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略有不同的高中日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2日

《略有不同的高中日常》精彩章节目录_行走逆鳞 全面暴走小说在线阅读

略有不同的高中日常

作者:行走逆鳞 全面暴走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这是一所非人与人类共存的城市,隐藏在和平的日常之下,是现实与非现实的交错。     吸血鬼,美杜莎,神明,猫又,机械女仆,狼人....它们也许就躲在你的日常的每一天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part 1

学园祭前的最后一天的早晨,一夜未眠的我从房间里走向客厅,在路过厨房的时候,看见了正一边哼着歌,一边帮我准备早餐的背影。

“早上好哦,小蔚,今天的早餐是吐司加火腿鸡蛋。”

“...嗯,辛苦你了,荼茶”

坐到餐桌前,我的位置上已经放好了一杯冷却至室温的咖啡以及一份今天的晨报。

明明是如此温馨体贴的一幕,却不知道为何我的胃感到巨大的压力。

但是我依然保持着平静的表情,打开报纸,阅览的同时小口地抿上一口咖啡,仿佛这一切早已是我所熟悉的日常。

part 2

“荼茶,你们班最后决定在学园祭里举办什么活动了?”

“天文展览,很美的哦,小蔚。”

“光是听上去就很贵啊。”

“那倒没有,器材资料大部分是跟天文馆借的。像是那个叫[翠星]的陨石,还有那个很大的星象仪之类的。”

那到底要有怎么样的谈判能力才能和在全国都是赫赫有名的佐市天文博物馆借走他们的镇馆之宝啊。

“没事的,馆长是我们校长的熟人。”

“我们的校长未免也太全能了吧?”

“在我们这个城市就是如此的啦...”

这么说,荼茶是去拜托了校长吗?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悉了?

part 3

今天还有些许的教室布置要完成,所以我提前和荼茶一同前往学校。

“真是新鲜的体验呐,小蔚。”

“嗯,毕竟我们住的地方在不同的方向上,基本不可能碰上的吧。”

“感想就只有这些吗?”

“暂时就只想到这些。”

虽然我们已经是很早就出门了,但是还是避免不了被同们给认出来,无一例外的他们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有些同学还掐了自己的脸一下,然后惶恐地双手合十往我们的方向拜了一拜。

“谁都想象不到的吧,我们居然是互相认识的,小蔚。”

“毕竟几乎都没有见面的机会啊,话说刚刚好像产生了奇怪的信徒了哦。”

“随他们去吧,反正不灵的话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荼茶难得的展露出了她像是小孩子一样调皮的笑容。

part 4

我与荼茶在校门口告别,然后独自走上楼梯口的那一瞬间,如同黑白电影字幕一样的台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蔚,你跟荼茶小姐是熟人吗?]

“偶然就认识了,我认为我们的关系还可以。”

希古从我的身后静悄悄的走了出来,仿佛他一直就在那个地方一样,然后与我一起走进了教室。

在稍晚的一些时候,我被班上的女生联合逼问了。

“重石神大人,您和伴侣一起生活的传闻是真的吗?”

“...实在是人言可畏啊。”

之后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跟她们解释清楚这件事,平息了她们想要为我庆祝的念头。

part 1

“你的妹妹要来我们高中的学园祭参观?”

[嗯,她说是想来玩一会,顺便看看高中的情况。]

学园祭的第一天,在教室里cos成中世纪身穿铠甲的骑士的我和换上魔法学徒的黑斗篷的希古,准备出发去吸引客人的时候,他突然就这样对我说了这一件事。

“这样啊,希古的妹妹吗?我有点好奇会是什么样的人。”

[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小学生哦,蔚。]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趁我睡着的时候偷看我的脸的坏人。]

“...那个确实是意外。”

无法做出有效反驳的我,把头盔穿戴到了脑袋上,视线变得十分的狭窄,一旁的希古也戴上了法师帽,抓起一根细长的魔棒,然后小心的牵起了我的手,担当了类似于导盲犬的工作。

part 2

在学园祭期间让coser带着广告牌四处走动,是我们班吸引人气的方案之一,而且居然借到了全班都有份的道具服,实在是不能小看现在的高中生了。

“那个是兰斯洛特吗?还原度好高!而且好大只!”,“那旁边的那个小魔法师,是在cos哈利波特的学徒吗?”,“他们还牵着手一起走诶,好萌啊”

看来我们已经很成功的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了,希望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掉,能够为咖啡厅带来足够的人流量吧。

“那个,不好意思,可以拍一张照片吗?我们是学校动漫社的,你们cos的实在太好了。”

“额...好吧。”

“...方便做一个姿势吗?这样看起来效果会好一些。对,就是这样,好的。”

人们渐渐的聚集了过来,特别是听到可以拍照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最好的摄影设备,齐刷刷都对准了在中心的我们两人。

好像,感觉不太对劲啊。

part 3

“小蔚,这还真是夸张的打扮呐”

“大家费了很大功夫给我改好的,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啊。”

走廊里,手臂上佩戴着“监察”字样的臂章的荼茶和我们这一对造型奇特的二人组合碰面了。

希古紧握住我的手,然后躲到了我的身后,不发一语。

“小蔚,要注意别中暑了哦,这个给拿去吧。 ”

“嗯,多谢了。”

她体贴的帮我拧开了已经喝了有四分之一的矿泉水瓶,然后递了过来,我掀开面罩,单手接过一口饮尽。

“呼,舒服多了。”

“那么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再见吧,小蔚,还有这位害羞的小法师也是。”

“有空记得到我们班来看看哦。”

“一定会去的。”

荼茶接过了我喝完的瓶子,又拧上了瓶盖,再冲我们摆了摆手便绕过我们离开了。

part 4

“希古,刚刚你怎么了吗?”

[总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有一种压迫感。]

希古仿佛是后怕了一样地打了个冷战,然后把身上的斗篷给脱了下来,我也在一旁谨慎的把盔甲上的锁扣打开,一件件的脱下这件闷热的钢甲。

“威压吗?我是没什么感觉的了,话说,希古你完全都没有出汗啊,明明天气还挺热的。”

[这算是天生的吧。]

褪下法袍的希古,换上了短袖的衬衣,露出了如同雪一样白的双臂。

“皮肤也很白皙,就想是女生一样啊。”

[我姑且当你是在夸奖我的吧,蔚]

part 5

[那么接下来我要去厨房帮忙,蔚就去随便逛逛吧。]

“嗯,辛苦你了。”

我的料理水平在中等偏之下,接待员的工作大家说什么都不肯让我帮忙,还说万一让客人心理压力太大了就不好了。

[对了,如果碰上我妹妹的话,请代我照顾她一会儿吧,蔚]

“应该不会这么巧的吧,不过我会留心的。”

在学校里四处闲逛,然后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人比较少的地方。

“那边那位看起来一脸的恶人相的大哥哥,如果你还对这个社会存在着一丝丝的善意的话,可以请你告诉我高一E班的教室在哪里吗?”

转过身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狐狸的笑脸。

part 6

现在,在我的面前的是穿着并不合身的宽松的市小学制服(水手裙),脸上还戴着一个微笑的狐狸面具的奇妙的女生。

“怎么了吗?看起来像是熊一样的大哥哥,是因为平时绝对没有可能的可爱的女生向你搭话,所以就自顾自的亢奋了起来吗?”

“但是十分遗憾的是,只要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的意图或者是征兆,手中的报警器就会毫不犹豫的被拉响的哦,然后大哥哥就会被可靠的警察叔叔以猥亵罪给带走,在监狱里悲惨而又痛苦的度过至少三年的时光的哦。”

她这样说着,并威胁似的向我展示了手里的小巧的报警器,因为父亲的职业缘故,我丝毫不怀疑她的话语的真实性。

“...你是来见希古的吗?”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原来是变态跟踪狂吗?大哥哥,你已经事先调查好了我到这里来的目的,所以才会特意在我迷路的地方埋伏着我的对吧,这真是何等可怕的谋略,而在不知不觉中自投罗网的我又是如此的可怜无助。”

狐狸少女似乎是感到恐惧地抱着胸口向后退去。

“现在大哥哥的一定满脑子都是计划得逞之后对我纯洁的身体做出各种不堪入目的无耻行为的画面的吧。”

“但是!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轻易得手的,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学校田径队里面的王牌选手,百米冲刺的话我有信心能够超越百分之八十的高中生,特别是大哥哥这种看起来就很笨拙的家伙,一定追不上我的。”

确实是非常适合奔跑的修长的四肢以及流线型的纤细却充满了爆发力的身体,身高也略比同龄人要高上一些。

“希古现在在忙,但是我可以带你去见他。”

“...这是何等的厚颜无耻,即使邪恶计划已经被完全的识破了也丝毫不为所动,而且还可以装成一幅坦然的模样继续实施诱拐行为,大哥哥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的。”

“再不跟上来,你就得请别人带你去你哥哥哪里了。”

part 7

等走到了人群相对密集的地方,狐面少女才将信将疑地跟在了我身后大概两米距离的位置。

“竟然还这么镇定自若的样子,看来是做好了后手准备,啊!我知道了,大哥哥一定是想趁我露出破绽的时候偷偷的使用什么下流的手段的吧,然后我就会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小房间里被铁链拴上,三天三夜只能可怜兮兮地吃难吃又少的可怜的面包和白开水。”

“我在这里听得见哦,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我把钱包给你,你自己看着买一些东西吧。”

现在的小学生到底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虽然有警惕心这点还是值得表扬的。

她接住了我扔给她的钱包,忽然就这样楞在了原地。

“一脸蠢相的大哥哥,你是脑袋坏掉了吗?因为气急败坏而神经不正常了吗?才会把钱包交给一个素不相识而且随时都可以溜掉的人的手里,你难道就不怕我就这样消失不见并且一去不复返吗?”

“如果你非要这样做的话,请至少把包里的证件一类的东西放到一个显眼的地方去吧,补办很麻烦的。”

“...这也太奇怪了,这不管怎么想都太奇怪了,大哥哥你绝对脑子里哪里出了问题的吧。啊咧?为什么我现在反而会对阴险狡诈的大哥哥产生了愧疚和同情心了。明明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说。”

“嘛,你就按照自己的需要随便拿就是了,我允许了,不必介意。”

“……”

大概是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少女沉默着打开了我的钱包,从中抽出了一张百元的钞票,但是犹豫了一下,又放回去换成了一张二十元的,可拿着钱的手却这样停在了半空中,怎么也受不回去。

“不行,罪恶感好沉重...为什么?可恶卑鄙的大哥哥,呜呜呜呜,哥哥........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别哭,千万别哭,你不想要就算了,我现在就马上带你去你哥哥哪里,所以你一定要忍住啊。”

狐面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勉强地停住了,但是还是不时有哽咽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来。

“好好,你已经忍住了哭声,是个了不起的乖孩子了呢,所以要保持住这个状态,我带你去见你哥哥好不好。”

我小心地靠近了情绪平静了一些的狐面少女,谨慎的向她伸出了我的右手。

她把我的钱包连同自己的小手一起放到了我的掌心上,因为戴着面具,所以我看不见她此时是什么样的一幅表情。

随后我不敢稍作停留,立即沿最快捷的路线把她交还到她哥哥的身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