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Fate/未知的起源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2日

《Fate/未知的起源》精彩章节目录_Honhime小说在线阅读

Fate/未知的起源

作者:Honhime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圣杯战争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它的出现,又是怎样的背景? 教会的冲突,国家的仇恨,是否会在欲望中彻底地引爆?这是世界的未来,也是人类的未来。前行的少年,无法看见他的前路,只好走破荆棘的道路。    ——终究未知前方的未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何时开始,又是何时结束呢?

时间的流淌,突然就缓慢起来了。双手之间的罪孽,却是从来没有洗刷掉的污渍,甚至连在手上黏住的血液都没有冲洗掉丝毫,浓重的血腥气味散发开来,让我自己都有些不能够适应。

然后我渐渐地回了头。世界的味道开始变得淡了起来,带着世俗的压抑,整个世界的未来突然就模糊了起来,甚至都看不到那模糊的未来。

“身为‘慎信者’的你,却是如今这番模样。‘背约者’看到的时候又会怎么想呢?”

脑中突然传来的声音却是令人感到了一阵违和,但是在违和感的背后,却是有了些感觉不到的熟悉。

“也罢。毕竟那是之前的你,而不是现在的你。”

声音的感觉突然地就远了,然后有了种莫名其妙的联系被斩断的感觉。

“庸人自扰人亦扰之,这句话还真是形容的对呢。”

声音突然就换成了女声,也是没有任何的征兆。

“‘慎信者’,希望你能够记住你的身份呢……我们期望,和你早日地相见。”

“轰”的一声,我就从可能是梦境的地方重新地出现在现实。

“卫斯?看起来你是做了一个噩梦……要不要再睡一下?”

“Saber啊……不用了,只是说睡眠来说已经算是足够了,只不过是一个噩梦而已。”

已经连续两天出现这种相当真实的梦了,难道还真是什么预言么……虽然我并不相信这个,但是对于这之类的东西作为一名魔术师来说应该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如果只是简单的噩梦也罢。不过说起来卫斯你的失血看起来有些严重啊……”

“失血么……说起来我的晕倒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绷带,轻轻动了动自己的手,能够感觉到手上有了种撕心般的疼痛。如果只是简单地割开了自己的手,本应该没有如此的痛觉的。但是那把魔术短刃,似乎带有流血不止的特性,到了现在,也只能够算是堪堪地止住了血液。

“卫斯就今天而言你还是好好地休息吧,以这种状况进行战争绝对是不行的。”

“那难道要浪费今天一天么?”

“也不算,因为我打算在今天开始着手的调查所有的东西,到时候文件的整理、获取等传递工作就算是交给你了。关于分析的话,我觉得这并不是卫斯所擅长的东西,所以我并不会交给卫斯的。”

Saber看着我的眼睛,一口气说完了她的计划。

“当然,如果卫斯有一定的信息分析能力,那么整个事情又是另当别论。就算是现在,卫斯也可以帮忙做一些简单的分析的说。”

“嗯……不过首先,Saber你会烹饪么?”

“烹饪?你觉得一个将军有必要学会烹饪么?”

“也是……啊,但是今天的早餐……”

左手依然是相当的无力。虽然说整个地板上的血液已经被Saber用了不知道什么样的方法已经除去,但是对于我来说,失去的血液和体力是不可能回来了。

“原来是早餐啊……容我看看现在有的原材料再说吧。虽然说我不会什么菜肴,但是自信能够在菜谱的帮助下做出好的早餐的。那么卫斯你就拭目以待吧。”

看着兴致满满的Saber,我不禁有了些不祥的预感。

“记住不要随便的搭配食材啊……”

“好吧,我知道了。”

走进厨房的背影似乎有些愉悦。

算是打发走了Saber,然后我看了看时间。

已经是七点半了,算算时间,大概缇娜就快要到了……缇娜……

噗!我居然忘记了缇娜……这不是作死么……

“Saber,赶紧过来!”

“卫斯你要干什么?我现在正在看菜谱的说。”

“赶紧藏起来先……等一下我有一个朋友要过来,要让她看见你……我估计我的小命难保……”

“诶?难道你的朋友是一个魔术师么……那样的话要考虑提前下手比较好吧……”

虽然是向我这边走来,但是手中仍然握着一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买来的菜谱,而且看Saber的样子是相当地感兴趣。

“不用不用,总而言之,Saber你先消失一阵子应该没有问题吧。”

“也行,那么这段时间我就先出去一趟,算是了解一下地形吧。”

忽然间就没有了她的气息——虽说这房子中偶然寻觅得来的气息算是一种惊异,但是突然消失的时候,也会没来由的感到莫名的悲伤。

左手的无力与疼痛略微地有些加重,不知道是气氛压抑了感觉,还是感觉压抑了气氛?

总而言之并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即使是滋生着正常而美好的感情,但是没有一个好的时间和心态,或者就会变异成什么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吱嘎”。

来了么。

门前传来了钥匙打开大门的声音,然后就是相当自然的将鞋子放下的声音,最后是慢慢地走到我的卧室门前的声音。

“卫斯,醒了没有?”

“早就醒了。不过我今天要请假,缇娜你就帮忙请个假吧。”

“请假?什么理由要请假?”

“……算是受伤吧。不过没有什么事,缇娜你就不用担心了。”

“受伤?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门外的缇娜直接拉开了门看见了躺在床上的我,还有我包满整个左手的绷带。

“昨天卫斯又在做些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

“没有什么不该做的,真的。”

“真的?我可不希望卫斯在骗我。”

虽然说能够闻到血腥味,但是如果只是看见我的伤口,估计是会直接当成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伤。

缇娜开始检查起了我的卧室,但是除了那种家具散发出的木材味道之外,还真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既然是受伤了,那么我就帮卫斯请个假吧。但是说好,今天一天都要在家里呆着别动,要不然感染了就很麻烦了。”

“好好好,谢谢缇娜了。”

“算是小事吧……不过说起来,卫斯的房间里面除了淡淡的血腥味道之外,我还闻到了一股……女人的味道?”

“什么东西……女人?我的房间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女人?”

好恐怖……居然Saber只是停留了这样一段的时间她都能够闻出来,要是以后谁当了她的丈夫,估计是不敢做任何出轨的事情吧……

“但是我就是闻到了那种味道……应该是一个女强人的感觉,因为并没有太重的香水味道,不如说基本就是没有香水的味道,然后就是荷尔蒙的味道也是比较轻,所以说我估计是一个醉心于工作的女性吧。难道卫斯居然……有这样的兴趣?”

如果真的说起来,Saber还真的算是一个标准的女强人……缇娜的嗅觉也太可怕了吧……

“没有,说了这个房子里面就我一个人,没有其他人。”

“……暂时先相信卫斯一次。那我就先去上学去了。”

“嗯嗯,再见。”

就算是到了门口都回头了一次。这算是相当的不信任我的人格么……

“砰”。关门的声音并不是很好听。

“看来是差不多了呢,卫斯。”

“你已经调查完毕了?”

“嗯,大概整个雅典的地势都差不多了解了,实际上和我所在的那个时代变化并不是特别大,不如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

“能够快速了解就好。”

“对了,现在是帮卫斯制作早餐的时间,我要抓紧了。”

Saber突然就这么来了一句就走入了厨房。

“……”

难道你突然喜欢上了厨房么……

不多时,我就闻到了一股粥的味道。虽然说这里是希腊,但是我自己的口味意外的相当喜欢稻米,所以说面食相对来说吃的少了很多。

“卫斯,厨房里面的虾仁是可以使用的么?”

“虾仁啊,那个是昨天买的,应该是能够用的。”

“那就好。”

我仿佛看见了虾仁被扔进锅里,然后再是被暴力的烹调在一起,最后是成了一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卫斯,早餐完成了的说。”

戴着厚厚的手套,Saber的手中握着一个砂锅,里面估计是Saber“精心”调制的早餐。

“虽然说不太会这个东西,但也算是勉强的完成了。”

砂锅中的东西看起来却是比想象中的好看。虽然说放入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但是看起来却还算是清爽。红色的火腿、淡红色偏白色的虾仁、绿色的生菜、黄色的鸡蛋以及白色的米粥,看起来意外的有食欲。

“这就是Saber你做的粥么?看起来还不错。”

我靠在床头,轻轻地抿了一口。

“味道还挺不错的呢,Saber。”

“真的?”

Saber的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没想到烹饪也是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呢……以后我要好好考虑一下在闲暇的时候学习一下烹饪了。”

Saber拿起了碗,自己也尝了一口。

“好烫!”

面前的女孩如同触电一般全身颤抖起来。口中的粥似乎像是岩浆在流动,让Saber感觉到了阵阵痛感,艰难的咽下口中的粥,然后是疯狂地从外吸气,同时抓过不远处的水一饮而尽。

“Saber你不用吹吹的么……”

我小口小口的喝着粥,然后不禁笑了笑。

“卫斯……我决定了,你必须忘记这件事情,无论我用什么手段。”

Saber的脸上的红晕,不知道是来自于害羞,还是被烫出来的。

“好了我们说正事,关于你所需要的资料。”

“资料么……越快越好,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其他那些废弃的Servant。就灵脉的密集度而言,整个希腊应该只有这三处地方是有出现圣杯的可能性,一个是都市大教堂,一个是在现在叫做萨罗尼卡的地方,还有一处就有可能在克里特岛上。”

“听起来很远……不过如果有飞机的话,大概每两处之间都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抵达吧。关于都市大教堂的话,我决定交给魔术协会那边负责,所以说我们从萨罗尼卡那边开始下手比较好。”

“这种东西卫斯决定就好,那么这几天就要去萨罗尼卡了。”

“时间安排上来说,我大概要到周五的晚上才算是有空闲的时间。”

“周五么……”

Saber看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

“虽然说是略微的慢了些,但是考虑到卫斯你的生活节奏之类的东西,算是能够接受的范围之中。”

“嗯。”

我又是吹了吹碗中的粥,然后一饮而尽。

“叮咚”,大门处突然就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卫斯,那是……?”

Saber听到了门铃的声音,但是就敲门的声音来说,我还是真的没有办法分辨出是谁。

“Saber你去开跟门吧,我现在估计是没有什么精力下床呢……嗯?”

“那好,那我去开门了。”

身上的魔力气息瞬间便消失不见,现在的Saber如同一般人一样孱弱。

“您好……”

“这位小姐您好,我是雅典魔术协会会长的管家瓦西里,此次前来是为了给卫斯理先生送上一些资料。卫斯理先生呢?”

“他现在有些虚弱,正在进行修养,您将资料交给我就好了。”

“请允许我亲手交到卫斯理先生的手中可否?”

“那,请进吧。”

我听到了瓦西里穿上拖鞋的声音,然后走进了我的房间。

“卫斯理先生,这是男爵大人让我送过来的东西。”

我看着瓦西里手中的资料,点点头。

“冒昧地问一句,这位小姐和您是什么关系?”

“……算是一个朋友吧。”

“朋友?”

瓦西里的脸上,首次出现了略带深意的笑容。

“那容许我先行告退。”

“再见。”

我手中拿着这份资料,顺手地递给了Saber。

“卫斯的话今天休息吧,关于分析之类的东西让我来做就好。”

“好吧……”

我躺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不知道能不能够再次梦到之前的东西呢……”

之前的梦,我总感觉不仅仅是梦那样的简单,因为在冥冥中,我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气息。

然后我的目光投向了正在认真阅读资料的Saber。

眼皮逐渐地沉重起来,然后是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我记得的最后一幕,是Saber翻动书页的样子。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