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解语花在南城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2日

《解语花在南城》精彩章节目录_纳魔豆小说免费阅读

解语花在南城

作者:纳魔豆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云城少主年少经历家变,历经磨难才得以“重生”,他侠义心肠原本立志与心爱之人一同,保一方平安,却不料处处被人陷害,查明真相后却发现他这些年不过是个棋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桑格起身后,云端派了自己座下右督使叠渊前往鄢陵,去接她口中的那个人。叠渊一行人赶到鄢陵时已是三日后的中午,话说这个时候该是最街上热闹的时候,可此时的大街上却冷冷清清,连个人影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可这种味道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时却想不起了。

与此同时,一阵妖风突起,尘土飞扬,打的人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随从们纷纷掩住口鼻,防止吸入不该吸的东西,叠渊仔细瞧了瞧,妖风像是一个蛇状,来回在人群中游走,顿时明白了是何东西作祟,忙提醒大家道:“大家小心点,这是青叶蛇灵,注意别被咬到。”

随从们应了声“是”,纷纷拔出剑来,只见天空瞬间从白日变成了黑夜,模糊中看到一条小青蛇吐着芯子朝人群扑来,有两个随从躲不及被咬伤在地,其他人拿起手中的剑同时朝它刺去,只见它一甩尾把打伤一半人,剩下的几个人被吓的不敢上前。

叠渊看到此景,大骂了声“废物”,跃身飞到半空中,弹出御龙宝剑,用力把功力转移到剑上,只见御龙宝剑瞬间光芒四照,只对着那小青蛇追去,只听卡的一声,惨叫声同时响起,只见御龙宝剑刺中了青蛇的尾部,青蛇见打不过,一转身,消失在人群中。此时的天又恢复成了白日,几个未受伤的随从们欲追上去,却被叠渊一把拦住“不要追了,正事要紧。”

他们一行人赶到目地的鄢陵东雅阁时,西边的太阳已随着晚霞落下了半边脸,叠渊的副使杨修上前拍了拍门,等了许久,门才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从里探出半个脑袋,试探的问:“你们找谁?”

叠渊觉得少年很是面熟,忙拿出云端交给他的画像仔细比对着,柳叶眉,丹凤眼,高鼻梁,还有——“你们到底找谁?”

叠渊认真的观看画像与人,并不理睬他。

少年见他看的认真,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下他们一行人。见随从们都是一身青衣,腰间佩戴云字佩剑,心中不觉一凉,低声说了句“原来是云城来的”

叠渊抬起头看着少年,确认他就是自己所找之人,便上前一拜:“公子,我们奉命接公子回云城。”

云桓长吁一口气,瞥了他一眼,生气的说:“当我是什么物件吗?想接便接,不想要,便扔到这么远的地方。”

云桓不喜欢云城这俩个字,自他记事起,他便在这鄢陵长大,身边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只有一个贴心照顾他的云婆婆,和两三个像是监视他的奴才。他们都唤他作“云公子,说他是城主的大公子,他倒是觉得好笑的很嘛!一个从小长到大都未曾见过爹妈一面的人,通常只能说是爹妈死了,可到他便被说成是——因为身体不好,才被送到此处养身。

对此答复 他倒是一万个不信,他身形虽说有些瘦,可身体极好,从小到大,几乎没生过病。比起生病他倒觉得自己更像是被囚禁了,日日夜夜被三四个仆人看守着,不准他走远一步,以至于他长这么大没离开过鄢陵。

见云桓不语不动,叠渊高声唤了声“公子,可否让属下们进去?”

云桓回过神,生气的把门全打开,自己却不理人往里走去,照顾他的云婆婆闻声跑了出来,看到走在云桓身后的叠渊,一脸惊恐的跪了下去:“老奴参见右督使。”

听到叠渊这个名字, 走在前头的云桓愣了下,想起自己在说书的哪里听到的一些胡话,“云城右督使叠渊,他可是云端当上城主之位的的得力助手。这叠渊原是青林仙山的内徒,想想青林山那是什么地方,人人想去拜师学艺,修长生术的地方,可他却不珍惜,看上了有夫之妇的云端,为了她杀了不少人,这才被他师傅洛白仙师赶出山门,据说那云城小公子云桑榆就是他与云端的私生子!”

“私生子?”云桓吐出这句话便后悔了,轻打了自己一巴掌,自己虽说没见过父母兄弟,可他们也是自己的亲人。

只见身后的云婆婆与叠渊说过话,笑盈盈的小跑他跟前,说:“恭喜公子,终于可以回云城了。”云桓道:“这是什么好事?我以前确实想爹娘,可现在还不如呆在鄢陵!一辈子自由自在。”

“这可由不得公子”叠渊跟了上来,看了看他说“城主的命令谁都不可以违抗。”

云桓不屑的哼了一声,叠渊懒得理他,扫视了一圈院子,只有两间屋子亮着灯,他进门这么久,未上前跪佛,可见他所派的那些人不在院子中。

脸露不悦,问:“其他人呢?”云婆婆支吾了半天,未答。

云桓想了想,还是决定替那些人抗起来,虽然他们一直监视自己,可这些年也保护了他不少,“最近鄢陵有妖灵出没,他们奉我的命令去除妖灵了。”

叠渊自知他说的是谎话,那些人是他所派,是用来监视云桓的,怎么可能听他的话,怕是呆在鄢陵久了,一些个妖灵就吓跑了他们。

杨修道:“督使可要抓回来?”叠渊点点头,杨修一瞬间消失。

云桓惊的长大了嘴巴,问:“你,你不会杀了他们吧”

叠渊冷冷道:“这不是公子所操心的事,公子还是早些回房收拾一下,明日还要赶路。

云桓听了他的话,倒觉得自己像个被押解的犯人,随时听从命令赶路,不愿再与他废话,气呼呼的转身回了房。

已到午夜,可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满是这些年自己在鄢陵所受的苦,看到别家同龄者有爹妈疼的,自己爹妈在世,都未看过他一眼,如今成年了说让回去就回去,他又不是木偶。

转头一想,“对呀,何不跑了,何必要受别人摆布?在这鄢陵呆了十七年也习惯了没爹没妈的日子,万一回了云城,爹妈不喜欢自己,更没什么好日子过呢?

再说,听人说云端的脾气不但古怪而且冷血呢!她若一不高兴,给自己一顿,也是吃不消。

思来想去,云桓最終拿定了主意.“偷跑!”自己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鄢陵,以前有人看着他没得自由,可现在说不定就是好时机,想到这,他兴奋的跳下了床。

走近门口,对着小门缝往外瞧,只见叠渊一行人早已回房休息,他暗喜,匆匆忙忙的收拾了自己喜爱的物件,一把清风扇,一支竹萧,便悄悄逃离了东雅阁。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