妈最后的姿态在笑着看着自己。

(最起码,就只是这一点。)

虽然能和父母重逢时很好啦,但是果然……

(一定要……知道……!)

不想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死也没关系,但让我看看凶手的脸也好啊!

少年最后的愿望,没能实现。

失血量让脑袋愈发迷糊,眼睛也逐渐失去了光芒,最终就那样——

失去了呼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