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甜园福地:我在古代包鱼塘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甜园福地:我在古代包鱼塘》精彩章节目录_芦白霜小说免费阅读

甜园福地:我在古代包鱼塘

作者:芦白霜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应届毕业生余多多毕业之后准备回家搞鱼类养殖,鱼苗都买好了,谁知道一不小心掉进刚买回来的池塘里,直接穿越了,穿越就穿越,不过是换个地方搞养殖,准备在这个世界甩开膀子大干特干!意外觉醒海洋空间,余多多眼睛滴溜溜亮,盯着空间里游来游去的大鱼,拍拍胸脯,“养出一条鱼有什么难,我一夜之间就能养出一窝!”半夜爬池塘,遇见杀人埋尸的……泥巴黑衣人,余多多吓得手抖,连忙将空间里掏出来的鱼塞回去,“大,大佬,有话好好说,大不了我给你做全鱼宴,你看在大半夜我还出来辛勤工作的份上,饶了我?”某男脸色黑成翔:“谁要你的全鱼宴,我要你……死!”余多多:“◎_◎!”大佬求放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余家。

“多多,你怎么能和村民们瞎保证?三天时间我们上哪儿去找这么多钱?”余父听到屋里妻子病重的咳嗽声,顿时一脸愁容,“你娘还病重在床,咱们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余多多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房屋,在院子的水缸里发现了仅剩的一盆鱼苗,不由眉开眼笑:“爹,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余少少虽然年纪小,可是很懂事,眼巴巴地问:“姐,三天时间,那么多钱从哪里来?”

余多多笑而不语:“少少乖,你去照顾娘。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余父看了她一眼,一脸严肃:“你又是呛水又是头破血流的,还是老实回房躺着去。钱的事……”

说着,却没有了下文,他蹙着眉头出了门,大概是想办法借钱去了。

夜半时分,明月高挂。

余多多偷偷爬起来,透过窗户看了眼院子,确定四下无人,这才跑去出拿了一条小鱼仔扔进空间,先做个实验,看看这鱼苗能长得多快?

余多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海水,眼睁睁看着刚开始游得欢快的小鱼苗,不到一柱香时间,竟然直挺挺死翘翘了。

尼玛!

这么大的海洋空间,居然养不活一条鱼?

余多多是农业大学应届毕业生,前世她原本毕业以后准备回家搞养殖,却天杀倒霉蛋似的,掉自家新买的鱼塘里淹死了,这才倒霉穿越了。

不过,前世的知识还在,太烦躁地走了几圈,盯着那死掉的鱼苗,很快发现其中的原因:“原来是这样,我怎么早没有想到?”

因为空间中常年处余空荡的形态,这里没有活物,也没有寄生土供养鱼苗。外界营养充足的鱼苗当然活不了。

余多多一拍脑门,连忙外出找养殖土。

她记得自家鱼塘附近就有一片淤泥地,很适合鱼苗生长。于是趁着夜深人静,又抓了两条鱼苗,裹着帽子偷偷溜出去。

蹑手蹑脚刚找到鱼塘附近,余多多鼻子一动,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眼神顿时警觉起来。

深更半夜,哪里来的血腥味?

余多多暗觉不对,只听鱼塘里传来一阵细微动静,她连忙钻到一旁的林子里藏起来,扒拉开林叶借着月光往外看。

只见一名全身是黑的男子弯腰拖着一具尸体,吃力地从自家的鱼塘里爬出来。因为尸体和那人脸上都被抹了泥巴,余多多瞪圆了眼睛,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那人左顾右盼一番,凌厉的目光很快收回,半抱着尸体离开。余多多见状不对,连忙悄咪咪跟上去,途经淤泥地,快速摸了一把泥土扔进空间,让鱼苗自己在空间里繁殖去。

一盏茶的功夫,男人似乎也受了伤,费劲地将尸体拖到后坡,喘了口气没歇一会儿,便亲手挖了个坑,将那尸体给埋了。

余多多藏在灌木丛后看得纳闷:只听说杀人凶手毁尸灭迹的,怎么这人杀了人居然还拖了这么远找个‘风水宝地’把人埋了的?

正疑惑,抬眸只见那人抬起血糊糊的大掌交叠在胸前,一弯腰还饱含情绪地作了三个揖,虽然不发一言,可那坚定的眼神掺杂了许多复杂的情绪,却唯独没有杀意和怨恨。

这姿势,怎么看着跟祭拜亲人似的?

余多多不由地抓着藤条,撇撇唇:难不成是杀了人害怕,所以在祷告那人死后不要缠着他?

身后忽然响起癞蛤蟆的咕咕叫,余多多一想到那黏乎乎的触感,不禁一阵头皮发麻,吓得出了声。

尖叫声刚出口,一道黑影如同豹子一般猛地扑了过来,将她压在身下,大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你是谁?”

“唔唔……放……”

男人下了杀人灭口的力道,余多多压根没有开口解释的机会,脸颊憋得铁青,几乎要窒息地翻白眼。

尼玛,问我问题却不给我回答的机会,还能不能愉快地交流了?

她拼命挣扎都无济余事,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却听后坡忽然传来一阵冗杂的脚步声,来人大概不少,说话声粗犷:“妈的,人都死了还能跑哪儿去?”

周身忽然遍布冰冷杀气。

余多多吓得抬眸,只见身上的男人眸光变得嗜血而凌厉,仿佛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凶猛,却又警惕地压着她躲在灌木丛里,克制着自己隐而不发。

这些人是来追杀他的?

余多多急中生智,趁着他晃神的功夫握住男人手腕,博得喘气的机会,连忙解释:“我没有恶意,我对这里很熟悉,可以帮你绕路逃开那些人。”

赵煜眸光一低,撞上她盈盈目光,半信半疑:“你?”他并不相信这个偷偷摸摸的小丫头,只是敌人来势汹汹,他势单力薄还受了重伤,只能暂时拼一把,“如果敢耍花样,我立刻杀了你。”

他一手拎着余多多的衣领,匕首抵着她脖颈,压低声音:“带路。”

“别这么粗鲁嘛。”余多多缩了缩脖子,生怕他一不小心就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心中愈发确定他是个杀人狂魔。

她紧贴着男人的胸口小步小步走,以免自己受伤,垂落在裙摆之间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折断了杂草,口中低声安抚道:“你别怕,这条路很隐秘,他们不会发现的。”

赵煜伤得很重,挟持她走这么远已经气力不足,见她聒噪不已,冷着一张脸低吼一声:“闭嘴。”

一垂眸,恰好看到她迅速缩回去的小手,眼眸危险一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