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莱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一剑封天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一剑封天》精彩章节目录_李紫冥小说在线阅读

一剑封天

作者:李紫冥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这是一个少年复仇的故事。战场上,立马横刀,笑看千军万马;江湖中,儿女情长,一剑席卷乾坤。恩与仇,谱写一曲风行剑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海之北,苦寒之地。山峦丘壑变得稀少,取而代之的是眼中天边与地平线的交接。

坐在乌力格身后,陆林风一路没有向南回过一次头。斜望着前方几乎一眼望不到边的雪原,他现在的内心随着马背的起伏反而变得平静。

从一早出发,中途只短暂停下来一次,喂了下两匹马,二人吃了些已冻得发硬的烤鹿肉,一直跑到日挂西天。

终于,他们到了一处大约六七丈高的小丘旁边,小丘的形状酷似月相中的新月,只是尖细的两头向斜前方延伸的更多一点,很像一个入口,而且这小丘正好是向南凹进的。

两马进入小丘的入口后,侧脸紧贴在乌力格后背,早就昏昏欲睡的陆林风,被乌力格向后挥手拍醒。

陆林风歪出头,看见一顶大帐篷近在眼前。大帐篷在小丘内部靠左一些的位置,左边紧挨着一个小点的帐篷,右边有一圈木栏,里面有着十几只羊,只是不知道乌力格昨夜未回,有没有丢失的。

乌力格将陆林风抱下马后,牵着两匹马进了小帐篷。出来之后,见陆林风因在马背上坐了一天而不停地双腿打颤,便抱起他走进了大帐篷。

陆林风被放在一张大炕上,乌力格用干羊粪和一些树枝点燃了帐篷正中的火灶,不一会袅袅暖意在帐篷中扩散开来。

乌力格拿出一个不大的小铁锅,从皮囊中倒出一些马奶酒在里面,略微在火灶上加热了一下,倒入一个小碗里,递给了陆林风。

陆林风接过后,没有迟疑一饮而尽,一股辛辣中带着浓香的奶味的热流从喉咙向下直冲脏腑,身上的寒意竟被祛除了大半。

本想再来一碗,乌力格却摆了摆手,把昨夜剩下,冻得硬邦邦的烤鹿肉加热了一下,撕下几块给陆林风吃了。

接着,在炕上铺上一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皮毛做的杂色大毯子,又找出两张小一些的白色羊毛毯,脱靴摘帽,从侧面迈过陆林风,直接大马金刀的躺在了里侧,裹着一张羊毛毯一翻身,背对着火炕睡去。

陆林风也脱掉鞋子,裹着身边另一张羊毛毯,面对着火灶,这是他两个月来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温暖、舒适和安全,加之酒力上涌,几息之后便觉眼皮有千斤之重了。

迷离之际,陆林风好像回到了两个多月前——

晋元城,元夕节。

这个大凉南部最富庶的城市,沉浸在节日的海洋里。在大凉人的印象中,元夕似乎总是比除夕来更加喜庆热闹。

没等到晚上,陆林风午饭过后就已经急不可耐地要上街了,对于孩子来说,看花车、猜灯谜、吃糖人、看烟火是最快乐的事了。元夕节是能满足他们所有快乐愿望的一天,陆林风自然一刻钟都不愿意放过。

在陆林风百般央求之下,陆战元终于忍受不住,在午后带他上街了。

这时候街上已经很热闹了,花车也开始游街,陆林风在人群中四处乱窜,好不欢乐。

陆战元怕他走失,紧紧跟随,好多次陆林风钻进只有小孩能进的人缝里,陆战元无奈,只好用自己庞大雄伟的身躯也硬往普通百姓中挤,这可不得了,他这轻轻一碰立即会倒翻几个,这时陆战元只能抱拳作揖问候人家元夕安康,然后再加一声,抱歉,犬子顽劣。

堂堂的定国候,身知境的武修,竟如此下作,真是让他憋屈。还是无奈,陆林风是他的独子,老子为儿子,认了吧。

父子二人在城中各条街之间行走,突然,几个披着黑袍穿着暗色锦衣的人从他们身边走过,脸色严肃,没有一点过节的喜色。

“爹,他们是什么人,不像是城中的官军啊,你看前面几个巡逻的官军穿的没他们好看,而且也在看热闹玩耍呀。”陆林风抬头好奇的问道。

陆战元脸色微微一僵,没有回答,低头自语了一句:“暗衣司的暗衣卫,他们在元夕出来干什么。”

“爹~爹!他们腰上的刀真好看,刀柄上还绣着一只孔雀,以后给我也买一个好不好?”陆林风见陆战元没有应答,更有些急切。

“好好好,什么都给你买。”陆战元有些没心思应付儿子了。

日渐西斜,陆林风也不再自己乱跑,小手拉着爹爹的大手,另一手拿个糖人,领着陆战元继续逛,这时,已经开始有花灯点亮了。又过一会,天色更暗,花灯亮的更多,逐渐映得整个晋元城如同红霞降临一般。

忽然,一处阁楼露台之上,一个青年文士,大声对下面的人群喊道:“学生辛稼轩,本是楚国之人,游学来到大凉晋元城巧遇元夕节,见市井盛况非凡,张灯结彩,谦谦君子,碧玉佳人流连无数。故而得词一首,献于诸公!”

“只怕你看的只是碧玉佳人吧。”下面有人起哄,引来众人轰然大笑。

辛稼轩也不管这些起哄之人,嗓门又提高了几度,自顾念到: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待到上半阕念完时,下面起哄之人的声音已经小了很多,辛稼轩面露喜色地接着念出下半阕: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下半阕念完,人群先是短暂的沉默了几息,之后爆发出极为热烈的叫好声。就连心中有事,无意节庆的陆战元听了,都不住点头,连说了三遍,“好词好词好词!”

辛稼轩等叫好声稍歇后,又说道:“这首青玉案的名字就叫元夕,望有心之人能为学生传唱!”接着抱拳一揖。

听罢这首词后,陆战元想起到了吃浮圆子的时候了,于是,便对陆林风说道:“该回家了,还想不想吃浮圆子了?吃完再出来逛灯会。”

陆林风虽然还不想回去,但听到浮圆子三个字,就乖乖地被父亲领着往家走了。

就在两人走到定国侯府侧方街角转弯处时,陆战身子只前出了半步,就急忙抱起陆林风并捂住他的嘴巴。

陆林风被这一举动惊着了,口鼻在陆战元的手心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陆战元心跳加速,强作镇定地在陆林风耳边说:“听爹说,不要出声,你答应爹,爹就松手。”

陆林风圆睁双目点头称是。

“刚才你看到的那些人是暗衣卫,是坏人,他们现在去咱府上了,千万不要作声。”说着陆战元松开大手。

陆林风猛喘了几口气,“他们去咱们家作甚?”

“不知道,但绝不是好事。”陆战元微微把头探出街角。

只见成队的暗衣卫不断地正在进入府门,外围还有数十暗衣卫和晋元城的官军把手,定国候府正对的这条街已经被肃清,还有数十晋元城府的衙役正在驱赶观灯的路人。

陆战元焦急地盯着府门前的一切,此时,他紧握腰间的佩剑,真想冲上去与暗衣卫和官兵拼命,但又低头看了下年仅八岁的陆林风,他不敢了,这是他唯一的儿子,陆家的独苗,就是自己死了也要保护好他。

这时候,侯府对面长街的另一头,缓缓驶来了一队不见尽头的囚车,府中开始不断地有人反绑着,被持着孔雀绣纹刀的暗衣卫押解出来,有的暗衣卫刀口上滴着血,不时的还有受伤的暗衣卫被搀扶出来,显然在侯府中发生过激烈的反抗。

这时,一个人从侯府门旁一顶不起眼的黑色小轿里走了出来,此人脸型瘦长,眼睛不大但透着狡黠,下巴上蓄着一缕青须,腰胯比一般暗衣卫更长一些的孔雀绣纹刀,身着暗红锦衣,头戴无耳暗红乌纱帽,足登一双黑色皁靴,身披一个秀有暗红孔雀图案的黑色大氅。

正是魏宪生。

魏宪生一出,四周暗衣卫皆停下躬身抱拳施礼,接着各做各事。

魏宪生背对着侯府大门,又左右看了看远处的围观之人,清了清嗓子,用真气加持声音大声说道:“定国候陆战元勾通楚国谋反,有书信为证,奉圣旨,削其爵位,全族抄斩!”

待他讲完,一个品阶高一些的暗衣卫走到魏宪生近前,再度躬身抱拳道:

“禀指挥使,算上下人仆役,定国侯府三百一十八口,二百八十三人被擒,三十三人被斩,两人不见踪影……”

那暗衣卫的声音到后面有些发抖,魏宪生眼睛一滞,“哪两人?”

“定国候陆战元……和其……八岁独子……陆林风……”这个暗衣卫都快带着哭腔了。

“什么!!??”魏宪生失声大叫,周围的暗衣卫皆马上低头,不敢表现出一点自在。

一瞬之后,魏宪生脸色恢复如常,眯起眼睛用不可查的声音狠道:“多亏我留了一手,这次带的人手足够多,不然真让这爷俩走脱了,相爷那我将死无葬身之地啊。”

随即一挥手,又过来一名暗衣卫,魏宪生一字一顿的对他道:“用暗衣司黑筒紫烟,号令之前布置的各处通往剑州的埋伏,打起十二分精神。”

“喏”,那名暗衣卫转身而去。

魏宪生接着对那个品阶高一些的暗衣卫继续说道:“相爷要的剑拿到了吗?”

“拿到了。”那暗衣卫战战兢兢的回答。

“马上带二十,不,五十人,星夜赶回金马城,呈于相爷面前,若有失,全部自尽吧。”魏宪生肃声道。

“喏”,那暗衣卫转身速去。

被擒的定国候府中人,一个个被打入囚车,上去一个,囚车就转弯原路拉走,旁边还有一名暗衣卫负责点卯。

这时,两个妇人被最后押了出来,打头的是一个老太太,身形显得佝偻,忍不住也探头出来的陆林风,刚要大叫“祖母~”,就被陆战元蒲扇般的大手赶忙捂住了下半张脸,之后又出来一个中间妇人,看不清容貌,虽然被绑着,但是腰杆笔直,正在转头怒骂着魏宪生。

“娘亲~!”陆林风想喊出来,但发出的是低沉的呜呜声。

魏宪生直接用手抹去了脸上的口水,冷笑道:“陆夫人,果然英烈之女。”

随着陆夫人最后一个被打入囚车离开,魏宪生又钻回了那顶黑色小轿。两门暗衣卫轿夫抬着跟着陆夫人的囚车而去。这时又跑来一个暗衣卫,一边随着轿子走,一边向里面的魏宪生说道:“晋元城里陆家五个旁支也被拿获,共四百二十七口,无一人走脱。”

轿子里的魏宪生,只是轻“哼”了一下,不再作声。

此时的陆战元心在滴血,眼中极怒噙泪,暗衣卫的手段他知道,年迈老母与发妻此去定十死无生,他几次想冲出去,但都忍住了,左腿隔着衣裤都被左手扣进肉里,整条小腿的裤色都被染成了暗红。

可怜陆氏百年前功劳煊赫大凉,百年后满门七百余口皆引颈就戮。

陆战元闭眼仰头,两息之后,抱着陆林风借着观灯人群的掩护,直奔晋元城南门。

陆战元这是要出南门,往剑州方向。

眼看就快南城门,陆林风在四周嘈杂的人声中,拼命地在陆战元耳边大喊:“爹,南门定有埋伏,即便出了南门,途中也会遇到埋伏,不可走!”

陆战元猛地停住脚步,使劲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晋元离剑州走路仅需五日,若骑快马一日可入,且可走之路甚多,我若是魏宪生,定会断定,我将南出剑州。”想罢,拍了下脑袋:“大意了,险成瓮中之鳖。”

旋即掉头便往北门而去,途中问陆林风:“你怎知南门有埋伏?”

陆林风答道:“孩儿知道剑州离晋元最近,最好走,所以就最危险,如果我们一直往北走,暗衣卫应该不会太多。”

陆战元略带欣慰地拍了下胸前儿子的后背。

待离近北城门时,只见城门处只有五个暗衣卫和一些今日当班的守城士卒把手,陆战元在一处隐蔽之地,脱下里面的罗衫,撕成布条接在一起,然后让陆林风再次抱住他的前胸,然后用布条紧紧缠住。

陆战元右手暗暗握住腰间佩剑绷簧,径直像城门走去,那五个暗衣卫刚要搭话,只见陆战元宝剑出鞘,瞬间两颗人头落地。另外三人一呆之际,一砍一削一刺,也全毙命。眼见数息之内,让人闻风丧胆的暗衣卫全部毙命,守城士卒以为来了杀神,纷纷逃窜。

以陆战元身知境的修为,杀几个准备不足的寻常暗衣卫,真如杀鸡屠狗一般。

陆战元哪能多想,夺门而出,急奔而去。元夕节城门不锁,这是大凉的惯例,救了陆战元父子一命。

逃出晋元城后,陆战元不敢走人多之路,不敢临聚众之所,特别是有官府之人的地方。这时候整个大凉都在画影图形捉拿他们父子俩。

陆战元除了休息,只要赶路就抱着陆林风,一路晓宿夜行,饥餐渴饮,倒是没有遇到暗衣卫或官兵堵截。

接近两个月时间,进入了大凉北境,天气越来越寒冷,陆战元实在没办法,只得到一处小镇中,去弄点御寒装给陆林风。

哪知道,在得知陆战元从晋元北门逃出后,魏宪生用快马或飞鸽传书的手段,通知大凉全境的暗衣卫眼线,只见到一个带着男童的高大中年男子,不论其相貌是否与画中一样,立即发出烟火号通信,凡见烟火号的暗衣卫需全力赶往,追踪斩杀。

特别是北境,魏宪生想到了,如果陆战元逃亡北海方向,以他的修为自不惧寒冷,但他的儿子不行,愈北愈寒,陆战元必会为其子寻御寒之装。

那小镇中有暗衣卫眼线,陆战元察觉时,他已经举起烟火号,虽然陆战元一剑将其穿喉而过,但烟火已经发了出去。

陆战元不敢再停留一息,抱起陆林风出小镇,继续向北而逃。

这两个月间,发出过数十次烟火号,但暗衣卫所斩的父子都是平民。弄得大凉民心惶惶,爹都不敢单独带儿子出门了。

不过,这次魏宪生知道暗衣卫眼线被一剑穿喉后,断定此人必是陆战元。即刻率领自己五十七名亲卫亲自追击而来。

直到临近北海,才追到陆战元。

陆林风的梦定格在了陆战元万箭穿身的画面。

他微睁眼睛,在梦境与现实还没有分离时,似乎又想起了辛稼轩那首青玉案,嘟囔了一句:

“北海梦回花灯夜,笑语盈盈暗衣来。”

那头下的毛毯早就湿了一大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