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千妃太嚣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2日

《千妃太嚣张》精彩章节目录_睛若秋波小说免费阅读

千妃太嚣张

作者:睛若秋波分类:穿越小说类型:穿越架空

一次意外的“撞奸”事件,让她魂归异境;穿越当天她却遭烈火焚身,失声毁貌;出走路上她邂逅落难公子,并与之惺惺相惜,不离不弃。然而,三个月后,当他们再次重逢,却已形同路人。他是风流成性、嗜血如命的北秦皇子,她是被贬冷宫、人人唾弃的不贞臣女。他是她的王爷夫君,她是他的待罪千妃。他恨她、伤她、遗弃她;她爱他、助他、守护他。当一切真相大白,他才幡然醒悟,虽然金瓯永固,却是孤单一人。她已人去楼空,远在天涯。他千里单骑,万里寻觅,然而她却宁伴青灯古佛,终此一生。最终,被伤透了心的人,能否回到他的身边?PS.由于我们的男主曾发誓要“恩泽”一千位女子,口味比较重,所以本书中难免有一些秘戏图的描写,还请各位小主们务必冷静。(开个玩笑,不是小色文,偶可是文化人,点到为止)热烈欢迎白富美们扫“皇”打“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零一二年农历七月十五,某小区117栋B座1704号房间。装修豪华的房间灯火通明,屋里屋外无不洋溢着喜庆洋洋的气息,火红喜字贴满门窗,粉红墙壁焕然一新,和人等大的新婚海报跃然墙上,海报上的男女相互依偎,多么羡煞旁人、鹣鲽情深的一对新婚伉俪。

(菠菜:此处省略一万字,现在网文严打,请大家自行想象发挥,领悟精神即可。)

眼前的一切是多么和谐美满,却唯独有些格格不入的目光从卧室虚掩的门缝中射出,如两柄利刃横空而来。

夏桐熙今天的确是喝大了,确切地说是烂醉如泥。独自忖度着自己是如何闯进别人家中的,心中暗暗发誓——只是恰巧撞到,仅此而已。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这种直播一生能有几回观赏的机会?此时自是激动得酒已经醒了几分,她急忙喝下一大口矿泉水,以降火气,目光无意一扫,那双鞋子上蝴蝶结的光线耀花了她的眼睛。

“咦,不对,那是我的新鞋呀!难道那个女人是我?”满心狐疑地推门而入,夏桐熙踉踉跄跄地走了进去,定定地看着那两个人,细细地打量他们的脸庞。

“啊!”方泽从混混沌沌的状态中挣脱出来如同大梦初醒,原本白净俊朗的脸上只剩苍白憔悴,目光呆滞,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陈黎黎睁大了美目,失声尖叫,“方泽,你不是说她还有三天才回来吗?”然而眼眸中却是一片隐匿的寒芒。

“桐熙……我……我……喝多了……”

直到现在,夏桐熙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一个星期就要结婚了,她的未婚夫方泽在新房里和她的闺蜜陈黎黎搞在一起,那个的时候还脚穿她将在新婚典礼上准备穿的红鞋,这可是天大的讽刺侮辱啊!她的酒气已经散去一半,清澈透明的双眸中尽是阴霾。

望了望墙上婚纱相片中自己的倩影,又看了看陈黎黎,而后苦笑着说,“如果不是这相片上的脸和你的脸不一样,我还真把这儿当成是你的家了!”白嫩的十指深深嵌入手掌之中,紧捏成拳。左手还握着不久前为方泽买来的礼物——一块绝世美玉,独自一片心寒。

手中的玉璧是那么的刺人眼球,自己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居然和她的死党是一对。

一个是挚爱男友,一个是深阁闺蜜,可想而知他们的背叛对夏桐熙来说是怎样的伤害。这一刻心仿佛被掏空,血淋淋的伤口上鲜血一直在不停地流,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纷坠如雨。

“桐熙,既然你看到了,我们就挑明了吧!我和方泽好了有一段时间,我们彼此十分相爱,因为怕伤到你,所以一直都没告诉你。”陈黎黎语出惊人,乌黑的眼眸笑得奸诈,一脸沾沾自喜。

“不是的,她在胡说!”方泽立即打断她的话,愤恨阴鸷地怒视着暗自欣喜的女人。

“方泽,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必要瞒着她吗?你不是说她粗鲁莽撞,从不温柔体贴吗?还有你不是说过,最喜欢我带给你的感觉吗?”

“闭嘴,陈黎黎,不要含血喷人!”

“是你打电话说桐熙还有三天才回家,约我到这儿来,是你亲手给我穿上她的鞋……”陈黎黎火上浇油,唇边绽放妖娆狠毒的笑容。

TMD,不要欺人太甚,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分明就是恬不知耻、大言不惭。敢问二位,“无耻”两个字怎么写!

夏桐熙的确原定三天后回来,但是由于提前完成了任务,想给他一个惊喜,谁知倒头来竟给了自己一个惊吓。“够了,方泽,只有你知道我还有三天才回来,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看着方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夏桐熙更加笃定了先前的想法。“女人就那么有意思吗,我诅咒你,一定要找一千个女人,少一个你就得死!”

方泽那张原本白皙英俊的脸在一瞬间布满死灰之色,眸底闪过绝望暗沉,“桐熙,我们交往三年多了,我有没有骗过你,难道你就不能相信我一回吗?”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不论是谁见到了这种场面也不会相信他是清白的。

“有些时候,你双眼看到的并非一定是真相!”方泽面无表情,淡淡发愣。

不知什么时候,陈黎黎抄起茶几上沉重巨大的花瓶,用力向夏桐熙头上掷去。

“啊,小心!”看着眼前的情景,方泽失声大叫。

夏桐熙此时正沉浸在感情破碎的痛苦中,全然不觉,待到发现时却已躲闪不及,被重物准确无误的袭中后脑,一个趔趄,摇晃欲倒。她一手扶住墙面,另一手捂住后脑,全手尽是鲜红粘稠的液体。

陈黎黎本以为用致命一击能将夏桐熙轻易打晕,却忽略了作为女警应有着过硬的身体素质,因此并没有将她击倒。

鲜血汩汩地流淌着,夏桐熙稳定眩晕的身子,阴森诡异的笑着,冷冰冰地说,“我还差一点儿把你忘了,陈黎黎我告诉你,本来我可以原谅你,不过穿了我的鞋,就不能放过你,哈哈哈……”

奇谲的笑声立时响起,伴着她冰冷的眼神,夏桐熙此刻犹如来自地狱的阿修罗。右手在腰间轻摸,一把寒光四射的瑞士军刀呈现手心,锋利刀锋泛着嗜血光芒,蹒跚冷笑着一步一步地逼近那个自认为是灌篮高手的女人。

“桐熙,不要啊,杀人是要犯法的!”

“方泽,到现在你还在袒护她,”夏桐熙凄美一笑,眸光锐利,“她打破我的头就没有犯法吗?我还没有碰她,你就已经开始心疼了!”

夏桐熙一拳将她击倒,左手扯住陈黎黎的双脚,刀刃旋转而下,血液四下飞溅,两脚脚筋登时皆断。

“啊!”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在寂静无声的暗夜回荡,显得尤为惊悚恐怖。

夏桐熙依旧要继续自己的动作,索性来个一不做二不休,结果了她。突然颤动的身体却被一双猿臂紧抱,撞进一个温暖又坚实的怀抱,“不要啊,桐熙,她不值得你这么做,别脏了你的手。”

头上鲜血蜿蜒而下,沁红了夏桐熙的单薄衣裳和几乎失效的心脏,血液的流失让她的意志逐渐迷离,双眼甚至有些睁不开了。“啪”,用力掌掴自己,换来片刻清醒。一滴泪沿着她精致的面颊流下,滴落在那淡红的古玉之上,她慢悠悠地开口,“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方泽?”

方泽看着她凄凄楚楚的模样,紧紧地抱着她哽咽难言。

两人还沉浸在悲痛里,不想一道毒辣的目光从旁边射来,那个刚刚被废掉双脚的女人,缓缓地爬了过来,一直爬到他们身边。陈黎黎瞪大的美眸放出恶毒的寒光。她猛地伸出双手,死死卡住夏桐熙的脖子,破口咒骂,“方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夏桐熙你该死,你必须死!”

“放开她!”方泽欲制止那个女人的发疯行为,无奈她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又一滴泪顺着他雕刻似的脸庞轻滑而下,也滴落在那泛红的古玉之上,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了,他们的泪沿着那圆形玉佩的纹理,慢慢地渗入里面,最后染湿了玉佩中栩栩如生、龙飞凤舞的图案,染湿了上面一个小篆体的“香”字。他终于回答,“桐熙,我爱你,爱你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夏桐熙看着方泽,满意地微笑起来,直到一点点闭上眼睛。

“桐熙!桐熙!”方泽眼眸顿时黯然无光,他大声呼喊,目送最爱的人离开自己走向另一个天堂。

突然,昏黄黯淡的室内兀地劈过一道闪电,四散的光圈照亮整个房间。出其不意的电光让人惊异万分,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奇诡怪异的现象发生了——闪电劈在了夏桐熙的身上,手中的古玉眨眼间散发出耀眼的光亮,光芒越来越大,形成一道闪亮朦胧的光晕,笼罩着昏迷不醒的她。夏桐熙的身子被光晕罩住,一个人影很快就消失殆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