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目标是天下第一青哦不茶楼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目标是天下第一青哦不茶楼》精彩章节目录_哄哄juju小说在线阅读

目标是天下第一青哦不茶楼

作者:哄哄juju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脑洞

早已厌倦了江湖风云,皇室鬼谲的不良人李子卫终于求得了圣上开恩,得以退隐。他也终于如愿以偿在北疆过上了腐朽的生活,他为圣上劳苦半生,晚年酒池肉林过分吗?李无涯:“吾原以为你曾身为不良主将,于此必有高论,没想到竟然说出如此粗鄙之语。”看着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无涯这声怒骂声音隐隐有些颤抖,他平日里云淡风轻地表情一下子被打破了。看着李子卫毫无悔意反而一副胸有成竹拿定他不敢这时撕破脸的样子,李无涯只觉得怒气更甚。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敢如此轻薄于他,此人当真该杀。只是想到那惨死街头之人,大烟案毕竟干系重大,他只好强压下心中怒火,只是低声威胁一句:“李子卫,你若是给不了本官一个满意的说辞,当叫你知晓戏弄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李无涯此言字字咬牙切齿,似恨不得生啖其肉。只是李子卫却脸上毫无异样,面带笑容,伸手向前一引。“恭送李司直。”

见李子卫有送客之意,怒火冲天的李无涯也无意再问,只拂袖而去。而周围官吏见上官走了,也纷纷收拾好现场,随之而去。

“叫柳青二更天来见我。”

李子卫的动作却一直没变过,直到众人皆散去才收回手,转身嘱咐了一句便回后院了。

时夜至三更,正是灯火阑珊时,不同于往日热闹的‘天光乍破’此时如同一只熟睡的野兽,少了沉醉于灯红酒绿的人们,也少了平日里的喧闹。

李无涯少见的穿了一身黑色长袍,缓步走入其中。他打量着眼前的建筑,心下不禁有些感叹,李子卫其人虽荒唐,但这‘天光乍破’属实不凡。其设计虽不同于亭台楼阁的秀丽,却多了一份江南罕见的肆意洒脱。走过了灰色理石的外墙,里面则是整条用玻璃塑造的门廊,淡黄色射灯打在上面让整个前院多了几分朦胧,与前院内的草木山石映衬宛若仙境。即使不喜现代事物如李无涯,也不禁要感叹一声,虽地处北疆,此地比起苏杭舞榭歌台也不遑多让。

就在他总过门廊,正欲推开门之时,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从门内走了出来。李无涯却没想到,李子卫既然约了自己于三更相见,就还会有其他人也在这里。

那年轻男子看着李无涯,李无涯也看着他,李无涯一脸云淡风轻似乎一切尽在掌握,这年轻男子则是儒雅随和笑看着李无涯,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僵硬。

就在李无涯斟酌着该如何开口的时候,那年轻男子已然躬身行了一礼,微笑着开口说道:“见过司直,东家就在里面等您。”

李无涯微微点了点头,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李子卫此人诡计多端,无非便是想示意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其掌握之中罢了,如此低劣的下马威,当真可笑。李无涯又摇了摇头,轻轻一笑,心中暗叹这蠢贼,当真以为自己不知何谓监控摄像?

然而李无涯没想到的却是,眼前书生模样的人并没有带自己去找李子卫,反而是看自己原地不动,便侧生从自己身旁绕过,往外走了去。

这贼子,竟还敢愚弄本官。

这一下子带起了之前李无涯强压下去的怒火,他转过头去皱眉看着那人,却只看到一个背影。他有心开口怒斥,却又自觉不知何从开口,此事毕竟还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于是无奈之下,李无涯只能开口问道:“你是何人,又为何来此?”

他本以为李子卫的手下,多半如他一般浪荡,却没想到那人竟又是转身行了一礼,才笑着答道:“司直叫在下子文便是,在下只是为东家做些杂事罢了。”

或许是意外于此人的有礼,或是惺惺相惜于此人的文人风骨,李无涯本也想开口与其互通表字。只是想到自己名讳不便外露,也只能勉强开口道:“本官,无涯。”

李无涯这话言外之意便是,我很欣赏你,以后你我便可如此相称了。

只是那子文却似乎没反应过来似的,愣了一下子便立刻开口道:“李司直铁骨铮铮,执法严明,向来为奉天城中百姓所称道,前途无量,自然是宦海无涯。”

这番话恭维地李无涯只觉得有些许尴尬,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解释,只是微笑不做声。李无涯虽不喜吹捧恭维,但本就对此人有些欣赏,现在倒也觉得此人机敏善言,当真是块良才美誉。

眼见两人之间气氛又要尴尬起来,好在那人倒也机敏,见李无涯已无谈兴便自觉开口询问。“司直若是没有其他事,子文便先行告退了。“

李无涯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见他已经离开,李无涯也转身向里走去。他面无表情,心中却颇有些惋惜之意。这惋惜,惋惜的是子文这块良材美玉,却偏偏所投非人,在李子卫这浪荡子手下又能有什么出息,不过是为虎作伥罢了。

心下越想这爱才之意便越浓,打定主意一会见到李子卫定要将这良才美玉从烂泥坑里挖出来。那子文进退有度,机敏知礼,当真不错,只是唯独最后看着自己的那个笑容似乎别有深意,莫非是其中有诈想要警醒自己?

思索之间,已然是步入了其中,这店内确实极大,即使五六百人也不会显得拥挤。酒杯座椅,灯火装饰,尽皆极为考究。李无涯远远便看到了一个散发的人影轮廓,只因逆着灯光,无法看清罢了。此人侧对着自己,抱着一把琵琶似的乐器,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弹奏着。

随着步伐,李无涯渐渐地看清楚了点,李子卫正低着头专心弹奏着,目光中似乎隐隐有着忧伤,面庞棱角分明,发虽花白,坐姿却依旧挺拔。纵使是李无涯也不得不承认,若只看面相,这浪荡子当真是极好的。他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一番,此人命数坎坷,却多半能逢凶化吉,功成名就,只是短命,恐怕活不到知天命之年。

李无涯等了一会,见此人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便冷声开口打断。“李子卫,你约本官三更来相会,便是让本官来听你弹琵琶不成。”不管是李子卫之前轻浮的行为,还是子文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眼神,都让李无涯隐隐感觉此事要超脱自己的掌控,因此他也无心继续摆出那番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一句话说完,李子卫确实弹不下去了。他知道李无涯恐怕是憋着火来的,因此也只好忍耐。他放下了手里的吉他,强忍着笑,声音略带着颤抖。“李公子,此物名为,吉他,Guitar。”

“西洋琵琶罢了,奇技淫巧,终究难登大雅之堂。”李无涯心知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心中隐隐有些羞耻,却还是强迫自己做出不屑的样子。“这边是你这贼子今日胆敢戏弄于本官的缘由不成?”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脸上的绯红却出卖了他,这一面落在李子卫眼里却是颇为惊艳。

这神色一闪而逝,李子卫赶忙掩饰好自己的目光,心道这小兔爷当真撩人啊。面上却是颇为痛苦,似乎在自责。“在下自然不敢,今日之举实在是事出有因。”李子卫说完又是捶胸顿足了一番。“子卫今日看似推脱,实则句句肺腑之言。天下苦大烟久矣,子卫亦是。只是奈何贼人势大,子卫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这私贩大烟者,北疆江湖帮派十之八九,子卫虽有心杀贼,却势单力薄,敢怒不敢言。”

李子卫一番话说的十分诚恳,见李无涯不为所动,便又加把力猛舔,眼眶之中已然有了泪水。“今日李司直铁骨铮铮,所言句句如雷贯耳。正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与司直之高义,子卫愧矣!只是在下毕竟还要在这北疆讨生活,属实不敢言,便只好出此下策。子卫也知此番虽是无奈之举,然实属冒犯,司直若是仍旧怀恨在心,尽管责罚便是,子卫言无二话,任凭司直处置。”说完李子卫垂头便是一拜,大有若是李无涯不消气便不起来的架势。

听到这,李无涯不禁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此人当真油嘴滑舌,这一番话说的好似自己若当真心有不满便是小肚鸡肠了。李无涯依旧是冷冷地盯着李子卫,偶尔偷偷抬头看他神色的眼睛。

若是简而言之,所表达的意思便是:

你洗,你接着洗,我就看着你还能怎么洗?

这就是你打我屁股的理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