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恙化装甲之可爱的进击曲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2日

《恙化装甲之可爱的进击曲》精彩章节目录_乌雷诺斯小说在线阅读

恙化装甲之可爱的进击曲

作者:乌雷诺斯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争

狄里克耸耸肩说:“与其跳楼把自己摔死,不如把自己献给科研,怎么样?”“你等等大叔,”少女满腹狐疑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我怎么觉得这走向有点不太对?”——这是一个被“诱拐”的少女被迫拯救世界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信息投射完毕,芙拉已经进入贝鲁层,完成度……还不错。”

听起来仿佛是个好消息,却没有一个人为此而变得开心起来。

贝鲁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在人类转化为信息团态的过程中,完成度“还不错”,往往意味着志愿者永远地失去了某些东西。

可能是一段无关紧要的记忆或者一截阑尾,也可能是灵魂或者呼吸。

“我们还不知道芙拉弄丢了什么……”狄里克闭上眼睛,说,“关于信息返捕失效的原因,我需要一份分析报告。诺娜,通讯管道畅通吗?”

“畅通。”诺娜回答。

“她没有通讯请求?”

“目前没有。”

“发一个呼叫信息,要求她回应。”

“是。”

诺娜依言操作,一组短小的信息沿着预留的通讯管道被送进贝鲁层。四秒之后,通讯设备接收到了来自芙拉的反馈。

“我在。”

包括狄里克在内的研究员们全都因为这条信息而绷紧了神经。

“你的情况?”

面对这个问题,芙拉的反应显得有些迟钝,在过了三十五秒之后才给出一个算不上答案的回复。

“很复杂。”

她这样说。

※※※

芙拉的处境很复杂。

当她试图起身的时候,便在意愿出现的同时到达了自己想要出现的位置。她“看”到了房间内的各种设备和工作人员,“看”到了躺在树脂床上的自己,但半球形的玻璃罩和天花板的吊顶并没有从她的视野里消失。

芙拉又做了几次类似的移动,这种古怪的感觉愈发强烈,仿佛在每一处她存在过的位置都留下了一双眼睛似的,又仿佛她依然存在于曾经存在过的每一处。

通讯管道传来新的信息,芙拉做出答复。她想要说出自己现在的状态,却不知该如何描述,一定要说清楚的话,可能需要一长串的内容,超出了通讯管道的承载能力。

“很复杂。”

她想了一阵子,才给出这样一个空泛的答案。

芙拉默默地等着下一步指示,通讯管道却再没有新的信息传来。她有点好奇地让自己移动到大厅,想要看看狄里克等人在做什么。

俯瞰大厅的视角映入芙拉的眼帘。

人们在忙碌着,发出各种声音。芙拉听得一清二楚,也能看到这些声音化作五颜六色的光,向四周弥漫开。

她找到狄里克的位置,见对方双肘张开,手掌按在实验台上,身体前倾,眼睛盯着面前的屏幕,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在他的双手之间,有一只约莫几厘米大小的透明小鼠用和他极为相似的姿势趴在桌面上,脸朝屏幕,看起来像是个玻璃摆件。

芙拉记得自己刚才在他身边的时候,并没有见过这个摆件。

而且他为什么要模仿一个装饰品的姿势?这画面实在太蠢了……

正当芙拉这样想着的时候,那透明小鼠突然转头,朝她望过来。

※※※

狄里克并非不想给芙拉发布新的指令,毕竟从信息反馈的情况来看,芙拉的状态远远胜过在她之前的任何一位志愿者。对于整个贝鲁研究所而言,这都是一个直接了解贝鲁层情况的最佳时机。

如果不是受限于通讯管道的承载能力,狄里克甚至想要塞给芙拉一台摄像机,让她把看到的一切全都拍下来。

但现在他根本没有这个心思,因为研究员们刚刚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险情。

“贝鲁夹角的振幅急剧提升!突破2600、2700、2800……庞培先生!”

诺娜的声音急促又紧张,最后甚至大喊出来。

贝鲁夹角是用来衡量贝鲁层和实层重叠程度的数据标准,来源便是对比目鱼双眼的监控和侦测。

只有当这个夹角稳定保持在0.00201度以内的时候,人类才能够以信息团的形式出入于贝鲁层。

如果贝鲁夹角的振幅过高,从贝鲁层返回实层的回归管道也将变得难以维持,甚至有可能被直接切断。

那样芙拉就回不来了。

“七号通道情况怎么样?能不能用于回归?”狄里克问道。

“还处于放电状态,疏通并重新加电完毕需要九分钟。”

“振幅?”

“3180。”

狄里克拍拍额头,说:“不能等了,准备接驳八号通道。”

诺娜一惊:“八号通道还没有试机,风险太大了。”

“不会大过九分钟后的程度。”狄里克斩钉截铁地说,“通知芙拉,我们要接她回家。”

※※※

尽管对透明小鼠充满好奇,但通讯管道传来的示警信息令芙拉不敢忽视。

她只是想摆脱继父,并不想死。

哪怕像狄里克说的那样,死得更好看、更有价值也不行。

幸好她现在拥有着超乎想象的能力,可以在眨眼之间回到维生装置的树脂床上。

而且大厅中的景象依然能尽收眼底。

研究员们七手八脚地将新设备拉出仓库,送进大厅角落的电梯,然后又从维生装置房间的窗前“轰隆隆”地经过,掀起一片火红色的波纹。

一个穿着作训服的瘦弱男孩夹在人群当中,似乎想要帮忙,却什么都没能帮上。

看起来像玻璃摆件一样的透明小鼠跳下狄里克的实验台,落在地板上之后轻轻地弹了两下,竟然没有摔碎。

它贴着地板跑了几步,然后像是突然摆脱了重力影响一般,倏地浮上半空,径直飘到维生装置房间的窗台上,偏着头,与芙拉隔窗相望。

“你好,再见。”

芙拉向它吐出两个嫩绿色的词,宛如初春的草。

※※※

八号通道在四分钟内完成了一系列准备工作,六分钟时已经加电完毕。

芙拉的维生装置和回归管道都已接驳到新的设备上。

“贝鲁夹角0.00201度,振幅3726。志愿者已就位,回归开始。”

随着诺娜发布的指令,八号通道设备上的荧光指示灯相继亮起,并且开始闪烁,将透明小鼠的关注点从芙拉身上引开。

芙拉稍微放松,又有点失望。

回归管道传来呼唤,芙拉按照训练课程上学到的方式予以响应。遗落在各处的“存在”和“视角”渐渐消失,然后是视觉和听觉。她仿佛渐渐地变回了刚刚成为信息团时的状态,失去边际、失去自我、失去一切有形或无形的存在,化作涓涓细流,沿着管道静静流淌……

“八号通道,芙拉·别沙瓦回归完毕。回归精度99.99081%,信息无逸散。”

诺娜汇报出最终的结果,在大厅中掀起一片用力吐气的声音。

狄里克揉了揉酸涩的双眼,撑着桌面站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丝毫也不在意裤裆处的一大片濡湿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

“谁帮我找条裤子来?”他恬不知耻地对着麦克风说道,引来阵阵嘘声。

值守在维生装置旁边的医护人员升起玻璃罩,发现树脂床上的女孩已经睁开双眼,迷惑地看着窗口的方向。

医护人员用手指在女孩眼前晃动,让她回答了几个数字和自己的名字,又询问了一些关于身体状态的问题,确认没有异常后帮她起身离开树脂床。

芙拉在更衣室里换回自己的作训服,来到走廊上,扶着栏杆俯瞰脚下那些因看到她出现而欢欣鼓舞的研究员,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虚幻而又奇妙,充满新鲜感,充满刺激……

她转过头,再次望向维生装置房间的窗台,但那里空无一物。

“你好,再见。”

芙拉低声说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