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影子捕手秘闻录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2日

《影子捕手秘闻录》精彩章节目录_风记录着小说

影子捕手秘闻录

作者:风记录着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惊悚

在魅城中,有一群专门和魑魅魍魉打交道的驱鬼高人,他们秉性各异,团体众多。在这众人之中,一个新近成立的捉鬼团体——影子捕手横空出世,在满布幽魂妖鬼的城市黑暗面中,他们与竞争对手们斗智斗勇,上演着一幕幕欢快轻松的日常戏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起来——那个魈魅,自打上次以后再没有什么动作了。”林玲自言自语的望着窗边,恬静的脸庞映照在夕阳的红晕下,显得悠闲——白色长靴,棕黄色的风衣,精心编好的麻花辫安静的躺在后背上。她故意慢慢的抬起右手,眼睛却在意着一边的于信果和白智,翻过手腕,盯看着手表。见两人并未有什么反应,心中高兴:“嘿嘿,看来今天的打扮很是普通,这两个人这么正常的反应就是证据。”林玲想到这,嘴角上扬,再次隔着那破烂生锈的窗框,淡淡红光之下,从那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里,能读出些许的寂寞。

没落的光亮并没有旭日初升那般耀眼,与平常一样,这一日也没有什么生意上门。橙红色的光辉挤过满是污渍玻璃,轻轻地按在地面上。一道道光线中,漂浮着杂乱喧嚣的灰尘,它们轻轻映照在红劫的身上,诉说着前世今生的悲苦。

红劫两手叠放在微微侧向一面的双腿上,眼角上挑朝着夕阳,散发出深邃的光亮,红唇微闭,吐息均匀,肌若羊脂,美艳无双;那一身汉服滴尘不染,轻柔的红晕下,衣服上的线条散出金光。她轻抬手臂,悉心梳理着胸前的头发:“若是隔着天地难以相见,纵使千年腾云汝愿舍命。你让奴家如何不助你一臂之力?这地狱不空,让我如何安心舍去。”说完话,她闭上双目,一滴泪顺着脸颊淌下——在夕阳的笼罩下,那迎着橙红色光亮的红劫,如同天女下凡。

安静踮着脚,悄悄的坐在了红劫身边。

她右腿蜷起,侧身坐在沙发上,五指张开在红劫面前晃动着,安静不住偷笑,像个正在恶作剧的孩子。

“奴家……”红劫睁开眼,却见安静盘着两腿侧过头背对自己,不住晃动着身子。安静面色微红,嘴里胡乱哼着从未听过的音调。

听到声音,其他人都停下闲聊,转向了在沙发上端坐着的红劫——她依旧面带微笑,端庄舒雅。

“若是奴家突然消失,不再返回,你们会是怎样?”红劫突如其来的提问说的众人一愣,一时间都没了话。

于信果忽的表情凝重,拖到了脖子的山羊胡抖动明显,他一个箭步跃前,两手紧握,躬身张口,却发不出声音。安静瞥了一眼于信果,沉下了头:“那不是挺好吗?省得你总是碍事……”她看着墙角四处,眼神游离。

红劫掩面而笑,看看四个人的面相,都是表情沉重,转对白智说道:“白智,若是你,会如何?”

白智见红劫面色和悦,笑着言道:“你确定不再返回这事儿和路痴的毛病无关?”

“呵呵——那若是说腾云登天才可以见到奴家呢?”红劫抿嘴发笑,散着那说不尽的万种风情。

于信果终于憋出了句话:“那就去腾云,哪怕要修行个百年。”

见信果一脸的认真,白智打趣言道:“修行?你个假道士难道还想转正?”

红劫扬眉侧脸与信果对视,二人表情凝固,红劫不由得面泛桃红,欣然笑道:“放心吧,奴家如何舍得你们离去,这千年之间,奴家我只找到你们愿意相伴相行。”

突然间安静猛地抱住了红劫,不发一言。

“有人来了!”林玲无意间侧过脸,从窗子向外探视,看到一个女孩儿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废工厂。

红劫起身,快步回到了大门正对着的桌子:“伙计们,闲谈结束,开工了。”一声令下,安静走到了墙角靠窗的旧桌子旁,她悠闲地抬脚踩在桌面上,身子靠在窗边,枕着两臂望向外面;于信果则恭敬的站在红劫的身边,整饬仪容,还特意捋了捋胡须,两手转动着水晶念珠;白智与林玲则站到了门前不远,准备迎接委托人。

从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显得很疲惫,一双满是伤痕的手费力的从门框外伸了进来,紧接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探出了头,她喘着粗气:“请问你们会通灵吗?我听说——”她还没把话说完就已经昏倒了过去。

林玲连忙上去搀扶,几人小心翼翼将她平放在沙发上。安静依旧紧紧盯着窗外,就好像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红劫打量着女人的样子,她短发垂耳,刘海挡住了一只眼睛,身材娇小,通身穿着黑色的衣物,她不时会惊叫,好像被什么吓得不轻。林玲在她的脖子上发现一个蓝色的项坠,项链已经断裂。

“这项坠好像有些古怪——”红劫从林玲手上接过了项坠,来回的翻看,却不是太能看出什么端倪。

安静伸了个懒腰,接着纵身一跃,从桌子上跳了下来,那红色的马尾辫如同一支火箭,一瞬间便射进了人群。她一手叉着腰一手挠着后脑:“我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说着话,安静从红劫手上一把夺过了项坠,放在了女人的兜里:“虽然穿的挺普通,但这项坠好像不便宜,你想干嘛?趁火打劫啊?”

说完,她很轻松的将女人扛在了肩上:“时间到了,今天先回去,有什么事明天再问她就好。”

红劫抬头看天色,示意来日再说。

翌日清晨,废工厂里,黑衣女人紧紧抱着安静的胳膊,与林玲和白智交谈着。

“感觉怎么样?”林玲端过一杯热水递给了她,和颜悦色的问道。

“那个公交车好可怕,这条山路好可怕,旁边有个墓地——超可怕。”女人小声应答着,抱着安静的手更加的用力。

白智言道:“还是先具体说说你究竟想要委托什么事情吧。”

“我叫李珂,我听人说你们这里有人可以通灵,我希望你们帮我找一个人——”她突然停了下来,手紧握着脖子上的项坠,哽咽了起来。

林玲将额头靠近李珂,轻轻抚摸着她的头,语调轻柔:“不用害怕,你看,我们两个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又坐在同一个地方,你现在试着深呼吸……”逐渐的,李珂情绪变得平静,她坐起身看着林玲,才发现近在眼前的居然是那么美丽的女性,白皙的皮肤,标志的五官,一头柔顺的秀发,窈窕的身材。在潜意识里,李珂听到了自己的感叹:“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女性。”然而,不知为什么,却在林玲的眼瞳中看到了一丝孤寂。

李珂倒向林玲的方向,投入了她的怀抱。

“你真是温柔。”林玲用力拥抱着李珂,心中充满了温暖。

李珂敞开了心扉,诉说起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她要寻找的是一个叫做卢星的男人,这个男人偶尔会在她下班的地方与她碰面,因为一个人单身租房,加上经常夜班,所以总是送她回家的卢星让一向胆小的李珂感觉放心了不少。久而久之,两人便彼此心生恋慕。

一天,卢星给李珂打电话,说是有礼物要送给她。认为两人关系终于要确定下来的李珂在下班后急忙奔了回家,却发现只有一个包装起来的礼品盒放在地上,并不见卢星的人影。

“我当时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他,电话打过去总是没有声音,这个人简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李珂抱着热水杯,却全身发冷。

白智仔细倾听着李珂的话,托起下巴问道:“打不通电话这事,会不会仅仅是因为你的电话有了问题,所以才打不通的呢?”李珂摇着头,却懦的看着白智,这个男人留着短发显得很精干,穿着夹克和黑色牛仔裤,棕色皮鞋擦得格外闪亮。他手上拿着一个小本子,习惯性的在上面记录着些什么。见到李珂不回话,白智追问道:“就算不是电话的问题,卢星这个人如今最多算是失踪,你却找我们来通灵,难道你断定他已经死了吗?”

李珂哽咽难言。

突然她感觉有人从后面将自己搂住,李珂显得不知所措,回头一看,却是安静。她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顺势倒在了安静的怀中。在李珂的印象中,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安静那爽朗的笑声,以及总是如火焰一般在空中飘荡的红色马尾辫。尤其是那笑声让她感觉亲切、舒适,很有安全感。

“哈哈哈……呃,你也不用那么难过嘛——这不是有洒家保护着你吗?”安静并不会安慰人,她希望尽量用欢笑给予李珂力量,让她有勇气向前走下去——安静那闪烁着光芒的眼神忽的沉了下来,若有所思的望向了远方,她表情变得有些凝重,就像侠客拔剑时的样子。

李珂向后仰头,微笑着面相安静:“安静姐,谢谢你。”

安静听到这一句,猛然转头对着于信果:“鱼进锅!听到了吧?她叫我姐,我可是——姐姐!”她声音坚定而有力,眼神中充满了自豪。

于信果叹了口气:“我理解女侠您急于正名的心情,可是小子我这一亩三分地里,如何能经得住您这威猛的狮吼功神威呀?”话音刚落,窗子上的玻璃碎片终于难以支撑,坠落了下来,那碎片四散飞开,好像听到了安静心碎的声音。

安静红着脸将头扭向一边,闪烁的大眼睛里噙着晶莹剔透的羞涩。

“我想要急切找到一个能通灵的人,不是因为我已经断定卢星死去,而是在梦中有神仙托梦,说是只要通灵召唤一个叫做陆友的男人的灵魂,一切就真相大白了。”李珂小声的打破了一时的寂静。

白智又翻出自己的笔记本,从夹克的上衣兜里拿出一支笔:“不过这仅仅是个梦而已,你为什么如此坚信不疑呢?”李珂颤抖着说道:“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这很可能是因为你寻人心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潜意识中形成了一种希望被拯救的需求,最后在梦中形成了这种景象的结果。”白智把本子收进了夹克衫的兜里:“与其找我们,不如交给警察或许更加有效。”

“哼哼,有什么关系,这事情对奴家来说,易如反掌。”一直站在窗子边上的红劫终于说了话,她转回身,风一般轻盈的来到了沙发边上。就在躬身坐上去的那一刹那,李珂顿觉口鼻扑香,仿佛出现了一片花海,各式各样的鸟雀蝴蝶翩翩起舞,远方的七色彩虹依稀可见;又好像听到了《高山流水》从庐山之顶奏响,环绕着凌霄宝殿的梁顶,使得众神都为之迷醉。

待她回过了神来,一个美艳无双的女人端坐在自己面前,那华贵的汉服上红色线条画出的凤凰图案似乎可以飞起身来,那不输给身上衣服的白玉般的皮肤晶莹剔透,柔顺闪亮的黑发从左肩倾泻下来,汇聚在胸口,上面还停落着一只黑色的蝴蝶;红色的嘴唇好似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虽然上挑的眼角让眼睛看上去感觉细长,但那双美丽的眼瞳并不小,同时散发出深邃的光芒。

看着李珂已经完全呆滞的样子,红劫习惯性的提起衣袖,遮起了自己娇媚的脸庞:“即便是被女人盯着看,奴家可还是会害羞的。”听到红劫的话,李珂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她毫无意识的张口赞叹:“真的是太美了!”

安静下意识的去看于信果,只见于信果上前两步:“红劫,你若是办得到,就别再买关子了,如今人命关天,还是越快越好。”

红劫猛的起身:“信果说的有理,不过同名同姓的人太多,奴家与阎王爷又没有什么交情,你与白智来判断奴家找上来的是否是我们要找的人,如何?”

白智站起身来,他费力的拉下了那满是补丁的窗帘:“唉,老毛病又犯了。”

待窗帘全部拉住,屋子里变得一片漆黑,就如同午夜的森林深处。红劫将李珂带到自己桌子的对面坐下,让于信果与白智分别立在李珂的两边。

桌子上的烛火笔直的燃烧着,那光亮映照在红劫美艳的脸庞上,更显出这女人的神秘。李珂不安的看着安静和林玲,心里如同那跳跃不停的火焰一样忐忑不安。

红劫坐在李珂对面,口中默默念着什么咒语的样子,两手上下乱摆,摇头晃脑。看到她这个样子让李珂更加的不安了,那烛火开始毫无规律的跳跃,温度骤然下降,安静穿着半袖衫,尤其感到冷,她紧紧靠在了林玲的身边希望这能更加的暖和一些。

李珂抱着双臂,她感觉身后阴风阵阵,很是害怕。原本她自己也对梦中的事情不抱任何希望,只是想要打听到卢星的下落,因而病急乱投医。“或许确实如那个姓白的大哥所说,那只不过是个梦而已,但是如果真的能够知道卢星的下落,从而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说不定。”她这么想着,鼓起了勇气,想要试着问问看。

“是谁叫我?”红劫难以置信的发出了男性的声音。李珂还是被吓得不轻,身子发颤,不知所措。林玲走到了她身后,轻轻的把手搭在了李珂的肩上。

“我叫李珂,我在找一个叫卢星的人,请问你是否知道?”李珂鼓起勇气,声音还有些颤抖。

“李珂——真的是李珂?太好了,终于能跟你说话了……”陆友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诧异。此时的林玲忽的恍然大悟一般,心中暗言:“原来如此,或许真是这样。”

李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已经完全混乱了:“你——你是卢星?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你真的……”

李珂说不出话来,只能哽咽哭泣。“李珂,马上离开这个城市,一刻都别耽误,现在就走!”话音一落,红劫变回了原来的面貌:“怎么样?问到什么了吗?”李珂伏在桌子上哭泣,痛苦不已。

她已经完全混乱了,明明招来的是叫做陆友的人的灵魂,竟然偏偏是卢星,本以为他至少会让自己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却叫自己马上离开这个城市。李珂呆滞的仰着头,眼泪不住的流出来。

红劫绕过桌子,将李珂搀扶起来:“莫哭,容奴家先整理一下状况,再看如何打算。”说着话,她抬头看林玲:“林玲,你来说。”

“现在知道了一件事,那个陆友和卢星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那个梦的原因或许不是单纯的偶然。”

红劫点了点头,心中明了:“没想到他还真的是与这女孩儿有关系,真真可惜了一段情缘。”

林玲又追问李珂道:“你最近有没有发现身边有什么怪事?”

李珂想了想,轻轻点着头:“有一次我回家,看到房子里金光闪闪的。还有就是,总有一条小狗在家门口转,我把它抱回了家,但是一回家就发现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林玲端起下巴,来回踱步。她今天穿着黑色的哥特式连衣裙,那乌黑靓丽的秀发披散在背上就像是中世纪拥有着令人畏惧的美貌的女巫。而这身衣服却是因为昨天安静说黑色普通才穿上的。

“这只是我的推测,没有什么证据。”她说着话,坐到了沙发上。几人都跟着来沙发上坐下。“我怀疑——陆友其实是个小偷。他可能是发现李珂家里金光闪闪,认为有什么宝贝所以准备踩点儿。不料李珂经常在夜里回家,所以刚好碰到了他,情急之下他编谎说是叫做卢星。或许他是为了能够看看你家里究竟是什么在发光才和你接近的,只是时间长了,有些事情改变了他也说不定。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从踩点儿会被人发现,而且还临场改名字这种表现来看,说明他很慌乱,毫无经验,所以他很可能是第一次做贼。”

林玲将搭在肩膀上的头发放到身后,发现李珂完全难以接受这样的推论。“这只是个推论而已,我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这么设想的依据,纯粹是因为卢星这个名字而已。”

“卢星的名字怎么了吗?”李珂问林玲道。

“有的人往往会因为挠头的事情向天上看去,你在夜晚见到他,而那个时候他能见到的只有天上的星星。他可能是说出了陆这个姓之后,觉得不能用真名,才临时改成了卢星。毕竟陆和卢的音很近。如此倒推而来,他如果毫无亏心之举,完全没有必要改名,但是为什么要改名呢,你又说家中有金光闪现,我就想,可能是他做贼心虚所致。”

“他通过灵媒现身,说明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是事实,你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有句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我们不认识他,只是单纯的找错人了,那么他不会那么轻易离开的。我们做了多年的驱鬼人,这是经验之谈。然而他见到你之后,唯一的对话内容却是让你赶快离开这个城市,而且自己也在说完之后逃跑。这就是说,就算变成了孤魂野鬼,也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追着他,而且,也同时可能对你的生命造成威胁。”

林玲说完,转头看着红劫:“红劫姐,我这推断是否如此,或许你会给出一个答案吧?”

李珂转向了红劫,急切地想要知道这一切的因由。

“不错,林玲的推断都是事实,这些,正是陆友告诉奴家的……”红劫欲言又止,轻轻叹了口气。

李珂握着项坠:“我,那我该怎么办?”

“奴家实在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会对你二人产生危害,现在你还是听他的话最好离开,把这个带上。”红劫将一个信封交给了李珂:“找到信封上的地址,会有人帮你安排住所和工作,在进家之后把里面的信纸贴在门上,收拾完东西马上离开,不要多留一刻。”

李珂拿着信封,随着安静一同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很快她便离开了魅城,去了影子捕手曾经居住过的城市稳定了生活。

至于说屋子里的金光以及追逐着二人的事物,后来竟然牵扯到了红劫的生死危机。这之后影子捕手剩余的三个人也终于完成了委托,赶了回来,究竟还有怎样的魑魅魍魉在人间作祟,还请静待下一幕开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