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尽流放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2日

《无尽流放》精彩章节目录_片雾淬火小说在线阅读

无尽流放

作者:片雾淬火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冒险

一名不完全的吸血鬼,因触犯条例被流放到了异世界,其中发生的事令他终生难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完结与之后……

“杂种!谁允许你触碰本王的东西的。”一直沉默的英雄王终于说话了。

“闭嘴,黄金财主。我现在心情不好,别惹我。”夜司放开Saber站起来,看着一脸傲气的英雄王。

不过,回应他的是英雄王的王之财宝,宝具三十二挺投射。

夜司张开双手,把Saber挡在身后,接下了那众多的宝具。

那是直接穿过肉体的攻击,夜司没有做任何的防御,因为他知道,那些都是徒劳,以英雄王的武器量,其中绝对有能打破自己防御的武器。而且,他看到了,英雄王的背后,那是圣杯,自己无法攻击的东西。

投射停止了,烟尘散去,夜司看了看身后的Saber。

“呵呵,Saber,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Saber听到后,看向夜司。

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满身疮痍的少年,脸上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杀意和暴戾,有的只是纯真、直率的笑容和从嘴里涌出的鲜血,血红的双瞳也变成了黑色,其中的光辉慢慢消失。

“夜司————!!”Saber一把接住夜王倒下的身体,泪水再次流下。“别死——!我已经失去了挚友,现在只剩下你了!别死啊,夜司————!!”

“记住我的名字……Saber……我叫……八头夜司……我一直……与你同在……”

被握住的手无力地垂下,落在冰冷的地上,身上的盔甲慢慢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些伤口和武器,就算如此,Saber还是清晰的感觉到夜司的生命已经流逝,现在躺在自己怀里的只是一个死人罢了。

“真是的,连死都给人留下这么大的迷。”

切嗣出现了,而他的前方,是他的妻子,爱丽斯菲尔。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圣杯,已经被召唤出来的圣杯。

切嗣满脸疲惫,右手背闪耀着光辉,那是令咒。

——卫宫切嗣以令咒命令Saber——

低沉的声音,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清楚而坚定地宣布着。

——使用宝具,破坏圣杯——

听到这句话的Saber大脑一片空白,原本还在思考是实现自己的愿望还是让夜司复活的大脑突然停止了。

“……什……?”

Saber拿起手中的剑面向英雄王。

“把剑扔了,做我的妻子。”英雄王说道。

但Saber手中的宝剑开始聚起光束,完全不理会执剑者的意志。

“怎、怎么回事——你要干什么!?”

“……不……不要!切嗣——为什么偏偏是你?!”

“你想要破坏本王的婚礼吗,杂种!”

原本瞄准Saber的宝具忽然一起转向,瞄准了切嗣所在的位置。

没等宝具开始攻击,切嗣使用了手背上的第三个令咒。

——使用第三令咒在次命令——

“住手!!”

在那一瞬间自己的一切灰飞烟灭,Saber流着泪尖叫起来。

——Saber,破坏圣杯——

双重令咒的强大强制力蹂躏着Saber的身体,同时将她的魔力引出,编入毁灭之光中。

被释放的光束贯穿了码头的仓库,直达海面。Archer敏捷的避开了这一攻击,但由于光芒太过耀眼,一时来不及对切嗣发动攻势。

保持着挥剑的姿势,Saber开始脱离现世,很快,她的实体就消失不见了。

之后的事情就只有在现场的几人才知道。

翌日

电视的各个频道都在报道昨夜冬木新都大火灾的新闻。

一名少年红着眼眶按照包装袋上的说明要求将游戏机和电视机连接在一起。

半年后

“——I know that my Redeemer lives,and thst in the end he will stand upon the earth.

And after my skin has been destroyed,yet in my flesh I will see God;myself will see him with my own eyes——I,and not another.How heart yearns within me……Amen.”

冰冷的雨中,切嗣和一名少年静静地听完牧师的悼词。

“士郎,这个人是我的学生也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你要记住,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为了贯彻自己的正义,不择手段,与曾经的我很像。”

“是的,爸爸。”少年回答道:“他算是我的叔叔吧,名字叫什么。”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那块墓碑上,什么都没写,仅仅刻着一个奇异形状的图案。

“啊,没错。他是你的叔叔,名字叫……”

“距离第四次圣杯战争已经过去了十年,大部分被毁坏的地区都已经基本修复,即将开始的第五次圣杯战争又会将这里再度破坏吧。还真是座倒霉的城市啊。”

我坐在冬木大桥的顶端,看着整座城市。冬木大桥的位置刚好是冬木市两个部分的分界线,在极为远处的繁华地带,我感觉到了一个强力的魔力波动,那种被人盯着看不好感觉,让我很烦躁。

“英灵,没想到还是我最讨厌的Archer,这么早就有人将英灵召唤出来了吗。”

我之所以会讨厌Archer,那是因为第一个身体就是被Archer所弄坏的,现在的身体虽然和以前那个有着同样的长相,但发色不同。之后为了恢复成原来的状态,多次潜入了别人的书中,吸取其所在神话系统的力量直到最近才恢复到百分之六十的力量。

“幸好我没有得到令咒,不然还真没有魔力召唤英灵。”

根据我的情报,这次的圣杯战争创始御三家都会参加,另外还有一名魔术师参加,应该会变得很有趣吧,就让我以局外者的身份来打破战争的平衡吧。

卫宫士郎是穗群园学院高二的一名普通学生,每天过着基本相同的生活,老好人一个。这天早上,他如同往常一样,在学生会室修理机器,看似很简单的事对他来说却有些不一样。卫宫的修理方法与别人不同,他不像别人那样先拆开机器检查,而是直接用魔术检查机器内部,整个机器的结构直接出现在脑海里,很快就能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然后稍微有点电路之类的知识就能修理。

修理完的卫宫从学生会室里出来和在外面等他的柳洞一成一同往教室走去,在路上碰到了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女人,虽然那时他还不知道。

“卫宫,你也是远坂的追求者吗?”

“啊,什么?一成,你刚才说什么?”

“远坂凛,容貌秀丽,举止端庄,成绩优秀,而且,追求者众多。不过,我讨厌她。”

“是因为会继承寺院吗?”

“不,是一些个人原因。”

“是吗?”

“你好。”这时,有人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卫宫和一成一起看向那个人,那是一名黑发少年,戴着眼镜,同样黑色的瞳孔异样的深邃,身上穿着穗群园学院的校服,双手戴着黑色的皮质手套,而且连室内鞋也没有换,依旧穿着自己的黑色军用厚底靴。

“你是学生会长柳洞一成吗?”少年问道。

“啊,是我。你是……?”

“我是这学期在这里就读的转校生,能带我去职员室吗?”

“啊,跟我来吧。” 一成与卫宫告别后带着少年往职员室走去。

在少年经过卫宫身边时,他感到一股奇怪的气息,转过身来看向少年,对方却看着一脸惊讶的卫宫轻轻一笑,跟在了一成后面。

————————————————————————————————————————————

坐在教室里的卫宫想着今天早上看到的远坂凛和那名不认识的少年。

班主任藤村大河和平时一样,大叫着“迟到了,迟到了!”跑进教室,然后被绊倒在讲台上。

“唉,藤姐还真是的,每天这样就不会注意吗?”卫宫自言自语道。

大河从地上站起来笑着说道:“今天给大家介绍一名转校生,快进来吧。”

走进来的赫然是卫宫早上遇到的那名少年。

少年站在讲台上,轻轻扶了下镜架,说道:“初次见面,我叫八头夜司,从今天开始和大家同班,请多关照。”

“那个,八头君,就没有了吗?”

“是的。”

“嗯~你就坐在卫宫的旁边吧。”

“是,滕村老师。”

夜司走到卫宫身边坐下轻轻说道:“又见面了呢,没想到我们是一个班。”

“啊,你好。我叫卫宫士郎,今后请多指教。”卫宫突然想起了什么,惊讶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夜司:“你……你认识……卫宫切嗣吗?”

夜司一脸感兴趣的表情看着卫宫:“说起来你叫卫宫士郎吧,是切嗣的儿子吗?看起来不像啊,没有一丝切嗣的血统的感觉,你是切嗣的养子?”

“嗯。”

“说在前面,我可不是切嗣告诉你的那个八头夜司,而是其继承者,我们每一代都会有一个人继承八头夜司这个名号。八头不死,司掌永夜,这就是我们。继承这个名号的人都会得到前代夜司的记忆以及能力,不过以你的魔术修为还不能完全理解吧。”

“……呃,我确实听不懂。”

“呵呵,那就简单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